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文言本《三民主义》/封从德據《國父全集》精校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7月05日 来稿)
    孫文(民國八年/1919年)
    
     封從德據《國父全集》第一冊第壹205-212頁精校 (博讯 boxun.com)

    
    一
    
    革命方略之所以不能行者,以當時革命黨人不能真正瞭解於革命之目的也。革命之目的,即欲實行三民主義也。何謂三民主義?曰民族主義、曰民權主義、曰民生主義是也。中國革命何以必須行此三民主義?以在此二十世紀之時代,世界文明進化之潮流已達於民生主義也;而中國則尚在異族專制之下,則民族之革命以驅除異族、與民權之革命以推覆專制,已為勢所不能免者也。然我民族、民權之革命時機,適逢此世界民生革命之潮流,此民生革命又我所不能避也。以其既不能免、而又不能避之三大革命已乘世界之進化潮流催迫而至,我不革命而甘於淪亡,為天然之淘汰則已;如其不然,則曷不為一勞永逸之舉,以一度之革命,而達此三進化之階段也。此予之所以主張三民主義之革命也。
    
    夫世界古今何為而有革命?乃所以破除人類之不平等也。孔子曰:「湯武革命,順乎天而應乎人。」革命之時義大矣哉。滿洲以一遊牧部落之少數人,而徵服漢族四萬萬人,壓製之至二百六十餘年之久,此天下之至不平之事;而漢族人民欲圖種族之生存,不得不行民族主義者也。專制君主,本弱肉強食之獸性,野蠻爭奪之遺傳,以一人而享有天下,視億兆為其臣僕,生殺予奪,為所欲為,此人類之至不平也;而人民欲圖平等自由,不得不行民權主義者也。自工業革命之後,用機器以代人工,生產之力陡增,而歐美工業發達之國,有富者日富、貧者日貧,遂生出資本家之專制,孔子曰:「天下不患貧,而患不均。」是今日歐美文明先進之國,其民族、民權兩問題皆已解決矣,惟民生問題則日陷於苦境。資主則日虞生產過盛,苦於銷場;工人則俯仰不給,罷工要值。貧富懸殊,競爭日劇。是知欲由革命以圖國治民福者,不得不行民生主義也。
    
    二
    
    今請進而論民族主義。
    
    中華民族者,世界最古之民族,世界最大之民族,亦世界最文明而最大同化力之民族也。然此龐然一大民族則有之,而民族主義則向所未有也。何為民族主義?即民族之正義之精神也。惟其無正義、無精神,故一亡於胡元,再亡於滿清,而不以為恥,反謂他人父,謂他人君,承命惟謹,爭事之恐不及。此有民族而無民族主義者之所謂也。
    
    夫民族主義之起源甚遠,而發達於十九世紀,盛行於二十世紀,日爾曼之脫拿破侖羈絆、希利尼之離土耳其而獨立、意大利之排奧地利而統一,皆民族主義為之也;今回歐洲大戰,芬蘭離俄而獨立、波蘭乘機而光復,捷克士拉夫叛奧而建國、查哥士拉夫離奧而合邦於塞維爾亞,亦民族主義之結果也。民族主義這範圍,有以血統宗教為歸者,有以歷史習尚為歸者,語言文字為歸者,敻乎遠矣;然而最文明高尚之民族主義範圍,則以意志為歸者也。如瑞士之民族,則合日爾曼、意大利、法蘭西三國之人民而成者也。此三者各有血統、歷史、語言也,而以互相接壤於亞刺山麓,同習於凌山越谷,履險如夷,愛自由,尚自治,各以同聲相應,同氣相求,遂組合而建立瑞士之山國,由是而成為一瑞士之民族。此民族之意志,為共圖直接民權之發達,是以有異乎其本來之日、意、法三民族也。又美利堅之民族,乃合歐洲之各種族而鎔冶為一爐者也。自解放黑奴之後,則吸收數百萬非洲之黑人而同化之,成為世界一最進步、最偉大、最富強之民族,為今世民權共和之元祖;今出而維持世界之和平,主張人道之正誼,不惜犧牲無數之性命金錢,務期其目的之達者,此美利堅民族之發揚光大,亦民族主義之發揚光大也。
    
    我國人自漢族推覆滿清政權,脫離異族羈厄之後,則以民族主義已達目的矣;更有無知妄作者,於革命成功之初,創為漢、滿、蒙、回、藏五族共和之說,而官僚從而附和之。且以清朝之一品武員五色旗,為我中華民族之國旗,以為五色者,代表漢、滿、蒙、回、藏也,而革命黨人亦多不察,而捨去吾共和第一烈士陸皓東先生所定之中華民國之青天白日國旗,而採用此四分五裂之官僚旗;予爭之不已,而參議院乃以青天白日之旗為海軍旗。嗚呼!此民國成立以來,所以長在四分五裂之中,而海軍所以有常常主持正義也。此民國之不幸,皆中不吉之五色旗有以致之也。夫清朝之黃龍帝旗,我已不用,而乃反用武員之五色旗,此無怪清帝之專制可以推覆,而清朝武人之專制難以滅絕也。天意乎?人事乎?
    
    夫漢族光復,滿清傾覆,不過祇達到民族主義之一消極目的而已,從此當努力猛進,以達民族主義之積極目的也。積極目的為何?即漢族當犧牲其血統、歷史與夫自尊自大之名稱,而與滿、蒙、回、藏之人民相見以誠,合為一爐而治之,以成一中華民族之新主義,如美利堅之合黑白數十種之人民,而冶成一世界之冠之美利堅民族主義,斯為積極之目的也。五族云乎哉。夫以世界最古、最大、最富於同化力之民族,加以世界之新主義,而為積極之行動,以發揚光大中華民族,吾決不久必能駕美軼歐而為世界之冠,此固理有當然、勢所必至也。國人其無餒。
    
    三
    
    今請進而論民權主義。
    
    民權者民衆之主權也。世界進化由野蠻而至文明,心性進化由無知而至有知。天生聰明睿智先知先覺者,本以師導人群,贊佐化育;乃人每多原慾未化,私心難純,遂多擅用其聰明才智,以圖一已之私,而罔顧人群之利,役使群衆,有如牛馬,生殺予奪,威福自雄,蚩蚩之民,畏之如神明,承命惟謹,不敢議其非者,由是履霜堅冰,積為專制。
    
    我中國數千年來聖賢明哲,授受相傳,皆以為天地生人,固當知是,遂成君臣主義,立為三綱之一,以束縛人心。此中國政治之所以不能進化也。雖其中有「大道之行,天下為公。」又有「天視自民視,天聽自民聽。」「民為貴,君為輕。」「國以民為本」等言論;然此不過一隙之明,終莫挽狂流之勢。
    
    乃自近代民智日開,又值哥林巴士冒險航海,發現西半球之新大陸,由歐洲之宗教名流、政潮志士,多與湖海俠客、無業遊民,同冒險徙居於新地,以冀各遂生平之抱負也。以此富於冒險精神之人,不得志於本國,梯航萬里,而至於新天地,以抒其鬱勃不平、積久必申之氣,而與其拓殖事業,宜乎其結果為開發一新政治思潮,而後卒成美洲之共和世界。此新世界之共和,則大異乎古昔希臘、羅馬之共和,與夫歐洲中世紀之共和也;蓋往昔之所謂共和者,亦不過多數人之專制而已,而美洲之共和乃真民權之共和也。夫美國之開基,本英之殖民地而離母國以獨立,其創國之民,多習於英人好自由、長自治之風尚,加以採廬梭之民約,與孟氏之法意,而成其三權憲法,為政治之本;此為民憲之先河,而開有史以來未有之創局也。有美國共和,而後始有政府為民而設之真理出現於世。
    
    林肯氏曰:「為民而有,為民而治,為民而享者,斯乃人民之政府也。」有如此之政府,而民者始真為一國之主也。國家之元首百官,始變而為人民之公僕,服役於民者矣。此為政治之革命也。美國獨立之後,旋而有法國之大革命,旋而有歐洲之大革命,此皆人類之智識日開,覺悟漸發,而乃知人者皆同類也;既為同類,則人人皆當得平等自由也。其特出之聰明才智者,不得以詐以力,以奪他人應有之自由權利而獨享之也。其佔據人類之優等地位而號為君主王候與及一切貴族,奪民以自享,皆為不平等者也;故當推覆之,而平人類之不平。於是十八世紀之末,以至此二十世紀之初,百餘年來,皆君權與民權競爭之時代。從此民權日發達,君權日削亡,經此次歐戰之後,專制之國悉數敗亡,大陸之上幾無君主立足之地矣。此世界政治進化之潮流,而非人力所能抵抗者,即古人所謂天意也。順天者昌,逆天者亡,此之謂也。
    
    繼美國之成文憲法,青出於藍而勝於藍者則有瑞士之憲法也。美國之憲法,雖以民權為宗,然猶是代表之政治,而國民祇得選舉之權而已。而瑞士之憲法,則直接以行民政,國民有選舉之權,有複決之權,有創制之權,有罷官之權,(其要領原理,當另著專書詳之。)此所謂四大民權也。人民而有此四大權也,乃能任用官吏,役使官吏,駕馭官吏,防範官吏,然後始得稱為一國之主而無愧色也。
    
    予之定名中華民國者,蓋欲於革命之際,在破壞時則行軍政,在建設時則行訓政。所謂訓政者,即訓練清朝之遺民,而成為民國之主人翁,以行此直接民權也。有訓政為過渡時期,則人民無程度不足之憂也。乃當日革命黨員多注重於民族主義,而鮮留心於民權主義,故破壞成功之後,官僚則曰人民程度不足也,而吾黨之士又從而和之,曰人民程度不足,不可以行直接民權也。嗚呼!是何異謂小孩曰:「孩子不識字,不可入校讀書也。」試問今之為人父兄者,有是言乎?而革命志士自負為先知先覺者,即新進國民之父兄,有訓導之責任者也;乃有以國民程度太低,不能行直接民權為言,而不欲訓練之以行其權,是真可怪之甚也。彼輩既承認此革命後之新國為中華民國矣,而又承認中華民國之主權在於國民全體矣,是即承認四萬萬之人民將必為此中華民國之主人矣;而今之行政首長、凡百官吏與及政客、議員者,皆即此四萬萬人民之臣僕也。既為其臣僕,而又敢公然曰:「吾之主人知識幼稚,程度太低,不可直接以行其主權也。」以是故也,予所以有訓政時期之主張;而此輩又群起而反對之。予又試問:今之所謂志士黨人、官僚政客者將欲何為也?既不甘為諸葛亮、文天祥之鞠躬盡瘁以事其主,又不肯為伊尹、周公之訓政以輔其君,則其勢必至大者為王莽、曹操、袁世凱之僭奪,而小者則圖私害民為國之賊也。此非民國所宜有,當歸天然淘汰之列也。觀歐洲百餘年來之政治進化,人權競爭,其始也,少數聰明才智之人以自由平等為號召,而革獨頭專制君主之命;及其成功也,則此少數人又從而行專制,其為禍更烈於君主之專制也,而大多數人又起而革此少數人之命,必至政權歸於平民而後已。今之武人官吏乘革命之賜,幸而得有高位,而不盡心民事者,勿以人民可欺,而能久假不歸也。世界潮流,天然淘汰,必無倖免者也。民國之主人,今日雖幼稚,然民國之名有一日之存在,則顧名思義,自覺者必日多,而自由平等之思想亦必日進,則民權之發達終不可抑遏,此蓋進化自然之天道也。順天則昌,逆天則亡,此之謂也。
    
    四
    
    今請進而論民生主義。
    
    (一)
    
    民生主義者,即社會主義也。貧富不齊,豪強侵奪,自古有之,然不若歐美今日之甚也。歐美自政治革命而後,人人有自由平等,各得肆力於工商事業,經濟進步,機器發明,而生產之力為之大增,得有土地及資本之優勢者,悉成暴富,而無土地及資本之人,則轉因之謀食日艱。由是富者愈富,貧者愈貧,則貧富之階級日分,而民生之問題起矣。此問題在歐美今日,愈演愈烈,循此而往,非至發生社會之大革命不止也。俄國已發其端,德國又見告矣,英、美諸國將恐不免也。惟中國之於社會革命也,則尚未種其因,如能思患預防,先為徙薪曲突之謀,則此一度之革命,洵可免除也。此民生主義之所以不得不行也。中國之行民生主義,即所以消弭社會革命於未然也。
    
    夫社會革命之因,何從而來也?曰從機器發明而來也。歐美自機器發明而後,萬般工業皆用機器代之。夫用機器以羈勒自然之力,如汽力、電力以代人工,本可減省人之勞力,應為造福於人間,而何以反生出社會之痛苦?所以然者,則機器之發明而施用於工業也,乃突如其來,而社會之舊組織一時不能為之變更,亦不知為之變更,故無從應付也。為資本家者,祇知機器之為利,而不恤社會之被其害也。
    
    今試以織業言之:當昔用人工以織布,每人日織不過一丈,使有資本家,日雇千人為之織,日出千丈之布,其所給工值,假設為每人一元,此一元之工值,當與織工獨立自織之價值相若也;倘所差太甚,則織工必不願受資主之雇,而必自織其布也。蓋以人工作業之時,則工人容易自行獨立以營業,而資主不能為之壟斷也。惟一旦以機器代人工,則生產至少可加十倍,前以千人日祇出布千丈,今則用百人而出布千丈矣。倘使銷場如故也,則用手工生產之時,資主當雇千人,日給工資千元,乃能出千丈之布。今用機器生產,則布仍為千丈也,而工則減去九百人,祗用百人而已足。此百人之工值,若仍其舊也,則資主前費千元者,今費百元已足矣。或更有甚者,則前用手工生產之時,工人能退而自營其業,不專靠資主之雇以謀生活也;惟今失業之九百人,若退而自營其業,則彼手工之生產,必不及機器生產價值之廉,是工人萬不能與資主競爭,則惟有仰給資主以為生活,資主所需一百之工,則有千人眨價以爭雇,前之工值一元者,今或半元而已有受雇者矣。
    
    由此觀之,用手工生產之時,所出千丈之布,工人日所得工值為千元,資主[email protected]利亦設為千元;今用機器生產,所出布千丈,工人所得之值不過百元,甚或至五十元,而資主今之獲利,每日增加九百至九百五十元矣。如是則工人立形困苦,其不遷徙流離,則必坐以待斃而已。倘若銷場擴大,則資主所傭,仍不減千人,工資如故也,而機器之生產,則人加十倍,前之每日出布千丈者,今可出布萬丈,而資主每日之利則九千元。倘市場更增,資主能雇用萬人者,則日能獲利九萬元,而工人亦不過[email protected]而已。一家如是,家家如是。一業如是,業業如是。市場愈大,機器愈精,則資本家之勢力愈宏厚,而工人則生產愈多,而工值愈微。此機器代手工而生產,泰西學者所謂工業革命者也。
    
    (二)
    
    工業革命之後,資本膨脹,而地價亦因而大增,蓋機器之生產事業利於集中,故城市首先發達,以易致工人也;其次則煤鐵之場,製造事業亦以繁興,蓋便於取料也;其三則交通之地,工廠亦隨而林立,以便於運輸也。凡有此三要素之地,工業必從而發達,人口則為增加,此等工業繁盛之城市,其地價之增加,有畝至十百萬元者。而地主多有承先人之遺業,不耕不織,無思無維,而陡成巨富者,是地主以地增價而成資本家,資本家以工業獲利而成大地主;城市之地,固盡為此輩所壟斷,而附廓之田,亦為之所收買,漸而至於郊外之沃野荒原,亦陸續為此輩佔有。由是地價則日增,而工值則日賤,蓋工人欲退而歸農,亦無田可耕,則耕亦不能償其租值,於是更不得不全靠僱工為活矣。
    
    工業愈進步,商業愈發達,則資本家與地主之利愈大,而工人則窮苦矣。此歐美工商發達,經濟進步後所生出社會貧富階級之情形,而社會革命之所以不能免也。中國近代進步雖遲,似有不幸,然若能取鑑於歐美之工業革命、經濟發達所生出種種流弊而預為設法以杜絕之,則後來居上,亦未始非一大幸也。顧思患預防之法為何?即防止少數人之壟斷土地、資本二者而已。中國自廢井田而後,土地雖歸私有,然因向以手工為生產之具,而資本尚未發達,地價亦尚未增加,故尚少大地主,及今而整頓土地,猶易為力。
    
    故同盟會之主張,創立民國後,則繼之以平均地權,倘能達此目的,則社會問題已解決過半矣。平均地權者,即井田之遺意也。井田之法,既板滯而不可複用,則惟有師其意而已。
    
    中國今工商尚未發達,地價尚未增加,則宜乘此時定全國之地價。其定價之法,隨業主所報以為定;惟當範圍之以兩條件:一、所報之價,則以後照價年納百分之一或百分之二以為地稅。二、以後公家有用其地,則永遠照此價收買,不行增加;至若私相賣買,則以所增之價,悉歸公有,地主祇能得原有地價,而新主則照新地價而納稅。
    
    有此二條件,則定地價毫無煩擾欺瞞之弊,蓋此二條件,為互相牽制者也。倘使地主有瞞稅之心,將現值之地價,以多報少;假使在上海市之地,有值萬元至十萬元一畝者,地主以值十萬元一畝之地而報價萬元,則值百抽一之稅為百元,若十萬元一畝,則值百抽一,其稅為千元矣。如此於瞞稅方面,地主則得矣;惟政府可隨時範圍之以第二條件備價而收買其地,其原值十萬元一畝,今照彼所報納稅之價萬元而收買之,則地主食虧九萬元矣。又倘地主有投機之心,預測公家他日必需其地,將現在所值百元一畝之地,而報其價至十萬者;如此則於公家未收買其地之先,每年當納千元之稅,如此則利未見而本先虧矣。故於兩條件範圍之中,地主當必先自訟而後報其價值,則其價值必為時下當然之價矣。
    
    此辦法較之英國數年前所行之法,利便多矣。英國自議院通過地價稅案之後,政府特設估價衙門,以定全國地價;而又設控訴衙門,以理控訴,倘地主有不以估價衙門所定之價為公平,可控訴之。由控訴衙門複加裁判以為定,其煩擾為何如耶。夫照價抽稅,較之現行之照畝抽稅,其公平與不公平,真有天壤之別矣。照畝抽稅,祇分上中下三等而已。設有郊外田一畝,其價一元,而抽其下稅若干;又有市內地一畝,其價一萬,而抽其上稅若干。上稅與下稅之所差,不能過十倍也,而其價值之差,即一與萬之比也,使農民之負擔賦稅,比之市民重一千倍矣。
    
    是照價抽稅者,質而言之,即減輕農田之稅耳。且先定地價,而待經濟之發達,則公共之事容易舉辦,而能收大利矣。今以一事證之:如中國交通運輸之事業發達,則凡於鐵路集中之地,水陸交會之區,大市鎮必從而生焉。以中國之大,此種新市鎮,當必得百數十處也。如國家為之經營,照現價以收買其地,辟以廣大之衢,設備公用之具,如自來水、煤氣、電燈、電話等事,則數元一畝收來之地,一轉瞬間,其值必加至千倍或至萬倍矣。此等所謂不勞而獲之利,倘公家不收之以為公用,則必入於私人之手;一入於私人之手,則必生出社會之不平均,而害隨之矣。經濟家之言,生財之元素有三:土地、人工、資本是也。中國今日地大人衆,倘知採民生主義之計劃,以謀工業之發展,則資本易致也。資本與民生主義之計劃,下章繼續論之。
    
    (三)
    
    中國土地之問題,自廢井田而後,以至於今,無甚大變者也。雖農民之苦,較井田時或有加重,然人人得為小地主,則農民之勤儉者,均有為小地主之希望,而民生之路未盡絕也。惟歐風東漸,我之實業革命,工商發達,亦勢所必至,則以後亦成為有者益有,而無者益無,此時而欲由小農而成小地主,欲由小工而成小資本家,為萬不可能之事矣。如此則民生之路絕矣。歐美各政治先進之國,而經濟革命之風潮則澎湃鼓蕩而來者,此也。所幸者,我中國今日尚未經實業革命、資本發達之階段,未雨綢繆,時哉勿失。
    
    土地問題之解決方法,其簡便易行,既如上章所述矣;今專就資本之問題,以求解決之方。歐美資本之問題,激爭數十年,而未能得良法以解決者,初以資本之發達,為世人所不及料,故由不知不覺而盡入於少數人之手;是猶政治發達之初,而政權歸於少數人之手,同一理也。而其平之方法,則必待多數人之覺悟,而決心為大犧牲,不惜殺人流血,始能達自由平等之目的也。今歐美之苦工農民,已全數覺悟矣,而猶未能解決經濟問題者,何也?以此問題之解決,其煩難當有百十倍於政治問題也。
    
    為此故也,則我當懍歐美前車既覆之鑑,為我之曲突徒薪,不可學俄人之焦頭爛額也。夫惟我之資本尚未發生也,則我防患於未然自易;此中國之後來居上,將必為世界第一富強安樂之邦之大希望也。道在今日之仁人志士、先知先覺之行之而已。
    
    (四)
    
    今請進而論資本。
    
    經濟家之言曰:資本者,勞力之所獲,以給其需要之餘,而用之以為生利之需者,則為資本者。如農之餘粟,工之餘布,用以交易其需要之外,而複用之以廣其田園,增其器械;此農之田園,工之器械,則謂之資本也。以此田園、器械能多生其粟、多出其布也。倘此農工以其所餘,而易肥馬輕裘以自娛,此農工之肥馬輕裘,則不得謂之為資本也。是故如家中之飯,設備以自給者,不得為資本,而飯店之飯設備以應沽,即為資本矣。由此例推,筐中之衣服,富室之汽車,皆不得為資本;而縫店之衣服,車店之汽車,即皆為資本也。
    
    夫資本者,生產三大元素之一,其始也,凡勤儉之小工,以其餘財而再圖生利者,皆能為資本家;及機器之興也,則以一人而用機器,可作百十人之工,則不獨小工永絕為資本家之希望,而小資本家亦難以自立,而見並於大資本家,而大資本家又見並於更大之資本家;由是大魚食細魚,遂生出歐美等國資主與工人之兩階級,貧富之懸殊,乃以日而甚矣。
    
    歐美資本發達後,其為患於社會如此其大者,以歐美土地問題,未能於資本未發達之前而先為之解決,故地主與資本家二者合而為一,如虎如翼,其橫暴遂不可制止矣。今各國政治家之解決社會問題者,亦必先從土地問題著手;雷佐治之於英國施行土地照價抽稅之法是也。然英國資本之發達,已百有餘年矣,而全數早已悉落私人之手;故當民國建元之前後,已施行土地照價抽稅之法,而七八年來,社會競爭之問題依然激烈也,同盟罷工之風潮依然不止也。
    
    惟當此次歐戰發生之後,英國曾為社會突飛之進步,鐵路海運,俱收歸國有,而一切製造工廠,亦收歸官辦,以供給軍用品也。惟今後戰後經營,英國其能力排資本家之優勢,以順世界之潮流,而進英國為一集產之國家乎?抑仍受資本家之握制,而退歸私人之所有也,此今後之一大問題也。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封从德:三民主义与八九民运的主要诉求
  • 为什么三民主义在台湾没有人提了?/中国泛蓝联盟张良
  • 三个代表,三民主义,四个阶层,四种社会/百家
  • 面对中国前途,少尉军官缘何选择三民主义?/启靖(图)
  • 自由民主与三民主义/刁奎
  • 孙中山三民主义与21世纪现实中国/远方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