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81年内蒙古学生运动始末
请看博讯热点:内蒙古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5月23日 来稿)
    一九八一年内蒙古学生事件一九八一年内蒙古发生了因阻止移民流入问题而引发的大专院校学生请愿、游行、 罢课事件。
    
     风暴席卷全区,惊动朝野上下,历时七十多天。对这次学生运动,社会各界 ,蒙汉各族人民 不管做何评论,它已铸就了内蒙古历史上的一件大事。在"文化大革命 "中,滕海清来内蒙古挖了几十万"反党叛国的内蒙古人民革命党"。"文化革命"后 ,周惠来内蒙古又从学生事件中挖了"庞大的民族分裂集团"。因而人们称它为"内人 党"之后的"学生党"事件。 

    

内容提要: 
    ○ 内蒙古天灾人祸,生存危机。昔日"农进牧退",今日"沙进人退","胡儿眼泪双双落" 
    ○冯文彬诬枉内蒙古开展"驱赶汉人"运动,周惠顶不住压力,诿过他人 
    ○周惠带着江波去中央汇报内蒙古工作,决定二百万蒙古人命运 
    ○胡耀邦右手发了个西藏31号文件,左手又发了个内蒙28号文件。两个文件碰撞发出 火花 
    ○乌兰夫派云北峰来内蒙古抵制28号文件,阻止移民流入。土默特籍干部愤起响应,发起运动 
    ○自治区党委一、二书记对闹事学生头头抓不抓,意见分歧 
    ○政治骗子周惠耍弄权术,翻云覆雨 
    ○群众运动鱼龙混杂,泥沙俱下。民族极端分子喊出吓人的民族自立口号 
    ○周惠挑动干部队伍的"三方两派"为他所用 
    ○胡耀邦交底"要保乌兰夫这面旗帜" 
    ○"以夷制夷",周惠点化学生事件,祸水引向东部区干部 
    ○布赫、云世英批学生事件是四七年"两条道路、两条路线斗争"的继续 
    ○ 周惠追查学生后台,逼死杰尔格勒,气死宝音图 
    ○ 内蒙古自治区成了周惠的"专治区" 
     

一、事件起因 
     一九七六年九月,华国锋继承毛泽东主席党和国家最高权力主持中央工作,对于边疆少数民族广施恩泽,授权乌兰夫在民族工作领域大胆放手拨乱反正,全面恢复党和国家在五十年代 初民族自治地方的自治权利。同时他又彻底否定了毛泽东主席批为"扩大化 "的"内人党"的存在,搬掉了压在内蒙古人民头上的一块盘石,使内蒙古人民获得第 二次解放。一九七八年,华国锋选派时任交通部副部长,原胡南省委副书记周惠到内蒙古接替军管领导人尤太忠,出任自治区党委第一书记。一九七九年,邓小平将华国锋赶下台,自任中央军委主席,执掌国柄,指定胡耀邦为总书记。胡耀邦思想活跃,作风民主,勤政爱民,雷厉风行,一九八零 年去西藏巡视,俯察民情,按照马列主义民族平等原则,大刀阔斧纠正剥夺少数民族自治权力的"左"倾大汉族主义错误,以(80)31号文件发往全国。文中特别指出"严格控制各类人员自行流入西藏"。接着胡耀邦又去新疆视察,进一步放大民族自治地方的自治权力。两地精神传到内蒙古之后,广大干部群众为之振奋,庆幸党的民族政策又回来了。 
    
    回顾内蒙古,自从五十年代末大跃进、人民公社以后到"文化大革命"的二十年间,内地人
    口流入内蒙古千百万,已成为制约内蒙古向前发展的严重问题。当时内蒙古的生态状况,以自治区党委宣传刊物报导:"长期以来,在左的影响下,我们不顾自然条件,片面强调以粮为纲,违反自然规律,大量开荒、滥垦、滥伐,大量林牧资源受到破坏,牧场退化,农田沙化,人均占有牲畜下降。全区沙漠戈壁面积扩大了一亿一千万亩,平均每年扩大五百多万亩。八十八个旗县中有六十七个旗县已经沙化。生态环境的恶化 ,严重地阻碍生产的发展,同时威胁到人民的生存"。在经济报刊上有关学者报导"从建国到现在,内蒙古草原进行了五次垦荒运动。其规模远大于以往历史总和,其中有无奈的时代背景,也有政令的偏差,使草原生态系统遭受了致命创伤。政府主导下的草原大开垦,除了给生态带来危害外,还给牧区带来了沉重的人口负担,大批的盲流和各地的种田能手进入草原,由于他们的开荒种地,春风一起,飞砂走石。几十年间,内蒙古已有207万公顷草原变为耕地,换来的是134万公顷土地的荒漠化"。 
    
    由于生态急剧恶化与人口的高速增长,出现巨大反差,如同周惠所说"僧多粥少"的矛盾愈
    来愈加严重。解放后,内蒙古人口一变为三,北部牧区一变为六。盲流涌入牧区,大都是去吃"大锅饭"、供应粮,少数是在"文革"和军管中去夺权、"掺砂子"。 阿巴嘎旗敖冷宝力格生产队,一九五八年人均占有牲畜114头,到一九七九年下降到17.4头。盲流在"文革"中造反夺权残害、欺辱牧区干部群众,侵占掠夺牧民集体、个人财产。他们在"挖肃"中是 打着要",军管时期是"骂着要",撤销军管后是"闹着要"。很多盲流是机动灵活的游击队,在这个生产队借钱不还转那个队。 这个队吃穷了再找另一个队。那个队吃光了再找另一个队。牧区受到干旱、风雪灾害之后,他们就走了,等到生产恢复生活好转了,他们又回来了。 
    
     一九七九年周惠来内蒙古,首先下到牧区视察,发现盲流已成为内蒙古一大灾难,于是他根据国务院发布清理流动人口的政策精神,以及一九八零年,中央对西藏、新疆发出的文件指 示,决心清理盲流。于是连续发出文件指示,又登报刊,广泛宣传,要求各地对"盲目流入牧区人口,逐人逐户清理"。一九八一年七月十四日,乌兰夫在《人民日报》上发表《民族区域自治的光辉历程》的文章。全面阐述了党的民族区域自治政策,批判了不尊重民族自治权利的大汉族主义种种表现。并在文中特别指出"迅速制止人口的盲目流入"。 
    
    正当内蒙古上下齐手清理盲流工作之时,一九八一年七月十六日,周惠接到中央通知,带着他的大小秘书江波、田聪明参加中央书记处第111次会议,汇报"内蒙古政治、经济两方面的问题"。会议由胡耀邦主持,出席会议的有万里、习仲勋、方毅、谷牧、宋任穷、余秋里、姚依林。列席的有乌兰夫、杨静仁、冯文彬、邓力群、朱穆之。周惠在汇报中重点讲了人口管理中的"盲流"问题,干部工作中的"三方两派"问题,区域自治中的"少数与多数"的问题。中央书记处讨论意见,于一九八一年八月三日以28号文件发出。《讨论纪要》给内蒙古做了八条指示。一是表扬周惠到内蒙古干的不错,要再接再励;二是说外蒙古受苏联的剥削和掠夺,发展受到很大限制,内蒙古要敢于同外蒙古比赛,要超过它;三是内蒙古在十年内进入全国先进省区行列;四是内蒙古要在十年后牲畜达到一亿头;五是外省区人口流入内蒙古,不要堵,要妥善安置;六是权力机关的干部配备,在少数民族多的地方以少数民族干部为主。在汉族多的地方以汉族干部为主。既要照顾主体二百万蒙族,又要照顾一千六百万汉族。即"双为主"和"双照顾 ";七是发展科教事业;八是《纪要》发到全国各省区、中 央各部委。 
    
    文件来到内蒙古之后,形势发生急剧变化。这个《讨论内蒙古自治区工作纪要》的中央指示精神与不久前发的,全国各民族自治地方通行的西藏、新疆的文件精神大相径庭。各族干部手足无措,感到茫然。人们纷纷议论这是怎么啦,去年31号文件刚刚给了点自治权利,今年28号文件里都没有了,"盲流"还得接纳安置。乌兰夫发表的文章与28号文件相隔只有二十天时间,《人民日报》是党中央机关报,文件是中央发的,都是党中央的声音,可是唱的是南 腔北调,极不和谐。例如,区域自治中极为重要的行使自治权力的干部配备问题。乌文中说,我们讲全面落实和推进党的民族区域自治政策,基本问题有两个,一个叫民族化,一个叫自治权。民族化是行使自治权利的必要条件。自治机关的组织和工作,应当以实行自治的民族的人员为主。关于汉族人口比自治民族人口多,如何自治?我们说的民族区域自治,这"民族"是当地居主体地位的少数民族;这"区域"以当地居主体地位的少数民族聚居地区为基础; 这"自治",是当地居主体地位的少数民族的自治。毛泽东同志也曾指出:我们说的民族区域自治,就是在少数民族地区要认真做到少数民族为主,汉族为辅"  文件与文章对照,什么"双为主"、"双照顾"的说法相去甚远。乌兰夫的文章是根据华国锋的指导思想起草的,是与胡耀邦总书记西藏、新疆之行的指示精神相呼应的。可是赶到28号文件时却走进三岔口了。广大干部迷惑不解,为什么轮到内蒙古,政策就变了呢?为什么还要向内蒙古放进盲流呢?哪儿还有自治权了,哪像个自治区了。不满言论,传闻,街谈巷议, 舆论哗然。 
    
     内蒙古的清理"盲流"工作,从其起动伊始就不顺利,一开犁就打铧子了。锡盟按照周惠指
    示刚刚触动几户"打砸抢分子"就反映到冯文彬那里去了,冯文彬认为内蒙古发生了赶汉人
    运动。乌兰夫说冯文彬胡闹,不行就动用民兵往出赶。28号文件按照冯文彬的意见发下去了。
    乌兰夫当即派云北峰去内蒙古抵制。内蒙古的干部群众已是一堆干柴,一点就着。当时的学生情况是"文化革命"结束,"内人党、叛国集团"都平反了,恢复高考招生上来的蒙生,大 都是"挖肃"中受害者子女。当年"盲流"如何夺权残害他们父母亲人的惨状历历在目。这
    些学生一听盲流又要来了,犹如东欧人听到"黄祸" 又要来了一样,惶恐不安,奔走号,
    一哄而起,遂发生两个多月的学生运动。 
    

二、事件经过 
     一九七八年底,华国锋选派周惠来内蒙古,替换军管领导人尤太忠。为了稳定局势, 避免新的动乱,实行交叉换班。周惠已经得知尤太忠回北京入中央党校接受审查与江青、王洪文的关系,所以他来内蒙古,虽然先任第二书记,却不理采尤太忠这个第一书记,一、二书记"参"、 "商"不相见,他到全区各地巡视。等到尤太忠离开内蒙古, 腾出第一把交椅之后,他才大摇大摆回到呼和浩特上任理事。周惠接任之后,为了制造声势,召开几千人干部大会,号令大家"是骡是马拉出来溜溜看"。大会下来,人们嘲讽新官上任第一场开了个"骡马大会"。周惠也确实想要大干一番,开始干的几件事,受到好评,如积极平反冤假错案,坚决推行包产到户政策。后来经过一年的工作体会,他深感自己做为第一书记,他的话在内蒙干部队伍 中,远不如副书记王铎的话灵,于是他拜访了"文革"前自治区党委分管政法工作的副书记王再天。王再天说,"以派划线 "人家(王铎)是"保党派"的领导人,当然说话要灵了。他建议周惠起用廷懋出来协助工作,说他两派都不沾,可在中间持衡。于是周惠决心拆除王铎帮派这一堵墙,在区党 委扩大会上提出讨论干部队伍中的"三方两派"问题以克服派性干扰。
    同时,周惠为了拆"墙"顺利,曾向中央联系将王铎调北京安排中央民委副主任,王铎不去, 遂将其分 管的干部工作要过来交给了廷懋。并从军区政治部调老干部王桐三来担任组织部长,着 手调整干部。周惠授意"要把王铎势力给我削一削"。然而,这项工作刚刚起动,反对28号文件的学生事件发生了。
    

学生事件,按照周惠后来的总结,划分为五个阶段。 
    
    第一阶段: 
     中央[1981]28号文件形成于八月三日,八月十日发到内蒙古。八月十三日自治区党委召开盟市旗县委书记会议进行传达,会场就出现交头接耳、窃窃私语的异常现象。区党委领导上 看情势文件下发传达讨论,可能产生不良后果,于是又发紧急通知叫下边暂缓传达。八月二十二日会议结束当晚,就在呼和浩特街头、内蒙古党校院墙上显要地处出现了"要求中央撤回28号文件"、"保卫民族自治权力"、"争取民族生存"的大字标语。与此同时在自治区机关干部中也出现了新的动向。 
    
    自治区政协主席奎璧在大小会上气愤地讲"什么自治,不堵盲流就不是自治区"。 区党委统战部长克力更召开人口问题座谈会,讨论研究盲流问题。 
    
    内蒙古社会科学院院长浩帆广发议论:"什么自治啊,自主权啊!什么都没有了,内地汉人多得无法生活就来内蒙呗!这回不用再研究什么自治了!"。 
    
    自治区民族事务委员会副主任李森在他办公楼前的蒙古包里请来中央《民族团结》杂志社记者斯热歌、内蒙古社会科学院民族研究室主任茂敖海,掉着眼泪向他们说:"28号文件把我们老蒙古欺负苦了",指着茂敖海说:"你这个民族理论专家要评它呀!" ,茂敖海从容表示"是要评一评"。李森当场指定民委干部王见喜负责联络各方工作。 
    
    九月五日,内蒙古大学召开全校师生大会传达28号文件,立即引起学生骚动:"内蒙古的汉人已经是蒙人的九倍,文件说盲流不能堵,这不是鼓励向内蒙移民吗?"、"什么民族关系处理的比较好,民族团结高唱入云,文革中我们蒙古人被整死数以万计,被打入十八层地狱,为什么汉人领导不受任何制裁!"、"为什么蒙古人的自治区非要汉人来当第一把手?滕海清、郑维山、尤太忠、周惠,哪个不是汉人!"、"内蒙古是我们蒙古人的自治区,我们要保卫自己的 土地,保护自己的生存空间!" 
    
    这时民族理论权威人士茂敖海的《评因周惠汇报产生的(2号文件八条》六、七千字的传单也上街了,进了校园了,成了学生运动的行动指南。评论传单开头就说周惠的《汇报提纲》掩盖在内蒙古存在的民族问题,他一个人决定了二百万蒙古人的命运。评论说: 
    
    例一、在内蒙古,每建工矿企业,都由外地配备汉族职工,蒙族永远处于落后状态。 但周惠在汇报中,把主要是汉族职工队伍的形成,说成是各民族职工队伍初步形成来隐瞒民族问题; 
    
    例二、周惠在汇报中说,科学、教育、文教、卫生事业有了较快发展,内蒙有高等院校15所。他却回避不讲内蒙古自治区成立几十年了,用蒙古语文为主授课的大学一所也没有; 
    
    例三、周惠是以个人名义汇报的。这样重大的决策,决定蒙古民族200万人命运问题,不经过党委集体讨论,完全由汉族书记一个人决定。这充分说明,内蒙古不是蒙古民族自治,而是由汉族治理蒙古民族,是汉族作主。不仅如此,在内蒙古,蒙古族干部无权坚持马列主义 民族平等原则。谁坚持谁就被看成地方民族主义者,不能重用,甚至被压制不起用。谁拍汉族书记的马屁,谁就官运亨通。这能说蒙族自治了吗? 
    
    传单接着评论《中央书记处讨论内蒙古自治区工作的纪要》八条: 
    
    第一条指示中,只讲发展生产,但不追究生产落后的根源。实际上否定内蒙古存在民族问题。为什么回避不提呢?这是准备对那些提民族问题、要求民族平等的人,当作破坏民族团结的罪人来整。 
    第二条内蒙与外蒙比赛问题。外蒙古虽然受苏联的剥削和掠夺,但是形式上还是独立的。内 蒙古人口1800万,实际已到2000万。和外蒙150万人比赛,胜败都没有什么意义。内蒙还要安排几百万盲流去搞牧业,这就是要夺取蒙古民族的经济基础了。还谈什么发展民族经济呢? 
    
    第三条在如何建设好内蒙古问题上,只讲增加工农业产值,却不讲如何发展民族经济。 
    
    第四条讲的发展一亿头牲畜,靠什么?要由外边进汉族来解决。看来不管你蒙古人同意不同意,硬要进大批汉族流民来内蒙了。这是以大压小,以多欺少的霸道主义,典型的大汉族主义。 
    
    第五条说,人口的自然流动是堵不住的,这话离谱了。我国是搞计划经济的社会主义国家,妇女生孩子都有计划,说堵就堵了,何况人口流动呢!不堵盲流的方针是只考虑汉族利益,不考虑蒙族利益,说穿了就不是以民族平等原则处理民族问题。用大批移入汉人吞没蒙族,即强迫汉化来解决民族问题。 
    
    第六条中说,要继续加强民族团结,却只字不提民族平等。按照马列主义原则,只有坚持民族平等才能有民族团结。不讲平等原则就是叫少数民族服从多数汉族,谁如果不服从汉族利 益,提出要求实现民族平等、自治权利,谁就要承担破坏民族团结的责任。 
    
    其次,说什么既要照顾二百万主体民族,又要照顾一千六百万汉族的"双照顾"。世界上只有大的照顾小的,多的照顾少的道理。哪有小的照顾大的,少的照顾多的道理! 这意味着要永远保持少数民族的落后,以便由汉族控制少数民族的政治、经济权利。 
    
    再其次,在干部配备方面,说什么在少数民族聚居区,以少数民族为主。在汉族聚居区,以汉族为主。这个"双为主"方针意味着什么呢?请看内蒙的情况吧!所有二十二个汉族聚居县, 早就实行以汉族干部为主了。五十六个蒙旗,现在如果汉族多就以汉族干部为主的话,除了科右中旗、科左中旗之外,全是汉族人口占多数了,那就都要以汉族干部为主了。要采取"双为主"的方针,就把所有蒙旗领导权彻底夺到汉族干部手中了。这样,蒙族在形式上的自治也不存在了。大家知道,解放当初,除土默特一旗之外,各蒙旗全是蒙族占多数。如西苏旗当时共有两千人全是蒙族,但现在早已成为汉族聚居区了。这个"双为主"的方针是极为敏 感的问题,但也敢在28号文件里明文规定了。 这说明什么呢?说明汉族领导已经感到解放后大汉族进入内蒙古站住脚了,在人数上已 占压倒的多数了。内蒙的骑兵已彻底搞掉,部队里的蒙族指战员清理的也差不多了。所以就不怕蒙族的反对了. 
    
    第七条只强调科研和一般教育事业,只字未提蒙古民族的教育事业。第八条规定28号文件发到全国各省市,这与第五条规定的"不堵盲流"的方针联系起来考虑,就使人很清楚了。这是号召外省市从此可以合法的、大批自由输出"盲流"来 内蒙争夺蒙古民族的土地和经济基 础了。 
    
    评论传单进入校园,无异是放了一颗巨型炸弹,给请愿学生提供了理论武器,以及他们所不知道的一些政要资料。
    
    第二阶段: 
    
    自治区党委传达28号文件的会议上已经"风起青萍之末",会议刚散,街头已经出现大块标语。做为责任书记的周惠他明明知道大风将要起兮,他却不做稳住局势的防范预案,而是学毛主席的策略,躲开走了,到呼和浩特周围旗县转悠去了,窥察形势的发展。 
    
    九月十日上午,内蒙古大学蒙生代表十人团到自治区党委请愿,请周惠去学校解释28号文件。 "冤家路窄",这一天早晨周惠刚从乌盟凉城县回来,晚上准备上车去北京参观军事演习。他九点回到党委,学生十点就到,碰个正着。秘书长宝音图报告情况,召开书记办公会,又陆陆续续找来了各院校、各有关部门领导人,研究对策。接不接请愿书,谁出去接,成了闷会。
    
    直到晚上八点周惠上火车走了之后,宝音图推出副秘书长李俊谭去见学生接了请愿书,说"周惠书记去北京开会走了,区党委在三、五天内召开与学生代表的座谈会",学生听到答复就回 校了。第二天,内蒙古师范学院、内蒙古医学院学生代表也陆续上访,求见周惠。主宰内蒙古的第一书记周惠,已经看到家里着火了,但他不顾,还是去看军事演习走了。一天之后,第二书记廷懋在内蒙古团校毕业典礼讲话中说到"内大学生连文件都没有看,就到党委闹事!"。消息一经传出,党委答复学生召开座谈会之事就成了欺骗。内大学生就炸开了"我们
    
    找党委反映情况,怎就成了闹事!"。九月十二日,各大院校蒙生两千人在新华广场集会、演 讲,然后游行示威。这时学生领袖开始初露头角,内蒙古大学的特木其乐吐(汉名席海明)、白燎原(蒙名忒木尔)。 
    
    九月十五日,内蒙古大学召开学生代表座谈会,劝说学生不要上街,有什么意见按组织系统提出来,学校转送上达。可是学生不听,各大院校学生轮番来区党委,定要与周惠对话。其间秘书长宝音图多次出来做闹事学生的疏导工作。学生表示"周惠不见,我们就天天来",由是僵持下去。 
    
    九月二十八日,周惠返回呼和浩特,听取第二书记廷懋、政府主席孔飞汇报之后,认为学生 闹事主要是针对"不堵盲流"问题来的。决定以政府名义发布《关于人口管理问题的指示》,
    登在内蒙古日报九月二十九日头版头条。布告作了如下指示: 
    
    一、对已经流入的人口要就地安置; 
     二、对于进来时间短,无户口的,往回动员,要先同原籍协商,慎重处理; 
     三、对在"文化革命"中犯了错误的,要批评教育,消除隔阂,增强团结。个别违法乱纪,
    打砸抡的人,按政策和法律进行处理; 
     四、今后要严格控制区内外农村人口流入城镇、牧区、林区和猎区; 
     五、国家今后在我区兴办工矿企业所需人员,除区内确实无法解决的、必须的专业技术人员外,要就地解决; 
    
    六、坚持计划生育。 
    
    周惠的这一招术是想以此来釜底抽薪,稳定人心,平息事件。其实布告《六条》是周惠的《汇报提纲》中讲的,与28号文件的中央指示精神相悖。 
    
    这正是周惠的用心所在。他以此开脱自己,把闹事学生火力引向总书记胡耀邦。"不堵盲流"是中央的指示,告诉学生不要跟我周惠过不去,你要闹就去找胡耀邦闹去。 
    
    十月十五日,自治区党委召开大专院校干部会,周惠、廷懋、云世英讲话。周惠的讲话,不谈主题,没有要领,对闹事学生提出的问题"王顾左右而言他"。廷懋、云世英做为辅佐第一把手的东西部蒙族领导干部,他们的责任是在学生闹事的风浪中,要保驾护航,保全第一书记。他们侃侃陈词,给周惠评功摆好,并且都说"周惠的汇报提纲是经区党委反复多次讨论定的,如有问题我们共同负责"。对他们这种表演,人们想到了"文化革命"中,吴涛帮衬滕 海清的故事,完全理解。
    
    第三阶段: 
    
    十月十六日,周惠经过区党委会议研究讨论,拿出了态度强硬,压制闹事学生就范的21号传真电报发往全区,并报送中央。文件名称是《自治区党委、政府关于学习贯彻中央28号文件的决议》。这份电报内容,一是坚决同中央保持一致,坚决贯彻28号文件; 二是讲"呼市一两所学校的极少数不明真相的学生出面,散发传单,秘密串连,造谣诬蔑,对抗中央,严重违反了党和国家的民主与法制,破坏了安定团结"。这是周惠耍弄的第二个很毒辣的政治手段, 他的用意昭然若揭,"不堵盲流"是胡耀邦总书记说的,学生"不明真相",要我周惠解释回答。我是"向中央保持一致的",我要"坚决贯彻28号文件"。这是周惠一招未成又来一招,
    
    把学生火力引向中央,刺激学生,压迫学生去找胡耀邦闹去。传真电报中还藏有一句埋伏的话,"不明真相的学生出面,散发传单"。周惠在这里已经埋下杀机,暗指学生幕后有指挥的后台。被激怒的学生,从闹28号文件转到闹21号传真电报,更大规模的来找周惠争辩。看 学潮高涨形势,高压措施不见效。周惠向廷懋说:"28号文件是中央的,不能变。至于我们自己的文件那好说"。学生见不到周惠,通过医学院院长义达嘎提出见廷懋。廷懋欣然答应可以见,在他家里见了学生代表。廷懋劝导学生不要闹了,要听党的话,只要学生停止闹事,对传真电报的说法接受不了,可以考虑。马列主义也不是字字都是真理嘛!这话传出去就走样了,说是第二书记廷懋代表自治区党委承认21号电报错了,以讹传讹。第二天农牧学院院长 浩路串连各院校领导人找王铎、王逸伦,通过他们向周惠告廷懋"不怕学生闹事,就怕党委动摇"。于是区党委召开紧急会议,廷懋做了检讨,"出言不慎,学生钻了空子"。就在这次会上,周惠大骂学生闹事是乌兰夫派全国人大民委副主任云北峰来呼和浩特点火闹起来的。云世英低头不语。21号传真电报,非但没有压住学潮,反而使它更加猛烈了。十月二十日各院校学生潮水般涌向自治区党委,要求澄清(21号)传真电报对学生的"诬蔑诽谤"。 
    
    面对日益高涨的学生运动,区党委决定十月二十一日在内蒙古体育馆召开六千人的高等院校师生大会,由廷懋宣讲中央28号文件和自治区21号传真电报。会场主席台对面,北台方块是由主管会务的秘书长宝音图安排给闹事蒙生留的。可是周惠秘书田聪明操纵的"政工组"
    
    人员,暗中通知医学院,组织动员几千名汉生,会前进场占据了这个方块。等到会议开起来,真正的接受会议教育的对相,两三千闹事蒙族学生开进来时,会场坐位已满。蒙生拥堵在会 场通道上。这时廷懋的宣讲已经开始。闹事学生向会议主席台递交了要求澄清诬蔑学生的传真电报的请愿书。会议主持人斥责蒙生破坏会场纪律,汉族学生有组织有准备,有领头的做策应,以维护会场秩序压倒的声势,阵阵起哄,喊场威。在此对立和被压迫的形势下,蒙族学生愤而退场,队伍拉到大街上游行去了。体育馆的宣讲会议照常进行,如同缺席审判的法庭,向那些与事件无关的汉生无的放矢。讲者无力,听者无意,不期而散。从这一天起闹事学生进入新的阶段。
    
    第四阶段: 
    
    从体育馆会场退出来的六大院校蒙生,决定从次日十月二十二日起联合罢课,并发表《告全区人民书》,述说他们向区党委领导人提意见要求解释28号文件,却被诬陷为对抗中央,并拿一份不明出处的《锡林浩特》传单栽脏镇压他们。由于自治区党委的传真电报措词严厉,闹事学生反抗强烈,上下尖锐对立,两方都不肯让步,很多人士担心出事。青年学生头脑发热起来"初生牛犊不怕虎"。爱护学生的人们具有"护犊"之心。 这时社会各界,机关团体 声援学生的活动也达到高潮。书信、传单、抗议、请愿满街飞舞。各种各样形形色色的传单泥沙俱下,说什么的都有。连日的学生运动,呼和浩特全城都开锅了。有些人声泪俱下,联名送上请愿书。他们写道: 
       
    我们这些十年浩劫中被挖内人党的伤残者,现在害怕我们的子女再遭镇压。周惠做为第一书记,不敢做学生的思想工作。21号电报是破坏宪法、镇压学生的文件,这是对整个蒙古民族的镇压。如果不撤回21号电报,我们将同自己的子女站在一起,用我们伤残的躯体去迎 接蒙古民族的第二次浩劫。 
    
    苏尼特左旗旗长苏德宝,组织牧民,准备在必要时带领马队进城支援学生运动。 
    
    巴林右旗一中学教师的传单写道:雄鸡已经啼明,黎明即将到来,成吉思汗的子孙,快上马吧! 土默特蒙古族群众准备好三百辆汽车、拖拉机也要进城支授学生。 
    
    值得引起注意的是,竟然有二、三十个机关、团体企事业单位联合签署,上书自治区党委、党中央,声授学生运动。 
    
    中共内蒙党委并转党中央: 
    
    中央28号文件下达以后,社会上引起了强烈的反响,广大少数民族干部、工人和群众对文件中的一些内容持有不同的看法,意见很大。28号文件的一些条款根本上背离了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关于民族问题的理论,破坏了我党一贯坚持和奉行的民族区域自治的政策,剥夺了少数民族当家作主的根本权利。所有这些内容是内蒙古自治区二百多万少数民族所不能接受的。我们认为,呼市地区以及其它盟市的少数民族大学生就28号文件,要求内蒙党委做出解释,并为此而采取的一系列行动,代表了广大少数民族群众的意愿,是28号文件下达以后的必然反映。他们所提出的要求以及所采取的行动完全是正当的,是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的,是符合我们少数民族的根本利益的,我们表示完全支持。 
    
    可是时至今日,内蒙党委根本没有满足广大少数民族学生的正当要求,没有对28号文件中所存在的问题做出一次解答,反而置若罔闻,置之不理。做为自治区党委,采取这种态度,根本上违背了密切联系群众,有事同群众商量的作风,损害了我党的威望,阻碍了党的工作的 顺利展开。我们不理解的是党中央的文件为什么不能很好地给予解释,反而采取欺骗、拖延,甚至是压制的方法呢? 
     尤其不能容忍的是,自治区党委于十月十六日发出21号文件,公然歪曲事实真相,以此来蒙骗全区各族群众,给数千名少数民族大学生扣上了"造谣、挑拔、攻击、诬蔑、对抗党中央"的大帽子,并要采取"登记"的措施,欲加害于学生,镇压他们的正义行动。这不能不引起我们的极大义愤,我们坚决反对这种高压政策,强烈要求内蒙党委撤回21号文件。由于内蒙 党委所采取的错误决定,导致了今日的复杂局面,使事态进一步扩大了,对此内蒙党委,尤其是周惠同志本人应当负责。 
    
    内蒙古自治区是全国第一个少数民族自治区。在这个地区,主体民族应当享有充分的权利,应当保持名符其实的区域自治。这不仅关系到我国的四个现代化的问题,而且关系到马主义民族理论在我国能否真正得到实践的问题。21号文件中提到的"我区各族广大干部群众认为这是一个从内蒙古的实际出发,更好地坚持和落实党的民族区域自治政策的纲领性文件,表 示坚决拥护,坚决贯彻执行"的提法是不符合事实的。我们恳切希望内蒙古党委发扬我党的优良传统,深入到群众中去,进行调查研究,真正了解广大少数民族的意愿,制订出切实可行的办法来。否则不利于安定团结,不利于调动广大少数民族群众的积极性,不利于六中全会决议的顺利执行。 
    
    内蒙古大学 内蒙二毛 内蒙体委 新华印刷厂 蒙文印刷厂 内蒙报社 内蒙电台 呼市铁路局 内蒙歌舞团 内蒙歌剧团 内蒙古人民出版社 内蒙教育出牌社 内蒙医院 中蒙医院 内蒙科委  内蒙社会科学院 内蒙师院 内蒙古医学院 内蒙蒙专 内蒙地质局 呼市钢铁厂 呼市医院 内蒙民委内蒙团委 内蒙团校 内蒙妇联 内蒙纤维局 内蒙农牧学院内蒙古供销学校 土萌特学校 呼市蒙族中学 内蒙畜牧厅等机关单位部分蒙古族干部、群众正当闹事学生转入罢课游行的新的阶段,周惠第三次离开区党委机关,跑到赤峰召集全区盟市委书记会议。走时给他守摊的第二书记廷懋也不打个招呼。他在赤峰会上讲了学生闹事情况之后,通过讨论考察 各地来的这些各盟市领导干部们的态度。哲里木盟是 蒙古人居多地区,蒙生也多,是重点地方。周惠向盟委书记阿拉坦敖其尔布置,呼和浩特大专院校派人到哲盟串连,叫他把那几名学生抓起来。阿拉坦敖其尔认为"看学生群众劲头儿,现在抓了更会激化矛盾,而且是上边去的,盟里不好动手,抓也要由自治区去人抓"。周惠在呼和浩特从一开始就想抓人,可是廷懋反对,云世英不表态,抓不了。他想在下边抓,仍然没有人给他动手,深感孤立无援。于是他向全区部署,各级党委,全体党员思想立场都要统一到21号传真电报精神上来,县团级以上干部,人人都要亮相表态,是支持学生闹事,还是站在区党委立场上来,同中央保持一致。从这些亮相表态的干部中寻找支持自己的干部,以建立自己的队伍。
    
    第五阶段: 
    
    从学潮开始那天起,廷懋、宝音图多次创造条件,劝说周惠跟学生见见面,然后别人才好开展工作。云世英也赞同疏导方针。可是周惠始终采取强硬态度,没有化解矛盾之意,坚持镇 压方针。学生非要见他,他就是不见。由顶牛僵持到发出传真电报谴责学生,步步激化矛盾,逐渐升级,硬是逼着学生就范。于是罢课学生做出错误决定,上了周惠的当,按照六条布告、21号电报周惠策划的导引方向,上北京找胡耀邦闹去了。 
    
    十月二十九日下午,几千名学生及其声援者,以隆重的民族礼仪,将他们上访的代表团送上进京列车。赴京学生请愿团由六人组成:内大白燎原(领队)、蒙专郝继荣、民族师范那仁必力格、师大昭日克图、医学院玉宝、农牧学院阿拉坦达赖。
     
     上诉学生进京向中央呈上了五千字的请愿书,"要求中央撤销28号文件,使少数民族获得真正有法律保障的充分自治"。等待六天,十一月五日由国务院办公厅副秘书长郑思远、国家民委副主任杨东升出面接见,训示学生代表:"中央28号文件、内蒙21号传真电报是完全正确的。学生闹事是错误的。但是只要从现在起停止闹事,一定既往不咎"。十一月七日,周惠向自治区机关、学校领导干部通报"有六名学生自称是内蒙大学生代表到北京上访,有关部门 责令他们不许串连,否则立即逮捕,已给他们办了学习班 ,什么时候通了,什么时候放回去"。上访学生得悉这个情况之后,认为周惠讲的情况与他们在北京境况不符,质问是否周惠在造谣,与信访局接待人员争吵起来。中央信访局长张成梁暴怒:"你,你们几个蒙古人就是想闹事。老实告诉你们,别说一个内蒙古,就是新疆、西藏一块儿闹,我们也不怕!我们有强大的人民解放军!"。 
    
    这时,呼和浩特的学生,为支援上访代表,运动持续高涨。十一月十三日,大学生、中学生、 小学生,干部、职工举行盛大游行示威。高喊"还我自治权利"、"争取民族生存!"口号。为防镇压,学生的游行队伍组织的一次比一次严密,进退有序,行动一致。 
    
    上访的学生代表,基于中央接待人员的强硬严厉态度,觉得继续坚持下去已无必要,请求中央向内蒙古发个学生复课电令。他们的请求遭到拒绝。六名学生代表决定集体同时绝食,各自向亲人发了诀别信。中央发现他们动向之后,十一月十三日晚,中央信访局长张成梁、国家民委邢波、国务院干部李建国三人,代表中央宣读了国务院办公厅的复课电令,发到内蒙 古。上访学生于十一月十五日回到呼和浩特。数千名罢课学生及其支持者,在新华广场隆重欢迎他们代表归来。持续七十天之久的学生运动,到此宣告结束。
     
    三、事件处理 
    
     一九八一年发生学生事件当时的自治区党委常委班子是周惠、廷懋、王铎、孔飞、王逸伦、云世英、张鹏图、杰尔格勒、李文。其中执掌政治实权处理学生事件的是第一书记周惠、第二书记廷懋、副书记云世英。原先掌握实权的王铎,这时因派性问题已坐在了冷板凳。孔飞 虽然担任自治区政府主席,但他以其年迈,对学生事件消沉,不怎么说话。秘书长宝音图,虽然不是常委,但他职务所在,常务处理学生事件。 
    
    学生事件刚一开始,自治区领导上的意见就出现严重分歧。第一书记周惠和他的秘书田聪明俩人主张采取严厉措施,把闹事学生领头的抓起来。第二书记廷懋认为抓起来更会把事闹大,主张疏导。副书记云世英不表态。具体操作学生工作的秘书长宝音图,无所适从。按照通常情况,一把手意见起主导作用应惟命是听。但宝音图也认为动手抓人不利于问题的解决。无 奈遂向中央组织部报告情况,请他们转报总书记胡耀邦。周惠急不可耐地想把闹事学生压下去,可是没有人响应配合。于是他就扔给"老蒙古"去对付"小蒙古",他到外地回头观察形势,到适当时机再回来收拾。 对此,廷懋说"学生闹起来之后,他要去看军事演习,他是兼职政委,不是军事干部 ,可以不去,他要去嘛。然后他又跑到昭盟去开盟市委书记会,跟我招呼也不打"。周惠在学生闹事之前认为王铎的帮派体系不听他的号令,妨碍他行使权力。学生事件发生后,他又感到所有做学生工作的机关学校的领导干部都是廷懋体系,不可靠。因而在学生闹事的过程中他所考虑的是如何建立起亲于自己的干部队伍。于是到处找干部谈话, 掉眼泪,说他"耳目不灵"、"我是瞎子、聋子,空军司令,什么也不知道",寻求同情,以发现忠实于自己的人为他所用。周惠首先在自己手下建立了一个叫"政工组"的 不公开的秘密组织,暗中察访社会动态,学生动向,特别是学生幕后的支持者深入机关学校收集情报。 
    
    周惠处心积虑,要把学生事件打成"民族分裂"的"反革命"性质。他从赤峰会议带回来一
    份《锡林浩特蒙族青年的宣言》手抄反动传单: 
      
    锡林郭勒盟广大蒙古族兄弟们! 在锡盟的其他盟的蒙古族兄弟们! 中央28号文件所提出的条,激起了蒙古民族的极大不满。 
     英雄的呼和浩特蒙古族学生挺身而出开始反对它。在广大的内蒙古草原上已经开始掀起
    了一场热爱民族、保卫土地的斗争。这个斗争大大得到其他少数民族的支持。 连篇累牍的充 满大汉族主义的28号文件是对马克思主义的修正。它公开侵犯民族自主 ,对少数民族进行压迫。所谓自治,只是名义而已。因此我们向锡林郭勒蒙古族青年呼吁,为了永远保护祖先留下的我们出生的故乡内蒙古,反对日益激化的民族压迫,为支援英勇斗争的呼和浩特蒙古族学生的行动而站起来吧!动员广大蒙古民族,斩断伸向蒙古地区民族自由的黑爪! 
      
    还我的故乡内蒙古!要收回去28号文件!自由自治自主的内蒙古万岁! 
     九月二十八日,周惠的"政工组"人员从大街上捡来一个手抄蒙文传单,上边写着吓人的民 族分裂口号"大汉族主义越来越猖狂地阻碍民族统一和独立!为结束几个世纪以来的压迫和屠杀而斗争!"。 还有一份传单说"我们蒙古民族自一九四七年成立自治政府以来,在政治、经济、文化教育上,还没有真正实现自主权。28号文件充满了大汉族主义,侵犯了蒙族人民的利益,危及到蒙古民族的生存"。 
    
    茂敖海起草的《评28号文件》传单中,王见喜加了些批评中央、攻击周惠的"反革命"内容"蝗虫一样流入的盲流"、"周惠溜内蒙干部是骡子是马,现在内蒙人看出,周惠他本人非骡 非马,是头毛驴,内蒙古不要他,请中央拉回去"、"我们要求由蒙族人民和蒙族党员,选出内蒙古党委第一书记和内蒙政府主席"、"中国是五十多个民族的国家,不是一个汉族的国家,要改变大汉族专少数民族政的局面,要求中央书记处和国务院及其各部门必须由少数民族选出的代表占半数,不然就无法解决大汉族主义对少数民族的压迫和剥削的问题"。 
    
    周惠除将这些传单及时报送中央外,又亲自去找胡耀邦总书记报告说,内蒙古学生闹事反28 号文件的行动是乌兰夫派云北峰去煽动起来的,学生闹起来之后又派他女儿出现在内蒙古大学院里。学生出面闹事,幕后有民族分裂集团在操纵。胡耀邦找乌兰夫谈话 ,情况汇报到军委主席那里。邓小平做了最高指示。从而学生事件出现了人们意想不到的变化。 
    
    十一月五日总书记胡耀邦对学生事件做出批示:"对内蒙上访的,要采取严厉的立场,并限期离京,不能采取含含糊糊的软弱态度。这同新疆的民族纠纷不同。否则,我们要上当"。十一月六日,周惠赶回呼和浩特,十一月七日召开常委扩大会,传达总书记对学生事件批示,然后公布了他从赤峰会议带回来的反动传单。他接着大讲"学生幕后有个庞大的民族分裂集团,有组织、宣传、理论和情报班子"。会场气氛立即肃然,无人吭气。廷懋插话说:"不能这样估计,不能说庞大"。周惠接着又说"1947年自治区成立时的斗争就是这样的"。会议下来之后,干部队伍立即发生分野,三三俩俩,议论纷纷。在新的形势下,"三方两派"干部又一次 显示了自己的存在。在讨论会上,"左派"积极分子亮相表态投靠周惠。王铎也不再沉默,他说"在内蒙古,历来有那么一股势力,他们以民族利益代表为幌子,出来蒙蔽,拉拢群众,反对共产党的领导。这种活动在内蒙古历史上有过三次。土默特籍干部好闹事,但充其量是个地方民族主义,而民族分裂的危险在东部区干部"。老干部石生荣发言"内蒙古历来反汉排外",当场受到党校李×校长的批驳。搞文教工作的一位老干部,会议下来拍布赫肩膀,怂恿 挑动"布赫,这回该你出来说话啦,你是一言兴邦,一言丧邦啊!". 十一月九日,时任呼和浩特市委书记的布赫召开局处长以上党员干部会议。他说:"学生闹事原因是一九四七年自治区两条路线斗争在新时期、新形势下的继续和翻版 "、"当时持错误观点的人,以后也大都承认、改正错误,许多人也入了党,担任了党的重要领导职务。但现在似乎想翻这个案,说他们那时候是正确的,打上民族的幌子,重演故技,招摇撞骗,争夺青少年,制造对汉族人民 的不满……"。这个讲话是与周惠讲的"庞大的民族分裂集团"、"一九四七年的斗争"相呼应的,首先在呼市地区掀起了新的风浪 。他也如同乌兰巴干,引导汉人对东部区干部的不满,
    把"民族分裂"祸水泼向东部区干部,制造了东西部干部新的矛盾。在东西部蒙族干部中"延
    安"打"伪满"的一场战役打响了。布赫的讲话传到社会上,没过几天,十一月十三日的学生、市民、干部混合游行的队伍中出现了横幅标语"乌云翻滚"。东西部蒙古人被挑动之后开始发 生对立。 "上有好者,下必甚焉",适应周惠讲话,有人捏造学生后台黑名单,他们是巴图巴根、特古斯、宝音图、舍那木吉拉、巴图、特木日巴根、赛西亚等"七人委员会"。名单是浩路给石琳,石琳给周惠,周惠给布赫,布赫给郝秀山。郝秀山说浩路不是个好东西。 
     十二月八日,自治区党委在内蒙古军区礼堂召开区直机关党支部书记、党内各级领导干部两千人大会。会议由孔飞主持,周惠、云世英讲话。周惠讲了学生闹事经过,闹事的"民族分 裂"性质。云世英的讲话,系统地讲了这次学生闹事是内蒙古地区发生的第三次民族分裂主义路线斗争。指出"问题的实质,还是一九四六年前后我们党领导内蒙古人民同蒙古族反动上层分子斗争的焦点,这就是:内蒙古实行民族区域自治,还是搞民族独立问题"。大讲西部区是革命的、团结的,东部区是反动的、分裂的。会议一下来,东西部干部都骂云世英胡说八道,土默特籍很多干部也指责他不应该这么干。会议主持人孔飞部署了八天的支部书记学习班,学习讨论周、云讲话,不准请假,做好每个人的发言记录。讨论发言要联系学生闹事和本单位暴露出来的问题,深入排查干部队伍的政治表现。 
    
    周、云、孔的讲话都重点讲了"领导思想上的涣散软弱状态的问题",不点名的暗批了廷懋。这时周惠已经踢开了廷懋,廷也未参加会议。 
    
    十二月十九日,孔飞在支部书记会议结束时宣读了周惠的"政工组"班子写出来的讲话稿。
    指出学生继续再闹怎办?如果有人目无法纪,继续闹事,有关部门就坚决执行纪律,触犯刑律 就要依法处理。不管你是学生、工人、干部,还是哪个民族的,都要依法办事。谈到反动传单,讲稿上说:"这是阶级斗争在民族问题上的反映","正如斯大林指出的那样,在革命的现阶段,要求边疆地区分离是极端反革命的"。会议最后布置,各单位县团级以上党员干部,都要书面写出总结,报上级党委。广大干部结合学习搞好年终鉴定。为下一步整顿调整机关干部做了准备。 
    
    周惠为了查出闹事学生幕后策划指挥的"地下黑司令部"、"庞大的民族分裂集团",启动两套 暗班子进行侦察摸排。一个班子是他手下的"政工组",由其秘书田聪明抽调亲信人员深入各个学校、单位进行明察暗访;另一个班子是在公安厅立"01"专案。通过对反动传单的侦破查出"地下黑司令部"。周惠先是指定公安厅长伍彤来干这项工作,伍彤不干,他不愿当这个打手。副厅长刘志忠欣然领受这项任务。在部署"01"专案任务时,周惠面授机宜,要挖出学生后面的民族分裂集团和老民族分裂分子,要以侦破传单为突破口,深入查出学生后台。 "01"专案组刘志忠等人首先从《评八条》传单的打印字迹磨损轻重分析,首先对自治区蒙古语文办公室的打字员反复查了三次。然后又从区党委统战部调出文件,鉴别断定是在自治区民族事务委员会打印的。于是经与民委领导人研究,将打字员萨仁格日乐,以去京购买新打字机为由骗她上火车,到了旗下营,推下车来,突击审讯。打字员交代是李森副主任和王见喜叫她打印的。专案人员虽然已知李、王所为,可是手中尚无证据,正愁之际,王见喜竟 然自己送上来了。在那年代,每年秋冬,人们都要冬储瓜菜。有一天机关分菜,王见喜将手提包放在民委机关楼前的蒙古包上面忘拿,推车子回家了。有人捡去交到办公室主任高力套,
    
    发现包内有传单底稿,送到"01"专案组,当夜逮捕王见喜。一经审讯王见喜敢做敢当,从容承认传单是茂敖海起草的,他填加补充,各大院校学生是他去发动的。几句话过去之后,刘志忠按照周惠指令,立即转题非法突审追查自治区党委第二书记的廷懋是否学生后台。王 见喜轻蔑地斥之以鼻。 
    
    逮捕王见喜之后牵出茂敖海。周惠采取"先礼后兵"之策。先派"政工组"的云布龙、鄂云
    龙二人去茂敖海家谈话摸他的态度。几天之后拘留审查,问清传单的责任之后,改为隔离审查,转到呼和浩特宾馆,审查完了之后给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按照周惠指令特设的"01"专案组,经一年时间,仅侦破王见喜这一油印传单。其他几个手抄小传单未能侦破。追查学生幕后"庞大的民族分裂黑司令部",踪影皆无。专案搞不下去, 只好收摊。一年中生产制造出来的一麻袋"黑司令部"嫌疑案材料,既不能送入档案库,又舍不得烧掉,转这转那,无处存放,留着也许日后还有用处。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3322862101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文革”中被毁的内蒙古寺庙/ 巴雅古特(图)
·内蒙古自治运动和内蒙古自治政府/赛航
·“文革”内蒙古流行歌曲“打倒乌兰夫”/巴雅古特
·电话诈弹威胁航班嫌疑人被捕 为26岁内蒙古人
·内蒙古哈达精神病加重,博讯记者被定敌对势力/王宁
·内蒙古:冤民杜红见到巡视组的党代表
·内蒙古发现距今约5-8万年鸵鸟蛋化石遭哄抢
·内蒙古呼伦贝尔市海拉尔区出现洪涝灾害 (图)
·内蒙:包头农牧局长从其办公大厦跳楼身亡 (图)
·内蒙古21人中毒事件毒源系农药 警方已正式立案
·内蒙古自治区通辽市发生地震 记者亲历沈阳震感强烈
·内蒙古启动防止官员外逃工作 称防逃形势严峻
·内蒙古启动官员防逃工作:防逃形势严峻
·内蒙古:局地风沙大作,出现沙尘暴
·内蒙古一所中学被取消组织高考报名资格
·内蒙古牧民在呼和浩特上访被警方拦截殴打
·内蒙:探明超大型金矿,资源储量148.5吨
·内蒙古民族英雄哈达前途未卜,一家续被失踪/王宁
·北京、河北等地的肮脏气团飘至内蒙古/巴图
·内蒙古农村牧区集体土地所有权确权工作基本完成
·内蒙古政协委员建议将鄂尔多斯列入中国新特区
·王中和任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常委
·敖淑英:内蒙古通辽市政府强夺强拆,一家三口无家如归
·内蒙包头市公安局和医院勾结抢劫有道/许北方
·实名举报胡春华包庇内蒙古王以廷等人集体盗窃百亿国有矿山资产/刘晓东
·《强烈要求还我圣地》- 内蒙古阿拉善额济纳牧民的诉求 (图)
·内蒙集宁访民曹栓栓的控诉 (图)
·内蒙古鄂尔多斯市讨薪风波再度激化
·内蒙宁城县公检法公开造假谁来管/杨桂荣
·内蒙访民联名签字披露腐败政府公开造假——访民声援团马波
·内蒙古最大蒙古语聊天网站创办人受到打压恐吓/哈日怒德 (图)
·内蒙古重刑政治犯哈达的儿子紧急呼吁救援/威勒斯
·内蒙国税局在北京制造绑架案/宋官君(图)
·内蒙河北警匪勾结残害妇女儿童,警方骂受害人报警有病/张凤先
·内蒙东胜天主堂遭强拆(图)
·任不寐给内蒙古丰镇死难学生家长的公开信
·是警还是匪 内蒙一刑警队长当街持枪恐吓群众
·内蒙古狠心法官野蛮致死一村民 数万民众群情激愤
·内蒙古一原副市长受贿千万一审死缓
·内蒙会不会成为藏、维之后的第三种民族力量/席海明 (图)
·坦克镇压着草原牧民—以诗声援内蒙抗议示威/王藏
·内蒙古的示威游行,根源在于对人权的镇压和经济发展上的差距/朱荣
·内蒙民众正当性抗议遭镇压——“六四”维稳模式是一盘死棋/牟传珩
·温家宝给内蒙古大垃圾堆再添垃圾/王宁
·评内蒙抗议风潮/胡平
·为江西英雄,内蒙英雄欢呼,其它省市有英雄吗?14/高考岁月
·你想知道内蒙古人为什么要生气吗?请看下图/巴雅古特 (图)
·中共利益集团迫使内蒙古民族意识的苏醒与反抗/陈维健
·关于提名哈达为2011 年度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内蒙古人民党
·内蒙古自治区地震局:不断的“辟谣”,为何成了不断“造谣”?
·反了!内蒙古法院居然以下犯上/陈杰人
·胡春华入主内蒙昭示啥信息?一批重大事故责任人和贪官将被重用/zhenzh(图)
·内蒙古草原草场退化等问题的出路
·内蒙古“聂树斌案”不能老这么“晾”着
·呼伦贝尔大雪原:内蒙古牧马人冬季放马情景 (图)
·内蒙古,救救草原!救救牧民
·彼得:内蒙古频发蒙古族人士被捕事件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