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青岛中院宣判劳动者晚年退休权益与医保待遇的死刑
(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7月23日 来稿)
    
    行政再审申请书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牟传行(珩)略
    再审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青岛市社会事业保险局, 局长:刘卫国,地址:青岛市市南区福州南路8号 ,电话:85712034
    
    申请人因诉被申请人取消“视同缴费工龄”与社会保险待遇争议一案,不服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2018)鲁02行终68号行政判决,现依法申请再审。
      
    再审请求:
    一、 撤销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2018)鲁02行终68号行政判决书,改判被申请人减除申请人“视同缴费工龄”行政行为违法,恢复申请人退休被剥夺的所有合法权益;
    二、 赔偿申请人被取消医保待遇两年的医疗费用9800元;
     三、本案诉讼费由被申请人承担。
    
     
       事实和理由
    
    申请人2001年发表政论文章,因言获刑,退休时被被申请人在未经出示依据、告知理由等任何行政程序情况下,以(59)内人事福第740号复函为据,非法减除了1993年前所在单位的22年“视同缴费年限(工龄)”,不仅导致了三分之二的退休金被剥夺,而且被取消了全部医保待遇,陷于“老无所养,病无所医”绝境。为此,申请人对其依法提起诉讼。而一、二审判决均刻意回避本案关键问题,错审错判,认定被申请人依据(59)内人事福第740号复函“减损公民权益”行政行为合法。这等于直接宣判了我国社会制度保障的劳动者晚年退休权益与医保待遇的死刑。为此,申请人提出行政再审理由如下:
    
    (一)、被申请人具体行政行为严重违法 
    
    没有法律依据的规范性文件可不可以“减损公民权益”,是本案的实体性焦点问题。对此,《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属于行政诉讼法第64条规定的“规范性文件不合法”:超越制定机关的法定职权或者超越法律、法规、规章的授权范围的;与法律、法规、规章等上位法的规定相抵触的;没有法律、法规、规章依据,违法增加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义务或者减损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合法权益等。本案被申请人以上个世纪已撤销的政府机构遗留的59年旧信函为据,减除国家养老保险制度改革后申请人的“视同缴费工龄”与退休权益的行政行为,符合上述所有不合法情形,应视为严重违法。
    
    “依法治国”的重要体现就在于,任何政府机关涉及“减损公民权益”的具体行政行为,都要由法授权,依法规范,出具文书,遵循程序,允许申辩、复议,甚至听证。国务院《全面推进依法行政实施纲要》第20条对此作了明确规定。而中国改革开放40年的今天,被申请人公然违法越权,剥夺申请人退休的终生权益竟不讲法律,不遵程序,且无法申辩,不能复议,这是对行政相对人权益的“一剑封喉”。由此可见,被申请人具体行政行为从实体到程序均属严重违法。
      
    (二)、一、二审错审错判
    
    本案原审判决程序违规,实体错判,以所谓的“历史性”、“阶段性”和“法不溯及既往”原则,颠覆性地全面否定了现行法律法规与法律适用原则。而二审判决以“上诉人的连续工龄如何计算的问题并没有法律和行政法规位阶的规定加以规范”之理由,维持原审判决更不能成立。国家养老保险制度改革关于社保缴费年限由“缴费年限”接续“视同缴费年限” (即认同劳动者已经为自己的养老缴了费的工作年限)的规定,对所有劳动者都没有任何除外“条件”。正是由于这种制度改革,对所有劳动者连续工龄计算问题一视同仁,所以才没有对刑满释放人员工龄不予认可的歧视性规定。更何况,两审判决赖以为据的(59)内人事福第740号复函,针对的仅是公费医疗年代的机关工作人员的工龄计算问题,根本不涉及退休职工的“缴费年限”是否可以接续“视同缴费年限”的计算问题,又怎么可以成为国家养老保险制度已经改革的今天,剥夺企业退休人员退休金与医保待遇的“计算规范”?
    
    我国现行《宪法》第44条规定,“国家依照法律法规规定企业事业组织的职工和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的退休制度。退休人员的生活受到国家和社会的保障。”这证明有关退休制度的具体事项必须由人大立法,任何部门规范文件无权做出法外规定。《监狱法》第三十八条明确规定,“刑满释放人员依法享有与其他公民平等的权利。”综治委[2004]4号文件规定:“对被判刑或劳教前已经参加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的刑释解教人员,重新就业的,应按国家有关规定接续养老保险关系,按时足额缴纳养老保险费;达到法定退休年龄的,按规定享受相应的养老保险待遇。” 《老年人权益保护法》第二十五条规定,老年人依法享有的医疗待遇必须得到保障。当今国家的法律、法规不仅都没有歧视、剥夺刑释解教人员的“视同缴费年限”与正常退休权益,反而一再强调社会公正,权利平等。申请人从《宪法》到《老年人权益保护法》,已向一、二审法庭提供了保护所有公民退休权利平等的完整系统的现行法律、法规体系,而两审判决却不能提供任何一个相关的法律、法规依据。本案一、二审判决在明知 (59)内人事福740号函与现行法律法规显著抵触的情况下,竟以“法不溯及既往”原则颠覆性地否定了“新法优于旧法”、“上位法优于下位法”的法律适用原则。这种没有任何法律、法规依据,强行以过时信函“减损公民权益”的宣判,无疑是对“依法治国”基本方略的全盘否定。
    
    (三)、法庭回避被诉行政行为的合法性审查,限制申请人行使诉权
    
    本案两审法庭都在具体审理中,刻意回避被申请人有否行政授权,有否执法依据,是否程序合法的行政审判的要点。而其中任何一个要点的认真审理,都会导致被诉行政行为的无效。对此,申请人庭上一再要求被申请人出据其剥夺申请人社保待遇,“减损合法权益”行政行为的法律授权与依据。被申请人却一直拒不回答。而两审法官更毫不作为,选择性失查,严重丧失了其庭审职责。二审法庭上,申请人为启动法庭审查本案的关键问题,不得不当庭要求向被申请人发问,但却被审判长断然禁止,且多次限制申请人发言(有庭审录像为证),由此导致本案根本没有审理被诉行政行为的合法性问题。而被申请人法庭上为掩盖其减除申请人“视同缴费工龄”不予告知、不能复议的程序违法,公然谎称申请人已经复议过了。申请人当即要求其出示证据。这种凭空捏造的谎话,一审便知。但法庭竟对此涉及行政行为是否合法的关键性事实不予理睬。本案庭审这些程序性的瑕疵,不仅严重限制了申请人的诉权行使,更直接影响了实体问题的澄清(申请人为此写给主审法官的3封信件附后)。
    
      (四)、一、二审法院所收集的其他文件依据无效
    
    依据《最高院关于行诉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1条和《最高院关于执行〈行诉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26条对被告的举证责任和举证时限规定,被告举证责任,应当在收到起诉状副本之日起十日内,提供据以作出被诉具体行政行为的全部证据和所有依据。本案中,被申请人对申请人信访提供的针对性文件依据,仅有(59)内人事福第740号复函,且在被诉举证期限内未提供其他文件,依法应视被诉行政行为没有其他相应依据。而一、二审判决结案引用的劳动部办公厅复函,不仅效力层级更低,更无“减损公民权益”法律权限与依据,且直接违背了法院不能主动收集证据,证明被诉行政行为合法的规定。对此,《行政诉讼法》第四十条有明确规定。
    
    (五)、规范文件未废止,不等于合法
    
    (2018)鲁02行终68号行政判决,以“(59)内人事福第740号函并未废止”为由,来证明该信函并不与现行法律、法规抵触 ,因而得出以规范文件减损公民权益“并无不当”结论极为荒唐。首先,发出(59)内人事福字第740号复函的内务部早已撤销,可以审查废除的主体已不存在(人大职能审查废止法律层级;国务院职能审查废止规章以上层级),申请人曾致函要求人社部废止此文件,人社部答复“向有关部门反映”推卸责任(证据见附件4),事实证明,现已无任何部门负责报审废止此文件;其二,即使规范文件未明确废止,也不等于就不会与现行法律法规抵触,而具有永恒合法性,否则就不存在法院的合法性审查。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列出了多种情形都属于行政诉讼法第64条规定的“规范性文件不合法”。现在全国一些地方已经不再执行(59)内人事福第740号复函等过期文件。例如,辽宁省出台新规确认 “两劳人员”的“视同缴费工龄”;宁波也不适用此740号复函。可见,(59)内人事福第740号复函由于与现行法律、法规、政策的抵触,早已不具有全国性的普遍执行力。对此,人民网·天津视窗已刊《出狱后刑前工龄遭减除,法院判决应予恢复》判例;另有一些生效判例也都明确认定减除刑释人员“视同缴费工龄”没有法律依据。例如,河北省承德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承行终字第00047号判决与南昌市东湖区人民法院(2016)赣0102行初250号判决,更是直接判定社保部门减除刑释人员“视同缴费工龄”违法。这些新规、判例以及评论文章,都否定了(59)内人事福740号复函的合法性,网上均可查到。甚至全国人大十二届三次会议代表,也已提出第5356号建议,要求人社部明确在全国各地废止(59)内人事福第740号函导致的“视同缴费年限”认定条件限制。然而,青岛这座开放前沿城市的两级法院,面对当今社会“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时代共识,不仅不能跟上社会发展的步伐,反而却被被申请人依然僵化、保守的权力傲慢与执法任性所绑架,和被地方性、部门性利益所左右,公然对历史上因各种原因受过处分的公民进行法律歧视,以抵制社保制度改革与国家法治的推进。
    
      (六)、对补偿医疗费用的诉讼请求未予审理
    
    二审判决称,上诉人在二审中提出的“补偿被取消医保待遇两年的医疗费用9800元”诉讼请求,“因在原审诉讼请求中并未提出,本院不予审查。”这纯系法院审判工作的严重错误。事实上,申请人不仅在原审起诉书诉讼请求第二项明确提出了此项请求,而且原审判决中也有记载(有本案起诉书与原审判决为证)。由此可见,本案二审合议庭成员连原审起诉书、判决书都没细看就轻率判决。二审判决所犯如此明显、低级的错误,充分力证二审合议庭办案态度的草率和对“民告官”诉求的冷漠,又怎么可能认真履行对社会弱势群体的司法救济责任?!本案仅此一项,就足以成为法院提起再审的法定理由。对此,《行政诉讼法》第八十八条的规定,判决、裁定遗漏诉讼请求的,人民法院应当再审。
    
    综上,本案被诉行政行为实体与程序均属严重违法,而一、二审判决更是程序违规,实体错判,以“没有法律和行政法规位阶的规定”为由,强判以规范文件“减损公民权益”,这是本案违法错判的要害所在。规范性文件不具有自行创设“减损公民权益”的行政权力,这是当代法治精神的重要原则之一,神圣不可侵犯。既然一、二审判决都确认了被诉行政行为“没有法律和行政法规位阶的规定加以规范”,那么依据政府行政“法无授权不可为”的执法前提,以及行政诉讼“被告负有举证责任”的规定,只要被申请人不能提供剥夺申请人退休社保待遇,“减损合法权益”之现行有效的法律、法规依据,就必须承担败诉后果。对此,最高法院关于适用《行政诉讼法》解释 (法释〔2018〕1号)第九十九条第二款明确规定:“减损权利或者增加义务的行政行为没有法律规范依据”的, 属于行政诉讼法第七十五条规定的“重大且明显违法”,可谓一槌定音,权威结论。据此,申请人特具状提起再审申请,请求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排除地方权力干扰,判决撤销被申请人的违法行政行为,以维护司法权威与法律尊严,并切实履行司法救济责任。 
      
    此致
      
      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再审申请人:牟传行(珩)
      
    申请日期:2018年7月20日
    
    附:
    1.再审申请书副本1份
    2.一、二审判决及二审中止裁定文书
    3、一审起诉书、二审上诉书
    4、人社部85201号《告知单》
    5、给主审法官的信件3封
    6、相关法规、文件、判例汇集
    7、原审身份证件、证据随卷提交
    
    请问法庭审不审查被诉行政行为有无合法依据
    ——致青岛中级法院高沛沛法官的第一封信
    
    高沛沛法官您好!
    
    当今时代口号是“依法治国”“阳光司法”,行使审判权要接受群众及社会舆论监督。据此,我昨天与您通过电话,询问您是否见到我给院长的陈情信(您证明了您没见到院长转办信函),同时希望您能明确你们中级法院行政审判庭认为规范性文件可不可以“减损公民权益”的态度。这是本案的要害所在。《立法法》第八十条规定:部门规章不得设定减损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权利或者增加其义务的规范,不得增加本部门的权力或者减少本部门的法定职责。《国务院全面推进依法行政实施纲要》规定:行政机关不得作出影响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合法权益或者增加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义务的决定。《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规范性文件合法性审查试行办法》(人社厅发〔2017〕15号)第五条规定:规范性文件没有法律、行政法规依据,不得减损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的合法权益或者增加其义务,不得自行创设本部门的行政职权。您明知这些法律规定,但就是回避直接答复,只声称“不审查规范性文件合不合法问题”。那么,请问法庭审不审查被诉行政行为有无合法依据?由此可见,你们如此决绝地坚持否定上诉人提供的全部法律依据与理由,一定要掩耳盗铃地维护用规范性文件“减损公民权益”的立场已经昭然若揭了。
    
    正是基于此,我在二审法庭上的发言才会一再被审判长阻挠。例如,被上诉人荒唐地以“法不溯及既往”为其不法行为遮丑我要反驳时,审判长立即制止我发言说:法溯不溯及既往由法庭决定。既然如此,你们为什么不阻止被上诉人以“法不溯及既往”为其现行违法遮丑; 既然一切由法官决定,还开什么庭?听取什么陈述理由?难道法庭仅仅是让诉讼参加人配合你们演戏吗?
    
    尤为严重的是,我在法庭要求向被上诉人发问,被审判长毫无法律依据地禁止了。法庭上行政相对人不能对政府部门的侵权行为进行发问,“民告官”案件还有什么意义?由此可见,你们偏袒政府部门任意侵害公民权益的立场,早在开庭时就已经自觉不自觉地自证了。
    
    最后,我再一次强调:依据“法无授权不可为”的行政执法前提,以及行政诉讼“被告负有举证责任”的规定,只要被上诉人不能提供剥夺上诉人退休社保待遇,“减损合法权益”之现行有效的法律法规依据,就必须承担败诉后果。当今时代法律坚决禁止规范性文件“减损公民权益”已是常识。对此,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 (法释〔2018〕1号)第九十九条第二款明确规定:“减损权利或者增加义务的行政行为没有法律规范依据”, 属于行政诉讼法第七十五条规定的“重大且明显违法”。可谓一剑封喉,不容质疑。对此,你们是不理解?没看到?还是心知肚明?如果你们不顾法律尊严,背弃执法良知,一定要一意孤行地装睡不醒,刻意维护断送老人退休待遇和医保后路,且既不符合国家医保全覆盖政策,又“重大且明显违法”的一审判决,就一定要被终生追责!
    
    (请将本信存入卷宗)
    
    上诉人:牟传珩
    
    2018年3月15日
     
    终审判决为何迟迟不能下达
    ——致青岛中院高沛沛法官的第二封信
    
    高沛沛法官您好!
    
    因社会保险待遇行政争议一案,不服青岛市市南区人民法院(2016)鲁0202行初151号违法判决,我于2017年11月向青岛中级法院提起上诉。您是本案的主审法官。2018年3月13日,我与您通话时您声称“不审查规范性文件合不合法问题”,同时明确告知我判决在3月底前一定下发。为此,2018年3月15日,我发出《请问法庭审不审查被诉行政行为有无合法依据致——青岛中级法院高沛沛法官的信》,指出法庭以规范性文件“减损公民权益”属“重大且明显违法”,并分别将此信呈送了市中级法院院长、省人大、市人大等部门。时隔一个月,本案已超过了你们的最后审限,我们仍没接到裁判文书。4月12日午后,我再次与您通电话,询问为何在三个月的法定审限内不下达裁判?您又说文书下达需要打印装订时间,而这个时间法律没有规定。如此回答显然不能自圆其说。请问在当代高科技社会,什么样的文本需要从3月底到4月中旬的打印、装订时间?不会等到“中国梦”实现的那一天吧?
    
    本案的焦点在于:规范性文件可不可以“减损公民权益”;你们是依法裁判,还是以权裁判?如今,从国家《立法法》到各个层级的法律法规都已明确规定了“规范性文件不得减损公民权益”。依据最高法院关于适用《行政诉讼法》解释 (法释〔2018〕1号)第九十九条第二款明确规定:“减损权利或者增加义务的行政行为没有法律规范依据”, 属于行政诉讼法第七十五条规定的“重大且明显违法”,可谓一槌定音。如此简单、明了、铁定的结论,你们却要反其道而行之,且迟迟不公开裁判结果。在此,我要向你们发问:一个不能面对社会正
    义的阳光、法律的尊严和执法良心的法庭,能抬得起沉重的法槌吗?
    
    记得,我曾与原审法官曲亚男通电话,询问其对规范性文件可不可以“减损公民权益”的看法和为何迟迟不下判决时,她说自己也具有法律专业修养,对此内心一直很“困惑”,不知该怎么“转弯”。我对她说,你们不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一些地市已经废除了范性文件“减损公民权益”,且已有现成法律、法规与判例可循,只要跟上时代法制步伐就可以。然而,她最终还是背弃了法律人的执法良知,屈从了权力因素,以所谓的“历史性”、“阶段性”和荒唐地以“法不溯及既往”借口,做出颠覆性地全面否定了现行法律、法规与“新法优于旧法、上位法优于下位法”的法律适用原则的违法判决。但原审错判由于被上诉, 其后果未能发生。而作为终审裁决,一定要用法锤断送一大批终生为国家工作的劳动者的退休后路与医保待遇,其对社会的危害、对法治的伤害和对公民权益的侵害后果,则是极其严重的。你们违法判例的出台,侵害的绝不仅是一个人,而是许许多多因被非法“工龄归零”而陷于“老无所养、病无所医”绝境的弱势老人群体。你们如此枉法侵权、伤天害理的裁判,是注定要为此付出代价的,我们将用毕生的追究来验证这个事实!
    
    《人民日报》( 2016年11月24日19 版)刊发《我不是潘金莲》导演冯小刚接受采访文章。文章写到,“官员不担当就是腐败”,“为了求自保就宁左勿右、宁严勿松,这是最大的腐败,比贪污还厉害。”本案二审庭审的事实铁证,你们依然官官相护,法庭上不仅多次制止我的发言,甚至剥夺“民告官”的发问权。如此不顾“依法治国”的脸面,一定要挑战现行法律、法规,维护一审违法错判,坚持用法槌断送老年人的退休后路,最终将本可以依法解决的民生问题,激化成被迫抗争解决的政治问题。这种法律责任与政治责任你们都必须承
    担!
    
    2018年4月13日
    
    (请将本信存入卷宗)
    
    对违法超越审限,“中止诉讼裁定”的意见与要求
    ——致青岛中院高沛沛法官的第三封信
    
    高沛沛法官您好!
    
    因社会保险待遇行政争议一案,不服青岛市市南区人民法院(2016)鲁0202行初151号判决上诉你院,现已超过二审审限近一个月的时间。您是本案的主审法官。本案在此期间我曾多次与你电话联系,并给你本人与院长写去了两封信反映相关问题,但均未得到任何结果。在此情况下,我与上诉人姜福祯于2018年5月3日上午前去市中院上访,要求你院对超过审限不能结案给出说明。您院行政庭徐副庭长接待了我们。徐庭长答复说,你们在做被上诉人的调解工作,纠正被诉行政行为,需要更多的时间。我们对此延期理由予以理解。但我们也向徐副庭长强调了被诉行政行为没有法律授权,不遵法定程序,以规范性文件“减损公民权益”属“重大且明显违法”的性质是铁定的,希望法庭最终不要做出错误裁决。我们相信你们都是具有法律专业能力的法律人,应当十分清楚被诉行政行为的性质,但却被被上诉人的“会牵动他们的本市工作面”思维所绑架。这种思维定势为什么不能影响其他一些已经纠正了这种错误的省市,而会影响青岛这座要成为国际化开放前沿城市的审判意识,说到底还是“依法办案”的决心没有真正树立起来!
    
    5月3日下午,我接到您的电话告知,表示为了继续做被上诉人的工作,要暂时下达“中止诉讼裁定”。5月6日,我们又正式接到了裁定文本。我们这些毕生为国家工作的劳动者,晚年被剥夺了正常退休权益与所有医保待遇,并为此抗争了三年,至今未果。很显然,如此违法超越审限,搁置审理,又会使我们失去很多时间。我们对此虽不情愿,但也无奈。我们希望法庭不是为了规避审限,而当事人又无法寻求法律救济目的。但最终的判断还是要让事实做出答案。在此,基于法庭审理并未完成的这个事实,如果你们工作没有做成,我们正式提出恢复庭审请求。
    
    恢复庭审理由如下:
    
    牟传珩、姜福祯两起案件合并审理,2点开庭3点结束,平均一个案件仅为半小时时限。法庭除了开庭准备时间和诉讼参加人身份核对等,剩下的就是反复询问工龄情况与具体计算方法这些本该一审审理,且并无争议的问题。而对本案本应重点审理的上诉理由和被诉具体行政行为合法性问题却很少涉及。为启动法庭不主动审查本案关键问题,上诉人不得不当庭要求向被上诉人发问,结果又被审判长禁止,且多次限制上诉人发言,甚至很少给合并审理的上诉人姜福祯发言的机会。由此导致本案完全回避审理被上诉人有否把上诉人排除于医保体系之外的法律授权;取消“视同缴费工龄”有否法规、法律依据;以过时规范文件“减损公民权益”是否合法;取消公民涉及终生财产权益的工龄不予告知,不给依据,不能复议的行政程序是否合法等关键问题。被上诉人在法庭上公然声称,取消行政相对人终生权益的“视同缴费工龄”不需要告知。当上诉人反驳其“减损公民权益”属具体行政行为,必须依遵循法定程序时,被上诉人又公然谎称:上诉人已经复议过了。上诉人当即要求其出示证据。这种凭空捏造的谎话,一审便知。但法庭竟对此涉及其行政行为是否合法的关键事实回避不审。本案庭审这些程序性的瑕疵,不仅严重限制了上诉人的诉权表达,注定也会影响实体问题的澄清。据此,我们特别要求如果你们工作没有做成,请能准予恢复庭审,以程序上的正义来保障实体上的公正,以便我们今后借助其他途径进一步解决问题。
    
    依据《宪法》第四十四条规定,国家依照法律法规规定企业事业组织的职工和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的退休制度。退休人员的生活受到国家和社会的保障。《老年人权益保护法》第二十五条规定:老年人依法享有的医疗待遇必须得到保障。在当代法制社会中,所有劳动者都一视同仁地拥有退休养老治病的最基本权利勿容置疑。公权力没有任何理由可以否定!作为必须依照国家法律、法规支付社会保险开支的市级社保部门,毫无法律依据地取消劳动者涉及终生财产权益和医保待遇的“视同缴费工龄”,不仅挑战了人类社会文明的底线和国家宪法、法律、法规尊严,以及政府现行医保全覆盖政策,更是严重侵犯公民基本人权的行为。这从任何一个角度都说不过去。
    
    (请将本信收入卷中)
    
    上诉人:牟传珩、姜福祯
    
    2018年5月7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59123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牟传珩:聚焦中国特色的社保制度
·牟传珩:“工龄归零受害群体”被人社部门文件讹诈
·牟传珩虎:“工龄归零”涉及千人诉讼知会函
·牟传珩:戳穿人社部85201号吊诡《告知》谜底
·牟传珩:致国家主席习近平的公开信
·牟传珩二审法庭发言
·牟传珩、姜福祯诉社保案2月5日午2时上诉开庭
·牟传珩:民众踏着“炸弹”做“中国梦”
·牟传珩:中国法制进入最荒唐的时代——“两高”释法令世界错愕、侧目
·牟传珩:中南海“政权安全大局”与薄熙来案定性
·牟传珩:习近平防变向左转,刘云山拜祖推红潮
·牟传珩:习近平的红色帝国复兴梦
·牟传珩:揭秘中共申奥后迫害“异见人士”第一案——政法委、宣传部联手操控司法内幕(之二)
·十八大发言人:重申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牟传珩
·牟传珩:邓小平谋权集权自封“核心”的韬略轨迹
·“新中国”提前宣告成立幕后——斯大林的指示与中共建国/牟传珩
·日、蒋代表香港、澳门议和密幕——点评一次可能改写历史的谈判/牟传珩
·牟传珩:“依法治国”后宫为何包养非法“小妾”
·牟传珩:人社部急变“信访”答复为“政务公开”《告知》
·牟传珩姜福祯:请公开2月5日青岛中级法院行政庭庭审录像
·牟传珩:在山东省第一监狱里等待春天,但今年的春天不如监狱
·牟传珩:中南海如何面对“真理标准讨论”40周年
·牟传珩:能抬得起沉重的法槌吗——致青岛中院高沛沛法官的第二封公开信
·牟传珩:“工龄归零”涉及千人诉讼知会函
·牟传珩:致青岛中级法院高沛沛法官的公开信
·牟传珩:聆听民间社会抗争的脚步
·读牟传珩文章,补充民主墙史实见证 /陈尔晋
·牟传珩:变革社会,从哪里开始?
·牟传珩:你盗了我的光环
·牟传珩:中国特色的信访骗局
·牟传珩:访民之歌
·牟传珩:万炮齐轰人社部
·牟传珩:震惊:公权力联手欺诈千人联署黑幕 (图)
·牟传珩:今天,我们不是木头人
·牟传珩:争取公民退休权利平等书
·牟传珩:致英雄华涌
·牟传珩:宪政变革的标的是什么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朝鲜是中国野蛮化的指标
  • 李芳敏1440001耶和華啊!你忘記我要到幾時呢?要到永遠嗎?你掩面不顧
  • 徐沛臺灣的出路
  • 谢选骏“改革开放”是“文化大革命”的继续和发展
  • 天路灵语活水周报(第200期)
  • 谢选骏中国千万不能发达起来
  • 刘逸明河南模范校长何以难忍“劳改犯”羞辱不辞而别?
  • 谢选骏邓小平的阳谋实现了
  • 吹綿集答友人
  • 王先强著作《天堂夢醒》十二、悲歡離合
  • 高山流水犂田
  • 牧草地謝松齡:作僕人
  • 谢选骏凌迟记者与伊斯兰教对“叛教者”的虐杀
  • 李芳敏1440007因為耶和華是公義的,他喜愛公義的行為,正直的人必得見
  • 基督化生活宣教士经验之谈
  • 谢选骏沙特阿拉伯人就是野蛮生番
  • 东方安澜院子(散文)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