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张朴:中共驻英大使馆侨务参赞卢海田的那些事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2月18日 来稿)
    
    作者:张朴
    

    (一)
    
     我在英国生活了二十多年,几乎没有跟中共大使馆的官员打过交道,原因是这些年,我发表了不少政论文章,有的激烈、尖锐,令中共当局感到不快。为了避免遭遇尴尬,任何场合只要有使馆官员出现,我都绕道走开。
    
     就这么相安无事,直到今年春节。一天路遇朋友,交谈中突然听他说:“卢参点你的名了。”
    
     “卢参?”我一时没明白:“啥意思?”
    
     “卢海田,大使馆的侨务参赞,你没见过吗?”朋友朝我眨巴眨巴眼:“他在最近的华人聚会上,要求大家和你划清界限呢。你又写什么敏感文章啦?”没等我回答,朋友又说:“卢参还警告了大家,他的原话是,你们要和他(张朴)‘玩’,就不要和我们‘玩’!”
    
     我不禁也眨巴眨巴眼。这句话好熟悉哦,早在孩童时期,我就在幼儿园里用类似的话威胁过其他孩子:你们要和他耍,就不要和我耍!
    
     在春节前后的各种庆祝活动中,我与新老朋友欢聚、喝酒、聊天,是不是让卢参看在眼里,烦在心上?于是气急败坏,像个孩子似的当众发一通脾气?或许,他是想在上司面前显示一下他在英国搞阶级斗争的能量?
    
     听说卢参上世纪六十年代初出生。由此推算他在仕途上已经奋斗了大半辈子,如今做参赞的人越来越年轻,卢参能不失落?仕途升迁的压力空前大,再不蹦跶几下就彻底没希望了。为了博得上司的赏识,能不卖力地表现自己吗!
    
    (二)
    
     第一次遇到卢参是去年(2016)中,此时的他到任已快半年。
    
     有来自成都的美女刚移民英国,想打发坐“移民监”的无聊日子。我建议她成立一个协会,自任会长,招兵买马,至少麻将桌上从此不缺人。某日,她来电话邀请我参加协会的酒席。落座后美女会长宣布:卢参也会来。
    
     约定的时间过了约十分钟,卢参出现了。长方形脸,戴厚镜片眼镜,皮焦黄,头发梳理整齐,已稀疏,步履不急不慢。坐下时他面对众人说的第一句话是:“像这样的场合我一般是不来的。”顿时我就肃然起敬,以为碰上了中共官场中罕见的严于律己的官员。
    
     后来听见人们议论,才知道卢参其实是热衷于出席各种酒席宴的,有时一天甚至吃吃喝喝两三次,每每吃得喝得油光满面。但这些毕竟是传闻。倒是那天初次的见面,我有几分愕然,因为卢参时不时地放任他的目光透过厚镜片,含意暧昧地流连在美女会长脸上。
    
     不过我的愕然很快就消失了。毕竟,在中共官场上,追逐美女已蔚然成风。假如有一天他单独跟美女会长约会,我也不会大惊小怪了。
    
    (三)
    
     还有一些议论,说卢参热衷的不是吃吃喝喝,而是“过程”,一种在国内像他这个级别难得享受到的过程:或站在人群前,用拉高的嗓门,发布最新指示。或在众人簇拥下挨桌看望吃客们,恭维声、马屁声响成一片。总有不少相机、手机对着他拍照,总有不少男人、女人把他围在当中合影。
    
     我目睹过这样的场面:有称他是“我们的父母官”的,有称他是“我们的好领导”的。人们随口说出这些肉麻动听的话,显然是为了让他听着高兴。从卢参越发得意的表情上、走路端着左胳膊的动作上、以及时不时还要耍点威风上,我断定他感觉自己俨然已是个大人物了。
    
     终于,这个俨然的大人物把威风耍到了我头上。
    
    (四)
    
     我喜爱收藏,两年多以前和几位朋友共同出资,成立了全英华人收藏家协会,目的是联合藏家、行家,互相交流、提高。就在十多天以前,卢参突然找到协会的头儿,要求把我的副会长职务撤掉。理由是他读了我写的文章后不高兴了。
    
     我听到消息后的第一反应是:难道中共已经占领了英国?
    
     当然他没能得逞,但我的怒气不打一处来。收藏家协会是在英国注册的行业协会,跟卢海田参赞既没有半毛更没有五毛关系。作为一个专制政权派驻的代表,你卢海田真的以为在这块民主自由的土地上,可以颐指气使、胡作非为?
    
     我立刻电话我的英国律师,告诉他,我认为卢海田参赞的所作所为,不符合他的外交官身份。我请律师做进一步研究,确认卢海田的行为是否触犯了英国法律。
    
     目前我正在等候律师的回复。一旦结论为“是”,我将与律师认真磋商,以决定是否采取相应的法律行动。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71002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外交部参赞邹建华:政务微博不能只发心灵鸡汤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个人命运最终通过大事件体现了出来
  • 敌基督的力量正在促进上帝的事业
  • 严家祺:请让王炳章保外就医回到家人中
  • “新时代”就是“监控一切的时代”
  • 杭州可能成为雅典吗
  • 川普新战略吓阻习近平
  • 微信被封及联想
  • 牟传珩:青岛市南法院对“依法治国”的严重亵渎
  • 悼念刘晓波170718(11月再发)
  • 请习主席放刘晓波出国治病(补发)
  • 从牛车与豪车看共产主义的困难
  • 大众种族主义与精英种族主义
  • 中国只能情治不能法治
  • 哀悼空心房
  • 我们在哪里中国就在哪里
  • 法国文化终于向穆斯林国家下放了
  • 博客最新文章:
  • 上海维权网【视频】中央电视台郭文贵纽约台
  • 东海一枭关于民本及人本---儒宪论之二
  • 吕千荣的博客我的这篇文章为何在博讯博客发表不出来
  • 生命禅院对父母的小孝、中孝和大孝之别
  • 谢选骏中国何时能够制作播出一部自己的《纸牌屋》
  • 藏人主张袁紅冰:請勿稱我為導師
  • 谢选骏为何中国是腐败的渊薮——汉字是历史、文明、腐败的的载体
  • 新文明论坛从青岛到全球:千人联署抗争仅仅是开始
  • 谢选骏中国社会开始“脱野蛮”了吗
  • 陈泱潮(注)有关“十月反革命”金主是德皇威廉二世、列宁是德皇
  • 谢选骏错解“大一统”、不解文明周期的李零
  • 走向大自然我在LAMAR的日子(一)大陆同学(上)
  • 谢选骏日本内在的中国文明与外在的文明开化
  • 宋时雨时雨解读政局
  • 谢选骏中国文明,寓居日本
  • 天路灵语活水周报(第152期)
  • 李芳敏14400017我的神啊,我知道你察驗人心,喜悅正直;至於我,我以正
    论坛最新文章:
  • 柬反对党遭解散 东南亚民主式微
  • 哈里里的两个孩子留在利雅得
  • 津巴布韦政局突变 总统穆加贝职位难保
  • 郭文贵诉讼缠身 法律事小但时间金钱挑战大
  • 法国一警察遭分手 杀三人重伤女友后自杀
  • 默克尔组阁最后一搏 难民问题仍胶着
  • 法南部核放射云已飘走 俄否认核电站出事
  • 法执政新党首引毛名言百花齐放呼吁新风
  • 津巴布韦穆加贝被开除出党 前副总统任党首
  • 朝鲜外相李勇浩启程访古巴
  • 日本扩大自卫队非洲据点 提防中国海外基地
  • 王毅:罗兴亚 缅孟对中国手心手背都是肉
  • 北京大兴新建村遭遇大火导致19人丧生
  • 超前法例 北欧航空主动在港设集体谈判权
  • 《驯马》获蒙特利尔国际纪录片电影节大奖
  • 英车手赫加迪魂断澳门 赛事中止
  • 香港考虑从缅甸引入家庭佣工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