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鄭一嫂張保仔 寫下海盜新頁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7月31日 转载)
    
    鄭一嫂張保仔 寫下海盜新頁
     2009年7月31日 (博讯 boxun.com)

    
    
    林行止九、
    李遜有提及中國海盜,唯只得寥寥數語,在後記〈海上劫掠的盛衰〉,他說十八世紀加勒比海盜黃金時期褪色後,繼之崛起的是十九世紀在南中國海活動的中國海盜;和西洋海盜不同,中國海盜人數以萬計,他估計最多可能達十五萬之眾。
    李遜對中國海盜可說完全無知,這不因他不通中文,可能是無法把中國海盜行為與經濟學掛鈎而只好把之忽略,因為有關的英文著作多的是,他不會不知道,事實上要寫一章驚險奇情甚至香艷的中國海盜並無困難。
    有關中國海盜的「西書」,舉幾本市上有售的便有高斯一九三二年出版的《海上劫掠史》(P. Gosse《The History of Piracy》, Dover,○七年再版),有〈日本和中國(海盜)〉一章;著名海盜史家柯定利編輯的《海盜》(D. Cordingly:《Pirates》; JP Press, 1998)副題是「……南中國海公海的恐怖活動」,第十章專論〈中國海盜〉;上面提及康士談那本《海盜史》(有柯定利寫的長序),亦在第十章寫〈遠東的海盜活動〉,對中國海盜着墨最多,其中分「賊船」(The Junk;詳細介紹海盜船的數量及武備)和「海盜傳略」(Pirate Profile),內收國姓爺(Kuo Hsing Yeh)、鄭一(Ching Yih〔Cheng I〕)及不知其何許人的 Shap'ng-Tsai 三名大盜。這些專書中對鄭一的太太鄭一嫂的描述,引發阿根廷大小說家 Jorge Luis Borges 的興趣並寫成短篇小說《女海盜鄭寡婦》,筆者未讀這篇小說(據說內地且有中譯),無話可說。
    國姓爺是鄭成功,因唐王朱聿健賜姓朱因號國姓爺,但以賜姓作為姓氏人名,是根本不通中文的外國人張冠李戴的「傑作」,該書索引且以Yeh(爺〔葉?〕)為姓,令筆者看的一頭霧水,細讀其行狀,方知原來是鄭成功。至於鄭一,原名鄭文顯,為廣東新安海盜大頭子鄭連昌之子(可能生於越南),與其堂兄鄭七齊名,均為一八○○年前後南中國海著名海盜;鄭氏堂兄弟本來聯合行動,但鄭七早年在一次劫掠活動中被擊斃,舊部遂歸鄭一旗下;鄭一促成廣東海盜聯盟,成立紅旗幫,在嘉慶十二年(一八○七年),鄭一麾下海盜停泊在香港鯉魚門海域共有約大大小小六百艘船艇,規模之大,非西洋海盜所敢想像;是年鄭一在一次海上搶掠活動中遇颱風沉船溺死!
    筆者對鄭一所知無多,但其妻鄭一嫂(Mrs. Cheng〔Ching〕I〔Yih〕Sao)的事迹則散見上述諸書—《海盜史》以鄭一為分題題目,唯鄭一嫂才是主角。一嫂原名石香姑,為蜑戶(船上)妓女,他們於廣州灣南部的東海村結婚,婚後隨乃夫為盜,協助打理紅旗幫幫務,據說她曾習武,而且足智多謀,是海盜中少有的文武雙全人才。鄭一葬身大海後,一嫂挾乃夫餘威,統領紅旗幫「全軍」(其下分黑、白、黃、藍、青五旗,名下各有賊船百數十艘),但各頭目虎視眈眈,莫不希望趁群龍無首之際,擴大本身勢力甚至試圖取鄭一嫂地位而代之。至此大家熟悉的張保仔出場。
    張保仔原名張保(1786-1822),為鄭一「契仔」,本為漁家子,少時隨父輩出海打魚,被鄭一的手下擄掠,因醒目機警且相貌堂堂,深得鄭一歡心,收為義子。當鄭一嫂為屬下鬧分裂而憂慮煩惱時,張保仔為義母出謀獻策,由於頗有大將之風且知人善任,漸為眾盜接受,在鄭一嫂的扶掖下,張保仔終於取代鄭一成為紅旗幫首領。據說鄭一嫂皮膚黝黑但天生麗質且具風韻,她與張保仔名為契媽契仔實為夫妻。鄭一去世那年,一嫂三十二歲、張保仔二十一歲。
    在張保仔和鄭一嫂領導下,紅旗幫全盛時期擁有大船八百多艘、小舟一千多隻,盜眾一度多達十萬之眾,專劫官船、糧船及洋船;該幫海盜活躍粵東沿海及珠江三角洲,基地在香港,其「帥營」設於大嶼山,西營盤(西部營寨)在扯旗(太平)山下、東營盤位於銅鑼灣,傳說香港有五個張保仔藏寶洞,分別位於長洲、南丫島、赤洲、交椅洲和香港島,其中以長洲西南面的張保仔洞最有名(曾是熱門旅遊景點);這些洞穴,據說是張保仔保存掠奪而來的金銀珠寶之地。當時紅旗幫的聲勢,概可想見。
    鄭一嫂和張保仔「治軍甚嚴」,制定的紀律包括違令者斬、敢於專權者斬、私藏戰利品者斬、臨陣退縮者割耳示眾、強姦女票(人質)者斬;紅旗幫還「向商漁鹽米各船收保險(護)費」,名目為「號稅」、「港規」、「洋稅」;「凡商船出洋者勒稅番銀四百元,回船倍之,乃免劫」。由於條文清晰,數萬海盜過的是有規有矩的非法生涯。
    西洋畫家憑耳食之言落筆,他們的中國海盜群像,怪形怪狀,令人不忍卒睹;柯定利的《海盜》收有一幀罕見(它書所無)的「搶掠中的鄭一嫂」(頁二三○;原刊一八三六年的《全球海盜史》〔History of the Pirates of all Nations〕),圖中的鄭一嫂,不男不女,着衣裙外罩盔甲、戴形如選美冠軍加冕桂冠的頭盔,右手持彎刀、左手執匕首,右手作勢砍向被她迫退的官兵,圖像不三不四,根本沒有中國女性容貌和體態的痕迹,衣着更不倫不類。這位不知名畫家肯定未見過中國婦女。
    十、
    公元一三三○年前後,日本內亂,天皇醍醐和大封建領主足利尊攻伐不已,潰兵敗將亡命海島,結成幫派,在中國沿海進行走私搶劫、殺人放火,這些匪徒便是當年國人聞之喪膽的倭寇。為了防微杜漸,明朝實行海禁(洪武十年〔公元一三九一年〕十月第一次「禁瀕海民私通海外諸國」,永樂二年〔公元一四○四年〕正月全面「禁民下海」),既組練新軍重創倭寇,復嚴禁中國商船出海,避免有不法之徒與倭寇勾結。倭寇之患終在嘉靖十五年(一五六六年)徹底解決,但東南沿海自漢唐以來的對外海運亦受重創,無法轉業的海運貿易者只有非法做生意,在統治者眼中他們便成海盜。期初他們為了自衞,以抵抗等同海盜的西方殖民者,這些商船只有自行武裝……;後來他們大都接受明朝「招安」,此中最著名的是鄭芝龍(1604-1661)及其子鄭成功(1624-1662)。鄭芝龍後來降清被殺、鄭成功退守台灣;鄭氏部將鄭建錯失時機,未能追隨鄭成功赴台,輾轉香港大鵬灣,成為橫行一方的海盜;上面提及的鄭七和鄭一,便是鄭建的孫兒。
    鄭一嫂後來與張保仔結盟,闖出一番轟轟烈烈的海盜事業,曾於嘉慶十三年(一八○八年)擊斃浙江水師提督徐廷雄及生擒廣東水師提督孫全謀;翌年劫掠英國東印度公司商船,捉船主為人質,「得贖金萬元及鴉片煙土和火藥各兩箱」,因此激發清廷聯同英軍聯合圍剿,這場「戰役」由鄭一嫂指揮,她以「圍趙救魏」策略,分派盜眾突襲廣州,再由張保仔率船隊溯江入珠三角,大敗「中英聯合艦隊」……。至是年年底,清廷在英軍及外援葡萄牙海軍(代價為八萬両白銀)協助下把張保仔趕回大嶼山;一八一○年四月張保仔見大勢已去,接受「招安」,官至從二品千總,任澎湖副將,鄭一嫂授誥命夫人。至是粵東一帶海盜活動寢息,一八二二年,張死於任上,終年三十六;鄭一嫂定居澳門,開設賭場,得享天年。
    細說海盜經濟學.外一篇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