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给尊敬习近平主席的公开信!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12月10日 来稿)
    
    中央十九大,广东更加腐败!凤岗镇公安局十月十一日早上十一时到我家,由天堂围村官陈武、谢焕南对我说:“再告贪官就要杀你全家,灭你九族,没收你全家财产,包括你的亲属朋友都受连类”。广东公、检、法、纪检、监察、信访没一个部门是说法的,钱权交易,无天无法,号称是李鹏(前总理)的天大下,东莞的腐败由市委书记带队,东莞公、检、法、纪检、监察、是名富其实的保贪局,将贪污当国家机密来保护,凤岗镇部门履行职责,镇政府,镇长林岚和镇纪委监察在天堂围村村民大会上回答谢寿祥村民的话说:“贪污诈骗不犯法”。镇政府的党代表巫惠平(镇人大主席)、张仲明(镇公安分局长)将贪污诈骗列为国家机密来保护,是专职贪污诈骗农民财物(土地)五十多万平方米,借着镇政府和镇商会之名,搞暗箱操作,市面房地产地价三万五千元左右,但给到村集体的地价只是一千到三千多元。韩月明诈骗通关费是一百多亩商业用地(因为有李鹏的),天堂围村反腐败三十多年,越告越腐败,天堂围村的贪官成了贪污诈骗专业户,村干部选举三人,但现村官是九人,每人每年二十多万元,天堂围村民一千多人,村民年分红五千多元,村官多,但没人为村民办事,他们只是将村集体的利益变为自己的诈骗,将早期卖地三十年使用期,现又:(1)重新私下改为宅基地;(2)重签合同五十年;(3)将工业用地私改为商业用地;(4)天堂围加油站到期,但没人收,如果收回村集体将增多三个多亿元的收益。但是村官和党代表没有一人是为集体、村民办事的。只是台上好话说尽,台下贪污诈骗坏事作绝。
    

    国家一级警戒信访,对信访人以临大
    敌,何必要五层严厉安监,但接访窗
    口只登记不接访,叫上访人都回当地
    办,信访部门成了皇帝级,怕暴露丑恶罪行,禁止拍照录音,从中央到省、市、镇都是同习近平为首的中央对抗,信访部门比日本子还要黑!黑黑!!颠倒黑白的信访!!!
    省、市联合工作组称:全东莞市都是贪官,工作组变成发贪污杀人牌照组,东莞市检察院说:“1990年东莞市政府已发贪污牌照,所以检察院不可以立案,东莞市公安局:犯法的事不是公安局管,凤岗镇政府:犯法的事也不是镇政府管的,国家信访局转办我上访事项给东莞市政府办理,东莞市政府又转给凤岗镇政府,凤岗镇政府说:省、市联合工作组说:贪污诈骗不犯法,伪造现场杀人不犯法,谁人敢说这些事是犯法!所这事镇政府也管不了,农民的土地、收入都是当官的(天堂围村约千人,凤岗镇政府委任九位村官,组成诈骗集团,专职诈骗)”
    控告状
    
    控告人:谢寿祥,男,53岁,务农,地址:广东省东莞市凤岗镇天堂围村,
    电话:13532620167;
    被控告人:东莞市委书记:徐建华,;
    被控告人:东莞市政府,法人:袁宝成,(市长);机构代码:707734681;
    被控告人:东莞市公安局,法人:黄锡明(负责人、副局长);
    被控告人:东莞市人民检察院,法人:黄文艾(院长);
    被控告人:东莞市中级人民法院,法人:王海清(院长);
    被控告人:东莞凤山风岗镇副书记,政法办主任,社会工作委主任:林岚;
    被控告人:东莞市公安局风岗分局,法人:罗建军(局长);
    被控告人:东莞凤山风岗镇党委委员,纪委书记:张凌峰;
    案由:渎职失职,将贪污诈骗列为国家机密来保护,打击报复,专办假案
    诉求:责令(1)履行法律、政策规定的职责;
    (2)依法律、法规给予侵权造成损失赔偿;
    (3)依法追究渎职失职、滥用职权的人法律责任
    事实与理由:我为了集体的利益,向上级反映:(1)原村支书:陈路通自报住宅、厂房多达二十九幢之多,市值亿计,政府职能部门查结果:其叔在香港住天桥底得来的;(2)天堂围火车站前市值3亿多元的3万平方米商业用地送给诈骗人韩月明作为通关费;(3)原天堂围村环卫费50万元全包,从镇政府插手后承包费提高100万元/年,另加每立方米用水收0.55元,还外收工厂和商户环卫费,村民要求公布此项费用,镇政府说:村委不同意!(4)谢焕南在农民工业城造假合同,作假帐骗工程款:37万元;(5)天堂围外围水沟和新市场至水龙水沟两项工程提高工程价高达:400元/立方米,当时市场价是105元/立方米,凤岗镇政府最高价也只是135元/立方米,公路用水泥浆才400元/立方米,石头运到工地价也是20元/立方米;(6)果坑水塘填土工程26万元是虚构假的,这是谢福堂另立帐目请镇政府官员到马来西亚旅游费用报销项目;(7)老虎山的水沟工程款46万元也是假的,集体转出土地都是搞好三通一平,但腐败分子在同一工程项目即用不同名目:推土、填土、平土等名目重复虚报工程帐目侵吞公款;(8)东莞市公安局凤岗公安分局在天堂围村建治安楼总工程款27万元,天堂围村负13.5万元,工程由本村民:陈文兴承包兴建,但经贪污分子弄虚作假,冒名顶替变成姚伟光承包了此工程,并将工程款夸大到47万元;(9)天堂围村集体投资三千多万元建造本村管辖区供电系统,即被作价五百万元转让了(这笔款已转付),但至今这笔五百万元没见进帐;(10)天堂围加油站也被利益相送,承包合同价格:3.8万元/年,合同期限:30年,将要到期。经造假后现价1.08万元/年;(11)天堂围村南部厂卖地32000平方回扣(5% )是弄虚作假侵吞公款,事实买地老板看好这块地,直接与村委联系,没经任何人联系,但被腐败分子又虚设名目侵吞土地介绍费:46万元;(12)在二十多年前原森泰公司以石马岭十万平方米的项目获取开发资质后转走,依法规定此项目二年没开发,此地自然回归村集体所有,至今市值十多亿,现镇政府以言代法,欺下瞒上,没经过合法程序,暗箱操作,去年以谎言五千万元买了二十多年前森泰公司开发权,豪夺村集体土地和人工湖总面积二十六万平方米的数十亿元利益!(13)天堂围市场经投标计划1500万元建造,在建造中遇金融风暴,理应人工和材料等费都低于预期价,但在腐败之徒的暗箱操作下,以2500万元结算了!(14)镇政府长期为村委培训诈骗天才,村领导都由镇府指派,虚走程序就委任,现任:谢焕南、朱定坚、陈武、魏伟强、张永红(党代表),专培训天堂围诈骗专家),历任村官:陈路通、朱迭华、谢善权、谢悠芬、朱伴君、谢丽欢、谢达华、周柱安、陈玉书、谢福堂等,他们只有利可图,什么伤天害理的事都做,损公肥私的利益相送,如上变造合同,作假帐多如牛毛,至今全村70% 宅基地都在这帮贪官的名下。2000年收入2123万元、2001年收入2400万元,从2002年起镇政府下令:村收支帐为机密,直至今都没公布收支帐。2014年收入2200万元,在村总收入中10% 归村官和党代表奖金,村官工资248万元,党代表100多万元,这只是腐败冰山一角,镇政府在天堂围村实行全面诈骗,请求查处村官们的渎职责任,请求公开村官财产。请求公开2002年来村收支帐。
    在2000年11月27日公安凤岗分局局长罗运来以“我告贪官是泄露国家机密”为由,没违法事实劳教我一年。荷枪实弹抢劫一次养猪场、拆我养猪场无数次;毁我农场唯一必经之路;他们要我乞勺找张德江和胡锦涛要饭吃。经常关将我黑牢导致农场欠缺管理。到了2003年8月29日下午约1点,天堂围自来水厂当班人员严重失职,将危险禁区大门打开,离开岗位,致使我儿子和外甥进入水厂危险区内,导致俩个都几岁小孩溺水后,几名目击群众报警,派出所来人不马上救人,还叫在现场人到派出所录口供,天堂围村书记朱迭华、水厂厂长谢进明和镇政府派来几十人坐在水坝上看风景,没一人下水救人,而且还继续开足泵水提高蓄水位,大贪官串通天堂围派出所伪造小孩溺水第二现场等等,达到他们杀人的目的。事实证明自来水厂对危险公共设施管理不善和公安受理报警后不及时采取救援措施,导致俩几岁小孩死亡都负有渎职失职不可推卸的责任(附件证据:现场证人证书)。
    为告贪官,为俩小孩冤死不平,无数次向市、省、中央维权上访,受到省公安副厅长张永强,原省委书记张德江等接见,国家主席胡锦涛对此案也批示重办,并获省委书记张德江的特批督办,责令省监察厅原厅长杨常伟为组长、省信访局梁副局长为副组长,东莞市纪委、监察领导黄双福为副组长的工作组。到案发地了解反腐、维权问题几十天。但在镇政府暗箱操作下公安、检察、纪委、监察、政法委成了保贪局。反腐维权常遭政府雇黑买凶,带黑头套绑架、殴打、关黑牢。特别是2006年12月25日上午,我到省委要省、市工作组办案结果,省委8号接待员说:下午局长来接访,与你协商,但中午东莞市驻省办来了两人,并说已经与凤岗镇政府联系好,所有上访问题都帮助你处理好,但一到风岗镇信访办,我就被绑架了,镇党委张委员(其是主管信访)指挥多人,大声地与这帮雇来打手说:“不听话往死里打,打死不得告”打手们立即将我强行到公安凤岗分局保安公司戴上30多公斤死刑脚镣,冬天脱光衣裤,白天黑夜24小时不准睡觉、吃饭、饮水,吊起脚离地面,实行惨无人道残酷毒打4天4夜,打时说:再告贪官就打死你!杀死你全家······!2008年7月30日在广州“勤业酒店”,2009年2月23日在广州“江西宾馆”都以同样方式从广州绑架回东莞,关黑牢折磨各一个月,迫害和威胁说:再告贪官就杀你全家,还说欠他们一百万元杀人费······。绑架我的杀手对我说:凤岗镇政府在惠东县投资三千亩厂房作为长期雇用这帮杀手费用。
    综上所述,中央、省领导多次指示督办本案,并有揭发贪官的事实,符合中央反腐精神。丧失俩小孩,是因政府直属管理的危险公共设施渎职造成,得不到依法解决,反受凤岗镇长政府、市公安局、公安凤岗分局明显渎职不履责,反而遭经常遭到维稳,受尽无人性残酷的人身迫害,长期不间断依法维权的追诉,他们占着茅坑不拉屎,反而谎称诉讼时效已过······等歪理邪说。现请求依《信访条例》、《民法通则》、《行政诉讼法》、中办、国办《关于创新群众工作方法解决信访突出问题的意见》第十一条:······做到诉求合理的解决问题到位,······等规定的不作为和乱作为造成损失:因政府管理危险公共设施失职造成俩小孩死亡;依法维权中受政府多次雇黑买凶,戴黑头套、绑架、殴打、关押黑牢等的人身伤害医疗费;关押误工和受人身伤害就医误工费;农场欠缺管理不正常生产造成损失费,长期侵害的精神损失费等给予赔偿,还我公道。此致。
    广东省人民检察院
    附复印件(1)控告人身份证一份;
    (2)受权委托书和委托人身份证一份;
    (3)广东省公安厅群众来访回执(反映派出所耽误救援至人死亡)
    (4)2005年8月31日公安厅张永强副厅长接访问题登记表
    (5)东莞市凤岗镇政府凤信答复字[2015]2号一份
    (6)东莞市凤岗镇政府2015年8月6日答辩状一份
    (7)东莞市公安局2015年8月7日答辩状一份
    附加请求重点追查几十亿的腐败:
    附加请求重点追查几十亿的腐败:
    <一>、公开天堂围村市场建设投标合同价1500万元,建造时处于金融风暴时期,各种建筑材料不断失价,但工程结算总造价不降反升为2500万元。此只是天堂围村工程中的一个缩影,其他工程也类似如此都是天价工程。
    
    <二>、公开天堂围村火车站前5万多平方米,价值5亿多元的商业用地(已全部建高层楼房)是怎样经过政府职能部门变成韩月明个人名下诈骗通关费的私有资产?纯属超级诈骗!
    
    <三>、公开天堂围村在2000年收入2100万元,2001年收入2400万元,2014年收入2200万元。公开2002年至2013年每年度收入、支出和所有工程结算项目,2002年至今出让工业用地几十万平方米,单此项和工厂收益每年收入就上千万元,但在村诈骗专家造假合同,编造假帐,使村大部分收入被村官和政府官员合谋贪污了,另还从村总收入的10% 作为村官的奖金,依规定全职村官定编为三人算,年奖金近百万元。村民福利每年只有三千多元。天价工资、天价奖金,专职搞诈骗。
    
    <四>、森泰公司二十多年前用三千万元买天堂围村石马岭十多万平方米的土地开发房地产,此项目获得批文后,将项目转走,此后没交分文管理费,还自愿无条件退回石马岭的十多万平方米的土地开发权。依法律规定土地获准开发两年没开发使用的,依法土地自然回归原主,此事当时也在党员干部大会中宣布了。但现在村官和镇政府串通合谋,没经土地出让合法程序公开投标竞价出让,暗箱操作,谎称以五千万元买得森泰开发权。依本地其他村常规出让土地需经过公开竞价,价高者取得,出让得款村集体与政府四六分成,村集体得四,政府得六成,并包办出让手续和其他的费用等(天堂围村土地凤岗镇政府串通村官以言代法,说给谁就给谁,说值一毛钱就一毛钱,此市值三十多亿元的风水宝地,村官朱定坚对我说上次买了三千万元退回土地,现在又买了三千万元,多好赚啊!这些贪官比日本鬼子更疯狂!无法无天!)。
    
    <五>、天堂围村宅基地大部分都被村官和其亲信以不正常手段取得,从陈路通(原任村支书)上任以来从末曾有公开出买过宅基地,可是他们是以何种方式各自取上千平方米宅基地,是全村宅基地的70% ,请求公开天堂围村官家产、房产、土地来源等(村有的一家三口,只有三十平方米的祖屋,都不能买宅基地,但是外地人都可以买,说给谁就给谁,更加疯狂的是原村支书陈路通带着村官站人货车上,每人手抓石头,谁抛的石头快地就谁的,二十七年反腐败,什么是法???)。
    
    <六>、天堂围村厂房精明厂相邻的五万多平方米,市值数亿元的商业用地,被凤岗镇政府荒谬凭空已投资五千万元取得此地作房地产开发,由于村民对此持有异议上访,凤岗镇委朱国和书记接受村民上访时亲口说:“此地无条件退还天堂围村”。但至今仍被镇政府属下凤商公司无偿占用建设红木家私城。,请求公开凤商公司经政府那一职能部门批准取得此土的开发使用权和向那一部门交了买地款项?
    <七>、天堂围村与房产商开发天宝花园,以土地超低市场230元/平方米优惠价,但必须在建成出卖金额5% 交集体所有,至今仍没有分文记进村帐,此款项全进了老镇长杨少钦的名下,累计此基应收款上亿计。另外天宝花园以60元/平方米买了天堂围村粮所的工业用地80亩,还末付给买地补偿,在天宝花园中心开大路,由天堂围出地和铺路费用。简直无法无天!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42000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至上海市市李强一封公开信
·抗洪老兵袁玉文致军委主席习近平的公开信!
·向全国征集三跨三分离访民集体签名公开信
·牟传珩:致国家主席习近平的公开信
·致川普总统的公开信/林小真
·致中共上海市委李强新来的书记一封公开信
·朱金娣至上海市市长应勇一封公开信
·致闵行区朱芝松书记公开信
·上海访民邵铄兰致中央及上海市领导公开信 (图)
·施文芳给上海市徐汇区斜土街道党工委书记章鸿兵的公开信 (图)
·给中国共产党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公开信
·西南大学共产党员促请党委书记黄蓉生立即辞职公开信
·徐孝顺:致所有关注709案及吴淦的朋友的公开信 (图)
·西南大学教授实名举报领导和校外官员勾结博士招生腐败公开信
·给中共中央习近平总书记公开信
·济南天桥区水园业主遭强拆 致纪委的一封公开信
·致两会代表的一封公开信/王学勤
·致广西钦州市政府的一封公开信/梁正超 (图)
·湖北省公民马小燕致黄冈市委书记市长一封公开信 (图)
·179位公民对围攻邓相超教授和山东官方错误处理一事公开信
·北京市律师协会宪法专业委员会部分委员向市律协全体会员致公开信 (图)
·"百名红通人员"周骥阳落网 其父曾发公开信劝自首 (图)
·姜立军等致最高检检察长曹建明司法部长张军的公开信 (图)
·709谢燕益律师呼吁开启全面政改的公开信
·舍弗勒公开信背后的环保争论 (图)
·709谢燕益律师公开信:呼吁开启全面政改
·709律师公开信促放政治犯开民主之路
·709律师谢燕益发公开信 要求释放政治犯实现民主法治
·湖南占友超致湖南省常宁市领导公开信:我不想做范木根第二 (图)
·致上海市市委书记韩正的公开信
·致联合国人权高专办、诺贝尔委员会的公开信
·张景河烈士的82岁母亲公开信呼吁为老人做主
·美国会中国问题主席致刘霞公开信“历史不站暴君一边” (图)
·鲁比奥参议员致刘晓波遗孀刘霞的公开信 (图)
·海航集团发公开信 披露自然人持股名单 (图)
·刘晓波病情恶化 友人悲伤担忧 联署公开信要求探视
·斗争激烈!安邦公开信 已起诉财新郭婷冰 (图)
·西南大学教师呼吁中纪委对西南大学张卫国校长职务犯罪立案审查的公开信
·向蔡英文要一个道歉 张向忠发表公开信
·安邦再发致胡舒立公开信“回击”财新 (图)
·谭作人太太给朋友们的公开信
·罗曼.罗兰告诫列宁的公开信/毛喻原
·赵紫阳1997年的公开信
·斯诺遗孀的一封公开信H
·牟传珩:致国家主席习近平的公开信
·给中共中央全面依法治国领导小组的公开信/任迺俊
·一名曾经的郭粉致郭文贵及郭粉们的公开信
·大陆异议青年温起锋给蔡英文总统公开信
·给山东长岛法院聂洪川院长的公开信:是我信访不信法 还是法院有法不依 (图)
·谢燕益:709律师致习近平全国同胞的公开信 (图)
·709律师致习近平全国同胞公开信
·给郭文贵的公开信:你等着,这一切都是刚刚开始!
·上海非访民叶家林:致国母彭丽媛女士的第八封公开信 (图)
·王丹:致黄之锋的公开信 (图)
·蔡瑛律师:致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龚稼立院长公开信
·杨明华给习近平主席的第二封公开信:允许刘晓波海外就医 (图)
·杨明华给习近平的公开信:允许刘晓波海外就医 (图)
·伦敦客:谢选骏在写作还是在剽窃—致博讯公开信
·国内访民给郭文贵的公开信/刘红霞
·促郭文贵家庭团聚至特朗普默克尔马克龙总统公开信 (图)
·徐孝顺:致所有关注“709案”及吴淦的朋友的公开信
·给习近平主席公开信
·致任迺俊家属公开信/上海邱蓓
·付振川:致习近平先生的公开信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