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国际新闻]
   

中共反对成立汉藏友协企图僵化两族关系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2月29日 转载)
    来源:挪威西藏之声
    
     中共媒体新华社周六(26日)再度发表署名文章,对于西藏政教领袖达赖喇嘛为增进汉藏两族关系来消除因中共歪曲宣传所造成的误解,鼓励在全球建立“汉藏友好协会”方面,声称这是“达赖集团分裂活动的新花招”,文章还强调汉藏友好协会成员是一些“海外动乱分子”。位于澳洲悉尼的汉藏友好协会对此文提出驳斥,强调中共反对成立汉藏友协是企图僵化两族间的关系。 (博讯 boxun.com)
    
    这篇署名“益多”的文章中指出,从去年以来,14 世达赖喇嘛加紧在国际上窜访,在乞求各国政要会见之外,又多了一项内容,就是频繁与海外动乱分子谋面,鼓动他们同“藏独”分子一起成立“汉藏友好协会”,声称“解决‘西藏问题’,还要靠广大华人的支持,因此增进与华人的关系,至关重要”。
    
    文章说,有了达赖喇嘛的明确指示,“藏独”分子和海外动乱分子充分发挥招摇撞骗、虚张声势、拼凑人马的“特长”,卖力地为达赖喇嘛张罗门面;并指出,达赖集团的“代表”几乎全是其“办事处”骨干分子,而动乱分子的“代表 ”还是常年到中国驻外使领馆前闹事的那几个人。
    
    文章最后援引毛泽东的话指出:“捣乱,失败,再捣乱,再失败,直至灭亡”,这就是“汉藏友好协会”一伙的“共同的前途”。
    
    针对中共的这一报导,澳洲悉尼汉藏友好协会会长冷眉(Mei Leech)接受本台采访表示,中共越反对建立汉藏友好协会,只能使汉藏两族间的关系越来越混乱和僵化。
    
    她说:(录音) “他们(中共)的思想可能都已经完全僵化了,很难让他们改变另一种思维方式去考虑问题。首先他们说,在海外成立汉藏友好协会的都是一些动乱分子,这就不是事实。我就不是动乱分子,我从来没有参加过民运活动,我也从来没有参加过反对中国政府的活动,还有参加汉藏友好协会的其他成员也都不是动乱分子。所谓动乱分子,他们指的是民运人士等,而我们只是普通的艺术家和作家,我们以前很少卷入政治活动。这个写文章的人,他可能一没有见过达赖喇嘛,二没有见过我们这些汉藏协会的人,我不知道他从哪里得到了这些消息,说我们是动乱分子,他们这么说话是非常不负责任的。这只能把汉藏民族间的关系越搞越混乱、越搞越僵化。很难想象,我们搞汉藏团结,他们何以如此反感。而且我们谈汉藏友好,就反而是要颠覆中国政府、推翻中国共产党、破坏民族团结?用我们的话说,我不知道这是哪跟哪?我们一提汉藏友好,他们就这么反感,而且这么多大帽子要扣上来,这是非常奇怪的事情。”
    
    冷眉女士谈及成立汉藏友好协会的目的时表示:(录音)“我们成立汉藏友好协会并不是尊者达赖喇嘛给我们花钱,我们也从来没有要达赖喇嘛为我们花钱,我们只是出于自愿的,愿意为藏汉两族人民之间尽可能的做一些事情。他们认为这汉藏友好协会是新花招,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这么想?‘汉藏友好’总比‘汉藏对立’要好得多,对不对?汉藏为什么就不可以友好?至于政府层面的,一些高层的会谈,是怎么回事,我们掌控不了,但是我们作为普通的汉人,我们愿意跟那些真实的藏人老百姓之间有一些更多的了解。汉藏友好协会最大的目的是,就是要缓解藏汉最普通的民众之间的误会,并消除误会。因为我们之间误会有很多,当然这些误会有很多是因为中国政府多年来做的不好,它给中国人民灌输了不太真实的一些信息,所以很多汉人并不了解达赖喇嘛,而且对达赖喇嘛所做的一切都有很深的误会,甚至是仇恨。因此我们希望去做的是,对更多的汉人解释达赖喇嘛不是这样的。”
    
    就有关汉藏友好协会未来有何计划方面,冷眉女士表示:(录音)“虽然现在我们并没有做很多事情,因为我们成立协会的时间并不是很长,但我们会做的更多,而且会坚持不懈地做下去,不会因为被他们(中共)说成是‘动乱分子’,就打退堂鼓。我也不指望,我们一成立汉藏友好协会,所有的问题都能迎刃而解,那是解决不了的,我们需要时间来消除很多很多的误解。”
    
    冷眉女士补充说:(录音)“我对中国政府就汉藏之间问题的处理方式不是很满意,但是我没有去反对他们,我只是做一些我能做到的事情,来缓解汉藏之间的很多误会。就像达赖喇嘛曾经说过,我们可以坐下来对话,我们可以坐下来互相了解,我们可以协商、讨论来解决问题,不要一上来就说,我们又要反对中国政府,又要分裂祖国。谁也没有要分裂祖国,他们的这种想法很让人反感。”_(网文转载)

(Modified on 2009/12/30)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