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揭秘:三年困难时期茅台为何还在生产?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6月08日 转载)
    来源:人民网
    
    
揭秘:三年困难时期茅台为何还在生产?

    先引数据:1959、1960、1961三年的时间,茅台酒合计产量为2079吨,其中出口139.86吨,1939吨为中国人自饮。在那个年代能饮茅台酒的当然不是普通百姓。
    


    
    生产这些酒需要多少粮食呢?
    
    根据茅台酒厂历年使用原粮统计,这三年实际用粮是2260万斤,其中高粱1085万斤,小麦1175万斤。换算合计1.13万吨。
    
    众所周知,这三年,缺的就是粮食。那么,这1万多吨粮食是从哪里来的?当地老百姓的生活又是怎么样的?
    

  “灾荒期间禁止以粮食煮酒”
    
    茅台酒的产地仁怀县,1949年前,战事、匪祸、天灾、人害,几乎年年都有。当地老人回忆,远的不说,民国时期青黄不接的事情,每个村子都遇过,普遍贫穷是事实。而普遍饥饿、大面积死人的事情,好像没听说。民间酿酒,自然得遵循灾荒伦理底线和灾荒市场规则。
    
    1937年,贵州省政府颁布“违背酿酒处罚规则”(10条)。其中,在天灾粮食困难期间禁止以粮食煮酒、熬糖、米浆刮布。“对违禁酿酒者,除将酒没收变价及封禁器具外,并依酿酒量,按当地酒价,处以2倍以上4倍以下罚金,再犯者,处以4倍以上8倍以下罚金”。
    
    担任过仁怀政协副主席的周梦生曾在一篇文章中说:
    
    建国前,当地遇上旱涝灾害,粮食减产,米珠薪桂,为了民食,政府下令全县严禁煮酒熬糖,禁令森严,就是下了窖的沙,也不准翻烤,已烤存的酒不许出售。禁期有时长达一年。
    
    但是,1959年后的几年,仁怀只有“饿魂”了。
    

 三年期间,仁怀大事记
    
    当地文件记载——
    
    截至1959年7月16日,仁怀县有各种病人8384名,其中浮肿5335人,占总人口1.49%。最严重的三元、大同生产队害浮肿的为9%和9.8%。
    
    8月4日,县里贯彻省委书记周林的电话精神。周林要求:各县必须抓紧秋收,大力进行爱国爱社教育,把垮了的食堂,用农忙的形式恢复起来。他还要求:教育小队干部和社员说实话,超产受奖,瞒产批评,私分者要处理。
    
    周林就是仁怀人。电话内容是周林参加庐山会议期间指示给贵州的。
    
    10月17日,县里向农民发出《计划和节约用粮公开信》,信中号召:“忙时多吃,闲时少吃,菜粮混吃。”
    
    12月1日,县卫生科报告:回龙、喜头、学孔等地11名农民有一个多月没吃粮食,水肿不消而死亡。
    
    1959年年底,当年的茅台酒产量为820吨,比大跃进之初的1958年高出197吨,是1953年产量的10倍以上。同年,国家投资茅台酒厂120万元搞扩建。
    
    伴着农民“闲时少吃”和国营茅台酒厂放开肚量“耗粮”,进入了1960年。
    
    2月16日,县里的简报显示:全县发病人数达16864名,其中浮肿9073,严重6141人。1959年12月下旬到1960年2月14日,共死亡3718人(其中,路上死亡217人)。
    
    6月29日,县里决定,今年夏粮丰收,外调150万公斤、茅台原料250万公斤。
    
    10 月30日,全县五级干部会议上,县委书记庞耀增号召说,全县要准备稻草、谷壳、苞谷杆叶、青杠子(一种植物)各500万公斤,红薯藤1500万公斤,荞杆子750万公斤,小米糠75万公斤,蕨巴150万公斤……共5000万公斤。按30%的出粉率,生产1500万公斤“淀粉”,这样,每人能平均50公斤,保证农民减粮不减饭。
    
    12月27日,县里领导又指示安排,茅酒原料从1960年底到1961年6月需要360万斤,饲料用粮60万斤。农民们也许没有想到,秋收带来的不是新的希望;随着这个决策出现的,是死亡率的惊人上升。
    

  1961年县委《大事记》摘要——
    
    1月1日:目前病情上升,死亡率惊人。病人要,一集中、二到口、三休息、四治疗。大抓代食品,以蕨巴为主。
    
    1月18日:病情发展,死亡上升。15日统计,仁怀全县有各种病人24342人,占总人口的7.4%。其中,浮肿6399人,干瘦病4939人,妇女停经、子宫病等6870人,其他6134人。16日止,死亡1045人。
    
    1月24至27日:统计1月1日至27日,共死亡1965人,比上月上升48.9%。全县现在还有各种病人26744人。其中,最严重的有66个生产队,病人占30%-50%。
    
    2月11、12、21日,县里连续开会:分析严峻局势;整顿工作作风;大搞代食品;检讨反瞒产中打人、把个别向中央写信的人关押致死的错误;在10天内堵住不正常死亡现象。
    
    4月4日:至今全县每天死亡人数仍在30人左右。县委指出全党全民共同努力,将全县病人由2.6万多人下降到1.9万多人。
    
    4月8日:今年代食品生产任务为1131.6万斤,不包括茅台酒厂。培训技术,取得经验,全面交流。(代食品原料为前述草本植物。)
    
    4月26日:为了夏收到来,县委决定,以生产队为单位组织劳力集中收。口粮、种子、饲料由大队统一掌管。生产队的口粮由大队定期发给食堂。口粮三个标准:每人每天8.1两、8.3两、8.4两。(16两制)
    
    5月5日:4月中旬后,病情和死亡人数猛然上升20%。(据其它资料对比,换算出具体人数为,每天死亡70人左右。)
    
    5月12日:县里决定,夏粮征购3543.05万斤,生产队集体入仓910.4万斤。夏粮任务要求在9月完成70%-80%。
    
    7月20日:截至7月15日有病人8396人,其中肿病、疳病4890人。但情况依然严峻。通报要求,各级党委要一手抓生产、一手抓治病,“两手都要硬”。
    
    “饥饿三年”,仁怀因饥饿直接死亡或因饥饿引起疾病死亡的总人数,究竟有多少,我们只好期待时间来给出答案。
    

  仁怀的粮食都到哪里了
    
    查阅县志,全县粮油保管统计表明,1959、1960、1961三年末粮食库存,分别为4293万斤、2705万斤、2310万斤。而且1961年库存最低年份的量,竟然比1963-1988年间历年的库存量都高。
    
    同时,这三年,全县还累计征收正税5132万斤稻谷、附加税715万斤稻谷。其中,1959、1960、1961三年农民人均实际负担的税为82斤、64.5斤、39斤(稻谷)。
    
    系列数据中,还有一组重要数据。
    
    查阅仁怀县1959-1961年城镇粮食销售统计发现:这三年该县制酒行业,其它企业用粮达到2242万斤;此外,该县各种饲料用粮271万斤,这些饲料的供应范围为:企事业单位运输用的马、牛和马厂、牛园、商业部门待运宰及在途畜禽,科研部门搞试验或配养的良种禽畜,为国家提供禽畜的国营和集体场站。
    
    当时,对这些畜禽们的粮食供应标准为:拉车的运输马每头每日为5斤,驮物资的马每日4斤,牛每日3斤,百斤以上存栏肥猪每日1斤,百斤以下存栏小猪每日半斤,鸡鸭每日每只2两,奶牛每头5斤。另外,1960、1961年,饲料总量分别压缩一半。其主要原因是,生猪存栏数量大体比上年减少了一半。
    

  全省各地支援粮食,生产茅台
    
    1960年,是现代历史上国人口粮最为奇缺的年份。茅台酒原料也“告急”,厂领导向上级呼吁,贵州从全省各地调集原粮支援。各区县调粮数据为:
    
    遵义11万斤、毕节29万斤、铜仁10万斤、黔东南12万斤、贵阳7万斤、湄潭1万斤、习水10万斤、铜梓10万斤、正安l万斤、赤水4万斤、务川1万斤、息烽1万斤、仁怀20万斤,共计117万斤。
    
    这样还不够,中央粮食部又从四川江津调来70万斤,才保证当年生产出912吨的茅台酒。这个单年生产记录,直到1975年才被超过。
    
    从上述调入粮食的地区来看:
    
    被紧急调粮10万斤的贵州铜仁,1960年属于全国八大旱区之一。1961年再度成为全国15个旱区之一。其中,该地区思南县这三年里人口减少5.1万人 (含外逃)。而且,铜仁下辖的沿河、德江、石阡及铜仁县,均在1959年的12月中旬就已经向省里紧急报告出现浮肿和非正常死亡的情况。
    
    遵义地区的湄潭一个县,1959年11月开展名义为“反瞒产”、实际为高征购的运动,到1960年4月共死亡12.2万人,占全县农村总人口的20%左右。死绝户2938户,离家逃荒4737人,孤儿4735人。在抢粮运动中被打死1324人,关押死亡200余人,打伤致残175人。
    
    分别调出10万斤粮食的铜梓、习水两县,其中,铜梓截至1960年底人口负增长121.32‰,全县人口在1959至1960年一年间减少41734人。习水县,这三年减少人口42624人,死绝499户以上。
    
    调出29万斤粮食的毕节地区毕节县,三年减少人口53990人。
    
    ……
    

  茅台为何大跃进?
    
    可能很多人难以理解,民间如此饥饿,茅台酒为什么还在继续生产?
    
    原因,一时难以说清。茅台酒厂集体署名的《纪念周林逝世一周年》一文,有如下一个细节,也许可以从中看到某些关联性。
    
    1989年秋天,《茅台酒厂志》的工作人员进京请老首长周林写序时,78岁的周林向酒厂来人问道:“1958年,中央召开成都会议,有天晚饭后,我同毛主席散步,主席叫我回去把茅台酒搞成年产万吨,要保证质量的事,你们写了没有?”
    
    集体署名的文章接下来写道:“毛主席关心茅台酒厂的事,当然要写,要名垂青史。”
    
    毛泽东1958年让周林把茅台酒年产搞上1万吨的情景,在箴元的文章中也两次提到。箴元著有《周林传略》,叙述“上万吨”这个事情的理由是,“茅台酒产量太少,供不应求”。
    
    1959年,周林指示茅台酒厂说:“要保证茅台酒的生产,既要抓钢铁生产,又要抓茅台酒生产”,“对于你们(茅台酒厂)来说,钢铁是元帅,茅台酒是皇上。”
    
    在散步时偶然一句话的指引下,各级政府积极调粮支持酒厂“献礼工程”,使1959、1960年茅台酒的产量分别达到820吨、912吨,真正实现了产量的大跃进;调粮表现越好的地方,通常饥饿死亡的数据也就越大。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360035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当年在中国坐飞机:乘客免费喝茅台 (图)
·八年升五级的中将贪官:家中仅茅台酒就被搜出一千箱 (图)
·毛主席留下光荣传统:每年给金日成和金正日送茅台
·周恩来和卓别林的情谊:大师赞茅台
·1959-1961年谁喝了2000吨茅台?
·揭秘“三年困难时期”的茅台酒生产
·谷俊山将军府 搜出550箱茅台 (图)
·习酒茅台涉误导消费者 广告效果欠佳业绩目标失约
·中国有钱人力挽狂澜 贵州茅台触底反弹 (图)
·茅台公司年终奖未缩水 业内:中层可拿十几万
·辽宁舰版茅台金闪闪 高端大气尽显奢华
·一斤茅台酒成本不过40元 限公令使其走下神坛
·茅台镇制酒者:一斤茅台酒的成本不会超过40元
·浙江某物流公司用假茅台作银行抵押 涉案超2亿元
·茅台遭反腐风暴重创 半年报史上最差股价跌停
·茅台价格遭“腰斩” 经销商:官员不敢喝、百姓喝不起
·比法官嫖娼还狠 上海高院书记被爆偷6吨茅台
·湖南一财政局职工被曝集体外出喝茅台
·湖南一财政局职工被曝集体外出喝茅台
·上海高院代院长被举报贪腐 每年偷拿6吨茅台
·茅台董事长:三公消费占4成茅台销量
·茅台价暴跌6成 经销商求厂家少给点酒吧
·西安一高档饭店酒吧主管以假酒换茅台谋利被公诉
·茅台酒跌破800元 日子难熬搞团购
·茅台酒背后的利益链
·红旗车和茅台酒/王安
·三公消费不喝茅台喝什么 我郑重推荐喝尿
·“不喝茅台喝什么”反问有没有答案? (图)
·公款纵酒罪在腐败,茅台酒有何过?
·“不准公款喝茅台”背后有个制度陷阱
·是谁不想让茅台成“奢侈品”
·“茅台油”中还有多少不干净的成分???
·茅台董事长回应军酒占比60%质疑 称6%都不可能
·“喝完茅台摔瓶子”无关大众维权
·国庆将至茅台突破千元 囤茅台酒闭着眼发财(图)
·开旱情一个玩笑:酒厂集体停产让路茅台?
·郎咸平:喜欢偷东西的日本人为何偷不走茅台
·城隍庙廉政:驻京办你买这么多茅台酒是谁的钱?买了给谁喝?(图)
·都是茅台酒惹的祸
·乔志峰:打人的“茅台局长”糟蹋了两个好词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