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大概是这篇文章的第107651个读者,谢谢!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高耀洁:我在牛棚里亲眼见到红卫兵治死产妇
(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2月03日 转载)
    
    一天,产房出现一个第二胎分娩的产妇,因子宫颈裂伤大出血,平时遇到这种病例,应立即缝合止血。但在这个非常时期,红卫兵干将赵湍慧不会做缝合术,产妇因失血过多死亡,留下一岁多的女儿和出生三个多小时的儿子。尸体送往太平间时,产妇的母亲、丈夫等十几人哭得声嘶力竭······当时我被关在牛棚,隔着窗户看的很清楚,事后当时在现场的助产士、护士也告诉我说:“能救活的产妇死了,真令人痛心”。
    
    中国共产党党内人士一般认为,毛泽东发动文化大革命的出发点是防止资本主义复辟、维护共产党的纯洁性和寻求中国自己建设社会主义的道路;其实不然,其结果适得其反。
    
    由以毛泽东与中央文化革命小组为首的中国共产党统治阶级,自上而下动员成千上万红卫兵在中国大陆进行的全方位的阶级斗争,其实是派系斗争、失去人性的斗争、破坏性的斗争、无耻的斗争。在此期间普遍的批斗、游街、抄家、破坏古物,破坏了生产,经济损失很大,同时也毁坏了历史等文化遗产,使中国传统的儒家文化与人伦道德遭受严重损失,亦有数不清文物惨遭蹂躏。
    
    诗云:我生之初尚無庸,我生之后逢此百凶。
    
    请看下文是多么凶恶,不是百凶,而是千凶万凶!
    
    一,失去人性的凶恶
    
    前文叙述了“牛鬼蛇神”游街、批斗等情况,很多情况令人惊心动魄,这是在第一阶段的最初行动,是社会大乱的开始,从此毁坏了道德、灭绝了人性,凶恶的世人罕见,伤天害理史无前例。
    
    1966年8月26日,游街后我服毒自杀未遂,遗留下药物性肝炎;我遭受过批斗和抄家之苦。更可悲的是家属受到连累,我唯一的儿子1955年10月19日出生,1968年11月22日被军代表栽赃、逼供以现反革命进入冤獄,开封第一监獄;儿子三年冤獄刑满,直至1974年才彻底平反。因儿子的冤案、我上访北京多次,莫名其妙地被送入劳动教养所。因是虚造罪名,我丈夫上告北京,于1974年才得以平反。以上四件灾难性悲剧,接蹱而至,我在《高洁的灵魂》一书中作了详细的叙述,并附有我两人的判决证书、平反证书、各级消毒证书等照片,此处不再赘述。
    
    抄家是一波跟着一波,全国无处不在,这里我只举一个例子。
    
    有文献记载:有的人因为有亲戚在国外,被红卫兵以有“海外关系”等罪名批斗抄家,反动权威人士也难免被抄家。8月与9月,北京市共有33695户家庭被红卫兵或自称红卫兵的人员抄家。红卫兵在一个多月内获得了十万三千两(约5.7吨)黄金、三十四万五千二百两白银、5500余万人民币现金,以及613,600件古玩玉器等。在上海,仅8月23日至9月8日期间就有84,222户家庭被抄家,其中1,231户为教师或知识分子,红卫兵除获得了大量的金银珠宝外,还获得了334万元美金、价值330万元人民币的其它外币、240万民国银元,以及3.7亿元的人民币现金或凭证。据1966年10月的党中央工作会议文件称,至此全国的红卫兵仅黄金就获得了一百一十八万余两(约65吨),并将这称为充公“剥削阶级”的不义之财。其实这些财物多数进入了红卫兵的个人腰包。
    
    二,无辜进入劳动教养所
    
    1973年7月我被判三年劳动教养。我医院革命委员会通过外科李护士长的丈夫张立顺的后门,将我送到劳动教养所径山石料场,没有宣布我的罪名,当然我也不知我犯了何罪。我被抓走之后,我丈夫四处找人了解情况。他还要每月去劳动教养所看我,那里不通汽车,他要步行十几里路,若遇到凶恶的女人周敬宜值班,她会不让我丈夫见我,而带来的食物也让女流氓们抢吃了。
    
    我在劳教所和其他人员住在一起。这个地方关押着36个女犯人,其中多是青年女人,有34个人是因为卖淫、偷盗罪关进的,只有一个姓张的中老年女人是因言获罪,她骂厂长、书记是恶霸被定罪“反党”。一天,李风华(工人乱搞男女关系)小声告诉我说:“劳动教养,是最高的行政处分,还有公民权,只是暂时被剥夺,你让家人给干部送点礼,她就会对你好些”。
    
    这里在押的女流氓,举止轻浮,袒胸露乳,说下流的话;可是主管女号最凶恶的干部周敬宜,却偏爱那些女流氓们。女流氓陈爱蓮是给周敬宜送礼换来的大红人,她在女号中称王称霸,夺取她人的食物是经常发生的事。我们出工是砸石块,一次下工时,我餓得走不动,行动慢了,陈爱蓮用砸石头的铁锤在我头上打了个疙瘩,至今我左鬓上还留有杏核大—块骨质增生的结节。
    
    住处是很长的四间房,睡的是一个大土坑,每个人都头向外,占地面积仅能容下一人平卧,灯光暗夜间不熄,对面白墻上写着大黑字: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顽固到底,死路一条。
    
    生活每天三顿饭,每人吃玉米面饃,一点白菜或萝卜,看不到一点油星。每十天半月或节日改善生活时,也仅是在菜碗里多了三、四片猪肉。那些女流氓们抢着吃,我拿著饃之后,先分下半块放在衣兜里、留着夜间锇了吃,也免得被她们抢走了。
    
    我在劳动教养所径山石料劳教场那里住了13个月后,医院把我接回去了,革命委员会什么也没谈,要我正常上班,我没有同意。我去公安局问个说法,为什么判我劳动教养三年,才知道原来是因为给未婚女人打胎(当时各医院都设有计划生育门诊,有专人主管人工流产,说明人流合法化了)。公安局给我一个证明上面写着“打胎构不成违法”。不久后,在我整理退回告状的材料时,见周恩来办公室批示说:“这位妇产科大夫如果是女性,放人”,这时我才明白,医院军代表抓我的报告写的是:“我强奸妇女致怀孕,人工流产消灭罪证”。
    
    我是个女人,怎么可能强奸妇女致怀孕?这个罪名太荒唐了,肯定是有坏人造谣。从此我天天找公安局张局长说理,要求处理造谣人,一天他拍着桌子说:“这个军代表无端的找麻烦,让公安局为难······.”因此事无法处理,很快我被调到河南省中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要我1974年4月上班,接管妇科病区。那里没有产科,我也不想干产科,因为妇产科太容易被捏造事故,风险太大,我决定改行治疗妇女生殖细胞癌,走上了一条坦荡的道路。
    
    高耀洁:我在牛棚里亲眼见到红卫兵治死产妇


    高耀洁从劳教场回家后与丈夫合影
    
    三,如狼似虎的两个队
    
    1968年秋,工人宣传队进驻我们医院,欢迎大会要求全体职工参加,革委会主任谢梦谦(在文革深挖阶级敌人时期,他卧轨自杀身亡)和工宣队负责人(我已记不清他的姓名)在大会上大讲毛泽东比爹娘还亲,歌唱毛泽东,“只有共产党给我们希望······”。
    
    大会开了一个多小时,临散会时,工宣队员李修武扬起皮鞭在我身上毒打,美其名曰给“牛鬼蛇神”一个眼色看,把我打翻在地。皮鞭把我的衣服打烂了多处,在我背上、臀部、大腿多处留下一条又一条的青紫血状癍痕······这是我永生难以忘记的事件。
    
    医院工宣队由郑州市纺织机械设备厂的工人组成,是一群耀武扬威、无知、无法、缺德的无赖,他们只知道为个人谋利益,把他们的关系人(农村的助产士)调到大学附属医院当大夫。这些人没有中专文化,却胆敢对中医学院工农兵大学生胡说八道地讲课。
    
    例如,有一次学生张学友问我:“高老师,妇女带避孕环怀孕,生下的婴儿发现避孕环长在小孩的腿上······”一会她又说:“避孕环如果长在脸上更麻烦了”。我听了很奇怪,我问她谁告诉你的。张学友说:“田大夫在讲课时说的,她说‘这个事例是她处理的’”。我们同学们听了觉得很可怕,今后我们工作了,要遇见这样的病例怎么办呢?
    
    我听了之后哭笑不得,这真是无知者在开玩笑、说笑话。
    
    我立即告诉同学们,妇女怀孕早期,胎儿从三个胚层开始发育,如果在子宫腔内接触了避孕环、即造成自然流产,避孕环不可能进入胎包内,绝不会长在胎儿身上;若避孕环体积小或位置不正,有的妇女带避孕环怀孕,分娩时避孕环会随胎盘排出,这是科学,你们放心吧!你们永远也不可能遇到你问的这样的病例。
    
    更可悲的是军宣队进驻我们医院。他们是支左派的主力军,他们狠抓政治思想,从军宣队入驻医院后,每晚政治学习开始必须先唱毛主席的赞歌,例如:“大海航行靠舵手”、“东方红太阳升中国出了个毛泽东”、“天大地大不如党的恩情大”、“千好万好没有社会主义好”、“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毛主席是中国的大救星”、“毛主席是永远不落的红太阳”等歌曲。
    
    医疗业务上搞的一塌糊涂。许多护士改职为大夫,给她处方权。他们没有医疗知识技术,完全是应付病人,医疗质量严重地降低,大小医疗事故多不胜数······
    
    一天,产房出现一个第二胎分娩的产妇,因子宫颈裂伤大出血,平时遇到这种病例,应立即缝合止血。但在这个非常时期,红卫兵干将赵湍慧不会做缝合术,产妇因失血过多死亡,留下一岁多的女儿和出生三个多小时的儿子。尸体送往太平间时,产妇的母亲、丈夫等十几人哭得声嘶力竭······当时我被关在牛棚,隔着窗户看的很清楚,事后当时在现场的助产士、护士也告诉我说:“能救活的产妇死了,真令人痛心”。次日军宣队负责人姓龙的还表扬妇产科抢救产妇及时,很辛苦。真是没有人性!
    
    1966年12月,毛泽东又下达了“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的指示,1966、1967、1968年的初高中毕业生(后来称为“老三届”)上山下乡,从此知识青年下乡的运动开始,又毁怀了一批青年人的前途。
    
    四,史无前例的红卫兵
    
    有文献记载:由于得到毛泽东对“造反有理”的支持,之前各级政府党委试图控制局面的措施反而可能被视为镇压革命,于是对于红卫兵的管制全面撤销。有大量“革命师生”从红卫兵身份从各地前往北京、上海等大城市闹“革命”。
    
    8月18日至11月期间,毛泽东、林彪在天安门广场接见了来自全国各地的红卫兵,共8次,总计超过1100万红卫兵,并且由红卫兵代表为其佩戴红色袖章,成为全面支持红卫兵活动的最有力表示。从此全国彻底进入混乱状态,红卫兵四处串联并散发传单、张贴大字报、标语,开会演说辩论。还出现两派红卫兵的斗争,由文斗变成武斗,双方都出现人身伤害,甚至致人死亡。
    
    9月5日,中共中央发出通知,凡外地师生来京观摩文革运动者,交通费与生活费由中央财政补助,此前就已经开始的大串联达到高潮。全国掀起了“踢开党委闹革命”的浪潮、同时进入武斗高潮。红卫兵具体死了多少人无文字记载,中国红卫兵墓园很多,只有重庆红卫兵墓园保存完好。
    
    红卫兵不但在国内四处流窜,扰乱社会稳定,有些年轻的红卫兵还跑出国外。2007年3月我来美国领奖时,遇到一个的士司机。他是河南开封人,我问他你几时来到美国。司机说:“1967年10月红卫兵串连时,我们在北京受到毛泽东等接見。我们十几个人回家时走错了路,本来应该乘向南开的火车,我们坐上向北的火车,等现时己到外蒙古国了”。
    
    “我们这伙人全是初中生,最大的15岁、最小的12岁,我13岁。因言语不通,天气很冷,我们进入了运货的火車内避寒,后来全睡着了。待醒来时发现已到苏联,我们怕当地抓人,于是四处躲藏。这时,我们自带的干粮也吃完了,也没钱买回家的車票。我们开始流浪乞食、偷食,成了难民,到处流浪。很多人因此生病、死亡,经过阿富汗等国到加拿大时,只剩下5个人还活着。那时我己17岁,为了吃饭我给停车场洗车。后来我学会开车,赚了钱我买了的士,自己经营赚钱多了,娶了个中国妻子。她是不识字的难民,生了两个孩子,现在大儿子己大学毕业了,现在我家的生活还不错。”
    
    这个例子说明当年红卫兵的乱跑造成很多悲剧。这个司机有幸生存下来了,而他的多数同伴在这次行动中已失去了宝贵的生命。事实是非常悲惨的!。
    
    来源:动态网
    
    ` (博讯 boxun.com)
142203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第十八章专门要好人“重新做人”
  • 曼德拉马丁路德金不如中国的普通一丁
  • 绞刑架下的报告
  • 中国的现有困境是因为“二十年期限已满”
  • 鑱斿悎鍥藉簲璇ヨ浣嶇粰鍏ㄧ悆鏀垮簻
  • 美国对华贸易战的本质
  • 楚国败在不懂得遵守国际秩序——周礼
  • 第十七章龙蟠虎踞今胜昔
  • 中美贸易战胜负如何?提纲式解析
  • 无现金社会的贪官污吏
  • 【纪录片】赫索格的日子
  • 谁是第二次冷战的胜利者
  • 第十六我保留发言权
  • 王岐山为何闭门不出
  • 孟宏偉曾執行「殺佛」之後的「滅口」任務
  • 中美贸易战前瞻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犹太人为何宁愿自杀也不抵抗
  • 严家祺中国宪法对军委主席权力的限制
  • 谢选骏战争胜利使犹太人成为纳粹党
  • 谢燕益论中国经济危机大爆发的根源—土地公有制!
  • 祷告中国陆肆诗歌(2108年9月)
  • 魏紫丹第廿一章这是改造机关 
  • 徐永海圣经中的奴隶解放宣言——2018-10-12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 移民秘笈移民法庭自我辩护系列之一:递解一年后重新开案
  • 谢选骏川普大帝的万人敌
  • 张杰博闻网红女主播哼唱国歌不违法打压言论自由违宪美国对焚烧国旗
  • 谢选骏中国为何不能产生精品
  • 高洪明王全璋律师案佐证中国公检法或无能或枉法
  • 谢选骏“定于一尊”是向上国尊严的回归
  • 李芳敏1440004耶和華在他的聖殿裡,耶和華的寶座在天上,他的眼睛觀看
  • 魏紫丹第二十章头脑里往外蹦思想(下)
  • 谢选骏第二轮公私合营开始了
  • 吴倩你们的耶稣:"教会共济会"现在已经在我在世的至圣教会达到
    论坛最新文章:
  • 中国邮件享受穷国优惠价 美国宣称每年损失三亿
  • 中国今年第3季度成长气喘如牛上海股市年跌幅近23 %
  • 欧亚峰会思考有别于一带一路的互联互通模式
  • 媒体:德国银行通过“Cum-Ex”股票交易逃漏税高达552亿欧
  • 孟案发生的时机和影响,对北京当局有如雪上加霜
  • 巴黎近郊的朗布耶城堡(Rambouillet) 法国历史政治的记忆
  • 英国脱欧最终卡在北爱关税边界
  • 法学者呼吁马克龙关注新疆学者塔西甫拉提·特依拜
  • 亚欧峰会:李克强寻找合作机会弥补美国缺口
  • 中美国防部长新加坡会谈谋求军事关系正常化
  • 《中国大跃退》:习近平只顾造神不惜摧毁数十年改革开放机
  • 《中国大跃退》:习只顾造神不惜摧毁数十年改革开放机制
  • 日本多名副大臣参拜靖国神社
  • 香港传媒突抽起中宣部嘱“港媒勿成干扰内地政治基地”论
  • 世经论坛竞争指数美国第一星洲第二香港第七
  • 林佳龙称住台湾却想长江黄河很错乱国台办批「鬼逻辑」
  • 欧盟峰会没能打破英国脱欧僵局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