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中央巡视组督办的案件三年半未果/刘恒政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12月10日 转载)
     伸冤越伸越冤、维权越维越难、恳请中央领导关注
    尊敬的中央政治局七常委:你们好!
     恳请人刘恒政,男,汉族,66岁,住郑州市金水路79号院7号楼5号

    原任郑州市国税局下属二级机构,郑州金鹤实业开发总公司副总经理兼郑州金鹤物资贸易公司经理,郑州市国税局第四党支部支部委员。
    一名共产党员的漫长维权路······
    透视一起司法人员长期枉法滥用公权,让民权无法维护的案例。
    习近平总书记讲:“公正是法治的生命线。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必须坚持公正司法。公正司法是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如果人民群众通过司法程序不能保证自己的合法权利,那司法就没有公信力,人民群众也不会相信司法。”
    习总书记曾多次重申: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义。”
    十七年前,司法人员相互勾结,滥用公权,办关系案、金钱案,故意栽赃陷害,编造冤假错案,践踏、羞辱公平、公正的法律,十七年一次次地欺骗、伤害、侵犯恳请人的合法权利,给恳请人及其家庭造成无法弥补的经济损失和精神伤害。
    2014年4月,中央第八巡视组进驻河南,恳请人向中央巡视组递交了控诉、控告材料,中央巡视组即将恳请人的控告状、控诉状批、转、督办给了郑州市中院,郑州市中院法官曾两次到恳请人家询问笔录并向恳请人承诺“是中央督办的案件,将很快会给恳请人做出结论”。曾问恳请人,你的赔偿诉求法院全部支持了咋办,恳请人当场答复,支持了我就息诉罢访。可后来一直没任何消息。7月15日恳请人到省高院反映情况,不但没人接待,反遭到省高院法警的施暴和武警的殴打致伤。(伤情照片附后)
    恳请人为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2014年3月、7月、10月、2015年3月、7月、10月、2016年3月、5月,7月、9月、2017年3月、5月、9月11月恳请人曾分别到北京给习总书记、中纪委、中政委、最高法、最高检的领导寄控诉、控告材料。随后,恳请人均收到了收件机关盖过章的回执,只有恳请人寄给习总书记、李总理的材料被转给国家信访局后,国家信访局给恳请人发来几次短信,称恳请人提出的信访亊项属人民法院职权范围,请恳请人向有关人民法院提出。恳请人给其它领导人的材料都泥牛入海,连一点回音都没有。维权难,真是难似上青天。
    尊敬的中央领导,给恳请人酿成冤案的就是公、检、法狼狈为奸、 徇私枉法、滥用公权、办关系案、金钱案及栽赃陷害造成的。一桩赤裸裸的冤假错案在河南省三级法院审了十年才得到改判无罪,现在还让恳请人再去找法院,是把恳请人往绝境中推的。敬请各位领导在百忙的工作中过目恳请人下面陈述的维权经历,是何等的艰辛,又是多么的绝望。恳请人讲粗鲁一点,本案自始至终司法机关就是在流氓执法,他们践踏着神圣的法律,残害着养育他们的黎民百姓,损害着党和政府的公信力,可以说成是禽兽不如。他们只会不择手段地维护他们的伪权威、伪形象。他们决不会牺牲自己的利益去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他们对中央的决策阳奉阴违,口是心非,他们喧嚷的司法为民、司法公正只不过是一骗局。
    事实与经过:
    1995年至1998年期间,郑州市国税局内部发生一场严重的权利斗争,当时曾惊动到中纪委及国家税务总局、涉及到多名局、处级领导,最后无法结案,对上级无法交代,郑州市国税局就勾结郑州市公安局办关系案、金钱案,寻找替罪羊为本场权利斗争收场。恳请人作为当时郑州市国税局下属二级机构、郑州金鹤实业开发总公司的副总经理兼郑州金鹤物资贸易公司的经理成为他们物色的对象,他们无端怀疑恳请人知情某领导的违纪行为,逼迫恳请人给出假证据被其拒绝,办案人员就斥责恳请人不配合他们的工作,称:“非让恳请人去过过生不如死的日子不可”。并威胁恳请人:“你信不信,在我们国家说你有罪你就有罪”。随后就故意编造伪证,对恳请人栽赃迫害,导致后来恳请人就成了本场权利斗争的替罪羊和牺牲品。
    2000年10月18日至2010年5月27日,公、检、法相互勾结,搞权权交易,办关系案、金钱案,编造伪证,故意制造冤假错案,使恳请人在没有被开除党籍、工职、撤销任何职务的情况下,将恳请人错拘、错捕、错判入狱,在监牢里度过了生不如死的1187天。恳请人历经近十年的艰辛诉求,2010年5月27日经法院重审改判无罪,使恳请人蒙冤受屈长达近十年(3506天)。3506天恳请人的政治生命、合法劳动权利、合法经济收入全被无辜非法剥夺,堂堂一名公司经理,企业法定代表人既变成一名社会乞丐。3506天的悲惨遭遇,恳请人的身体被摧垮,精神被搞炸,家庭被搞乱,给恳请人及其家庭造成无法弥补的经济损失和精神伤害。
    改判无罪后,2010年11月23日,河南省高级法院院长张立勇曾回访恳请人,当时有省高院其它领导、郑州市中院院长、二七区法院院长、副院长及众法官以及河南省电视台法治频道记者在场,张院长曾指示:“要想法对老刘及家庭十年来造成的经济损失和精神伤害给弥补回来”。
    2011年,恳请人向赔偿义务机关郑州市中院申请国家赔偿,郑州市中院不以亊实为依据,给恳请人做出不公正的赔偿决定。决定只赔偿恳请人被羁押1187天计人民币16万余元,精神抚慰金1万元,而对三级法院为维护它们的伪权威、伪形象、故意坚持有错不纠,渎职枉法裁判导致恳请人2319天的艰辛维权所造成经济损失和精神伤害均不予支持。法官解释:“给你这些赔偿确实弥补不了给你造成的损失,你不满意你可去省高院申诉。”
     恳请人对郑州市中院的赔偿决定不服,即向河南省高院提起申诉,省高院审理后只确认郑州市中院决定给恳请人支付1万元精神抚慰金偏低,省高院决定变更为3万元。省院法官解释,给你这么多赔偿确实弥补不了给你造成的损失和伤害,但我们已做出很大努力,再给你多了,很多法官就要被砸饭碗,你不满意你可去最高院申诉。
     2012年6月,恳请人向最高院提出申诉,最高院受理后分别在8月、10月约谈恳请人两次,并告知恳请人已经立案正在审理中。2013年3月初,恳请人再到最高院查询,法官答复案子仍在审理中让恳请人继续等待。
     2013年3月底,最高院违犯法律程序,对恳请人的案子审而不判,不给下判决、裁定,给下了一份驳回通知书,驳回通知书对恳请人的合理诉求全部不予支持,就连恳请人要求对故意枉法制造本起错案的办案人进行追责、追偿的诉求也只字不提。驳回通知书落款一名法官的名字也没有,最高院向恳请人下达的驳回通知书不是通知恳请人到法院签领的,而是采用快递邮寄,寄给恳请人也不让恳请人签收,最高法院的作法,程序是极其荒唐的、也是不合法的。
     2013年、2014年、2015年恳请人曾多次带着最高院的驳回通知书到最高检申请抗诉,最高检都给恳请人解释,最高法的驳回通知书不是判决裁定,(不属正式法律文书)没有法律效果,不能受理,让恳请去最高法索要正式法律文书(裁定)。2013年至今,恳请人反复到最高法讨要裁定,最高法都辩称此案已审结,程序已终结为由不予受理。至此,恳请人的诉求步入到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绝境。
    2017年5月26日恳请人抱着碰大运的心态,又到最高检诉求抗诉,很幸运,这次受到了接待,检察官看过材料后给恳请人下了一个约谈通知,让恳请人回去重新准备材料,要在6月10日前到最高检接受约谈,但要求材料内容不准带控诉、控告的词语。6月9日恳请人以“赔偿、追责、追偿监督申请书”为标题向检察官递交了诉求材料,检察官看后很不高兴,斥责恳请人写的材料不符合要求,要求去掉“追责、追偿”四个字,否则不予受理。恳请人按照检察官的要求将“追责、追偿”去掉后检察官收下了材料,让恳请人回家等侯答复。8月14日最高检用快递给恳请人寄来一份不予立案通知书。通知书称:本案不符合《人民检察院国家赔偿工作规定》第三十条规定的立案条件,决定不予立案。荒唐,本案是公、检、法相互勾结,办关系案、金钱案,故意编造假证据、假证明对恳请人进行栽赃陷害,后又将恳请人错拘、错捕、错判入狱,是公、检、法相互勾结枉法制造的一起冤假错案。恳请人历经近十年的艰辛诉求,法院渎职枉法,官官相互,,坚持有错不改,以维持、驳回、驳回维持的卑鄙手段,像烤烧饼一样的摧残、折磨恳请人达近十年,最高检拒绝恳请人的申诉材料中带有控诉、控告词语,并让删除追责、追偿的诉求亊项,恳请人连对违法者控诉、控告的权利都没有,最高检是对恳请人合法权利的剥夺,本案的办案人员故意制造冤假错案,他们是知法犯法,他们触犯律的性质、后果及社会损害更严重、更恶劣。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王子犯法应与黎民同罪,检察机关拒绝恳请人对枉法者进行控诉、控告及提出的追责、追偿诉求,是对司法正义、公平、公正的践踏和羞辱,是在搞权权交易、官官相互,是在纵容、包庇犯罪分子,国法不容,恳请人是坚决不能接受的。
    郑州市中院、河南省高院对恳请人做出的国家赔偿,违背了亊实求是的办案原则,没有采用法、情、理、相结合的办案理念去分析、考虑、裁决案子,是在机械地、片面地实用法律。为此,对恳请人作出的赔偿决定是不公正的。
    最高人民法院对恳请人的申诉审而不判,违背法律程序,它们是在办关系案,是官官相互、权权交易,是下院错判上院护短的产物。
    中国有句古语:“饿死不做贼,屈死不告状。”谁都知道打官司是要付出沉重代价的,尤其民告官的官司,导致倾家荡产、妻离子散、身败名裂。十年的官司,申请人的合法劳动权利和合法经济收入被剥夺,身体被摧垮,精神被搞炸,家庭被搞乱,恳请人的遭遇充分证实了沈德咏院长讲的:“一个冤假错案,毁掉一个家庭,毁掉一个人的一生”的严重后果。十年悲惨遭遇给恳请人造成的精神伤害和经济损失是无法弥补的。
    恳请人对两级法院的赔偿决定不服,2014年3月,恳请人曾向河南省检察院申请抗诉,检察官看过材料后,三名检察官一同会见恳请人约一个小时,他们对恳请人的遭遇深感同情,称:“十年对一个人一个家庭造成的损失确实太大了,一个人的一生有几个十年。”并劝导恳请人,案子已久,涉及当时办你案子的人员有很大变化,现在你要求追责难度很大,他们答复与省高院进行协商,可通过补偿、救助的方式弥补恳请人的损失,也是对恳请人精神上的一种安慰,建议恳请人以后不再提追责的亊项,让恳请人回家等候消息,最近会有人与恳请人联系。(至今未果)
     2014年10月29日、2015年2月11日、3月26日,河南省高检分别再受理恳请人的控诉、控告材料,并承诺再协调和督办,让恳请人在家等消息。2015年5月25日,恳请人到省高检寻求结果,省高检接待人员称:“你的案子是特批特办案件,你回家等着,下午给你答复。”至到6月1日,什么消息也没有,恳请人再到省高检查询,接待人员却突然谎称:“现在根本查不到以前高检所受理恳请人的任何材料信息,就连省政法委批转、督办过来的所有材料信息也查不到。”5月25日,曾被检察官告知是特批特办的案件,为什么时隔一周所有材料信息被隐匿、删除、消失,作为执法机关,这种行为真让人无法接受。真是太荒唐了。是谁在背后干预和暗箱操作,真是官场黑比黑社会更可恶,更凶残,更可耻。
     2014年11月24日、2015年元月12日、3月30日、5月25日、6月1日、7月13日、8月5日、11月2日、2016年元月6日,恳请人曾分别向河南省高院递交了控诉、控告材料,该院依照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举报须知第四条规定,对恳请人递交的材料该院均予已受理登记,但至今不给恳请人任何受理手续和处理结论。
    2014年12月、2015年元月、4月、5月、8月、9月、11月,2016年元月、4月、5月,恳请人递交给省政法委的控诉、控告材料,省政法委也均登记后分别督办给省高检、省高院,至今两院均不予立案,也不给任何答复,等于泥牛如海。
    申请亊项:
     一、 一审、二审对恳请人的赔偿决定是不公平、不公正的,恳请人是不能接受的。恳请人从2000年10月18日被司法机关错拘、错捕、错判,恳请人历经近十年的艰苦诉求,至到2010年5月27日才予以改判恳请人无罪。本起冤假错案沉积长达3506天,在我们一个法治国家真是一桩奇案。3506天给恳请人及家庭造成了极其惨重和无法弥补的经济和精神损失。法院决定赔偿恳请人赔偿金、精神抚慰金合计198945.71元。真是天大的不公,国法不容、天理不容,恳请人强烈要求法院遵循习总书记:“让人民群众在每个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义的指示精神”,坚持以事实求是为准则,对法院枉法裁判给恳请人造成3506天的经济和精神损失做出公正、公平、合理的国家赔偿。
    二、 恳请人提出的赔偿亊项都是在法度之内,情理之中。最高人民法院驳回通知书称,恳请人主张郑州市中院应支付精神抚慰金的理由不充分是在袒护、包庇郑州市中院、河南省高院的不公正赔偿决定,是在抹杀恳请人十年悲惨遭遇的事实真相,在继续剥夺恳请人的合法权益,最高人民法院办的是关系案。 据恳请人查悉,国家对精神损害抚慰金的支付是有规定的,具体数额,原则上是按不超过依照国家赔偿法第三十三条、第三十四条所确定的人身自由赔偿金、生命健康赔偿金总额的百分之三十五计算的,最低不少于一千元。另据恳请人查询获得的信息,从2011年国家新的赔偿法颁布实施后,从赵作海错案开始,全国纠正了许多冤假错案,当事人得到的精神抚慰金大都超过了百分之三十五,有的超过百分之八十。如:呼格案、张氏叔侄案、钱仁风、念斌、徐辉、陈满、聂书斌等案例都可以佐证。而且这些案子的当事人大都是正在服刑中被改判无罪的。恳请人与他们遭遇不同的是,恳请人是刑满释放后经历了2319天艰辛维权才得到改判无罪的。恳请人历经的2319天维权所遭受的磨难真让其诉说不完,倾诉不尽。真是生不如死呀!郑州市中院决定支付恳请人的抚慰金不到百分之十,河南省高院的决定不到百分之二十,最高院却辩称河南省高院的赔偿决定并无不当,公平何在、公正何在,法在哪里?为此,恳请人要求法院要以亊实为依据,维护申请人的合法权利。恳请人被冤狱1187天,上诉、申诉达九年之久,从非法关押到改判无罪,恳请人遭受伤害长达3506天。在监牢里受尽了非人间的摧残和折磨,在上诉、申诉期间又多次遭遇相关部门和不同社会阶层的歧视和污辱。一起赤裸裸的冤假错案,河南省三级法院审了十余次,恳请人收到十余份枉法判决书,他们真是在践踏和羞辱法律的公正、正义。十年间,恳请人过着度日如年、生不如死的日子。恳请人唯一的女儿因父亲是一名罪犯,在社会舆论的压力下、中途辍学,荒废学业,三十岁还没完婚,至今也没有一份安定的职业,她被毁掉了一生。恳请人的妻子因社会舆论的打击和家庭经济的拮据,精神上造成极大的挫伤,精神面临崩溃,不但长期提出与恳请人离婚,还扬言要弄死恳请人。十年的悲惨遭遇,使恳请人的身体被摧垮,精神被搞炸,家庭被搞乱,积怨劳成疾,使其患上严重的高血压、冠心病。给恳请人造成更惨重经济损失的是:作为郑州金鹤物资贸易公司、郑州三江贸易有限公司,两个公司法人代表的恳请人,因被剥夺人身自由,使两个公司的营业执照无法年审而被注销。给国家、集体、个人都造成了无法弥补的经济损失。最高人民法院称恳请人的主张理由不充分是极其荒唐和不尊重事实的,也是不公正、不合情、不合理的。对恳请人及家庭伤害有多大,敬请办案的法官拍拍良心,换位思考思考。
    恳请人认为郑州市中院、河南省高院给恳请人作出的赔偿决定是强奸和颠覆了社会的公平、公正,才真正是理由不充分和缺乏法律依据。沈院长的讲话感人肺腑,顺应天理,深得民意。郑州市中院、河南省高院、最高人民法院给恳请人作出赔偿决定与沈院长的讲话精神是完全相悖的,也违背了法、理、道德和良知,恳请人对三级法院的判决是不能接受的。
    三、 最高人民法院不以亊实求是断案,办的是关系案。最高人民法院驳回通知书称,恳请人主张郑州市中院还应当赔偿误工费、为申诉所产生的交通费、打印费、住宿费、医疗费缺乏事实与法律依据,法官是在睁着眼撒谎,是没有人性味的欺人之谈。2319天给恳请人造成的一切损失都是因司法机关故意枉法办案造成的,尤其是法院坚持有错不纠,一错再错,让恳请人蒙冤长达近十年,给恳请人造成的损失法院不赔,应该谁赔,最高法作为最高法律裁决机关,总得有个说法吧,不能一驳回案子就终结了,公平公正何在。
    我们党的政策始终是坚持以事实求是为准则,法院办案始终是坚持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法是由人制定的,法是在实施过程中不断地进行修改和完善。但是已经形成事实的东西,任何人、任何理由都是无法改变和否定的。恳请人2000年10月被错拘,后被错判,2010年5月被改判无罪,恳请人总计被非法剥夺合法劳动权利、合法经济收入3506天,郑州市中院、河南省高院只决定赔偿恳请人冤狱1187天,计赔偿金198945.71元。2004年恳请人出狱后,为维护自己的合法权利,拖着病体,(因本场从天而降的灾难,给恳请人精神上造成沉重的打击,造成恳请人患上高血压、冠心病,而又因经济上的拮据,无钱医治严重的病疼,只能忍受着病魔的折磨,四处奔波,2010年恳请人改判无罪后拿到赔偿金才到医院作检查、诊治,结果是高血压、心脏主动脉血管严重狭窄,时刻都有生命危险,后给恳请人做了3个心脏支架,昂贵的医疗、医药费世人皆知,司法为民要说到做到啊!)诉求长达2319天,2319天的误工费,完全是郑州市中院故意有法不依,有错不纠,枉法裁判造成的。法院应该把因果关系搞清楚,冤有头、债有主,恳请人申请的误工费,完全应该由法院赔偿。另外,2319天我年复一年的四处奔波,恳请人能扎紧脖子、陡步去伸冤吗?吃、住、行应该谁来承担,法院理都不讲,还讲什么法呢,最高人民法院称恳请人的诉求缺乏事实与法律依据。从一审判决到改判恳请人无罪的十余份法律文书就是铁证如山的事实和法律依据。请求法院明断。
    恳请人作为一名近三十年党龄的中共党员,无辜遭受近十年(3506天)的迫害、摧残、折磨,年复一年、月复一月的诉求公平正义,十七年却一直得不到属于自己的合法权益,恳请人表示万分的愤慨。对如此让恳请人感到不公平的现实生活,使恳请人对这个世界深感寒心和绝望。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总书记为核心的党中央制定了一系列惩治腐败及从严治党的重大措施,打击、震慑了一大批坑国害民的不法分子,是我们的党风、政风得到了明显好转,全国人民拍手称快。但是,仍有一部分自觉手段高明、隐藏较深的不法分子还没有受到法律的惩处,他们利用窃取的权力,他们拿着国饷,吃着皇粮,继续干着祸国殃民的勾当,他们座着位子,霸占着权力,不为国家操劳,不为老百姓办事,更甚的是他们在行政、执法过程中渎职,枉法,玩弄政治和法律游戏,欺压残害黎民。他们的作法,表面上讲,称之谓是种种庸政、懒政行为,实际上他们是在恶意地抵触、对抗党中央决策的贯彻、落实,想方设法削弱党在人民群众中的公信力。其目的就是要制造和加大社会矛盾,搅乱局面,保护自己。他们唯恐社会和谐稳定,国泰民安,会乱了他们的方寸。他们是亡党、亡国之心不死。
    2014年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就印发了建立健全冤假错案责任追究的规定,实行法官、检察官、人民警察对办案质量终身负责制,严肃查处刑讯逼供、暴力取证、隐匿伪造证据等违法行为的规定。2015年两高相继出台冤假错终身追究制的决定。对造成冤假错案的责任人终身追责作出了明确决定。
    本案是由公、检、法相互勾结对恳请人进行栽赃陷害、又错拘、错捕、错判故意制造的冤假错案,造成恳请人冤狱,后法院又故意坚持有错不纠,让恳请人蒙冤长达近十年。恳请人反复控诉、控告,为什么枉法制造冤假错案的办案人员十七年不能受到追责和法律的惩处。法治、法治呀!不能天天空喊,要重在落实啊!恳请人千呼万唤中央新一届领导核心关注恳请人的悲惨遭遇,为恳请人作主,使故意制造冤假错案的枉法分子必须受到法律的严惩。使恳请人的合法权利得到维护。
    公正是法治的生命线,没有公正何谈法治。没有公正何谈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没有公正何谈社会和谐、稳定。为此,司法腐败才是对国家对百姓伤害最残酷的腐败,祸国又害民。恳请人维权十七年问题得不到解决是恳请人不幸和灾难,也是国家及法治的悲哀。腐败不除、亡党亡国,枉法者不惩,民无宁日。
    
    致
    中央政治局七常委
    恳请人:刘恒政
    2017年12月6日
    电话:13653714898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6224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最高法院审案十年没有结果!中央巡视组批复如空文! (图)
·郑建慧:最高法院审案十年没有结果!中央巡视组批复如空文 (图)
·中央巡视组徐令义等可能已被陕西省贪官绑架
·中央第十一巡视组“回头看”疑变“向钱看”!
·致中央第十一巡视组组长徐令义一封举报信 (图)
·请求中央巡视组中央纪委合力调查
·武汉张人强等在湖北大厦寻找巡视组被店方忽悠讨说法
·湖北豪迪公司雷竣翔到省委巡视组和高院控告 (图)
·视频:济南访民尹红在中央济南巡视组宾馆门口烧纸祈祷
·山东近300访民给中央巡视组的申冤信
·希望巡视组中央纪委员会合力调查:半世纪官员残害百姓的五种手段
·常卫云到深圳寻找中央巡视组为丈夫和儿子伸冤 (图)
·视频:河南省委第七巡视组在南阳,截访人员将访民打骨折 (图)
·湖北省委第一巡视组在监利忽悠百姓 (图)
·向巡视组举报:请看河南省襄城县人民政府颠倒黑白 (图)
·冤民钟亚芳向浙江巡视组控告桐庐县长方毅、公安局长王建平等
·广西党委第五巡视组敷衍李玉琢的上访诉求 (图)
·林应强遭秘密审判,其父举牌请求中央巡视组抓捕贪官张文灿 (图)
·钟亚芳母亲去浙江省委第六巡视组控告桐庐县政府县长方毅等 (图)
·郑州冤民到河南巡视组实名信访举报 (图)
·巡视组来了位副部级 喜欢不打招呼夜访“打气” (图)
·湖南省纪委书记夜探省委巡视组驻地:给大家鼓鼓劲 (图)
·徐令义已担任中央巡视组巡视专员并明确为正部长级 (图)
·孙政才问题如何被发现?中央巡视组时任组长这样说
·王岐山突然现身湖南 首以中央巡视组组长身份亮相 (图)
·北大公布针对巡视组反馈整改情况 整治天价班问题
·涉嫌贪污受贿 原中央巡视组专员张化为被立案审查 (图)
·刚刚 中央巡视组“内鬼”被开除党籍 (图)
·中石化淫乱曝光后:主角蒋振盈反而任香港巡视组组长 (图)
·中纪委巡视组再发现多两省伪造经济数据 (图)
·他们敢给中央巡视组“玩阴的” (图)
·天津570余名局处级干部主动向巡视组交代问题
·中纪委巡视组进驻中国顶尖高校 (图)
·江苏百余名被取消编制的广电职工求见巡视组遭拒
·安徽省委巡视组原副组长方克友在看守所内死亡
·巡视组前副组长猝死 2贪腐部级逃脱
·安徽省委巡视组原副组长羁押期间突发脑溢血死亡 (图)
·被叫一声大哥 大老虎被中央巡视组识破 (图)
·十八大后首个中纪委巡视组组长落马 (图)
·中国反腐败:巡视组长张化为落马 利好王岐山留任? (图)
·新华社发文习近平封核是中央巡视组胁迫的吗?
·潘 一丁:给中央医疗巡视组的公开建议
·名校招生互掐:如此阔绰,不怕巡视组盯上?
·白非:海外反腐拓新路 使馆迎来巡视组 (图)
·第二巡视组组长与韩正的对话 配偶子女倚仗权力谋取利
·俞梅荪:肃贪循旧制 访民盼青天——七访中央第二巡视组上海接待站(纪实之三) (图)
·我所见识到的中央巡视组/钱征鲁
·俞梅荪:冤案积如山 访民心泣血——再访中央第二巡视组上海接待站
·陈秉中:中央巡视组为河南血祸罪魁撑保护伞为哪般 (图)
·俞梅荪:黄浦江心水多少访民泪!——上访中央巡视组上海接待站
·巡视组反馈的信息显示出山东老虎的猖獗/石三生
·巡视组撤离 半月内两山东官员自杀/石三生
·中央巡视组三峡反腐,真能动得了李鹏?
·致中共河北巡视组举报:河北三级公安为黑社会充当保护伞/李凤华 (图)
·河北省巡视组巡视的真正意义解析/李凤华 (图)
·吉林冤民李秋伟致中央巡视组项宗西组长马瑞民副组长的公开信 (图)
·图片 河北保定访民李凤华等满市寻找河北第一巡视组 (图)
·蔡慎坤:粮库大火与中央巡视组有无关系
·向巡视组“烧钱”是在给特权“烧香”
·薄熙来与中央巡视组的较量『上篇』/姜维平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