[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政党动态]
   

方圆:对“批驳工党方圆炮制的《两岸和平协议》荒谬性”的批驳——兼答各方质疑之一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1月21日 来稿)
    
    自从《两岸和平协议(工党版)》发表后,引一阵讨论。其中以“中国哈维尔”的“批驳工党方圆炮制的《两岸和平协议》荒谬性”(以下简称《批驳》)一文颇具代表性,所以,文本在批驳《批驳》的时候,也同时回答朋友们的一些质疑。
     (博讯 boxun.com)

    提到“中国哈维尔”,不能不使人想起捷克的哈维尔。二十年前的十一月十七日,“天鹅绒革命”在布拉格拉开序幕。十一月二十四日,雅克什辞去共产党第一书记一职,捷克政府举行了第一次多党选举,哈维尔领导的“公民论坛”获胜,哈维尔被选举为民主捷克的总统,在“布拉格之春”中被勃列日涅夫押解到莫斯科的原共产党改革派领袖杜布切克担任了国会议长。
    
    这位自命“中国哈维尔”的朋友,应当是“捷克哈维尔”的粉丝。遗憾的是,这位“中国哈维尔”与“捷克哈维尔”相比,观念落后十万八千里,思维风马牛不相及。捷克哈维尔是一个开放豁达的思想家,也是一个灵活变革的政治家,他所代表的“天鹅绒革命”, 完成了政权的和平转移,从根本上否定了冷战思维。
    
    这位自命“中国哈维尔”的朋友,并不了解将“捷克哈维尔”推上历史舞台的那股摧枯拉朽的时代大潮的核心价值观。并不了解“捷克哈维尔”的内心世界与信仰。这位自命“中国哈维尔”的朋友,期盼的仅是文人从政掌握权势的运气,崇尚的仅是“捷克哈维尔”头上的总统光环,至今坚持被捷克哈维尔所抛弃的冷战思维。
    
    为甚麽这样说呢?我们先从今年十一月九日,也就是柏林墙倒塌二十周年的纪念日说起。是日,“凤凰台”的那位阮次山,在节目中大放厥词,认为柏林墙倒塌是德国的不幸,直到今天,不少德国人仍然怀念被柏林墙分割的日子。在阮次山之流的心目中,不少中国人也很怀念五十年前那种大锅清水汤的日子。布拉格之春,北京之春,天鹅绒革命,柏林墙的倒塌,德国的统一,苏联的解体,冷战的结束,都是历史的倒退。据阮次山说,戈尔巴乔夫是这场“社会主义阵营悲剧”的始作俑者,尽管西方对他评价甚高,但仍是一个十恶不赦,应当千刀万剐,凌迟处死的千古罪人。
    
    阮次山的这种说法代表一种潮流,代表了一种反对改革开放,鄙视和解对话的潮流。这种复辟潮流极其落伍,僵化,缺乏起码的政治艺术。什么是起码的政治艺术?起码的政治艺术也就是在政治分歧尚未消除的情况下,能够心平气和地讨论不同的政治观点,不因政治分歧而导致对抗与战争。
    
    没有想到,这位自称“中国哈维尔”的朋友,在《批驳》一文开篇提出的第一个论点竟然是“既然如方圆先生所言国共两党是由于“政治分歧”引起的战争,那么结束战争状态的一个先决条件就是一定要消除政治分歧,这是起码的常识。不消除政治分歧这个战争状态无论如何不会消除也不可能消除,这是一个基本事实”
    
    “不消除政治分歧这个战争状态无论如何不会消除也不可能消除”!这比阮次山所持的冷战思维更加落伍,散发着明显的中世纪十字军及上世纪法西斯的气味。通过战争手段来消除政治分歧,是拖住人类陷在野蛮泥淖的重负,是压在人类心上难以驱逐的梦魇,是导致民族与民族,国家与国家,人群与人群,党派与党派,通过压制、专政、战争甚至消灭对方的手段来消除分歧的野兽之道。
    
    “结束战争状态的一个先决条件就是一定要消除政治分歧,这是起码的常识”,这是一种甚麽“起码的常识”?这是野蛮人类解决政治分歧的常识,这是冷战思维的“起码的常识”。为什么不消除政治分歧就不能结束战争状态?为什么结束战争状态就一定要消除政治分歧?不消除政治分歧,战争状态就不能结束吗?我们看看历史。
    
    远一点,满清垮台后,是走恢复帝制立宪改良的道路,还是走推翻帝制建立共和的道路,是康梁一派与孙黄一派各自鼓吹的针锋相对势不两立的政治分歧。这种政治分歧曾经导致了北京政府与广州政府的几次战争。这几次战争结束后,康梁一派与孙黄一派的政治分歧并未消除。或者说,这几次战争并不是因引起战争的政治分歧消除而结束张战争状态。
    
    近一点,韩战与越战,都是因共产主义与资本主义基本价值观的政治分歧引起的,这两场战争结束了,共产主义与资本主义的基本价值观的政治分歧并未因此结束。开城停战谈判产生了韩战的停战协议,共产主义与资本主义的基本价值观冲突的政治分歧并未因此消除。巴黎的停战谈判产生了越战的停战协议,越南因此统一并结束了战争状态,共产主义与资本主义的基本价值观冲突的政治分歧并未因此消除。
    
    当然,历史上也有由于因政治分歧引起的战争是消除了政治分歧才结束战争状态的。但是,并不是所有因政治分歧引起战争状态之消除,都需要“中国哈维尔”先生所设立的“先决条件”——“一定要消除政治分歧才能结束战争状态”。消除政治分歧仅是结束战争状态的一个“可能的条件”,而非一个“必要的条件”,更非一个“先决条件”。
    
    战争,是解决政治分歧的一个方法,一个很古老,一个很野蛮的方法。但非解决政治分歧的一个良好方法,也非解决政治分歧的唯一方法。在人类没有走进文明的曙光中时,消除政治分歧的方法是一方压服一方。压不服怎么办?先死缠,后滥打。成天缠住你,给你讲解自己主张之正确,给你宣传自己信仰之纯真。你不信,先是攻心,口诛笔伐。攻心不成则攻伐,发动一场又一场的“圣战”。
    
    用战争手段来消除政治分歧的思维,是人类野蛮时代的主流思维,是现代的法西斯主义思维,是极端主义思维,嬗变为各种类型的冷战思维。这种思维是一元化思维,不容许与自己分歧的观念并存,不论这种与自己分歧的观念是思想观念,还是宗教观念,抑或是政治观念。这种人,一旦自认为掌握了真理,如果手中有军队有警察,就会用专制的方式,战争的手段来统一思想,实现主张。我们中国人,就领略过日本帝国主义发动的“大东亚圣战”,也领略过国共内战。
    
    所以,当天鹅绒革命已经成功了二十年的今天,当柏林墙已经倒塌了二十年的今天,已经享受了民主宪政的台湾人民与已经品尝了改革开放的大陆人民,已经告别了冷战思维的国共两党的后代,为何不能将政治分歧放在一边,立即结束六十年来相互对峙的战争状态?
    
    所以,这位自命“中国哈维尔”的朋友,你那“不消除政治分歧这个战争状态无论如何不会消除也不可能消除”的思维,是过时的冷战思维,是老套的一元化思维,是跟不上人类进步步伐的思维。阁下将这种老套、过时、被摒去的思维,当成解决两岸问题的思维,才是非常荒谬的。
    
    这位自命“中国哈维尔”的朋友的文章中用“不折不扣的意淫”来批评别人。你自命“中国哈维尔”,却不懂哈维尔,不正是一种总统梦,一种“不折不扣的意淫”吗?
    
    你说,“看来方圆还需要学习,哗众取宠和沽名钓誉是危险的。”谢谢阁下,方圆是需要学习的,活到老,学到老。至于“哗众取宠和沽名钓誉”,那倒是阁下的特点——自命“中国哈维尔”,难道不是“哗众取宠和沽名钓誉”吗?
    
    这位自命“中国哈维尔”而不敢使用真名的朋友,你不要再去攀附那位反对冷战思维的哈维尔了。你连阮次山的的水平也要差大半截。在冷战时期,你最多只是故步自封,妄自尊大的一个大队支书的料。
    
    开个玩笑,权当作答,不敬之处,敬请原谅。请注意《批驳“批驳”》之二,近期即将张贴。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国工党方圆主席慰留刘泰副主席的谈话
  • 两岸和平协议 (中国工党主席方圆建议稿)
  • 中国工党主席方圆与工党顾问王希哲旧金山会晤纪要
  • 中国工党关于取消方圆强加于中国工党的“七星旗”的决定
  • 方圆在中国工党参加香港区议会选举誓师大会上的讲话(图)
  • 强烈谴责方圆帮中共给莫巨烽添加“罪名”
  • 阮杰:关于解除方圆中国工党党主席职务及开除其中国工党党籍的决议
  • 中国工党方圆:铸剑为犁还是铸犁为剑(图)
  • 方圆悼张宏堡电
  • 工党主席方圆堪培拉绝食声援高智晟
  • 中国民主政党联盟委托方圆探望鲁德成
  • 方圆:法輪功、法輪功反抗運動與中國民主運動
  • “一中两国”:两岸关系解套的新构想/方圆、刘国凯
  • 方圆代表中国民主政党联盟就王炳章被中共绑架案提起国际司法诉讼
  • 方圆代表中国民主政党联盟反对欧盟解除对中共武器禁运
  • 方圆关于“中国民运2005澳州大会”答媒体及友人问
  • 方圆:天安门精神永垂不朽(图)
  • 方圆在中国工党副主席钟国华追悼会上的悼辞
  • 五评方圆:--方圆的三面间谍本色
  • 牟传珩:发生之发现原理——东方圆和新哲学(概要)
  • 牟传珩:东方圆和新哲学创立宣言
  • 牟传珩:东方圆和新哲学创立宣言(下)
  • 牟传珩:东方圆和新哲学创立宣言(上)
  • 再谈我看黄济人事件——兼对方圆先生的回应/楚天舒
  • 斥“楚天舒”诽谤文/方圆
  • 谎言终于开始显露了- 对方圆捉鬼的说明二/黄济人
  • 对方圆捉鬼的说明(一)/黄济人
  • 方圆:谈谈网路捉鬼
  • 再谈毛主义的实质和理想及理想主义/方圆
  • 毛主义的实质是“追求人民真正当家作主的平等理想”吗?/方圆
  • 方圆:毛文革真有“人民性”吗?
  • 方圆:从“全红总”谈“人民文革”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