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工龄归零受害群体”向国际劳工组织北京局投诉
(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1月31日 来稿)
    
    国际劳工组织北京局:
    

    我们都是在中国大陆被政府部门制度性剥夺了养老权利与待遇的劳动者。中国改革开放40年的今天,国家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依据上世纪50年代(59)内人事福字第740号过时复函等文件,非法剥夺了我们的“视同缴费工龄”权益。这就是政府部门对我们野蛮推行的“工龄归零”恶政。这种恶政致使众多退休年龄的劳动者,被排除于国家社保体系之外,陷于“老无所养,病无所医”绝境。在当今文明世界中,谁都无法想象,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可以自我授权、自设规定,非法剥夺大劳动者的养老权利,使之根本“无轨”进入社保通道。这种比“退休双轨制”更不平等的非人道剥夺,制度性的制造出一个 中国特色的“工龄归零受害群体”。 我们都是“工龄归零”恶政的受害者。
    
     在当今世界上,何种政府会荒唐到完全无视联合国人权保护公约与国际劳工保障公约,理直气壮地侵吞劳动者的退休金与医疗费用,剥夺老年公民的退休养老权利。人社部这种没有任何授权,更无任何合法依据的“工龄归零”政策,拒绝付出劳动者已经积蓄在国库里的养老储备金行径,如同国家银行拒绝向储户还本付息一样性质恶劣。因此,我们都是政府的债权人。
    
    为此,我们来自海内外社会各界150余人(包括工人、农民、商人、自由职业者,有教授、博士、律师、学者、诗人、记者、媒体人)共同签名,于2016年9月1日,用挂号信的方式向全国人大常委会发出了《提请人大审查废除([59]内人事福第740号函)公民建议书》正式文本,意在推动立法机关的违宪违法审查撤销活动,并要求人大法工委依法给予书面答复。2017年3月4日,《公民建议书》建议人突然接到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备函(二○一七)七号答复:此议不属于人大常委会的审查范围,“已转送有关方面处理”。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拖至半年之久,才对《公民建议书》予以踢皮球答复,既未说明任何原因,也未说明转送时间与对象,完全是一种毫无权力担当的官僚主义敷衍(见附件证据一)。
    
    2016年10月20日与2018年1月1日,我们又两次向国务院法制办发出《提请废除([59]内人事福第740号函)公民追问书》,请求其对废除上述违法过期文件问题予以书面答复。但国务院法制办至今均未有任何信息回复(见附件证据二)。
    
    这之后,我们发起了海内外上千人联名,于2017年12月6日、2018年1月2日两次向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挂号寄去了《千人联署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书》。经邮政查询,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两次均已接收了该申请。如此同时,德国、日本、北美及美国加州等各国华人退休权益协会,也向各自所在国的中国史领馆 、国务院法制办公室、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等机构寄去了这封申请书。但至今两个多月了,已经远远超过了《政府信息公开条例》规定的答复期。然而,我们都未接到人社部的任何关于信息公开内容的答复,也未有任何延期或其他不符合条件原因的告知(人社部未履行任何告知或说明义务)。但令人怪异的是,2018年元月1日,我们却突然接到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的85201号答复信访《告知单》。该“告知”闭口不提公开其推行“工龄归零”野蛮政策有否法律依据的相关信息,反而故意将“政府信息公开申请”偷换成信访处理,谎称依据《信访条例》,仅仅在其自制的文件格式栏目上打了个勾,标示“向有关部门反映”,就敷衍了《千人联署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书》(见附件证据三)。
    
    据此, 我们于2017年12月26日,向国家信访网(国家投诉受理办公室)举报人社部违法拒绝履行政府信息公开义务,要求其依规督办。但更为荒唐的事情发生了,国家投诉受理办公室竟将“千人联名要求人社部信息公开未获答复投诉”,不可理喻地转给山东省青岛市社会事业保险局,由其出据了一份文不对题,时间为2017年12月12日的《不予受理告知书》。该告知不仅时间上早了我们投诉10多天,而且公然将我们给国家人社部的《千人联署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书》荒唐地写成个人为工龄问题向法院的诉讼内容,并以此为由拒绝受理(见附件证据四)。
    
    此后,我们依据《老年人权益保障法》第二十五条“老年人依法享有的医疗待遇必须得到保障”,再到任何部门上访与投诉都无人受理。我们已穷尽在国内寻求公权救济(包括多次诉讼)的一切手段,均无法得到解决。依据国际劳工组织社会保障最低标准公约 (第102号)、国际劳工大会关于国家社会保护底线的建议书 (第202号)等相关规定与精神,以及国际劳工组织总干事盖·莱德在“中国-国际劳工组织-东盟社会保障高层论坛”上对与会代表发出的“缺乏社会保护是完全不可接受的,这种情况必须改变,而且可以改变”的宣示,我们这些毕生为国家劳动,却因被政府非法剥夺工龄陷于“老无所养,病无所医”生存绝境的“工龄归零受害群体”,决定向国际劳工组织北京局投诉政府部门非法剥夺劳动者合法财产,请求您们履行国际组织的协作救助责任,体现出“不可接受”的承诺行动力,以使中国大陆的所有劳动者,都能够平等、依法地享有“普世价值”养老保障的尊严与权益。
    
    谢谢!
    
    “工龄归零受害群体”投诉人代表:
    
    牟传行:13698698102
    姜福祯:13573820148
    张霄旭:1 8661637606
    姜春元:13854272875
    刘景明:18561756572
    
    (相关证据见附件)
    
    证据一:《提请人大审查废除([59]内人事福第740号函)公民建议书》与答复
    证据二:《提请废除([59]内人事福第740号函)公民追问书》与邮政挂号凭据
    证据三:《千人联署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书》与答复
    证据四:《千人联署向国家信访局投诉书》与答复
    
    2018年1月29日
    
    一、提请人大审查废除([59]内人事福第740号函)公民建议书
    
    全国人大常委会:
    
    1959年6月19日,原内务部《关于工作人员曾受过开除、劳动教养、刑事处分工龄计算问题的复函》([59]内人事福第740号),答复有关“受过开除处分或者刑事处分的,应当从重新参加工作之日起计算工作年限”的意见,成为全国统一执行的“工龄归零”处罚政策。这个民政部的信函意见,未有任何依据、未经任何授权、未循任何程序,至今还在越位代法,剥夺众多劳动者在国家养老保险制度改革前的工龄(视同缴费年限)收益权。这种违宪、非法、野蛮、不人道的财产处罚,本来就是在指令性年代产生的荒唐“信件法规”,却在1995年劳动部办公厅对《“关于除名职工重新参加工作后工龄计算有关问题的请示”的复函》(劳办发1995年104号)中,再次以信件形式确认,依旧在改革开放30多年后的中国,在“依法治国”口号下,被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心安理得地推行。
    
    我国刑法从未附加剥夺犯罪人的工龄处罚。《行政许可法》也没有赋予国务院部门规章任何行政许可设定权。《立法法》第七十一条第2款明文规定“部门规章规定的事项应当属于执行法律或者国务院的行政法规、决定、命令的事项”。由此可见,如今人社部门推行的“工龄归零”处罚的行政行为非法无据,属于《立法法》第八十七条第一款规定的“超越权限”。
    
    当年中国,实行“低工资、高积累”的劳资制度。国企职工工资收入,仅是自己劳动中很少一部分,大头被以国家名义截流,由政府承诺其中的一部分用于职工退休福利。这意味着劳动者已用工作年限积累的劳动收入,给自己退休养老待遇买过单。这就是今天所谓的“视同缴费年限”(即已经认同的缴费年限)的根据。因此,政府对在计划经济年代为国家工作的劳动者,负有义不容辞的养老责任,如今怎么荒唐到由人社部来决定劳动者是不是有“视同缴费年限”?现行《宪法》第十三条第一款规定:“国家保护公民的合法收入、储蓄、房屋和其他合法财产的所有权。”职工工龄是已经完成的、不可否定的劳动贡献,其积累的养老金,属于宪法规定的“公民的合法收入”部分。因此任何政府职能部门都无权剥夺。既然今天政府高调提出“依法治国”,“法无授权不可为”,人社部就不能用行政手段设置“视同缴费年限”认定条件限制,非法剥夺公民养老的生存权益。这种“工龄归零”非法剥夺,已经导致了千千万万人晚年因无法享受自己劳动积累的养老金与医保待遇而哭诉无门,由此也就形成了一个被断后路的“‘工龄归零’受害群体”。这个群体包括“两劳”释放人员、受过行政处分被单位除名者、辞职下海、出国、以及个人档案丢失人员等。这些人已不仅是“退休双规制”的“待遇差”问题,而是根本就“无轨退休”和“没有待遇”的问题。世界上最伤天害理的事莫过于断人后路,无法安生。如果政府拒绝对公民的养老责任,就会遭到普天下公论唾弃,更何况是对已为退休养老买过单的老人进行经济侵占、待遇歧视。
    
    《宪法》第三十三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任何公民都享有宪法和法律规定的权利。”《劳动法》第三条规定:“劳动者享有平等就业和选择职业的权利,取得劳动报酬的权利,享受社会保险和福利的权利。”即使曾经的罪犯,被处罚过后,依然是一个公民,应享有与其他社会成员同样享有的权益,不应再承担其他不利后果。《保险法》第二章第十三条规定:“国有企业、事业单位职工参加基本养老保险前,视同缴费年限期间应当缴纳的基本养老保险费由政府承担”。《老年法》第四条规定,实现老有所养、老有所医。《行政处罚法》第三条规定,没有法定依据或者不遵守法定程序的,行政处罚无效。鉴于上述法律和《立法法》新法优于旧法、上位法优于下位法原则,事实上已经构成了对(59)内人事福字第740号复函等“工龄归零”处罚的明确否定。
    
     《立法法》第九十七条第2款规定,全国人大常委会有权撤销同宪法和法律相抵触的行政法规;第九十九条第2款规定,公民认为行政法规同宪法或法律相抵触的,可以向全国人大常委会书面提出审查的建议。(59)内人事福字第740号复函这个怪胎时代产生的信件性质的个案答复,严格地讲连部门规章都谈不上,但国务院不仅未履行废除之职,反而默认其被当作行政法规在全国各地对行政相对人进行普遍性的巨额财产处罚,把众多曾为国家付出劳动贡献的老人排除在社会保障体系之外,使他们陷于老无所养、老无所医绝境。为此,我们作为来自全国各地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特向全国人大常委会致函,提请审查[59]内人事福第740号信函,及其衍生文件的非法违宪性质,并要求予以撤销的建议。请全国人大常委会职能机构,依法尽快给予书面答复。
    
    签名(略)
    
    2016年9月1日
    
    附二、千人提请废除([59]内人事福第740号函)公民追问书
    
    国务院法制办:
    
    原内务部早已撤销,但其《关于工作人员曾受过开除、劳动教养、刑事处分工龄计算问题的复函》([59]内人事福第740号),至今还在越位代法,剥夺众多劳动者在国家养老保险制度改革前的工龄(视同缴费年限)收益权。这种违宪、非法、野蛮、不人道的“工龄归零”财产处罚,本来就是在指令性年代产生的荒唐“信件法规”,却在1995年劳动部办公厅对《“关于除名职工重新参加工作后工龄计算有关问题的请示”的复函》(劳办发1995年104号)中,再次以信件形式确认,依旧在改革开放近40年的中国,在养老保险制度早已改革和“依法治国”口号下,被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心安理得地推行。
    
     今年全国人大开幕后,尹蔚民部长做客新华网《部长之声》,回应网民关切时称:“一亿多的人没有纳入到(养老保险制度)这个范围,这是最大的不公平。”但他在提到“没有纳入”群体时,却刻意回避了他们依据(59)内人事福字第740号复函等部门规范性文件,非法剥夺劳动者“视同缴费工龄”权益,致使众多被劳教、劳改、开除、辞退、自行离职等职工,以及许多出国华人华侨老人被排除于国家社保体系之外,而根本“无轨”进入正常退休通道。这种比“退休双轨制”更不平等的非人道权益剥夺,绝不仅仅是“待遇差”的问题,而是众多终生为国家劳动的老人根本就没有任何待遇的问题,以至于陷于“新时代”中国特色“老无所养,病无所医”的悲惨境地。
    
    当年中国,实行“低工资、高积累”的劳资制度。国企职工工资收入,仅是自己劳动所得中很少一部分,大头被以国家名义截流,由政府承诺其中的一部分用于职工退休养老。这意味着劳动者已用工作年限积累的劳动收入,给自己退休待遇买过单,属于宪法规定的“公民的合法收入”部分,这便是养老保险制度改革后,国家相关法律、法规一视同仁地将每个劳动者改革前工作年限认定为“视同缴费年限”的依据,而没有任何除外性规定。因此政府职能部门无权依据部门规范,设置“视同缴费年限”的认定条件限制,非法减损公民养老权益。人社部这种拒绝付出劳动者已经积蓄在国库里的养老储备金行径,如同国家银行拒绝向储户还本付息一样性质恶劣。这正是中共“十九大”提出新时代“全面依法治国”背景下,法制极其荒唐,各级政府极不负责,涉及面极其广泛,后果极其严重,也更为急迫的民生问题。这也是对习近平 “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一个不能少;共同富裕路上,一个不能掉队”和李克强总理所称“医保全覆盖”,“生命是平等的,无论是城镇居民、职工还是农民,人人都应享有医保”承诺的巨大讽刺。由此也导致了全国理论界、法律界多次发出呼吁,网上舆论要求废除“工龄归零”政策声浪不断。
    
    《立法法》第八十条规定:“部门规章不得设定减损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权利或者增加其义务的规范,不得增加本部门的权力或者减少本部门的法定职责。”《国务院全面推进依法行政实施纲要》明示:没有法律、法规、规章的规定,行政机关不得做出影响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合法权益的决定。由此可见,如今人社部门推行的“工龄归零”处罚的行政行为非法无据,属于《立法法》第八十七条第一款规定的“超越权限”。鉴于上述法律和《立法法》新法优于旧法、上位法优于下位法原则,事实上已经构成了对(59)内人事福字第740号复函等“工龄归零”处罚的明确否定。
    
    2016年9月1日,我们来自海内外社会各界150余公民共同签名,用挂号信的方式向全国人大常委会发出了《提请人大审查废除([59]内人事福第740号函)公民建议书》(现已增至千人),要求废止人社部坚持非法“工龄归零”处罚的信函。建议人已于今年3月4日,接到人大法工备涵(2017)7号答复:“已转送有关方面处理”。 国务院不仅是审查、废除部门规范文件的负责机关,也是推行非法“工龄归零”处罚的人社部主管部门,系责无旁贷的“有关方面”。
    
    在此,我们有充分的法律依据与事实理由,要求国务院对此做出答复:
    一、人社部以部门规范文件为依据“减损公民权益”是否合法?
    二、是否已接到人大转办的上述《公民建议书》文件,国务院对此有何处理意见?
    三、依据《老年人权益保障法》第二十五条“老年人依法享有的医疗待遇必须得到保障”规定,我们“老无所养,病无所医”谁来负责?
    
    对以上三点追问,请予书面答复追问代表人。
    
    最后,我们要求国务院责成人社部废除一切越权非法的歧视性“视同缴费工龄”认定条件。
    
    追问代表人:
    
    签名(略)
    
    注:追问代表人对以上所有联署签名的真实性负责。
    
    2017年 12月3日
    
    此《公民追问书》抄送全国人大常委会
    
    附三、千人联署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书
    
    申请人代表:
    
    签名(略)
    
    申请信息公开原由
    
    今年全国人大开幕后,尹蔚民部长做客新华网《部长之声》,回应网民关切时称:“一亿多的人没有纳入到(养老保险制度)这个范围,这是最大的不公平。”但他在提到“没有纳入”群体时,却刻意回避了你部依据(59)内人事福字第740号复函及其衍生出台的劳办发1995年104号复函和人办函(1998)101号等文件,非法剥夺劳动者“视同缴费工龄”,“减损公民权益”,致使众多被劳教劳改、开除、辞退、自行离职等职工,以及许多出国华人华侨,晚年因“工龄归零”无法享受自己劳动积累的养老金与医保待遇,陷于“老无所养,病无所医”绝境,造成一个涉及海内外千家万户的“‘工龄归零’受害群体”这一灾难性事实。
    
    当年中国,实行“低工资、高积累”的劳资制度。国企职工工资收入,仅是自己劳动所得中很少一部分,大头被以国家名义截流,由政府承诺其中的一部分用于职工退休福利。这意味着劳动者已用工作年限积累的劳动收入,给自己退休养老待遇买过单,属于宪法规定的“公民的合法收入”部分。因此政府职能部门无权依据规范文件设置“视同缴费年限”认定条件限制,非法剥夺公民养老权益。这种拒绝付出劳动者已经积蓄在国库里的养老储备金行径,如同国家银行拒绝向储户还本付息一样性质恶劣。
    
    改革开放35年后的中国,你部至今基于部门利益,置国家《宪法》、《劳动法》、《保险法》、《老年人权益保障法》等相关法律而不顾,把众多曾为国家付出劳动贡献的老人排除在社会保障体系之外,使之根本“无轨”进入正常退休通道。这种比“退休双轨制”更不平等的非人道剥夺,绝不仅仅是“待遇差”的问题,而是众多老人根本就没有任何待遇的问题。这正是当今中国法制极其荒唐,各级政府极不负责,涉及面极其广泛,后果极其严重,也更为急迫的民生问题。这也是对李克强总理所称“医保全覆盖”和“生命是平等的。无论是城镇居民、职工还是农民,人人都应享有医保”承诺的巨大讽刺。
    
    2016年9月1日,我们来自海内外社会各界150余公民(申请人)共同签名,用挂号信的方式向全国人大常委会发出了《提请人大审查废除([59]内人事福第740号函)公民建议书》,要求否定你部坚持非法“工龄归零”处罚的借口。申请人已于今年3月4日,接到人大法工备涵(2017)7号答复:“已转送有关方面处理”。 你部是推行非法“工龄归零”处罚的主管部门,系责无旁贷的“有关方面”。为此,申请人有充分的法律依据与事实理由,要求你部公开相关信息。
    
    申请信息公开事项:
    
    请公开你部是否已接到人大转办的上述《公民建议书》文件,对此有何处理意见?全国人大十二届三次会议代表,曾提出与申请人利益攸关的第5356号建议,要求废止“视同缴费年限”认定的条件限制。你部在做出人社建字〔2015〕136号中称,“我们将认真研究,进一步梳理各类情况,兼顾养老保险制度改革发展和政策的延续性,稳妥提出意见。”但现已历时两年多没有下文。《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规范性文件合法性审查试行办法》第五条规定:规范性文件不得设定行政许可、行政处罚、行政强制、行政收费以及其他不得由规范性文件设定的事项;没有法律、行政法规依据,不得减损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的合法权益或者增加其义务,不得自行创设本部门的行政职权。请公开你部是否废除了“减损公民权益”类的规范性文件,以及有何处罚被劳教劳改、开除、辞退、自行离职、出国华人华侨等退休人员的养老金与医保待遇的法规以上层级的授权依据。
    
    上述信息,与申请人及所有“‘工龄归零’受害群体”利益相关,且需要社会公众广泛知晓、参与,均属于《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九条规定范围内的事项。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政府机关应在收到信息公开申请书后,15个工作日内向申请人做出答复。我们曾于12月6日向你部挂号寄去了《千人联署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书》。经查询,你部已接收了该申请。但至今已经一月,我们都未接到你部的任何答复,也未有任何延期或其他不符合条件原因告知(没有履行告知或说明义务)。为此我们再次向你部依法邮寄一次,以作备案。本申请涉及“‘工龄归零’受害群体”集团诉讼,请你部按规定,用挂号邮件方式回复我们国内申请人代表。
    
    此致
    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
    
    签名(略)
    (注:申请书联署人众多。申请人代表对所有联署人真实性负责,你部对申请人代表的信息回复对所有联署人有效。)
    
    2018年 1月2 日
    
    附四、国家投诉受理办公室(国家信访网页)
    
    投诉请求
    
    •
    建议征集
    
    •
    查询评价
    
    网上查询
    
    内容:千人联名投诉人社部至今未予信息公开答复
    
    我们海内外上千人联名,已于12月6日向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挂号寄去了《千人联署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书》,经查询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已接收了该申请。但至今已近一月,我们未接到人社部任何答复,也未有任何延期与其他原因告知。我们的该申请书完全是按照《政府信息公开条例》有关规定撰写,符合条列要求的全部形式要件,但人社部却完全无视条例规定,不依法履行政府信息公开义务。
    
    《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二十四条明确规定:“行政机关不能当场答复的,应当自收到申请之日起15个工作日内予以答复;如需延长答复期限的,应当经政府信息公开工作机构负责人同意,并告知申请人,延长答复的期限最长不得超过15个工作日。”李克强总理强调,“凡是涉及群众重大利益的问题,尤其是民生问题,只要不涉及国家安全等事宜,相关决策信息就必须公开!”据此,我们四位申请代表人依照《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三十三条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认为行政机关不依法履行政府信息公开义务的,可以向上级行政机关、监察机关或者政府信息公开工作主管部门举报。收到举报的机关应当予以调查处理。”特向国家信访局投诉,希望领导能够督办并予回复!
    
    当前附件:千人联署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书.docx
    
    您反映的信访事项已收到并按相关规定办理。
    信访事项本次办理情况:
    • 序列日期办理单位办理方式去向文件
    • 1 2018-01-02 青岛市社会保险事业局
    [告知]
     附件1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83061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工龄归零’受害群体”海外工作简报与致千人联署知会书
·“‘工龄归零’受害群体”吁请质询政府
·“‘工龄归零’受害群体”都是政府的债权人
·“‘工龄归零’受害群体”四原告上诉状
·鲁青讯:全国首例“工龄归零”共同诉权遭法槌封杀”
·关于废除“工龄归零”政策的公民建议书
·鲁青:全国首例“工龄归零”共同诉讼终获立案
·“‘工龄归零’受害群体”诉讼维权模式开启
·工龄归零:公民连署建议新名单
·关于“工龄归零受害群体”参与全球华人联署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投诉说明
·高洪明:工龄归零政策是恶意非法剥夺劳动者的恶政!
·牟传珩:首例“工龄归零”共同诉权遭法槌封杀
·牟传珩:“工龄归零”政府之耻──百人联署吁废除恶政
·牟传珩:谴责非法、野蛮的“工龄归零”政策
·王红旗:职工养老保险“工龄归零”的不公平法规该废除了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信仰自由”就是背叛圣经的上帝
  • 扣扣侠没把法官和警察杀掉
  • 中国人为什么打不过美国人
  • 日本人比中国人更像中国人
  • GT:习无赖的“革命”实乃“反革命”是也!
  • 正視《刀鋒上的台灣》中的「一帶一路」
  • 中国异议人士中匪夷所思的文科歧视现象
  • 猪肉屠夫莎士比亚
  • 致北京高洪明先生:
  • 美国人也崇拜秦始皇
  • 站在霸权上的思考
  • 战斗民族饿罗斯的悲哀
  • 巴山老狼惊闻大明崇祯皇帝吐出亡国之音!
  • 中国人口大崩塌,习圣君文过饰非再次乞灵专政
  • 一出政商统战献媚权贵的恶俗丑剧--评2018春晚
  • 生活剪影一二:柏斯的东北媳妇
  • 博客最新文章:
  • BURMA-缅甸风云蒲甘王朝与宋朝崇宁通宝
  • 移民秘笈政治庇护的误区之一:一定要受到过迫害
  • 谢选骏华盛顿不是内心的道德,而是上帝的拣选
  • 东海一枭关于“子诛少正卯”
  • 谢选骏美国也有政教合一的一面
  • 严家祺美国之音:“中国缺少葛培理”,流亡异见者追忆美国牧师
  • 上访维权中国空军大校飞行员家遭强拆过年露宿街头
  • 廖祖笙廖祖笙:千年名刹泰宁罗汉寺简介
  • 谢选骏吴小晖长得很像邓小平
  • 独往独来袁征:人类文明史上最伟大的五分钟
  • 生命禅院寻找真正的自己(四)
  • 张杰博闻安邦被接管吴小晖入狱邓小平家族命运堪忧?
  • 东海一枭儒家关于复仇的规定
  • 金光鸿革命家的独立人格和独立操守最重要
  • 谢选骏艾尔塞差点就破坏了中国的崛起
  • 严家祺人之賤則無敵,人之貴則無友
  • 谢选骏索尔仁尼琴流亡二十年算什么
    论坛最新文章:
  • 两会逼近王岐山新角色猜测又起
  • 李书福再用竞购股票跻身奔驰母厂第一大股东
  • 中国加快在西藏部署先进战机明显针对印度
  • 中国一月份几乎没有向朝鲜输出原油
  • SpaceX发射两颗通讯卫星 开启全球高速互联网计划
  • 吴敦义:两岸能否破冰关键不在陆委会主委是谁
  • 祸不单行: 回归奥运未定 俄选手吃禁药又遭逐
  • 两会前再开党中央全会 凸显习近平打破惯例
  • 新京报被公开指责为吴小晖洗地开脱
  • 美出台最大规模制裁促朝弃核 朝鲜表示不害怕
  • 北京上海人可支配钱财居中国之首
  • 巴黎农展开幕 马克龙前去展开魅力行动
  • 法国宣布预防圣战激进化的新计划
  • 美国宣布最大规模制裁朝鲜名单
  • 马克龙全天驻足第55届法国农展 农民不满四处可闻
  • 不顾俄庇护 安理会今闯叙停火议案表决
  • 美国提前在以色列建国70周年日使馆迁进耶路撒冷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