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大概是这篇文章的第98178个读者,谢谢!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周恩来称自己〝猥琐〞 在政治局会上自骂五天
(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1月21日 转载)
    周恩来称自己〝猥琐〞 在政治局会上自骂五天


    周恩来作了五次公开的检讨,在政治局会上连骂自己五天,还称自己〝猥琐〞、〝奴性〞、〝犯了极大的罪过〞。
    
    在抗战后期,中共在延安闭门展开整风运动,对党内异己〝先杀灵魂,再杀肉体〞。过程中,把人变成了鬼,每个人都丑态百出。周恩来作了五次公开的检讨,在政治局会上连骂自己五天,还称自己〝猥琐〞、〝奴性〞、〝犯了极大的罪过〞。
    
    1942年2月,毛泽东为清除党内异己及自由主义思潮,以整顿学风、党风、文风〝三风〞为名,发起〝延安整风〞运动。
    
    整风初期,要求每个人写反省笔记、思想自传;紧接着又要求每个人反覆填表,交代个人历史,在不断挖、不断写、不断填的过程中,人人为了自保,相互出卖。
    
    很快,整风转入审干、肃反,之前每个人供出的材料,成了清除各机关、学校里〝特务〞的证据。
    
    在这次整风中,刘少奇和康生成为毛泽东的得力助手,而其他所有领导人都被编进各个学习小组,成为被整肃的对象。
    
    刘少奇在许多场合不指名地对中共早期领导人王明进行攻击,称其是〝披了马列主义招摇撞骗,是江湖上卖狗皮膏药的〞。在整风中,刘少奇把毛泽东捧上〝神坛〞,因此得到毛的重用,成为仅次于毛的中共第二号领导人。
    
    为了配合毛的延安整风,在整风之前的1939年7月,刘少奇写了《论共产党员的修养》。这本一版再版、印了又印的小册子,就是教育党员要做党和党的领袖的驯服工具。
    
    当时在中央苏区时,周恩来被指追随博古等人夺了毛泽东的军权,并被认定是王明路线的执行者、〝经验宗派的代表〞,有人要求开除他的党籍,甚至提出处决他。
    
    为此,周恩来写了四篇五万多字的学习笔记,又写了两万多字的检查,先后进行了五次公开检讨,仍不能过关。
    
    毛泽东不满足于周恩来的听话、顺从,他把周恩来领导的地下党打成特务集团。周恩来马上在大会上连篇累牍地歌颂毛泽东。
    
    在一次政治局会议上,周恩来一连骂了自己五天,说自己〝犯了极大的罪过〞,是王明的〝帮凶〞,骂自己从前当领导是〝篡党篡政篡军〞,还称自己〝猥琐〞、〝奴性〞。
    
    周恩来还在党内到处演讲,大讲他本人和其他领导如何给党带来灾难,毛泽东如何从他们手里挽救了党。
    
    毛泽东的俄文翻译师哲说,在中共延安整风运动,对于特务嫌疑者,〝稍微发现有疑点就把他处理了〞,常常是迅速、秘密、无声无息地处死。甚至送到医院〝处置〞杀戮。
    
    作者高华在《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运动来龙去脉》一文中披露,在中共延安整风运动,不少受害者被秘密处死的方式:有集体被刺刀捅死、马刀劈死、活活打死、集体枪杀、集体活埋、任凭狗咬,以及用木榔头把脑壳砸烂等。〝延安青年剧院为了逼一个赶大车的人承认是特务,捆绑吊打、活活折磨而死······〞
    
    有些人被逮捕后即被〝失踪〞。还有很多人不堪其辱,选择了自杀。这一时期,仅延安一地自杀者就达5000~6000人。
    
    逃亡苏联的中共早期领导人王明,曾在他的《中共五十年》一书中说,延安整风是文化大革命的〝演习〞。而整风运动发明的整人模式,成为此后共产党历次运动的样本。
    
    周恩来的魔鬼真面目
    
    已解密的档案资料显示,在10年文革期间,周恩来为自保不断出卖自己的〝同志〞。刘少奇、贺龙、彭德怀、陶铸被迫害致死,彭、罗、陆、杨冤案等,周恩来都直接插手。
    
    研究周恩来的著名专家高文谦称,周恩来文革中曾给中共国家主席刘少奇戴〝五顶帽子〞,在报告里亲笔写了〝刘贼〞。周恩来在刘少奇的〝罪证材料〞上批示:〝刘贼是大叛徒、大工贼、大内奸、大特务、大汉奸,真是五毒俱全、十恶不赦的反革命分子!〞〝此人该杀!〞
    
    周恩来原本跟原中共人大委员长朱德私交不错,但文革中,周恩来称朱德不值得信任,并指着朱德的鼻子讲:〝你是中央常委的定时炸弹。〞
    
    曾是胡耀邦智囊的阮铭在《旋转舞台上的周恩来》一书中写道:〝在查证‘四人帮’的罪行中,发现那些文革中惨遭迫害的冤案,在逮捕令上几乎都是周恩来的签名,包括逮捕他自己的干女儿孙维世。〞
    
    周恩来为了自保,还亲自批示逮捕自己的亲弟弟周同宇,连跟随自己几十年的贴身警卫都出卖。
    
    1931年周恩来亲自策划并参与了对所谓中共〝叛徒〞顾顺章家的灭门血案。有资料披露,那天在顾家,中共杀了包括顾妻、顾5岁的儿子、岳父母、小舅、保姆、小姑等30多人,甚至包括周恩来的救命恩人斯励。
    
    1955年4月11日,万隆会议前夕,〝克甚米尔公主号〞飞机爆炸案震惊国际。随后真相披露,时任中共总理周恩来预先已知道这起针对他的暗杀行动,但周为了自保和迷惑对手,临时改变路线〝金蝉脱壳〞,却让机上11人成替死鬼。
    
    2013年11月,题为〝鲜为人知的周恩来的又一罪证〞的博文称,周恩来1959年10月6日发表在《人民日报》上的重量级文章《伟大的十年》,充满谎言。
    
    周恩来明知数以千万计的农民同胞在死亡线上挣扎,却公然信口雌黄,大肆吹捧经济一片大好,置五亿农民的死活于不顾。而在1000多万农民同胞惨遭饿死后的1960年1月26日,国务院竟下发文件宣布:〝1958年、1959年粮食获得特大丰收,当前粮食形势好得很。〞
    
    博文最后说,周恩来罪恶滔天,就是判他一万次死刑,亦难解五亿多农民同胞的心头之恨。
    
    2015年12月29日,曾担任《开放》杂志编辑的香港记者蔡咏梅在推特上表示,她耗时三年写成的书《周恩来的秘密情感世界》将于30日出版。该书一定会引起很大争议,因为她在研究了周恩来青年时代的日记和书信后发现,周恩来是个同性恋。
    
    早在2007年,网络上就流传《周恩来很可能是同性恋的种种迹象》帖文。
    
    曾有中共体制内学者表示,周恩来真面目被揭底,〝中共最后一块道德招牌〞垮了。
    
    来源:RFA
    
    ` (博讯 boxun.com)
79111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文革就是党主立宪的结果
  • 没有目的,谈何手段?——驳高伐林及所转的秦晖文章
  • 「中華民國」已經喪失維護台灣主權的政治能量之際,欣見小
  • 陆文:肾盂肾炎38
  • 中共逼出台湾正名,让国际社会跌破眼镜
  • 军事打击铲除朝鲜政权,是朝核问题的唯一解决办法
  • 黑旋風“茶煲”不斷-水浒人物谈之五
  • 台湾不需要任何一个邦交国
  • 六四纪实:我的目睹耳闻
  • 中共时刻准备为六四平反昭雪
  • 法官裁定阻止美国的共产党中国化
  • 《姑妄言》的文學造詣與藝術成就(下)
  • 中国势必推行战场生育匹配战场经济
  • 鮑彤:「六四」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兒,我看百分之九十九的人
  • 陆文:肾盂肾炎37
  • 中国势必推行战场生育匹配战场经济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政治正确不正确都无济于事了
  • 天路灵语活水周报(第179期)
  • 谢选骏中国进出口银行敢于挑战北京修宪吗
  • 雷声前苏共总书记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解散苏共的声明
  • 陈泱潮是進步還是反動?——請看被徐文立視覺立即刪除之評論
  • 明暗經緯錄致中共國務院
  • 王巨如果能够……
  • 谢选骏侵犯公民个人信息还是侵犯政府垄断公民信息的权力
  • 东海一枭一个儒家眼里的特朗普(微言集)
  • 牧草地謝松齡:誰是上帝的兒女
  • 郭知熠《马斯洛的心理学理论之错误以及我的修正》答读者
  • 陆文陆文:肾盂肾炎40
  • 谢选骏北大西洋联盟的分裂
  • 高洪明反对部分华人支持和声援中间道路声明的声明
  • 中国战略分析边巴次仁、李伟东:中间道路是解决西藏问题的最好途径---与
  • 高洪明折断三把刀,妇女解放,男女平等
  • 谢选骏中国领导人都患有老年痴呆症吗
    论坛最新文章:
  • 传金正恩幕僚高官金昌善近期现身北京
  • 特朗普与金正恩重燃美朝峰会希望
  • 港支联会纪念”六四“游行 呼吁“结束一党专政”
  • 卡塔尔与沙特危机周年 下架所有敌国产品
  • 加拿大银行将台湾标为“中国一省”引台北抗议
  • 金正恩向特朗普公开信服软 文在寅为平壤赌上政治生命
  • 朝中社证实金正恩希望与美举行峰会的“坚定意志”
  • 文在寅: 金正恩望办好朝美峰会 唯忧非核化后安全
  • 绸缪印太战略 日本强化海陆联盟
  • 德媒:默克尔访华 经贸争吵上没有取得突破
  • 习近平集权下一步:独裁还是民主?
  • 要在上海开店的美国好市多被指支持台独欠中国道歉
  • 普京告诉安倍可归还北方四岛中两岛
  • 中共再收紧宗教活动这次针对大型露天佛教道教造像
  • “学生独立联盟”百人旺角发起支持梁天琦集会
  • 王毅称赞布基纳法索与中国复交是“正确决定”
  • 法国60多政党工会联合发起示威 9.3万人参加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