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揭秘:为什么毛泽东出行极少坐飞机?(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0月05日 转载)
    
    来源:中华网
     作为一个国家的主要领导人,通常都配备有专机。但中共建政后,毛泽东坐飞机的次数却寥寥可数。1956年之后,中共中央政治局更是严格控制毛泽东乘坐飞机,从此,火车成为毛泽东到全国各地的主要交通工具。这条不公开的规定主要因为当年的一次“空中历险”……
    
揭秘:为什么毛泽东出行极少坐飞机?(图)

    
    毛泽东南下空军调出精英
    
    1956年5月初,毛泽东准备要南下广州考察,提出要乘坐飞机前往。但当时的中国空军组建不久,摔飞机的事故时有发生,中央政治局起初并不同意。可是几天后,毛泽东的秘书叶子龙称:“主席发脾气了,此事看来只能这样定了。”
    
    于是,国家总理周恩来特别指示空军总部要选择最保险的机型,用最可靠的机组,所有航空环节上要严密操作,确保飞行安全,万无一失。当时空军只有伊尔-14和里-2两种运输机。伊尔-14速度比里-2每小时快120公里,但因装备部队才半年,使用时间较短,飞行员对其性能掌握不够全面;里-2虽然速度慢,但部队飞行了五六年,性能稳定,飞行员对其掌握比较全面。
    
    除了挑选最好的机型外,当时的空军司令员刘亚楼更是亲自调兵遣将,不敢有丝毫懈怠。他选用8025号飞机作为毛泽东的专机,机长是专机师第一任师长胡萍(后任空军副参谋长),此外,还选用一架里-2作为副机,机长是时念堂。
    
    主机的副驾驶陈锦忠和通信员柳昆尚,都是专机团同行中的顶尖人物;此外,担任领航员的是团领航主任张振民则是专机团的领航权威,仅靠一把尺子和航行资料,就能精确计算出正确航线。
    
    空军方面的部署结束后,1956年4月30日,负责毛泽东警卫工作的汪东兴专程到机场检查专机的准备情况。因为毛泽东喜欢睡硬床,他要求把飞机上临时安放的软垫换成大一点的棕垫。后来,又因为棕垫装不上飞机,机场的修理厂连夜加工木板床,为毛泽东布置好了卧室。
    
    顺利飞往广州
    
    军旅作家舒云援引胡萍的回忆说:5月3日,当时的北京天气晴朗少云,适合飞行。一大早,空军副参谋长何廷一主持空中试飞,检查飞机、发动机及机上设备,确认一切良好后,专机在停机坪待命。
    
    刘亚楼则正式下达任务:“今天毛主席坐专机,这是对我们空军最大的信任,你们要拿出最大的本事。今天的天气很好,我惟一担心的就是你们精神太紧张、心情太激动出差错。就像我坐你们飞机一样,情绪要放松一些,相信你们一定能圆满完成任务。”
    
    随后,刘亚楼向毛泽东报告飞机、航线及天气情况,然后和当时的公安部长罗瑞卿陪主席登机。一路上,飞行情况良好。近八个小时后,飞机抵达广州白云机场,毛泽东和夫人江青走下飞机,与前来迎接的广东省委书记兼省长陶铸、广州军区司令员黄永胜握手。毛泽东高兴地说:“还是坐飞机快,当天就到了广州。”
    
    回京途中遇险飞机“消失”40分钟
    
    在广州的视察结束后,毛泽东坚持要转道长沙回北京。1956年5月31日和6月2日、3日,毛泽东连续三次游长江,并写下了题为《水调歌头・游泳》的词作。6月4日上午,空军司令部来电话说:“北京天气已好转,你们争取下午5点钟之前到达北京西郊机场。”
    
    当天中午12点多钟,何廷一乘机飞在最前面观察天气。毛泽东、罗瑞卿、杨尚昆等中央首长乘第二架飞机,其他工作人员乘第三架飞机,三机每隔15分钟起飞一班。此时,刘亚楼则在北京亲自指挥。
    
    据学者山齐所著的《毛泽东历险纪实》记载,为了保障安全,在毛泽东返京这段时间内,全国禁空,所有其他飞机一律停飞。北京天气虽然好转,但到傍晚,仍有发生雷雨的可能,要求毛泽东一行务必在下午5点之前到达北京。
    
    飞机就这样向着北方飞去,一路都是平原,气流干扰不大,加之全国禁空让道,可谓“天马行空,独往独来”。但到了河北衡水地区上空,但见北面、西面乌云滚滚而来,飞行员遇到了雷雨云。飞机一旦闯进去,不是被雷击毁,也要被它掀翻。飞在前面探路的何廷一不禁忧心如焚。由于强大雷电的干扰,飞机上的无线电通讯完全失灵,何廷一与后面的飞机失去了联系,他的探路和观察天气完全失去了应有的作用。
    
    随后,毛泽东乘坐的飞机也飞临了雷雨云区的边缘。尽管胡萍他们具有丰富的经验,却也为与前面的飞机失去联系而万分焦急。刻不容缓之际,胡萍下令:采取蛇行绕飞的方法,躲开危险的雷雨云区。
    
    由于气流的强烈干扰,飞机开始剧烈地颠簸,毛泽东也不再看书。卫士长李银桥担心他吃不消,趋前询问说:“主席,您躺下休息一下吧,要不,吃点水果,或许好受一些。”毛泽东只是淡淡地回了几句话。如此剧烈的颠簸,对于已经是六十三岁的毛泽东而言,确实难受。
    
    而在北京西郊机场,负责与飞机联系的指挥员蔡演威急得大汗淋漓,对着无线话筒喊哑了嗓子,然而没有听到毛泽东专机的一丝回音。刘亚楼更是暴跳如雷,对着蔡演威大吼:“你快给我联络,一定要联络上,再联络不上,我就毙了你!”
    
    就这样,机场上的人们等了大概四十多分钟后,才看见毛泽东乘坐的8205号飞机穿出云层,安全飞出危险区。
    
    毛泽东的这次数十分钟的空中遇险,让当时所有的知情人都惊恐万分。但后来,为了保障毛泽东的安全,中央政治局决定在他外出考察时一般不允许坐飞机,而改乘火车或其它交通工具。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揭密王洪文保卫毛泽东 清除林彪死党真相
  • “文革”前夜:“刘少奇搞“四清”令毛泽东十分不满
  • 世界政要和名人眼里的毛泽东
  • 毛泽东谈“要是今天鲁迅还活着”吓怕旁听者
  • 特供旁证:专为毛泽东做雪茄的什邡基地揭秘 (图)
  • 毛泽东生前最“感谢”的人 (图)
  • 梁漱溟受毛泽东严厉批评的历史公案真相 (图)
  • 蒋介石“围剿” 毛泽东《沁园春•雪》秘闻
  • 毛泽东遵照苏联指示,保留故宫、拆毁北京
  • 苏共整了中国四次 毛泽东对斯大林有点烦
  • 毛泽东和张玉凤,一些不便公开的传说(图)
  • 毛泽东单刀直入:黄克诚带头反对整顿纪律,有这事吗? (图)
  • 毛泽东:好不容易出了一个女匪首,杀了岂不可惜(图)
  • 重新解读刘少奇与毛泽东的合作与斗争
  • 北极光:毛泽东为斯大林祝寿写颂词
  • 破译毛泽东与贺子珍婚变内情 (图)
  • 秘闻:毛泽东标准像,每张照片都加工过 (图)
  • 汪东兴:‘文革’期间的《毛选》等毛泽东没拿过一分钱
  • “贴心秘书”张玉凤与毛泽东共度的最后六年 (图)
  • 毛泽东专机珠海街头叫卖 (图)
  • 毛泽东辞世32周年 全国各地人民自觉开展活动缅怀[(图)
  • 祭祀毛泽东 官冷民间热
  • 毛泽东逝世32周年 亲属和身边工作人员来到纪念堂 (图)
  • 德国之声:未来20年将还原毛泽东的屠夫本质
  • 毛泽东曾幽默地叫他“老西”——毛泽东与他最后一个厨师的
  • 内地再掀「毛泽东热」宣泄不满现实
  • 最伟大的毛泽东雕塑将矗立长沙橘子洲(图)
  • 长沙将建成中国最大毛泽东雕塑 高32米(图)
  • 北京医院DNA验证身份:华国锋非毛泽东私生子
  • 中央批准长沙湘潭株州合并,毛泽东纪念堂要迁移?(图)
  • 邵华“偷拍”公公生活照,毛泽东知道后提出两点要求(图)
  • 邵华拍的毛泽东照片,我们为什么看不到? (图)
  • 天涯网友因为发表批评毛泽东言论被封杀(图)
  • 毛泽东儿媳妇邵华少将病逝
  • 组图:毛泽东之孙毛新宇一家 (图)
  • 秋石客在北大乌有之乡讲毛泽东,语出惊人(视频)
  • 邓小平访美 竟收到42年前毛泽东给他的信 (图)
  • 这幅《毛泽东》油画 估价高达9亿(图)
  • 毛泽东石膏像成神-求海外华人管一管这缺德事/余明
  • 毛泽东去世三十周年:苦涩的笑话/彭小明
  • 政文:重温毛泽东论“拆迁、人民上访与国家政治民主 ”
  • 李锐:毛泽东发动反右派斗争绝非偶然 (图)
  • 张宁作证:毛泽东设计陷害林彪
  • 柏新:毛泽东感谢日本侵华三十六周年
  • 湘人:毛泽东比胡锦涛好(图)
  • 毛泽东是暴君里的下下等,活得像狼,死得像狗/王容芬
  • 请看1950年代吴三桂——毛泽东请求访苏内幕
  • 假如换成毛泽东/大陆人
  • 麻兆森:马克思主义的核心是大公无私--纪念伟大的毛泽东逝世32周年
  • 毛泽东“谈”杨佳案
  • 中国农民毛泽东/道宁
  • 巴克:不要以自己为中心,我们不做毛泽东
  • 毛泽东颂 作者:巍巍
  • 王振今:清算毛泽东,一切从邓小平开始
  • 梁漱溟谈毛泽东、周恩来、蒋介石
  • 张玉凤回忆:晚年毛泽东的几件事
  • 周涛提议搬走毛泽东纪念堂?!/赵荣来
  • 解龙评论:普京打虎,犹如毛泽东1966年畅游长江
  • 格瓦拉:华国锋背叛主人毛泽东,下场很惨
  • 熊蕾揭密:华国锋是怎样出卖毛泽东的?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