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大概是这篇文章的第100625个读者,谢谢!    [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张朴:为什么张戎会断定胡宗南是中共间谍
(博讯2005年12月01日)
    (作者按:这是反驳[中国时报]傅建中的短文,并随文附上张戎的[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中文版中的相关内容。现交[博讯]首发。) 博讯编辑:感谢发来稿件。
    
     我一直在协助张戎把《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翻译成中文。这本书自今年六月出版以来,反响巨大。中文版尚未面世,就已经在全世界的华人中引起强烈争论。 (博讯 boxun.com)

    
    人们见仁见智,本不足为奇。但我看了[中国时报]所登署名傅建中的评论后,忍不住要说几句。
    
    张戎书的中文版已定在明年初,由台湾[远流]出版社以繁、简两种版本全球发行。傅建中显然想赶在出版之前,用他的文章来“抵消”这本书的杀伤力。
    
    红色间谍在毛泽东夺取政权中,扮演了举足轻重的角色。张戎在书里揭露了四大间谍,其中之一是胡宗南。
    
    张戎对事实的描述和结论,使胡宗南的长子胡为真先生大为担心和不满,这是不难理解的。现任台湾驻新加坡代表的胡先生,数次致电张戎,要求张戎改变结论,重写有关章节。张戎回了信,很客气地要他提供相应的证据,以证明其父不是红色间谍。遗憾的是,胡先生寄来的书和写来的信,都未能提供足以推翻张戎结论的材料。
    
    傅建中要替人消灾,无可非议。只是,你总要拿点根据出来吧。他简单概述了张戎书中所举实例,却没有进行任何有说服力的反驳,便下结论:“胡宗南怎么说也难贴上[红色间谍]的标签。”
    
    当然,傅建中提到了胡宗南身邊的中共情報人員熊向暉。但张戎在书中明确提到:熊向辉不是決策人,不可能下一系列具體命令,導致胡宗南軍一再被殲。更重要的是,胡进攻延安时,熊已经離開了。你翻遍熊向辉的回忆录,也找不到他在这段时间起了什么作用。
    
    傅建中还提到某位华裔史学家对张戎书评价不高,说张戎在引用档案史料时[极不诚实]。因此“大大抵消了关于胡宗南为[中共间谍]的杀伤力。”我没看过这位史学家的书评,不好议论。我只想问傅建中:史学家是怎么谈胡宗南的?你也该透露点,以免你的[大大抵消]成了一厢情愿。
    
下面请读张戎书的第29章:蔣介石是怎樣失去中國的(节选)

    
    一九四七年初,當蔣介石攻不動北滿根據地時,他知道事情糟了。蔣需要戰場上的勝利,來鼓舞士氣,給人們以希望。他想出了攻佔中共大本營延安這個主意,在三月一日的日記裏寫道,佔領它‘對於政略與外交,皆有最大意義’。蔣把這個重任交給他最信任的人:胡宗南將軍。蔣對胡信任到把二兒子緯國托付給他,緯國結婚時蔣不在場,‘父親’一角由胡承擔。
    
    經過多年的研究,我們認爲:胡宗南的真實身份,和張治中一樣,是黃埔出身的紅色代理人。一九二四年,孫中山想在蘇聯資助下征服全中國,請莫斯科出錢出師資,組建國民黨黃埔軍校,蔣介石做軍校校長,周恩來任政治部主任。莫斯科當仁不讓地在軍校裏埋下許多釘子。
    
    胡宗南是第一期畢業生。軍校裏,大家都認爲他是共產黨。這是因爲他與軍校衛兵司令胡公冕過從甚密,胡公冕是公認的共產黨員。這時賀衷寒等有影響的人物為胡宗南説話,加上胡又發起組織了反共的孫文主義學會,他就沒有被當作共產黨人對待。兩胡一直是好友,抗戰時蔣介石派胡宗南守在延安的南邊,胡宗南有時派人去延安,派的就是胡公冕。今天,中共正式承認胡公冕是地下黨員。
    
    胡宗南有個親密朋友是軍統頭子戴笠。胡結婚是戴笠做的媒。戴笠命令胡軍中的特務把上報的情報抄送胡一份,這麽一來,沒人敢報告任何對胡的懷疑。
    
    一九四七年二月二十八日,蔣介石從南京電召胡,部署進攻延安。同一天,毛就得到了情報,決定延安緊急疏散。
    
    三月十八到十九日,胡宗南佔領了延安。國民黨大吹大擂稱這是偉大勝利。但是胡佔領的不過是一座空城。
    
    毛在陝北只留下兩万來部隊,不到胡宗南二十五万大軍的十分之一。他堅持不准其他戰場抽調兵力入陝增援。對延安即將失陷而惴惴不安的高級將領們,看到毛澤東如此胸有成竹,既吃驚,又敬佩。
    
    更令他們和毛身邊人驚嘆的是,向來注意安全的毛,在胡宗南進城前幾小時才離開。胡軍的槍聲一陣緊似一陣,警衛員們催了又催,他就是不走。最後說走,車門為他打開了,司機啓動了發動機,再次提醒他,他卻背著手站著不動,眼睛凝視著延安的標誌寶塔山。
    
    國民黨的槍聲已在近處響成一片時,毛才不慌不忙地向北動身,乘坐原美軍觀察組留下的吉普車。跟他同車的有現任參謀長周恩來和毛夫人江青。一路上,毛和周說説笑笑,用警衛員的話說:‘好像這不是一次撤離后的行軍,而是平常的旅行。’
    
    到了延安東北三十公里的青化砭,毛叫司機把車開慢,凝神四下看著。行車的公路沿著一條狹長的河谷,兩邊是黃土大山,被山洪暴雨沖刷成無數崖峁溝壑,是打埋伏的好地方。警衛員看見毛一邊細看,一邊‘情不自禁地點著頭’,覺得‘很迷惑,不知道他的眼神和動作是什麽意思’。一個星期后他們才明白。三月二十五日,胡宗南的第三十一旅旅部和二千九百官兵在這裡走進了中共設下的埋伏圈。
    
    四天前,毛在陝北的全部軍隊兩万餘人就已在青化砭設伏。而胡宗南的三十一旅是在中計的頭一天,才從胡宗南本人那裏接到命令去青化砭。据少將副旅長周貴昌說:還未到青化砭時,他們探知那裏有伏兵,當即電報胡宗南。胡‘來電斥責說:“貪生怕死,畏縮不前,非軍人氣概,絕對要按規定北進,迅速佔領青化砭,否則以畏縮不前論罪。”’這個旅只好硬著頭皮往前,結果被全殲。
    
    這時,胡把主力派往另一個方向的安塞,使他們不可能來青化砭救援。
    
    三個星期后的四月十四日,胡軍一三五旅在延安正北羊馬河又同樣中了埋伏,死傷加俘虜五千人。就像在青化砭一樣,可能援助的胡軍主力遠在西南方被高山深峽阻隔的另一端。
    
    中共的第三個輕而易舉的勝仗,是打下延安北邊五十公里処的蟠龍,那裏儲存著麵粉四万多袋,軍服五万多套,武器彈藥不計其數,是胡宗南全軍的補給基地。胡宗南只派一個團加旅部直屬隊守衛,把駐扎在那裏的兩個兵團七個半旅派往遠在北方的綏德,説是中共主力在那裏。四月二十六日兩個兵團從蟠龍出發,兩天後發現中共好幾個旅的大部隊正朝跟他們相反的蟠龍方向運動。他們認爲‘部隊不宜前進’。但胡宗南仍堅持命令他們 ‘急進綏德’。五月二日到達綏德,等待他們的是空城一座。就在這一天,已把蟠龍團團圍住的中共軍隊開始進攻。
    
    戰前一兩天,蟠龍守軍發現四周有大量伏兵,据守軍一六七旅少將副旅長涂健說,‘我們判斷解放軍主力確已在蟠龍地區集中,並有積極圍攻蟠龍的企圖,於是我們即刻向胡宗南報告。不料胡宗南接到這一報告後’,‘認爲我們是有意誇大敵情’。
    
    蟠龍两天後失守,胡宗南在陝北的前進補給站的物資、武器便全部落在中共手裏。据胡手下連長徐枕說:由於物資盡失,部隊主食靠空投,天氣熱了,還脫不下充滿血腥味和汗臭的冬衣,單軍裝都因儲在蟠龍而落到中共手裏。士兵沒有鞋穿,只好從共軍腐尸中脫取布鞋,雖然竭力清洗,依然惡臭撲鼻。疾病蔓延,但是藥品也都隨蟠龍而失去。‘對戰力之損耗,實難以估計。’
    
    中共在胡宗南佔領延安不到兩個月就打了三場大勝仗,新華社向全國廣播,宣佈毛澤東依然留在陝北。這一消息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儘管毛不在延安市内,他沒有像國民黨宣傳的那樣被趕走,陝北還是他的天地。
    
    在胡宗南佔領延安的一年中,胡軍被調來調去,從來找不到中共主力,反而不停地中埋伏,一場大似一場。中共牢牢掌握著陝北大部分地區,毫無顧忌地熱火朝天搞土改。毛離延安不出一百五十公里。他的隨從從八百人增加到一千四百,包括一個騎兵連,還有一組規模龐大的電臺,一天二十四小時工作,跟蘇聯以及全國各地的部隊、根據地保持聯係。每天,毛都用電報向全國各戰場發出指示。
    
    自佔領陝北以來,毛第一次在他的領地旅行。跟長征不一樣,這次他謝絕坐擔架,自己走路、騎馬,身體練得十分強壯。旅途中廚師為他預備好了他愛吃的香腸、辣椒。毛通常不在老百姓家或餐館裏用餐,怕不衛生或被人下毒。他睡得香,甚至不用吃安眠藥。他興致勃勃地遊山玩水,還讓專門從東北前來為他拍電影的攝影隊拍了好些鏡頭。江青弄了一部照相機,整天擺弄來、擺弄去,她未來的攝影愛好就此開始。毛的蘇聯醫生不時從黃河以東的根據地過河來給他檢查身體,然後向斯大林彙報。
    
    有一次,毛差點兒遇險。那是一九四七年六月,他在一個叫王家灣的村子裏逗留了將近兩個月,住在農民家裏,頭一囘跟老百姓同在一個屋簷下。他住得很愜意,每天散步、跑馬。天熱了,警衛員砍了幾棵樹給他在室外搭了個涼棚,用樹枝樹葉編織成田園風味的棚頂。毛很滿意,黃昏時愛坐在涼棚裏看書,念英文以作消遣。
    
    六月八日,胡宗南手下的軍長劉戡帶著部隊突然出現在附近。原來,毛住地的一名小學教員逃跑了向劉戡報信,說村裏有很多電臺。劉估計毛就在這裡。劉戡出其不意的到來,使毛澤東朝周恩來大發雷霆。他們爭吵著怎麽辦,往哪裏逃去。要徹底安全只能往東走,過黃河進入根據地,船和汽車一直停在黃河邊日夜待命。但問題是路太遠了,他們跑不過劉戡的人馬。毛只能往西去,朝戈壁灘走。決定作出後,村裏老百姓被集中起來往相反方向‘轉移’,想引開國民黨軍。
    
    那天下著大雨,山路太滑沒法騎馬時,專門挑選的膀大腰圓的警衛把毛背在背上。電臺不出聲了,以防被發現。只有一架電臺在緊張地工作著,顯然是跟胡宗南聯係要他把劉戡調開。毛在陝北時,跟胡軍中的電臺聯係從未中斷過,管發電報的機要人員告訴我們: ‘他們的行動完全掌握在我們手裏’,還說:‘我們的人的身份有的直到現在也沒公開。’
    
    劉戡真的被調走了。六月十一日晚,他就在毛的屁股後面,近到毛的警衛能聽見他的隊伍説話,能看見他們的火光。毛的警衛緊張得‘頭髮都快立起來了’。正當他們準備誓死保衛毛時,毛滿面笑容地從窯洞裏出來,說敵人要退兵。果不其然,警衛們瞠目結舌地看到,劉戡的隊伍沿著山溝跑過,沒碰他們一根毫毛。胡宗南給劉戡下了死命令:‘向保安南之雙兒河集結,限十四日拂曉前補充完畢。’保安曾是毛的首府,胡聲稱‘匪主力’在那裏,劉戡非得按期到達參加‘圍剿’不可。結果保安又是空城一座。毛的隨從們爲毛的 ‘神機妙算’驚嘆不已。
    
    在這場虛驚中,斯大林接到緊急要求,派飛機接毛去蘇聯。斯大林六月十五日回電答應時,毛已經安全了。毛給他在黃河河東的中共領導發了封口氣輕鬆的電報:‘本月九日至十一日,劉戡四個旅到我們駐地及附近王家灣、臥牛城、青陽岔等処遊行一次,除民衆略受損失外,無損失。現劉軍已向延安、保安之間囘竄。’毛不去蘇聯了,但他下令‘即日動工修理’黃河邊上的一個飛機場,以備萬一。
    
    劉戡不久便死在毛的手裏。一九四八年二月,胡宗南下令他帶兩個師,增援延安與黃河之間被中共軍隊包圍的宜川。此行有三條路可走,胡指定劉戡走經瓦子街的洛宜公路。劉戡是二月二十六日得到命令出發的。三天前的二十三日,彭德懷的軍隊就已經在瓦子街設伏擊圈。彭在視察地形時,看到這裡的公路兩側,山高坡陡,溝深谷狹,遍佈梢林,滿意地說:‘這真是殲敵的天然好地形啊!’
    
    劉戡的先遣隊發現中共大軍埋伏,向胡宗南要求先打伏兵,‘解除翼側威脅,’‘如不先去掉這一翼側威脅,仍沿洛宜公路前進,不但不能完成解圍任務,而且解圍部隊本身必遭危險’。胡宗南一口回絕,要該軍 ‘按照原定計劃,沿洛宜公路迅速前進’。劉戡手下的二十七師中將師長王應尊回憶道:胡宗南的命令‘使全軍官兵大失所望,憂心忡忡,但亦無可奈何。’‘在行軍中大家低頭不語。’他們就這樣明知走進‘口袋’裏而不得不走進去,‘全軍士氣頽喪已達極點’,‘劉戡十分衝動地對我說:“算了,打完了事!”’。兩天激戰,數名將領被擊斃后,劉戡在重圍中自戕身死。
    
    王應尊師長有幸乘夜色脫逃,到西安見到胡宗南。‘他虛僞地表示惋惜,並說什麽只有這點部隊你爲什麽要去呢?我心想我的部隊都被你綏署[胡的司令部]指揮得七零八落,難道要增援宜川時你還不知道我二十七師有多少部隊嗎?’王師長寫道:‘劉戡整編第二十九軍被殲后,胡宗南集團軍心渙散,固不待言,連蔣管區的人心亦十分動蕩,特別是關中一帶,人心惶惶,一片混亂’。陝北戰場國民黨徹底完蛋的命運就此定下,蔣介石想利用‘收復延安’鼓舞人心的初衷,斷在胡宗南手裏。
    
    蔣介石在一九四八年三月二日的日記裏寫道:‘此一損失,全陝主力幾乎損失三分之一以上’。他很清楚這都是胡宗南的責任:‘宗南疏忽粗率’,‘重蹈覆轍’。然而,當胡宗南假惺惺地要求辭職時,蔣介石用傷感的滿篇空話拒絕了他: ‘宜川喪師,不僅為國軍剿匪最大挫折,而且為無意義之犧牲,良將陣亡,全軍覆沒,悼慟悲哀,情何以堪。該主任不知負責自效,力挽頹勢,而惟以撤職查辦,並來京請罪是請,當此一方重任,正在危急之際,而竟有此種不知職守與負責任之表示,殊非中正之所期於該主任者也。’ 一場敷衍了事的調查報告把責任都推到死去的劉戡身上。國民黨遵循的是官官相護的傳統,更何況人人都知道胡宗南是蔣介石寵信的天之驕子。
    
    蔣介石容忍胡宗南一犯再犯的‘錯誤’,一打再打的敗仗,再清楚不過地説明了他用人的風格和判斷力。他剛愎自用,無條件地信任他喜歡的人,天塌下來也給他們撐腰。他的固執使他犯了錯誤不肯回頭。胡宗南毀掉了陝北的軍隊,蔣介石居然允許他把別處的部隊也調去陝北,讓毛澤東吃掉。美國主要軍事顧問巴爾說:胡宗南‘説服’ 蔣介石‘不斷向他的戰場增兵,使得國民黨在華東戰場後來蒙受災難’,華東一些重大損失就是‘兵力西移的直接後果’。而西移的兵力要麽沒用,要麽也被毀掉。
    
    在胡的鼻子下轉了一年後,一九四八年三月二十三日,毛澤東離開陝北東渡黃河。渡口的河灘山坡上站滿了組織起來送行的老百姓,毛上船前還跟區鎮幹部一一握手話別。這樣聞所未聞的透明度,意在顯示他不是偷偷摸摸地溜走的,而是以勝利者的姿態告別的。一個月后,胡宗南在損兵折將十多萬後,乾脆放棄了延安。毛對中共的勝利沒有大事張揚。師哲說:‘我以爲毛主席會發賀電,便等在一旁,準備執行任務,可是沒有。’顯然毛不想讓胡召來太多的譴責,以防蔣介石真的撤他的職。
    
    胡宗南繼續給蔣帶來一次次全軍覆沒,最後一共有幾十萬大軍喪失在他手上,連同美國援蔣武器的三分之一。蔣介石逃往臺灣時,派飛機來接胡宗南。胡想留在大陸,卻被部下一擁而前,急擁上了飛機。到臺灣后他受到監察院的彈劾,說他‘受任最重,統軍最多,蒞事最久’,‘貽誤軍國最鉅’。彈劾因蔣介石的庇護而失敗。之後,蔣還派胡主持‘反攻大陸’的工程,包括派人潛入大陸。這些人都一一落入中共的羅網。胡死于一九六二年。蔣介石後來也許意識到他用人的災難性錯誤。黃埔是他的基地。但是他的侍衛、臺灣後來的行政院長郝柏村告訴我們,蔣在晚年 ‘對黃埔軍校的人都不願談起’。會不會是蔣介石猜到了,黃埔軍校裏曾埋下一群中共的釘子。
    
    胡宗南身邊有一些中共情報人員,最知名的叫熊向暉。但熊等不是決策人,不可能下一系列具體命令,導致胡軍一再被殲。熊本人在1947年5月21日就離開了胡宗南。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张戎《毛泽东传》引起胡宗南身后名誉之争
  • 张戎笔下的战争狂人/蔡咏梅
  • 作家张戎女士谈毛传写作经历/金钟
  • 张戎出书一块块拆卸毛泽东神话
  • RFA:访张戎谈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
  • BBC对《毛泽东-不为人知的故事》作者张戎的专访(图)
  • 蔡咏梅:张戎笔下的战争狂人—毛泽东
  • 江岩声:飞夺泸定桥的神话与张戎女士的逻辑
  • 评张戎的新书《毛泽东:不为人知的故事》/马建
  • 张戎的《鸿》与野天鹅与“野鸡”
  • 谈谈张戎:为什么共产党培养的人反对共产党?/秦戈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