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大概是这篇文章的第110732个读者,谢谢!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活字典”刘盼遂 惨死中小学生之手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8月07日 转载)
    
    【新唐人2017年08月06日訊】20世紀50年代初,學者雲集的北京師範大學裏,有一位被稱為「活字典」的教授,他就是著名的古典文學研究專家、古典文獻學家、語言學家劉盼遂。這樣一位學者,在文革中卻死於中小學生之手。今天的「百年紅禍」特別報導,我們來看劉盼遂的故事。
    
    一副深度眼鏡,鏡片厚得像啤酒瓶底,一身洗得泛白的藍布中山裝,典型的老工人模樣——這是學生們在課堂外對劉盼遂教授的印象,但一到了講堂上,劉教授則變得神采飛揚,一個個生僻的古字在他的講解下顯得生動有趣,引發學生們探索傳統文化的熱情。
    
    劉盼遂是河南信陽人,曾就讀山西大學。1925年,清華國學研究院第一屆招生,劉盼遂以一甲名次考入,師從王國維、梁啟超、陳寅恪等大師。1928年畢業後執教於北京女師、清華大學、燕京、輔仁大學。1946年起任北京師範大學中文系教授。
    
    劉盼遂一生從事對古代文獻典籍的整理和研究工作,在經學、小學、史學等方面造詣精深。他的《論衡集解》等許多著作在學術界有廣泛影響。同事或學生遇到生字或典故,都能從他那裏得到滿意的回答,所以被稱為「活字典」。
    
    後人評價劉盼遂,做學問和做人都可以用「樸」字概括。做學問樸實無華,而又博大深邃,做人淡泊名利,清心寡慾。為了潛心學問,收藏古籍,劉盼遂謝絕了師大分配的樓房,在北京西單買了一個不大的院落,命名「居之安」。
    
    這樣不問世事的生活方式,使他逃過了1957年的反右,但是災難還是降臨了。1966年8月,在毛澤杔的鼓勵下,紅衛兵爆發狂熱,開始大規模暴力打人,8月5號,劉盼遂所在的北京師範大學,校長卞仲耘被學生打死,而他自己也是抄家對象。
    
    民間歷史研究人士朱韻和:「來刘盼遂家抄家的,是附近的中學和小學的紅衛兵。因為刘盼遂他有自己的住房,所以當初是被抄家的最初的原因。紅衛兵在一個褥子底下搜出幾百塊錢的人民幣存摺,然後紅衛兵就說,這是劉家私藏存摺,一定還有金子,就開始毆打刘盼遂夫婦。」
    
    刘盼遂的積蓄大多用於購買書籍收藏,根本交不出金子,紅衛兵將夫婦二人捆在院中,不給吃飯,毒打劉家人。同時在劉家院子裏挖掘,屋子裏翻箱倒櫃。
    
    朱韻和:「經過這麼幾天的折騰,劉盼遂的妻子就先折磨死了。然後劉盼遂看到妻子死了非常難過,他就頭朝下扎進院子裏面的水缸。水缸不大,裏面水也不多,紅衛兵發現後把他從水缸拖出來繼續毆打,很快就把他折磨死了。」
    
    「居之安」失去了主人之後,其中的大量珍貴藏書也隨之遭殃。
    
    朱韻和:「他收藏的大量的價值連城的善本古籍被焚燒,或被送去北京那個燕山造紙廠造紙。還有一部分給康生,就是當時中央的政治局委員康生給拿走了。」
    
    刘盼遂之死無疑被紅衛兵當成「戰果」之一,「紅衛兵」小報上稱他是所謂「自絕於人民」。但文革學者王友琴引述北大教授王力妻子夏蔚雲的話說,那個水缸只有臉盆大,怎麼可能在那樣的淺水裏自殺身死呢?
    
    劉盼遂教授被打死在紅衛兵最狂熱的紅八月,去世時年齡在60歲左右。在抄家毆打的過程中,劉盼遂的兒子曾經到北京師範大學試圖請求幫助,但是沒有人出面制止紅衛兵的暴力行為。而「中央文革小組」稍後在9月5號發出簡報「紅衛兵半個月來戰果累累」,聲稱到8月底為止,北京市有上千人被打死。
    
    採訪/常春 編輯/尚燕 後製/舒燦 (博讯 boxun.com)
449135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我在LAMAR的那些日子(一)初到与大陆同学(下)
  • “长生天”(Tengri,腾格里)甚至可能是“天子”的音读转
  • 新教主要以日耳曼式的小镇作为背景
  • 「郭文貴現象」折射出中共強權的極端脆弱
  • 澳洲政府對中共作出強硬反擊
  • 中国基督教化有望实现吗
  • 中国可能成为伊斯兰教退出的第五个国家
  • 印度神庙,老鼠乐园
  • 新时代全民体育
  • 师者智者和诗者
  • 无神论者的美国结局
  • 不是“锐透力”而是“文化战”
  • 美国自由派支援中国社会主义建设
  • 卡斯特罗有个兔子家族
  • 沒有經過轉型正義的火浴,國民黨反而發展成民主台灣的政治
  • 俄罗斯想把美国变成流氓国家,北京欢迎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统战手段是正义还是软弱
  • 滕彪人道中国十周年纪录短片
  • 谢选骏中国人怀念印第安人
  • 《推背图》归序全解逆天而为痛悔迟31-1:荧惑守心似无主1
  • 胡志伟《姑妄言》作者生平初探
  • 刘国凯学会忍气吞声--工地札记之二
  • 东海一枭儒词训解之十二:我仁惟扬
  • BURMA-缅甸风云缅甸联邦第一任总统苏瑞泰
  • 曾节明没有枪咋办?一种极为有效、极易获得、却广受忽视的抗暴武
  • 谢选骏“还是有上帝的”
  • 吴倩 圣母玛利亚:未来的时期对
  • 谢选骏马来西亚出兵耶路撒冷,中国出兵马来西亚
  • 东海一枭儒词训解之十一:仁道设教
  • 生命禅院《传道篇》之八:横向时间
  • 滕彪暴行,以法律的名义
  • 谢选骏“清真”就是“纳粹”
  • 滕彪学者解析中共执政密码
    论坛最新文章:
  • 美朝直接对话的可能性是否正在增大?
  • 欧洲议会对Kebab包必用的磷酸盐开绿灯
  • 伊斯兰合作组织宣布东耶路撒冷是巴国首都
  • 谷歌新战略宣布在北京建人工智能研究中心
  • 中国商标局判法Calisson d’Aix糖果品牌有理
  • 记者保护协会:2017年中国41名记者坐牢
  • 新西兰将推动限制外国人购买成屋的法律
  • 日中“海空联络机制”启用 钓鱼岛问题回归原点?
  • 沙特解除电影院禁令开放3千万观众市场
  • 大转弯!华盛顿提议与平壤“无条件”谈判
  • 法德非洲首脑会晤商讨反恐资金军事行动
  • 费加罗报 :中国的绿色攻势
  • 马克龙警告“我们正输掉对抗全球暖化之战”
  • 东京指“国家公祭日”习近平不发言顾及日中关系
  • 伊斯兰峰会上土耳其称以色列“恐怖占领国”
  • 阿拉巴马州选举 共和党首遭败丢参院1席
  • 南京大屠杀80周年 港人到日本领事馆抗议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