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裴毅然:毛御笔戚本禹死忠不改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1月18日 转载)
    
    
    作者: 裴毅然
    
    投机文革成为御用棍子,不知道害死多少人的戚本禹,近年在香港出版文集,不仅毫无忏悔之意,竟大骂改革开放是反共反毛的右派,遗憾当年没有消灭他们。
    
    裴毅然:毛御笔戚本禹死忠不改


    
    ●戚本禹。
    
    文革流星戚本禹(1931~),蹲秦城十八年,一九八六年出狱,蛰伏上海图书馆收藏部,“演出”早已结束。偏偏他最看不上的资本主义渊薮香港,还有出版社惦着他的“峥嵘岁月”。天地图书公司二○一一年出版他的《评李秀成》,收入他一九六四年搅出“叛徒”大潮的两篇文章及〈李秀成自述〉(包括影印原件)。
    
    八旬出集,还是这种惹出政治大祸的文字,按说多少会有一点“晚年悔少”,至少应该有点总结历史的态度。可出於“阶级立场”,戚氏并无此意,仍以毛泽东“十六字批语”为自己撑腰,坚持阶级斗争、农民起义等赤左逻辑,还在运行文革思维.二○○九年撰写的序文,以坚决捍毛形象自居。序文尾句:是啊,对待这些反华、反共、反毛的右派,我们是太缺乏警惕了!
    
    香港出版社真正尊重作者“言论自由”,没删去这些“反动言论”,使国人与闻这位文革弄潮儿的晚年真声——带着花岗岩脑袋去见他的毛主席。他最后的遗憾是当年对“右派”太缺乏警惕,未能宜将剩勇追穷寇,将他们彻底消灭,以致“右派”翻转坐大,搞出今天的“改革开放”——资本主义真的复辟了。
    
    一九六四年笔者十岁,与闻戚名与他这篇评太平天国大作。稍长成,不解陈糠烂穀的农民起义、太平天国何以那么热。这次精读戚集,尤其读此氏两篇“成名之作”,恍若隔世。当年那么神圣发光的“阶级斗争”、“农民起义”、“无产阶级革命”??已被扫入历史垃圾堆矣!不过,这位当年的戚御笔却还在熟练操用赤左意识形态,还以毛左斗士自豪,提醒国人“警惕叛徒”!
    
    批李秀成,为老毛倒刘所用
    
    戚文〈评李秀成自述〉载一九六三年第四期《历史研究》,引起争议后,毛泽东於一九六四年春批出“十六字”——“白纸黑字,铁证如山;忠王不终,不足为训。”毛泽东因势利导,借题发挥,晚年一招一式,无一不服务於“党内阶级斗争”。掺乎李秀成叛徒问题,当然是看上“农民起义”、“叛徒”、“晚节不忠”这些与中共的暗合处。
    
    一九六四年,老毛已下决心扳倒刘少奇,已在酝酿政治大动作,开始将“反修”定为全党中心任务。名义上反苏修赫鲁晓夫,实质“意在刘公”。但刘少奇根基深厚,其白区地下党大多知识份子出身,多为中央或省市大员.毛当然知道抗战前刘少奇的北方局有六十一人写了反共自首书出狱:薄一波、刘澜涛、安子文、杨献珍、杨之华、廖鲁言、魏文伯、冯基平??白区多叛徒,抓“叛徒”,正好符合倒刘的“挖墙角”,正合朕意。评古寓今,用“叛徒”说事儿,抽紧那批写过自首书的白区干部脊梁骨!
    
    戚文正好赶上毛的政治节拍,就像毛泽东需要王进喜证明“工人阶级火车头”、需要陈永贵证明人民公社优越性、需要吴桂贤证明“妇女能顶半边天”、需要王洪文这样的文革干部??否则,怎么会突然看上这位高中生小秘?只有成为毛棋盘上的棋子,才可能有接下来的“知遇之恩”——毛泽东对戚说:“我写了那本《新民主主义论》,这本《文化大革命论》要由你来写了!”戚的锋头一时盖过张春桥、姚文元,迅速窜红,出任中央办公厅秘书局副局长、《红旗》副总编、中央文革小组成员,毛泽东大秘。陈伯达、康生要见毛都得通过他,权重一时.文革初期,北京民族文化宫武斗,吴德去了都制止不了,反困其中,戚本禹一个秘书找了两派头头,一报身分,武斗立停。吴德感慨:“我一个北京市委第二书记,说话还不如人家的一个秘书顶用。”(《吴德口述》第41页)
    
    戚本禹当年不清楚毛的政治部署,今天则无论如何都清楚了,但他对此就是不着一字,仍以文革逻辑作结,奈何?
    
    ●戚本禹以极左文章投机,文革成为毛身边金棍子害人无数,近年又借毛热出风头,无视大量史实狂热捧毛。
    
    毛林刘在文革初期。
    
    毛擅改党史,抓叛徒整死人无数
    
    一九六六年九月十六日,奸佞康生致函毛泽东:“我长期怀疑少奇同志要安子文、薄一波等人『自首出狱』的决定。最近我找人翻阅了一九三六年八、九月的北京报纸,从他们所登报的《反共启事》来看,证明这一决定是完全错误的,是一个反共的决定。”康生随信附上一九三六年报纸影印件。毛未批复,留中不发.此时,毛对刘虽已亮剑,但彻底倒刘时机尚未成熟,仍须“清君侧”,刘在各省市的根鬚尚未完全打倒。
    
    “六十一人自首出狱”,经当时中共一把手张闻天批准,完全合乎手续的“组织行为”。当红卫兵揪斗西北局第一书记刘澜涛、吉林省委第一书记赵林,周恩来以中央名义复电:“这些人的出狱问题,中央是知道的。”周恩来又将批复送毛审批,附信:“当时确为少奇同志代表中央所决定,七大、八大又均审查过,故中央必须承认知道此事。”毛泽东批准了周恩来的请示。
    
    但为打倒刘少奇,一九六七年三月十六日,毛泽东批复〈薄一波、刘澜涛、安子文、杨献珍等自首叛变材料的批示〉及附件,将此前已定性的“自首出狱”重新定性“自首叛变”,将“六十一人叛徒集团”的材料发至全国,各地旋即颳风“揪叛徒”,从北京到省市地县成立各级专案组,大揪叛徒。四月,华东局将“着名党员”陈琏(陈布雷之女)列为重点审查对象,十一月十七日陈琏遭大会批斗,十九日深夜从十一楼跳下自杀。全国至少六千余中高级干部受审查,农业部长廖鲁言、公安部副部长徐子荣、瞿秋白妻杨之华等被折磨至死。文革初期,戚本禹亦积极参与“揪叛徒”。
    
    《评李秀成》戚序对文革无一悔语,对当年依靠政治暴力压服论敌,亦无一字忏悔,还在声讨周扬“太霸道”,陶醉於“能引起两大革命领袖(毛周)的关注,值了”。只在“附录•说明”中对当年为他所伤的罗尔纲(1901~1997)稍稍示歉,但不涉政治,只说罗尔纲对《李秀成自述》的一些具体考订。尽管戚翁未言其他,但谁都明白这短短十余行字,乃戚翁对罗尔纲的“最后姿态”。在这位“忠诚的无产阶级战士”看来,能够向资产阶级学术权威弯腰示意,已经很有风度很那个了。
    
    罗尔纲一生研治太平天国,功力深巨的《李秀成自述原稿注》前后耗时四十九年,戚本禹不过一“革命战士”,阶级感情有余,沉淀研学不足,出狱后也未继续太平天国研究。失却政治动力,小戚已无兴趣再研究太平天国,李秀成是不是叛徒亦无关宏旨。当年因学术问题政治化,小戚显赫一时,一颗文革小流星吧?
    
    痛斥李志绥,否定大饥荒
    
    按说,戚氏短短四年“人生得意”换来十八年秦城铁窗——“请假检讨”,以及晚年负名“文革余孽”,所遭之罪并不低於“右派”“叛徒”“走资派”,也是极左思潮受害者,对极左赤潮应该有所反思。尤其对杀伤力甚大的“少作”,应该有点认识.一九六五年十二月八日《红旗》第十三期〈为革命而研究历史〉,戚攻击翦伯赞既要重视阶级观点又要注意历史主义,乃“超阶级”“纯客观”的资产阶级观点,受到毛泽东称讚。
    
    一九六六年第七期《红旗》的〈评《前线》《北京日报》的资产阶级立场〉、一九六七年第五期《红旗》的〈爱国主义还是卖国主义?——评历史影片〈清宫秘史〉〉??当年小戚“佳作”迭迭呵!可戚氏就是咬定赤潮不放松,晚年仍“阶级立场”坚定,打烂屁股还提裤护毛(毛御批送他入秦城),认定邓小平叛徒一个,中国已资本主义复辟,坚决要求回到毛时代。还要人们“警惕呀”,好像还有人会认同他的马列主义与“继续革命”理论。
    
    《明报月刊》一九九六年六月号载〈御笔痛批御医〉,戚本禹在痛批李志绥的同时既否定大饥荒,也否定毛独裁——说毛泽东是“封建帝王”实在比指鹿为马、指黑为白还要荒谬。说毛泽东“专制独裁”也是信口雌黄!??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尽管在民主建设上仍有诸多的缺陷,但它仍是中国历史上最民主的政府。
    
    沉舟侧畔千帆过,且不说文革,马克思主义都已金光黯淡,旗折魂失。阶级斗争、阶级专政、公有制、计划经济、暴力革命,这些赤货已被实践证谬,绝大多数赤国赤党都修正抛弃。难道历史还可能转回戚氏当年的“峥嵘岁月”么?虽说一代有一代的思想,每人可以有自己的选择,但像戚氏这样坚定保持“革命者气节”、“明知不可为而为之”,也算一道文革遗景吧?
    
    李秀成叛徒问题:毛的极左史观
    
    根据《自述》,李秀成押禁囚笼,奉承乞活,“心悔未及”,以招降长江两岸太平军残部求赦,气节有亏,确为事实。不过,要求面对屠刀面不改色心不跳,要求李秀成拥有“无产阶级革命者气节”,既超越人性本能也超越历史可能。罗尔纲的“诈降说”,也是当年赤潮高压下逼出来的产物——必须为负面农民暴乱寻找正面论据,英雄人物更不能蒙尘,必须通体金光闪闪.周扬等人最初就是持此逻辑批驳戚本禹,周扬打报导给周恩来要求批戚,论据之一:“李秀成是无产阶级革命以前的革命领袖,我们是从他们那里来的。??要改变对他的评价,是带政治性的问题”。(页8)当年政治高压下,罗尔纲即便意识到李秀成最后“忠王不忠”,也不敢指为叛徒,担心会背上污蔑天朝英雄的罪名。罗尔纲处处为太平天国及李秀成曲意护短,“《李秀成自述原稿》有坚定的革命立场与强烈的革命的感情。”阶级分析事实上成为罗尔纲这部心血巨着的“时代硬伤”,后人只能给予“同情式理解”。
    
    今天,太平天国种种暴行一一裸露,神光不再,恢复原评“一场阻拦中国现代化车轮的暴乱”,连整个农民起义都神圣不再,阶级斗争的“合法性”都坍掉了,“阶级分析”徒留笑柄。李秀成是不是叛徒,价值微渺,谁还有兴趣在这儿折腾纠结?惟当年何以折腾出如此动荡,或值后辈史家留足稍顾。
    
    戚氏到底气度不大,这本集子未收入当年批戚文章与相关资料,只有“半壁江山”——他自己的一篇,读者一时难窥全豹。当然,这处“细节”也暴露这路赤色人物的一贯作派——无视对方的“不同声音”。
    
    来源:开放 (博讯 boxun.com)
247051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戚本禹:亲耳聆听毛泽东讲“五七指示”
·余汝信:与戚本禹面对面
·项观奇拜会戚本禹:毛主席谈他为什么要接见红卫兵 (图)
·戚本禹文革中倒台原因:被怀疑对李讷有非分之想 (图)
·戚本禹:吴晗预知庐山会议 提前为彭德怀写翻案文 (图)
·戚本禹在文革中做的一件好事
·中央文革小组最后一人戚本禹:盼习成毛接班人 (图)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楚国为什么不能“统一中国”
  • 印度要把中国培养成为统一亚洲的新秦国
  • 姓氏的截然不同,有力地证明了满洲人不是金国女真人的后裔
  • 厕所更能说明问题
  • 《歷歷在目》10.第一餐、也是最後一餐
  • 中共即將掀起中國內部血雨腥風大動盪、大變局
  • 时间就是金钱,就是主观的产物
  • 子虚乌有的莎士比亚
  • 國民黨成為過去式,中國的新歡是郭跟柯?袁紅冰說法一出讓
  • 神准灵媒也无法预言自己的死亡
  • 台北金石堂城中店袁紅冰教授《刀鋒上的台灣》新書發表會
  • 中国光有自由民主不行——通灵追记:与昊天上帝的对谈之十
  • 印度有能力分成二十多个强国吗?
  • 瑞士的佛教化
  • 让国家伟大还是让自己伟大
  • 钱钟书与杨绛是毛派疯狗咬人吗
  • 博客最新文章:
  • 《推背图》归序全解逆天而为痛悔迟41-2:红朝造伪史,预言见真知2
  • 尾生诗歌尾生诗歌:《得知隋牧青律师被吊销律师执照有感》
  • 匣子说话GT:美国民主党的堕落(一)
  • 生命禅院800ValuesNo.301~400
  • 江中学子(图)江西邹引娇房屋进入强拆倒计时03
  • 张杰博闻一个危险的信号,中共高层管理模式出现重大变化
  • 曾节明犹太人对特疯子的矛盾心理
  • 郑恩宠上海官派律师全面进社区钱从哪里来?
  • 槟郎秦淮河放生
  • 曾铮《靜水流深》再版自序
  • 悠悠南山下越中關係仍然“極為敏感”
  • 生命禅院程序在运行——《传道篇》之五十
  • 曾节明与昊天上帝的对谈(之十一):中国应当如何建国
  • 吕千荣的博客吕千荣评:"李锐评价习近平"呼吁进行政治改革
  • 谢选骏无产阶级革命的结果是强化了资产阶级
  • 家庭教会人类的大脑内具有崇拜痛恨仇敌区
  • 金光鸿应该是人民警惕政府,而不是政府警惕人民
    论坛最新文章:
  • 桂民海在瑞典外交官眼皮下再被中国警方带走
  • 华盛顿当局的预算危机结束 特朗普欢呼胜利
  • 俄终身禁赛运动员大举上诉
  • 因弊案缠身南非总统祖玛或提前下台
  • 谷歌脸书宣布大举投资法国人工智能
  • 土耳其称橄榄枝行动得到俄方首肯
  • 越南国企老总被绑回国受审
  • 比利时下调反恐警戒 仍重点监控敏感地区
  • 东京首次进行导弹来袭疏散演习
  • 巴黎塞纳河水过线4米 本月第二次溢出河床
  • 工会与司法部长谈判前 呼吁封锁全国监狱
  • 美国政府停摆第三天 中间派碰头试图破僵局
  • IFM上调今明两年全球经济预测
  • 陈破空:篡改新版教科书历史凸显危险复辟潮
  • 到网上欣赏法国最新电影吧!
  • 法媒:中国不愿再为全球垃圾场 引富国恐慌
  • 乐施会:减低贫富悬殊迫在眉睫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