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大概是这篇文章的第103288个读者,谢谢!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不平则鸣]
   

广东省人民政府是这样忽悠信访的
(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2月09日 来稿)
    
    2018年1月26日深圳市至纯珠宝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有限合伙人和亲属132人向中共广东省委书记李希省长马兴瑞发出公开信,控告深圳市龙岗区公安分局和检察院违法刑事拘留、逮捕二十几个外省的投资人。
    
    我想广东省互联网这么发达,就在网上送达。看到广东省人民政府网站有一个《我有话对省长说》栏目(http://www.gd.gov.cn/gzhd),点“我要投诉“,进入广东信访网,发现需要手机号码验证,并且用红字提醒“短信验证码仅支持广东地区的移动、联通、电信的号码”,
    
    广东省人民政府是这样忽悠信访的

    只好回到《我有话对省长说》栏目,点“我要建议”,公开信发送成功。
    
    


    没想到,一个叫test发件人发来邮件,标题是《关于“至纯珠宝致中共广东省委书记李希省长马兴瑞公开信“留言的回复》,内容:您好,您的留言涉及投诉举报事项,建议您通过广东信访网“网上信访”栏目(http://www.gdwsxf.gov.cn/web/wsxf.html?menuType=wsxf)提交请求。
    
    我回复邮件解释了,因为广东信访网“短信验证码仅支持广东地区的移动、联通、电信的号码”,我是外省人,没有广东手机号,无法发表。再次发来公开信全文,请他帮忙转达。怕他们不查看邮箱,为发保险起见,再次点“我要建议”,公开信又发送成功。
    
    没想到过一天,再次收到发来邮件,标题还是《关于“至纯珠宝致中共广东省委书记李希省长马兴瑞公开信“留言的回复》,内容:您好,您的留言涉及投诉举报事项,建议您通过广东信访网“网上信访”栏目(http://www.gdwsxf.gov.cn/web/wsxf.html?menuType=wsxf)提交请求。
    
    尼玛,不是《我有话对省长说》吗?标题都是给他的公开信啊,难道不在广东就不能对广东书记、省长说吗?绕这么大一个弯子,就是想阻止我们投诉吗?
    
    附:至纯珠宝致中共广东省委书记李希省长马兴瑞公开信
    
    中共广东省委书记李希、省长马兴瑞:
    
    你们好!我们132人是深圳市至纯珠宝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的有限合伙人和亲属。在此向您两位广东省党政领导发出公开信,乃是因为深圳市龙岗区公安分局于2016年10月办理杨文海非吸案时,在毫无任何犯罪事实和法律依据情况下,以涉嫌非吸罪之名把我们二十几个有限合伙人脚镣手铐从全国各地押到深圳,关进看守所一个多月。我们都是遵纪守法的好公民,本身在远离深圳几百公里到几千公里的北京、南京、杨州、太原、西安、长沙、南昌,南宁、惠州等城市工作、生活,职业分别是核武器专家,大、中学教师,医师,公司老板,工程师,专业技术人员,外贸公司业务骨干,超市老板等。深圳龙岗区检察院知错不改,为掩盖龙岗公安错误刑拘和龙岗检察院错误逮捕涉及的渎职和滥用职务罪行,故意诬陷我们为“犯罪份子”。深圳龙岗检察院公诉人王磊丧尽天良,故意在不起诉决定书上把我们的身份——深圳市至纯珠宝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的有限合伙人写成“深圳市至纯珠宝投资管理合伙企业股东“,实际上“合伙企业股东”一词是他处心积虑杜撰的,是深圳公安、检察机关强奸法律孕育的具有“深圳特色”的孽种。稍有法律常识的人都知道:合伙企业叫有限合伙人,股份公司才有股东,适用法律完全不同,王磊作为一名国家检察官居然还违法作出为“犯罪情节轻微“的不起诉决定。近一年半来,虽然我们无数次向各级政府、公安、检察、政法,纪检监察等部门举报、申诉、控告,我们接触了很多公安和检察的办案人员,也有各部门官员,得到的是一次次的逃避、踢皮球、欺骗,见识了他们丑恶、无耻的嘴脸。这一奇案举世瞩目,上过报纸和电视,在网上有大量的详细案情报道,这里就不再重复,稍有法律常识的人一看就知道荒唐透顶。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七十六条明确规定单位犯非吸罪处罚的是“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他们不是公司员工,人都没在深圳,甚至没到过公司,怎么会成为非吸罪所指的“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后来龙岗检察院是以杨文海个人犯罪向法院起诉的,有限合伙正是他非吸案的受害人。早在2016年11月我们拿国内著名的上海“中晋资产”非吸案对比,来质疑过深圳市龙岗经侦。“中晋资产”在上海及其他省市投资注册50余家子公司,控制100余家有限合伙企业,质问龙岗经侦为什么相同的身份,上海公安把有限合伙人当受害人,要他们向当地公安机关报案,而深圳要把至纯珠宝的有限合伙人关入大牢呢?2018年1月10日,劳动报发表一篇《四案犯一年非法集资2亿多元偷梁换柱“工商备案”和“公证签名”概念》,“为了以客户加入合伙企业为名吸收公众存款,王某某和金某某还陆续成立了20余家有限合伙企业,设立相应的合伙企业银行账户用于收取钱款,并陪同部分客户前往工商机构进行合伙企业变更登记。”,“案犯仅仅是注册了数十家有限合伙企业,把投资人以合伙人的身份加入这些有限合伙企业,并仅对入伙这一事宜到工商局进行备案,······几名案犯所谓的备案和公证,根本不涉及非法集资的实质性内容,也无法对资金安全有任何保障作用,这只是他们利用公信力玩的一个偷梁换柱手法。”与深圳至纯珠宝有限合伙人情况一模一样,杨文海注册有限合伙企业,到工商机构进行合伙企业变更登记,就是利用政府机关公信力玩的一个偷梁换柱手法。
    
    这一可耻的冤案对我们二十几个有限合伙人和家庭犹如当头一棒,这一重大人祸的损失是无可估量的,有限合伙人都是三十到五十多岁,受过高等教育,年富力强,有着令人羡慕的职业和不错的收入,事业正在上升期,家庭美满幸福。因为这个案子彻底改变了我们的人生轨迹,因遭陷害蒙冤,身心倍受摧残,有人走出深圳“渣滓洞”——龙岗看守所时骨瘦如柴,体重轻到了可怕的72斤!一年多来,因一直没有平反昭雪,有限合伙人和亲属冤屈塞心,悲愤难平,度日如年,常夜无眠食难进,以泪洗面。有部分人甚至因此被单位开除,丢了工作,四处漂泊,生活无着落。我记得李书记您在广东省委十二届三次全会上说过“要把广东建设成为全国最安全稳定、最公平公正、法治环境最好的地区。”深圳公安、检察机关的罪行与您的美好愿望背道而驰,已严重破坏了中国改革开放的大好局面,也严重影响了深圳特区和广东省的法治形象。恳请广东省委省政府领导高度重视,督促有关部门迅速严肃查处,立即纠正,还我们一个公道。谢谢!
    
    此致
    敬礼!
    
    深圳市至纯珠宝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有限合伙人和亲属(132人签名略)
    
    2018年1月26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08024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杀光信访局长舒晓琴整个家族,中国才有望解决几百万访民问题
·上海七宝镇信访办主任吕宏萍关我“黑监牢”80天,谁给她这么大权力? (图)
·上海政府无期“囚禁”邵铄兰信访头号打击报复事件(二) (图)
·徐秦通报因受公安局邀约信访被抓后的情况
·致国家信访局公民追问书
·举报在睡梦中实现“中国梦”的单县信访局长
·上海政府无期“囚禁”邵铄兰信访头号打击报复事件(一) (图)
·《陕西出台相关措施 对信访群众态度恶劣将被追究》官方新闻严重失实
·三十年控告历程(三):共产党到哪里去了?上海信访办警察打人
·福建福清当官的对信访人:“你让我受到处分,你也别想好过”
·福建福清政府诓骗信访人
·信访不缺理论研究基地,独缺为人民服务体系
·伤残警察郭少坤控告信访处熊姓警官不作为
·发生在闵行区的信访奇闻 (图)
·举报丰台区花乡镇黑社会人员殴打抢劫信访人员违法行为
·上海闵行区信访办对邵铄兰诉求召开听证会“听而不证” (图)
·上海访民周三上午市信访办旁人民公园内举牌申冤诉苦 (图)
·访民之怒:国家信访局门口怒打截访者
·上海信访人吴玉芬4人被囚黑监狱近个月至今仍在囚
·上海浦东新区陆家嘴信访办人员将访民沈金宝推给警察 (图)
·诸暨信访妇女余凤珍在劝访回来路上不幸遇难 (图)
·国家信访局燃起神秘大火 (图)
·徐秦通报因信访被抓后的情况
·造假衣冠禽兽必须根除否则国家信访部门形同虚设
·实拍:国家信访局门口两侧上访百姓排着长队 (图)
·实拍:21日国家信访局不接访,大门口空无一人 (图)
·十九大前夕高姿态接见访民 国家信访局长被批作秀 (图)
·正部级官员为何要当接线员 亲自接听信访电话? (图)
·【信访奇闻】原闵行区赵奇书记现升任上海市副秘书长了 (图)
·上百中国访民集北京 状告国家信访局 (图)
·数十访民试图北京状告国家信访局遭警方驱赶 (图)
·中国访民诉信访局 抗议法院拒受理 (图)
·视频:河南车辆在国家信访局门口强行截访抓走访民
·博讯实拍:军委信访接待室内无空调、外面截访多 (图)
·视频:信访局被打伤再被强制架回地方 孙东生伤口严重恶化无人担责
·国家信访局门口被打伤警方5天不管不顾 孙东生伤势已恶化 (图)
·访民信访局外遭暴力截访 警察拒绝受理报案 (图)
·2600多各地民师聚集国家信访局上访
·加拿大华人张智斌:上海市青浦区政府凭什么剥夺我申请的信访复查权利? (图)
·709案被捕律师妻子投诉未被中国最高法信访部门受理 (图)
·牟传珩:中国特色的信访骗局
·给山东长岛法院聂洪川院长的公开信:是我信访不信法 还是法院有法不依 (图)
·从“信访”到“信法” 距离有多远?
·谁让我“信访去”,谁不是人/王玲 (图)
·改变信访维权方法势在必行
·致国家信访局的一封信/刘恒政
·中国要避免刺激川普不要中欧盟的计/汉评
·于建嵘:我为什么主张废除信访制度?
·我想同于建嵘老师讨论一下信访问题
·于建嵘:机会治理——信访制度运行的困境及其根源
·杜阳明:依法解决信访问题数十年,老调重弹是忽悠
·信访局里的销号生意,谁在套现“账面稳定”
·铁打的信访站,流水的上访潮/杜阳明
·杨学林:律师代理信访案件之我见
·马亚莲:国家信访局,一座空城蓄血泪!
·段万金律师:替人申冤信访即使过激也不构成犯罪
·刘红霞:从信访条例到信访法的肮脏
·谢晖教授:信访和维稳经费使用的“新秘密” (图)
·湖北襄阳访民卢淑秀去公安部信访口登记被强行绑架走 (图)
·王德邦:如何解开信访不信法的中国困局?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