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大概是这篇文章的第104037个读者,谢谢!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不平则鸣]
   

上海七宝镇信访办主任吕宏萍关我“黑监牢”80天,谁给她这么大权力?
(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1月27日 来稿)
    
    我,上海闵行区七宝镇沪星村村民邵铄兰。
    
    (一)
    
    2000年七宝镇建造高尔夫球场、高档别墅,拆我母女唯一栖身之所,一丁点没安置补偿我母女,十八年了,我们在生存线下苦苦挣扎,其中之心酸与苦楚与谁言说?!
    
    只有大自然的风垂怜于我这个无助与无望的外来媳,她轻轻抹去我的泪水······
    
    无奈啃啮着我已经千疮百孔并巨痛的心,我走上了漫漫维权之路,一开始重点村里(那时想得很天真,想想我母女有住的地方就行,没想到村书记如此蛮横,其他领导也仅此同情),最后镇里、区里、市里,北京······
    
    2000年拆迁时我孩子也已五岁了,按闵行区政府“复合意见”说的,拆迁是根据1992年24号令,可根据24号令,我母女均属被安置补偿对象。可属地官员不但不解决我的诉求,还六次拘留,屡次软禁我······
    
    这次十九大我被囚禁在江苏海门农户家里80天,12月29日夜晚黑帮把骨瘦如柴的我扔在九亭西大街扬长而去时,我看到了夜幕下矗立的楼房,昏暗的路灯······我清醒了,我还活着!邵铄兰,还——活——着——!
    
    (二)
    
    2017年9月25日,七宝镇政府施文清治安队长把我看在松江区别人家里,拿了我的手机。几天后,他给我说七宝信访办和沪星村领导要找我谈,叫我10月11日去七宝,他带我去信访办。这天上午九点多,我被施带到七宝镇政府信访办的一个小屋子里,信访办主任吕宏萍和沪星村党支部委员范哲沂早已等在那里,施大功告成后即离开。
    
    在我与吕宏萍讲话的同时,冲进来一伙黑帮当着吕宏萍、范哲沂面抢了我的包和我的身份证,架着我的双臂往外拖,我一边挣扎一边疾呼:你们又要绑架我?!你们又要绑架我?!难以想象这是发生在政府大楼里!美其名曰政府是人民百姓的政府,然而七宝镇政府是不是贪官污吏多了,听不见正义的声音?!
    
    在吕宏萍和范哲沂的指示下,黑帮恶狠狠的把我丢上车,押着我耀武扬威驶出七宝镇政府大门往华友路西边到底的荒草坪进发,我被黑帮囚禁在停在荒草坪的车上一直到晚上,大概晚上八九点左右,黑帮头子来了,再把我押去外地一农户家院子里,一伙黑帮押着我在高速路上、狭窄的小路上跑了两三个小时!
    
    在农户家院子下了车,另一伙黑帮早已等在那里,它们又从窄窄的楼梯凶神恶煞的把我押到二楼房间,房间里外一片狼藉,散发着厚重的烟味和脚臭气,一张床上一条毛巾毯和一条被子大概从来没洗过,床周围的地上都是黑帮铺的睡觉的被子,看看令人心惊肉跳,整个房间霉味与阴暗,我被囚禁在这个他们谎说启东实为海门的“黑监牢”里!
    
    黑帮睡在我床旁边的地上,24小时轮流看着我,男女一室(甚至于有的黑帮在我面前肆无忌惮地脱衣服睡觉),心里极度恐慌,我不敢深度入眠,我袜子、裤子、衣服穿着睡了80天!
    
    我吃了几天饭以后小腿上就像鱼麟片一样,一片一片的,手心里肉突然畲了很多,看到很多青筋,大便稀、黑色,人没力气!一开始我每天还能见到三寸阳光,后来我一丝光也见不到,我每天不知外面是白天还是黑夜!
    
    我晕倒两次,看我的人置若罔闻!我要求看病,可没人理睬我······我没伤害过任何人!我仅仅只为我的权利被侵害而造成我们居无定所十几年而维权,可闵行区七宝镇为何要一而再再而三的置我于死地?!
    
    (三)
    
    在这80天里,一伙黑帮在夜晚把我密秘转移过三个地方,他们骂我,恐吓我:要把我扔去坟地、要把我扔进海里······我仅仅一弱女子,仅仅为了维权!我的身心受到严重的摧残······
    
    2017年12月29日夜,黑帮把我押回上海,扔在松江区九亭西大街扬长而去,他们完成了信访办主任吕宏萍和沪星村代表范哲沂交给他们的黑任务!吕、范两人动用七宝镇政府的钱豢养黑帮分子,在离上海200公里的江苏省海门市建立“黑监牢”,已经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八条与第二百三十九条之规定,公然在政府部门犯下绑架、收买与非法拘禁多项罪行。
    
    吕宏萍,她的职务镇政府的信访办主任,充其量副科级;范哲沂,他为七宝镇政府下面的沪星村党支部政法委员,只不过一般干部而已。在中国传统上,老百姓称他们“芝麻绿头官”,为何有这么大的权力?首先,他们不是人民选的,是拉帮结派“拉”上去的;其次他们有靠山不言而喻,然而,我一个弱女子也不怕,党章规定“党必须在宪法范围内活动”,中央三令五申都这么说的,吕、范两人连党的话都不听,我还怕你们,我依法维权,行使宪法的权利,不把“吕、范”两犯罪绳之以法,我就决不下战场!
    
    2018年元月18日,我专赴福州路上的上海市公安局对“吕、范”两犯罪举报,《来访登记表》附后,望社会各界拭目以待!同时,我公布两犯罪的电话:吕宏平手机号+8613611703306;范哲沂电话021-54850587。望媒体记者帮助曝光,我与他们当面辩论敢不敢?!
    
    上海“黑监牢”控诉者:邵铄兰
    2018年元月27日
    联系电话:+8613166203341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77014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控诉上海访民邵铄兰被关“黑监牢”80天 (图)
·上海政府无期“囚禁”邵铄兰信访头号打击报复事件(二) (图)
·上海政府无期“囚禁”邵铄兰信访头号打击报复事件(一) (图)
·为十九大维稳 上海政府以欺骗手法绑架访民邵铄兰
·上海访民邵铄兰致中央及上海市领导公开信 (图)
·上海闵行区信访办对邵铄兰诉求召开听证会“听而不证” (图)
·上海访民邵铄兰拆迁官司不服一审向北京高院上诉
·上海访民邵铄兰从北京押回上海 被囚酒店达50天
·上海闵行区邵铄兰母女无土地、无收入、无处栖身已十六年!
·上海邵铄兰遭强拆 上访被打被拘留(视频、组图) (图)
·上海邵铄兰母女唯一栖所被拆
·邵铄兰诉上海市公安局闵行分局行政撤销案的法律意见
·上海市闵行区邵铄兰母女无房无地流浪已十五年
·上海闵行区邵铄兰母女唯一栖所被拆!流浪已十五年
·上海邵铄兰母女唯一住房被拆,流离失所已十五年,现仍流浪
·上海邵铄兰母女唯一住房被拆 流离失所 现仍流浪
·紧急关注:邵铄兰已被“黑社会”囚禁”
·上海维权人士邵铄兰被刑拘、周雪珍关黑监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档案铁证:红朝秘闻:陈云手令山西八路军贩毒
  • 档案铁证:中国20至40年代的大毒枭是中共
  • 鲜为人知:斯大林逼迫蒙古大屠杀中国侨民一个不留!
  • 美军才是人民的军队
  • 《天堂夢醒》三、拼命搏殺
  • “妄议中共”比“妄议中央”处罚更重
  • 经济崩盘只会更加强化习近平权力
  • 真冒险与假冒险
  • 永遠的安娜.卡列尼娜
  • 中国的崩溃与重建才是人类社会里规模最大的
  • 刘国梁的哥哥刘国栋:请你闭嘴!
  • 蚂王在蚁国如此操纵蚁民的生死
  • 三国演义和三国志哪个更真实
  • 最初的社会化就是吃螺丝钉、就伴随着杀机
  • 圣女贞德与纽伦堡审判——《审判圣女贞德》是对纽伦堡审判
  • 网络民主还是网络主权
  • 博客最新文章:
  • 曾节明计划生育必导致“计划死亡”
  • 紫电揭开剩余价值和抽象劳动的秘密
  • 明暗經緯錄民進黨違憲暴力組織集團,讓台灣陷入無愛的恐怖狀態
  • 谢选骏老龄社会的颤栗哀鸣
  • 胡志伟喻舲居何許人也?
  • 东海一枭今日微言(化解各种宗教隐患和冲突的最好法门)
  • 谢选骏樱花是日本人的公共生殖器就像是艺妓
  • 胡志伟喻舲居何許人也?
  • 苏明张健评论习近平和它的匪类政权焉得不垮
  • 谢选骏胡鞍钢成了坏人的代号
  • 曾节明特疯子的贸易战,客观上帮了习近平复辟毛共的大忙
  • 生命禅院奔向高潮拥抱精彩人生
  • 谢选骏蛮力巧计将计就计
  • 康正果墓園詠懷
  • 谢选骏外国学者是地震海啸前夕率先颤栗并逃走的动物
  • 张杰博闻陋兰:面对罪恶,请别和我谈辩证法
  • 谢选骏朱军与芮成钢一丘之貉
    论坛最新文章:
  • 莫斯科谴责联合国“阻碍”叙利亚重建
  • 莫斯科谴责联合国“阻碍”叙利亚重建
  • 阿富汗塔利班武装拒绝政府的停火提议
  • 马赛国际商贸城在希望与犹豫中起步
  • 中国网民破8亿 中等教育程度群为主
  • 中国调查境内三起非洲猪瘟可能关联性
  •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七:民主的危险
  • 印度克勒拉省百年不遇洪灾遇难者升至400人
  • 中国开发网攻技术介入邻国政治?
  • 苹果:已将非法彩票赌博APP自中国商店下架
  • 潘永忠 :警钟长鸣:防范“文革”恶梦重演
  • 两韩3年来首次重启离散家庭团聚会
  • 自由了!八年危机后 希腊成功脱离纾困岁月
  • 转移焦点 特朗普:只盯着俄国的傻瓜们,看看中国!
  • 无人机袭击手段成为新的威胁
  • 美国报纸与美国总统之战
  • 马哈蒂尔在京寻援 吁中国帮助解决马国财政问题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