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启蒙哲人的旗手狄德罗之四 :权力属于人民
(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1月08日 转载)
    
    
     (法广RFI 特约专栏作者赵越胜)【法国思想长廊】在启蒙思想家中,狄德罗的政治思想明晰、坚定。他完全站在主权在民的立场上,认为只有这种权力来源,才是合于自然,合于理性和人性的。虽然他承认君主制的权力传承,但是他明确宣称,不是国家属于君主,而是君主属于国家。

    
    问:狄德罗因为他的言论和思想住了监狱,这对他的哲学思考会有相当的影响吧?
    
    答:我想,牢狱之灾通常会影响一个人的思考方向。安德烈·比利说:“他以后从来没有忘记万森监牢。那古老的主塔久久在他的生活中投下阴影”。上次我们谈到狄德罗撰写了《百科全书》中那些琐碎的、纯知识性、技术性的条目。但是他也撰写了极为重要的哲学、政治、美学的条目。他在这些条目中充分发挥他的聪明才智和卓越的洞察力,把启蒙的观念注入到辞典条目中,这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当时那些有心求知解惑的人,以《百科全书》为工具,他们自然就会把词条中提供的思想,当作知识,当作定义来接受,从而启迪自己的头脑,影响自己的行动,造就自由的心灵,潜移默化地改变社会的文化氛围,造就新的社会空气,使社会朝着更开放更文明的方向走。因为人们获得知识的步骤,首先是要知道某物是什么,当你从辞典中读到“权力属于人民”时,你的知识结构中就嵚入了这个思想因子。所以狄德罗以《百科全书》为平台宣传启蒙思想是特别有效的。我非常佩服启蒙哲人的行动能力,因为这些人几乎没有一个是盲目的乐观主义者,他们的乐观精神在于他们对人类进步的信念。但是对社会是不是那么容易就追随他们走,他们完全不抱幻想。比如德国启蒙哲人利希滕堡就说过:“人们大谈启蒙运动,还要求有更多的光,但是我的老天,如果人们不长眼睛,如果有眼睛却死死闭着,再多的光又有什么用”?英国启蒙哲人休谟认为,在启蒙哲人和那些有教养的支持者之外,是黑暗的荒漠,人们麻木不仁、愚蠢无知,甚至最热情高涨的狄德罗也曾对休谟说:“我亲爱的哲学家,让我们为哲学的命运哭泣吧。我们在对聋子宣讲智慧,我们确实离理性的时代还很遥远”。
    
    问:看来启蒙哲人也免不掉精英主义的嫌疑。
    
    答:岂止免不掉,从宽泛的意义上说,他们各个都是精英主义者。我佩服他们也恰在这点上,就是那种只问耕耘不问收获的韧性,这种知不可为而为之的精神才更可贵。事实上,他们也确实改变了世界。他们一开始作战,面对的第一个对象,就是一个现存的国家机器,一个establishment,所以反省国家的性质就是当务之急。孟德斯鸠以《论法的精神》详细分析了国家的诸种形态,他也身为《百科全书》条目撰写者之一。但是《百科全书》中的“政治权威”条却是狄德罗撰写的。在这个词条中,狄德罗用明晰简洁的笔法阐述了他的思想。我们知道卢梭是1759年开始撰写《社会契约论》的,到1762年才在阿姆斯特丹出版,而狄德罗撰写《百科全书》的条目早于卢梭的著作。所以狄德罗在阐述政治权威时,提出的“权力属于人民”是卢梭“人民主权论”的先声。在狄德罗看来,自由是每一个人的自然权利,他说:“没有一个人从自然得到了支配别人的权力,自由是天赐的东西,每一个同类的个体只要享有理性,就有享受自然的权利”。而相反的情况是什么呢?是那些政治权威的来源,不出于自然权利,它要么是出于掌权者的实力和暴力,要么来自被统治者与统治者之间的契约。狄德罗认为,凭借暴力夺取的权力只是一种篡夺,这个权力的维持只能靠掌握权力的人,永远保持着超强的实力来压制。但这实际上就埋下了被统治者也可以以暴力改变力量对比,推翻统治者的伏笔。在这种情况下,历史进程就表现为不断的破坏。要终止这种不断的破坏,只能靠双方同意结成契约关系,这样统治者就由僭主变为了君主。因此君主的权力是来自与被统治者达成的契约,所以连君主的权力都要来自人民的同意。
    
    问:这个说法不就彻底否定了君权神授说吗?
    
    答;对。狄德罗根本不相信有什么超自然的神力统治世界,更反对以君权神授的理论让被统治者永远处于无权的地位。他推论说,有一个主宰至高无上,平衡着君主与人民的契约关系。他把这个主宰叫做神。但是请听友们注意,这个神可不是宗教中的上帝。狄德罗是这样论述的:“他为了公共福利,为了维持社会,允许人们在彼此之间建立一种从属制度,允许他们服从一个人。但是他愿意这种服从是凭理性,有节制的,而不是盲目的、毫无保留的。任何来自神的权力都是一种有节制的权力”。狄德罗的意思是说,没有什么来自神授的绝对君权,只有神意之下的君主与人民的契约。所以服从是凭理性,而不是盲目的。这个神意是什么呢?就是我们前面多次谈过的“自然法”。狄德罗接着就点破了,他说:“君主从他的臣民本身取得支配他们的权威,这种权威是受到自然法和国家法的限制的。自然法和国家法乃是臣民服从政府或必须服从政府的条件。只是凭着臣民的选择和同意,才有支配他们的权柄和权威。因此不取得国民的同意,君主是不能任意行使权力,任意处置他的臣民的”。
    
    问:这话放到法国大革命时期都仍然有煽动力。
    
    答:是啊。所以学界多年来爱说卢梭的《契约论》是法国大革命的思想武器,可他们忘了狄德罗。我甚至认为卢梭从狄德罗那里汲取了不少思想资源。确实狄德罗的一些想法更激进,他面对法国世袭君主制,竟然大声疾呼说:“政权尽管为一个家族所继承,掌握在一个人手中,但它却不是个人财产,而是一件公共财产。它根本上属于人民,完全为人民所有”。为什么呢?狄德罗响亮地回答:“总是人民为政府承担费用,总是人民对实施治理起作用。不是国家属于君王,而是君王属于国家。统治的权力属于君王,只是国家选择君王来统治,只是因为他向人民管理各项事务的义务,只是因为人民向他承担依法服从他的义务”。所以狄德罗最明确地把人民与君王、与统治者的关系,阐明为一种依法、各司其职的契约关系。别以为这些启蒙哲人的话过时了,现在世界上仍然存在着某些国家,在那里统治者的权力来源完全是暴力。人民在国家中只有缴税养活执政党的权利,而不享有任何人身自由和思想自由,所以在这样的国家里,不存在统治者与人民的契约关系,只存在奴隶与奴隶主的关系。 (博讯 boxun.com)
193184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中国为什么会经济突然起飞和知识产权
  • 中国为什么会经济突然起飞和知识产权
  • 伟大时光夺走你的一切,活该。
  • 你为什么不幸福?----郭知熠与众不同的幸福理论(之十四)
  • 中国为何三十年才能反省一次错误
  • 华人为何善于浪费公民权
  • 台湾何不改名叫“外国”
  • 插曲《我们是你的队伍》大错特错或大罪特罪!
  • 和氏璧为何成为帝国的传国玉玺
  • 请公开2月5日青岛中级法院行政庭庭审录像——致青岛中级法
  • 广告也是中特社的文化战争的一条战线
  • 电影公司其实就是电淫公司
  • 毛泽东是改革开放的急先锋
  • 堡垒都是从内部和高层攻破的
  • 中国人太不了解美国了
  • 政教分离与政教合一的历史循环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戈尔巴乔夫敦促普京投降书
  • 姜维平周强声称改判冤案,港商钟安平却在呐喊
  • 陈泱潮十六、若容朝核成势,中国将面临被其入侵的严重现实与后果
  • 谢选骏“决不当头”与“高个子顶着”是两股道上跑的车
  • 陆文陆文:肾盂肾炎3
  • 穿越精神的戈壁99岁“国牧”葛培理去世
  • 谢选骏中兴事件与大国解体
  • 平宽译室特朗普如何解拆戈迪安結
  • 谢选骏隐瞒共产党员身份可能触犯美国移民法
  • 冯正虎维护公民权利律师群第5次被封的告示
  • 谢选骏拉丁人为何特别“流氓”
  • 江中(图)江西宜黄官员强拆前的“演练”和“擦枪走火”
  • 陈泱潮《中共囯因果报应或亡于朝核》全文目录
  • 东海一枭相国和相企(微论)
  • 高洪明中兴人要挺住!没有美国鸡蛋中国照样做蛋糕!
  • 陈泱潮十五、亲历者指证:侵华日军的暴行,多是其中的朝鲜人所为
  • 曾节明网特螺杆故意遗漏关于我的一份原始证据
    论坛最新文章:
  • 国王一高兴下令将国名斯威士兰改为伊斯瓦蒂尼了
  • 祸不单行美国消费者组织建议暂停买中兴手机
  • 惊喜 分裂组织ETA正式向受害者道歉
  • 中国当局拘禁申请抗议美国贸易战示威者
  • 美国再指华为中兴与联想间谍 北京怒斥
  • 美中剑拔弩张 国际货币基金居中调停
  • 韩朝20日首次开通首脑热线电话
  • 中国剑指美国高粱 美5高粱船应声改道但下落不明
  • 禁中兴芯片 北京对美浆粕实施反倾销
  • 澳军舰通过南海抱怨受到中国海军礼貌呵斥
  • 费加罗报:中国创立“老大哥”制度
  • 日春季参拜 150议员今参拜靖国社会
  • 台湾是否以“优惠价”出售客机给斯威士兰当国王专机?
  • 疑阿Q精神 芯片算什么你美国永远搞不出茅台
  • 台海军演加码战机绕台两岸对峙升高美国鼓励双方对话
  • 决心再点拉美社会主义明灯 古巴新总统誓言捍卫革命
  • 中兴保卫战 当局拟下令加快发展芯片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