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张朴:中共驻英大使馆侨务参赞卢海田的那些事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2月18日 来稿)
    
    作者:张朴
    

    (一)
    
     我在英国生活了二十多年,几乎没有跟中共大使馆的官员打过交道,原因是这些年,我发表了不少政论文章,有的激烈、尖锐,令中共当局感到不快。为了避免遭遇尴尬,任何场合只要有使馆官员出现,我都绕道走开。
    
     就这么相安无事,直到今年春节。一天路遇朋友,交谈中突然听他说:“卢参点你的名了。”
    
     “卢参?”我一时没明白:“啥意思?”
    
     “卢海田,大使馆的侨务参赞,你没见过吗?”朋友朝我眨巴眨巴眼:“他在最近的华人聚会上,要求大家和你划清界限呢。你又写什么敏感文章啦?”没等我回答,朋友又说:“卢参还警告了大家,他的原话是,你们要和他(张朴)‘玩’,就不要和我们‘玩’!”
    
     我不禁也眨巴眨巴眼。这句话好熟悉哦,早在孩童时期,我就在幼儿园里用类似的话威胁过其他孩子:你们要和他耍,就不要和我耍!
    
     在春节前后的各种庆祝活动中,我与新老朋友欢聚、喝酒、聊天,是不是让卢参看在眼里,烦在心上?于是气急败坏,像个孩子似的当众发一通脾气?或许,他是想在上司面前显示一下他在英国搞阶级斗争的能量?
    
     听说卢参上世纪六十年代初出生。由此推算他在仕途上已经奋斗了大半辈子,如今做参赞的人越来越年轻,卢参能不失落?仕途升迁的压力空前大,再不蹦跶几下就彻底没希望了。为了博得上司的赏识,能不卖力地表现自己吗!
    
    (二)
    
     第一次遇到卢参是去年(2016)中,此时的他到任已快半年。
    
     有来自成都的美女刚移民英国,想打发坐“移民监”的无聊日子。我建议她成立一个协会,自任会长,招兵买马,至少麻将桌上从此不缺人。某日,她来电话邀请我参加协会的酒席。落座后美女会长宣布:卢参也会来。
    
     约定的时间过了约十分钟,卢参出现了。长方形脸,戴厚镜片眼镜,皮焦黄,头发梳理整齐,已稀疏,步履不急不慢。坐下时他面对众人说的第一句话是:“像这样的场合我一般是不来的。”顿时我就肃然起敬,以为碰上了中共官场中罕见的严于律己的官员。
    
     后来听见人们议论,才知道卢参其实是热衷于出席各种酒席宴的,有时一天甚至吃吃喝喝两三次,每每吃得喝得油光满面。但这些毕竟是传闻。倒是那天初次的见面,我有几分愕然,因为卢参时不时地放任他的目光透过厚镜片,含意暧昧地流连在美女会长脸上。
    
     不过我的愕然很快就消失了。毕竟,在中共官场上,追逐美女已蔚然成风。假如有一天他单独跟美女会长约会,我也不会大惊小怪了。
    
    (三)
    
     还有一些议论,说卢参热衷的不是吃吃喝喝,而是“过程”,一种在国内像他这个级别难得享受到的过程:或站在人群前,用拉高的嗓门,发布最新指示。或在众人簇拥下挨桌看望吃客们,恭维声、马屁声响成一片。总有不少相机、手机对着他拍照,总有不少男人、女人把他围在当中合影。
    
     我目睹过这样的场面:有称他是“我们的父母官”的,有称他是“我们的好领导”的。人们随口说出这些肉麻动听的话,显然是为了让他听着高兴。从卢参越发得意的表情上、走路端着左胳膊的动作上、以及时不时还要耍点威风上,我断定他感觉自己俨然已是个大人物了。
    
     终于,这个俨然的大人物把威风耍到了我头上。
    
    (四)
    
     我喜爱收藏,两年多以前和几位朋友共同出资,成立了全英华人收藏家协会,目的是联合藏家、行家,互相交流、提高。就在十多天以前,卢参突然找到协会的头儿,要求把我的副会长职务撤掉。理由是他读了我写的文章后不高兴了。
    
     我听到消息后的第一反应是:难道中共已经占领了英国?
    
     当然他没能得逞,但我的怒气不打一处来。收藏家协会是在英国注册的行业协会,跟卢海田参赞既没有半毛更没有五毛关系。作为一个专制政权派驻的代表,你卢海田真的以为在这块民主自由的土地上,可以颐指气使、胡作非为?
    
     我立刻电话我的英国律师,告诉他,我认为卢海田参赞的所作所为,不符合他的外交官身份。我请律师做进一步研究,确认卢海田的行为是否触犯了英国法律。
    
     目前我正在等候律师的回复。一旦结论为“是”,我将与律师认真磋商,以决定是否采取相应的法律行动。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71002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外交部参赞邹建华:政务微博不能只发心灵鸡汤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此时无声胜有声---民主体制的庄严时刻
  • 此时无声胜有声---民主体制的庄严时刻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2章【54】越《矛盾论》的雷池
  • "美国第一”和“中国第一”
  • 透视王林之死:中共当局杀人灭口的新手法——“取保”死
  • 中国体制外写作人格丘山的呕心沥血之作
  • 中国体制外写作人格丘山的呕心沥血之作
  • 中国体制外写作人格丘山的呕心沥血之作
  • 中国体制外写作人格丘山的呕心沥血之作
  • 陆文:我被开光的感受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1章【53】蹚《實踐論》的地雷
  • 不是紀念胡績偉
  • 如何了解西藏複雜多元的歷史?
  • 反川黄左赛昆的脑残奇观(之二):林彪不会打仗!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0章【52】服刑
  • 答复邱国权或巴山老狼
  • 博客最新文章:
  • 东海一枭zt【新书】余东海著《儒家法眼》出版暨简介、目录
  • 上海维权网三妹(刘晓东):革命还是改良?
  • 谢选骏基督徒还是小人儒
  • 金光鸿中国没有男子汉,女人要负全部责任?
  • 刘蔚美国国籍就是比什么都大
  • 悠悠南山下從數字看1979年越中戰爭
  • 家庭教会崇拜耶稣就会使我们拿去恨充满爱
  • 中国控诉信息化时代走毛泽东老路是在自取灭亡。/控诉记(747)
  • 思过崖机器人税,有道理
  • 上海维权网上海访民丁德元:“极品”上访户就是这么练成的!(三)
  • 雷声中国社会上升通道关闭,底层逆袭再无望?
  • 家庭教会我们为什么要单单地信仰耶稣基督
  • 藏人主张日本军事复兴以及美日同盟的未来
  • 东海一枭韦伯命题是个伪问题
  • 吴倩你们的耶稣:爱将拯救你们脱
  • 拈花时评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九)
  • 东海一枭今日微言(越是固守道统,越能与时俱进)
    论坛最新文章:
  • 香港3万人集会声援入狱警员
  • 《贸易便利化协定》生效 世贸取得重大成果
  • 叙利亚政府与反对派的代表团抵达日内瓦
  • 古特雷斯:联合国急需44亿美元应对非洲4国饥荒
  • 试探美方底线 中国南海导弹库接近完工
  • 法国造王者贝鲁弃选押注马克龙
  • 叙利亚危机:重返日内瓦谈判桌
  • 习近平对法总理说: 世界需要稳定的欧盟
  • 宁泽涛被中国国家游泳队开除是真是假?
  • 2016中国并购德国企业额高达110亿欧元
  • 法国华侨状告巴黎警察暴力执法
  • 和田出台高额奖金激励检举暴恐威胁者
  • 中资匈塞铁路项目与欧盟调查
  • 网络热议杨振宁弃美籍是爱国还是为了避美国税?
  • 中美关系:外交缓和 南海紧张
  • 俄罗斯指控乌克兰在安理会轻视悼念丘尔金
  • 马来警方:一朝鲜使馆官员涉金正男遇刺案

  • 注册网站服务器赠$10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