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李鹏自述:父母都是富裕家庭走出的革命者
请看博讯热点:李鹏家族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8月18日 转载)
    
    
     来源:《环球人物》杂志

    
      说起家人,对李鹏影响最大的,无疑是自己的父母。在他的记忆中,父母虽然出生于富裕家庭,但后来都成为坚定的革命者,父亲甚至为革命事业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我的祖父叫李天祺,祖母叫何圣熙,我都没有见过。我们家在当地是一户比较富裕的家庭,我的祖父是做生意的。据说我的先辈是从湖北省麻城县城移民过来的(指四川省宜宾庆符县,今属高县)。
    
      我的父亲李硕勋出生于1903年2月23日。他在家中排行属三,上面有大哥和二哥,大哥经商,二哥在当地教书,下面还有一个妹妹。
    
      在宜宾、成都读书期间,李硕勋参加学生运动,开始接触马克思主义,从事革命活动。1922年底,因遭到军阀通缉,他辗转来到北京读书,后进入上海大学学习。1925年,李硕勋在杭州结识了准备报考上海大学的赵世萱。1926年8月,二人结为终身伴侣。
    
      我母亲于1903年1月17日出生在四川省酉阳县龙潭镇,她原名赵世萱,后改名为赵君陶。我的外祖父叫赵从善,外祖母叫陆碧莲。外祖父精于管理,生意越做越大,赚了不少钱。他们膝下共有九个孩子,五男四女,我的母亲排行第九。
    
      1926年,李硕勋和妻子受中央派遣到武汉工作。1927年南昌起义后,他赴上海向党中央请示工作,后被留在上海做党的地下工作。也正是在这期间,他和赵君陶的长子李鹏出生了。
    
      1928年10月20日,我出生在上海法租界明德里15号。在我出生的时候,我的父亲正在浙江省从事党的白区工作,未能陪伴在母亲身边照顾她。过了半年,到1929年3月,我父亲才奉中央的调动,回到了上海。这时候我已经快半周岁了,父亲见到一个活泼可爱的小男孩,心中十分高兴。他就问母亲:“给他取名字了吗?”母亲说:“还没有呢,等你来取呢。”他好像胸有成竹,说:“他在我们李家属于‘远’字辈的,就叫李远芃(音同鹏)吧。”我母亲不假思索念出了白居易的一首诗《贺雨》,其中有两句是“万心春熙熙,百谷青芃芃”。我父亲说:“‘芃’代表草木茂盛的意思,这说明我们家又多了一个革命的后代,我希望他能够像茂盛的草木一样,永远扎根在中国人民的土地上。”
    
      1929年春,李硕勋回到上海,参加了中共江苏省委的领导工作,后被任命为红七军政委,接替原政委邓小平。
    
      就在他抵达香港准备转往红七军时,突然接到中央电报。原来,中共广东省委书记蔡和森不幸被捕,英勇牺牲。
    
      在这种危急情况下,中央任命我父亲为广东省委军委书记。军委办事机构那时设在香港九龙。不久,经过组织上的批准,我的母亲带着我一起来到了香港,见到了我的父亲,一家人团聚了,十分高兴。
    
      短暂的团聚后,根据工作需要和省委的指示,父亲只身一人赴海南岛主持召开军事会议。不幸的是,他一上岸就被国民党密探逮捕了。究其原因有两个:一是有叛徒出卖;还有一个原因,他是四川人,不懂当地方言,在海南又没有任何关系掩护,很容易暴露。
    
      我的父亲被捕后,在狱中受尽敌人的严刑拷打。据后来一位被营救出狱的同志回忆,敌人对我父亲进行了各种残酷折磨,以至两条腿都被打断了。身份已经暴露,为了保护党组织和同志们的安全,他始终咬紧牙关,只承认自己是共产党员,没有作出任何出卖党、出卖同志的事情。
    
      在狱中,李硕勋感到凶多吉少,写下遗书,托狱中同情共产党的人将信带到香港。直到1931年9月他去世后,这封遗书才被辗转交到赵君陶手中:
    
      “陶:余在琼已直认不讳,日内恐即将判决,余亦即将与你们长别。在前方,在后方,日死若干人,余亦其中之一耳。死后勿为我过悲,惟望善育吾儿。你宜设法送之返家中,你亦努力谋自立为要。死后尸总会收的,绝不许来,千嘱万嘱。勋 九·十四”
    
      当时,赵君陶已有4个多月的身孕,只能先带着李远芃回到上海。在上海,她生下一个女儿,取名李远芹(后改名李琼)。1932年秋,赵君陶带着一对儿女从上海回到重庆,一度在宜宾老家短暂停留,后前往成都。
    
      在成都,我们住在二舅家。二舅家位于西御西街113号。以后,这里成了四川地下党川康特委的重要秘密活动点和联络点。
    
      母亲的自尊心很强,她对我二舅、二舅母讲:我不能天天待在家里,也要出去找份工作,赚点钱,来供养儿女上学,补贴日常开销。就这样,我母亲从1933年下半年开始,一直以教书为生。
    
      我于1935年的秋季开始上小学。我的母校是四川省立实验小学,其间也经历了一些变动。
    
      1939年,赵君陶被调到重庆从事保育院的工作。
    
      当时在重庆成立了一个战时儿童保育会,由宋美龄担任会长,还有一些妇女界的名流担任委员,邓颖超就是其中之一。同时成立了若干个战时保育院,我母亲被邓颖超推荐到战时保育会直属第三院当院长,直接受邓颖超的领导。她在那里工作了6年零8个月,直到抗战胜利,收留了800多个儿童和少年,把他们从死亡线上挽救过来,使他们受到了很好的教育。
    
      我母亲还接受党的任务,承担了秘密工作,在保育三院发展了党的组织,建立了党的特别支部。
    
      与母亲分别后,李远芃先是随邓颖超赶赴成都,后被送到著名教育家陶行知先生创办的育才学校学习。1940年秋开学不久,他接到通知:准备去延安。
    
      1941年2月,一支百余人的队伍几经波折,终于抵达延安。途中,中共南方局青委书记蒋南翔帮李远芃改名为李鹏。这个名字,他一直沿用至今。
    
      离开延安后,李鹏曾进入张家口工业专门学校学习,1946年7月毕业后,他希望赶快到工作岗位上去锻炼,并选择了电业。1948年9月,李鹏赴苏联留学。他听从任弼时“应该学习经济管理和自然科学”的意见,选择了莫斯科动力学院的水电专业继续深造。
    
      我到苏联后,听说我母亲已不再担任东北保育委员会主任,她也不愿意在妇联工作,而愿意从事她热爱的教育事业。经蔡妈妈(即蔡畅,编者注)批准,她到哈尔滨第四中学担任校长。
    
      建国后,赵君陶继续从事教育工作。在中南教育部工作时,她创办了工农速成中学,后在天津创办南开大学工农速成中学。到北京后又参加了北京化工学院的创办工作,1985年冬在北京逝世。
    
      几位长辈都是革命干将
    
      除了父母,李鹏的其他几位长辈也在中国革命历史中留下过深刻印记。
    
      我的二舅赵世珏,早年参加孙中山领导的同盟会,后进入川军刘文辉的部队,是一位中级军官。二舅夫妇膝下只有一个儿子,也就是我的表哥赵令瑗(后改名赵石英)。他抗战时期在延安学习,解放战争时期在晋察冀地区工作,全国解放后到天津工作,以后调到北京,在国家科委工作,是个局级干部。“文化大革命”中,他受到冲击,吃了很多苦头。平反后,组织上安排他去组建专利局并担任负责人,按副部级待遇。可以说,他是我国专利事业的开创者。
    
      我的三舅赵世炯,信仰读书救国,从北京的一所交通通信学校毕业后,进入邮政电信机构工作。他对我们全家,特别是我的五舅赵世炎、我的母亲和我的三姨赵世兰,尤为关照,在整个革命斗争中也为他们提供了许多帮助和援助。解放后,邓颖超专门给赵世炯写了一封信,称他为“三哥”,要他从杭州到北京邮电部工作。
    
      我的五舅赵世炎,早在1920年就赴法国勤工俭学,与周恩来等建立了旅法中国共产党早期组织和旅欧中国少年共产党(共青团组织的前身),是我们党早期的领导人之一。在大革命时期,他参与领导了上海三次工人武装起义,并取得胜利。1927年7月19日,赵世炎在蒋介石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被杀害了,当时他担任中共中央委员、江苏省委代理书记。
    
      李鹏的三姨赵世兰,是党内几位比较有名望的老大姐之一。因为年龄较长,一些老同志如邓颖超、蔡畅、刘亚雄等都称她为“大姐”。
    
      她1919年随全家从酉阳迁往北京,后来上了北京女师大,1925年参加反对校长赵荫榆的斗争。
    
      三姨是中共五大和八大的代表、全国妇联常委。新中国成立以后,她在燃料工业部担任人事司司长。后来,燃料工业部一分为三,成立了煤炭工业部、电力工业部和石油工业部。三姨担任煤炭部机关党委书记。
    
      三姨为人正直,刚正不阿,她在煤炭部干部中,包括在知识分子中,享有较高的威信。可她也成为造反派斗争的对象。
    
      1969年1月8日,赵世兰含冤去世,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平反。
    
      并非“周伯伯”养子
    
      特殊的家庭环境,让李鹏自小就与毛泽东、周恩来、邓颖超、陈云等革命先辈有过不少接触。
    
      李鹏第一次与周恩来见面,是在1940年秋。当时,正在育才学校学习的他接到准备去延安的通知,便和母亲赶往重庆,来到位于曾家岩50号的周公馆。和别的烈士子女一样,他亲切地称呼周恩来夫妇“周伯伯”和“邓妈妈”。
    
      周伯伯看到我非常高兴,对邓妈妈说:这孩子都长这么大了,越长越像硕勋了。邓妈妈说:我看更像君陶。大家哈哈大笑。
    
      有一天,周伯伯问我:你在育才学校学习什么功课?我说在社会科学组。他听了以后,从桌子上随便拿了一张《新华日报》,叫我把社论念一遍。我很流利地念了一遍。他说:你能不能把这篇社论的要点给我讲一讲?我当即根据自己的归纳讲了几点意见,都是比较中肯的。他听后对我大为称赞。于是这件事情在曾家岩传开了,说育才学校有一个小孩,小小年纪就能背马列主义。这当然是误传。
    
      到延安后,李鹏和周恩来、邓颖超有了更多的接触。有两件事,周恩来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
    
      第一件事,有一次我到周恩来家。我看到有一本西班牙名著《唐吉诃德》,就拿起来看了一下,然后又把它放在书架上了。不料第二次见到周恩来时,他问我:那本书你是不是拿走了?我说:没有,我没有拿。他看我委屈的样子,也就不再说什么了。过了一段时间,我又一次去周恩来家。他告诉我:那本书找到了,委屈你了。停了停,他又说:但是我还是要批评你,你没有把书放回原来的位置,以致我一时找不到。这件事给我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周恩来做事是那样的严谨,那样的有秩序,他这种一丝不苟的作风影响了我的一生。
    
      第二件事,我以后再去周恩来那里,总是看见他在接待来访的客人,好像是外调人员。那个时候延安的审干运动还没有结束,周恩来对党内的情况非常熟悉,许多同志都和他共过事或者有过接触。这些同志是被怀疑的对象,正在接受审查。我看见他每次接待来访的同志,总是那样热情,先请他们坐下来,认真听取他们提出来的问题,并用他那受过伤不能伸直的右臂认真地做记录,然后尽他所知,向来访者或来外调的人说明情况。他这种认真负责、实事求是的态度和工作作风,对解放许多被怀疑的对象和平反许多冤假错案起到了积极作用。
    
      也许是因为交往密切,外界一度盛传,说李鹏是周恩来和邓颖超的养子。对此,李鹏在回忆录中作出了回应。
    
      周总理、邓妈妈与我的关系,就是老同志与烈士后代的关系。有人传说我是周总理的养子,这是不正确的,因为周总理、邓妈妈关心的烈士子弟,不止我一个,他们同样关心爱护其他战友的子女。 (博讯 boxun.com)
124022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李鹏:传我是周总理养子,这不正确
·25年前 北京百万人高呼“打倒李鹏” (图)
·决定中国命运 李鹏六四日记曝高层决策内幕 (图)
·图:六四后,洛阳民众抗议示威“绞死李鹏” (图)
·4月19日 李鹏致电赵紫阳促赶紧镇压
·邓颖超临终前想对李鹏说什么 (图)
·李鹏《六四日记》 揭露邓小平十宗罪
·李鹏自揭身世之谜:我不是周恩来的养子 (图)
·李鹏3大最有争议的决定,都靠邓小平撑腰 (图)
·89年胡耀邦追悼会:邓小平李鹏赵紫阳出席 (图)
·李鹏记南海撞机事件:美方有些心虚 不知如何处理 (图)
·李小琳谈父亲李鹏:他喜欢亲力亲为 希望自己健康 (图)
·揭秘邓小平退休前对江泽民李鹏的“职务交代” (图)
·邓小平为何表扬推荐李鹏任水电部长的刘澜波? (图)
·盘点近22年总理记者会:李鹏严谨 朱镕基激扬 (图)
·邓小平退休后仍十分关注上海 要求李鹏负责抓发展 (图)
·李鹏日记:1998年哈尔滨汛情紧急 建议总书记慰问 (图)
·赵紫阳关于六四的谈话(记录稿):开枪最坚决的是李鹏,陈希同
·李鹏拿大学生言论刺激邓小平
·大唐副总蔡哲夫夫妻坠楼,偷拍李鹏之女李小琳如厕
·李鹏温家宝悬了 习近平仅给3家族免查令 (图)
·李鹏女儿一掷万金 收购情人的空壳公司 (图)
·因为同样原因 江泽民李鹏都喜欢刘志军 (图)
·极不光彩 李鹏国宴后女儿的一笔交易 (图)
·李鹏回忆录:陪同胡耀邦考察江西和福建 (图)
·“李鹏送子女半个电力部” (图)
·李鹏回忆录的补充
·恶有恶报,李鹏的时候还没到?
·李鹏:我任电力部长前曾遭人联名给中央写信反对 (图)
·李鹏出书造势 他的命运落在汪洋手上 (图)
·人民日报吹捧李鹏 就是规格略低
·党报赞李鹏 网友嘲李小琳皮草朴素
·李鹏安全了?党报称其对子女要求严格 (图)
·《李鹏回忆录》获官媒好评 惹网友讪笑讥讽 (图)
·李鹏出回忆录 打亲情牌冀挽回家声
·李鹏为摆脱丑闻豁出去了 不惜大爆情史 (图)
·李鹏新书:有人传我是周总理养子 这不正确 (图)
·李鹏自爆被朱琳叫大鹏 曾为她学按摩 (图)
·李鹏家族比周永康家族更腐败!【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415) (图)
·习近平真正的打老虎下一个应是李鹏!“中国控诉”(406) (图)
·【中国控诉】李鹏家族 谋屋霸产 (图)
·电网公司仗李鹏家族撑腰无视人命 苍山冤民贴标语抗议 (图)
·国冬礼:李鹏出书,实在是恶搞人民
·习近平的枪口指向江泽民、李鹏/庄丰
·王维洛: 李鹏家族与长江三峡集团公司、中国长江电力股份有限公司关系之分析 (图)
·要审判江泽民、李鹏等/盛一民
·李鹏罕见公开三峡日记 心中有鬼/何清涟 (图)
·我习近平我对共产党员李鹏没有恨 终将牵涉到李小琳/何岸泉 (图)
·“呸”“呸”声中的“电力一姐”李小琳以及李鹏家族
·中央巡视组三峡反腐,真能动得了李鹏?
·牛泪说历史:李鹏在“六四”中的收益
·李鹏借妻子为李家“洗澡”/ 乐嘉 (图)
·李鹏学学温总 让儿子李小鹏辞职吧
·海南莺歌海事件:李鹏出手搅动“十八大”/华颇
·李鹏发力 汪洋出局 李源潮受困/虎丘
·刘逸明:李鹏“现身”黑龙江大学校庆背后的玄机
·李鹏和他的儿女们/田晓明
·李鹏出版‘六四日记’,意在制造新的“两个凡是”/赵岩
·“李鹏六四日记”出版计划取消,是欲擒故纵/刘梦溪(以此为准)
·百度屏蔽李鹏意味着高层政治动作?/雷鸣
·廖祖笙:李鹏日记应该是真实的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