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中储粮盐城直属粮库主任陈福海偷油换水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5月08日 来稿)
    
    我丈夫张汉斌,是江苏省盐城市中央储备粮盐城直属库(以下简称“盐城直属库)的一名普通员工。
    

    盐城直属库,委托大丰市新海油脂公司(以下简称新海油脂)收购油菜籽,加工并以国家临时存储油就地储存,2013年2月3日,盐城直属库法人代表陈福海向大丰公安局小海派出所报案,称2013年1月30日,发现直属库組植大丰新海油脂油罐储存的国库菜籽油,直属库直接监管的2011年9月存储的12号油罐,2012年7月储存的23号油罐下层全部为水,
    
    接到报案后2013年4月14号大丰公安局刑事科技术室做出(公)大勘(2013)186号现场勘验记录,国储油被盗的损失测算,合计注水589吨,折合菜籽油559.55吨,按当时菜籽油1.04万吨/吨计算造成中央政府的储备菜籽油损失614.4万元。
    
    腐败在哪里?大丰公安局用时21天,才能勘验出国油被盗的559.55吨,而直属库在勘验前56天就知道少油559.55吨,(注见2013亭商初字第0609民事判决书第9页解释),2013年2月25日,直属库从鼎盛油脂公司收购564吨油进行补库,因为直属库在大丰公安局勘验前56天就知道被盗国菜籽油的准确数额,这不是监守自盗的经济腐败是什么?直属库为什么能未卜先知呢?
    
    油是怎么被盗的,如果没有陈福海的指令,邵红旗(住库保管)是不敢私自开锁让朱德伟注水的,也没必要。朱德伟把油抽走,偷油换水。因为抽走的油卖钱不跟邵红旗分脏,如果分赃邵红旗得小头,而指令开锁的陈福海可得大头。盗取国库要坐牢的。
    
    我老公是粮库巡查员,2012年6月_2012年8月,负责巡查朱德伟的国库油检验,而案发是2013年1月30日,这个时间距离我老公离岗半年之久,根据2012年大丰市新海油脂公司油脂库验收资料以及2012年大丰新海有限公司油脂库验收资料的证据足以证明张汉斌在任巡查期间,新海油脂公司相关油脂库存是正常的,

然而,案件的审理过程却出人意料:
    
    首先,大丰检察院将能证明张汉斌无罪的材料隐匿,不提交法庭。(张汉斌原始笔记本,大丰检察院法庭不出具)
    
    其次,张汉斌在进看守所前,就受到了大丰检察院黄健、陈鑫、王忠祥、杨磊的诱供、指供、变相逼供,被骗称:态度好能早点出来,最重只是判缓。要考虑小孩面临高考,而且反复检察机关疲劳审讯无奈之下,张汉斌被迫做了违心的笔录。
    
    离奇的结果是,第一被告邵红旗判缓刑回家了,第二被告李学富判缓刑回家了,作为第三被告,我老公因不认罪,却被判实刑三年三个月!而真正的罪犯油脂公司法人代表朱德伟则仅仅以拒不支付劳动者劳动报酬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二个月(2014年4月16日刑满释放)。
    
    (我老公任职时间,2006年至2012年8月)盗油报案时间是2013年2月4号、 本案所涉临储油的验收是由中储粮江苏分公司指定楚州直属库负责的,张汉斌并没有参与验收工作。
    
    根据国家四部委文件的要求,中储粮江苏分公司指定楚州直属库负责对盐城直属库油脂的验收工作。在作为书面证据的验收表上都是由楚州直属库的工作人员以及新海公司的朱德伟、朱华的签名,张汉斌并没有进行签字。因此,一、二审法院认定申诉人负责油脂入库验收属于明显错误。因为根据盐城直属库内部规章制度规定,张汉斌按照手册要求对国家临时存储菜籽油仓库的日常管理进行监督检查,包括数量、油情、质量、安全等内容,并且制作书面的检查表。前述事实由一审公诉机关提交的《盐城直属库内部控制手册》、《国家临时存储菜籽油仓储管理检查表》等证据予以证明。这就足以证明申诉人完全是按照内部规章制度规定履行巡查监督员职责的,本案中,张汉斌作为巡查监督员,已经完全履行了巡查监督之责,不存在玩忽职守的情形。但是现在,张汉斌却被以玩忽职守定罪,只有贪赃枉法,罔顾事实的人才会这样断案。
    
    再看一些相关问题:陈福海为什么不惜一切代价买通8县市的公检法,让底下职工坐牢,为自己逃脱贪污受贿的罪名,因为直属库来钱容易,朱德伟的来往资金大部分用自己的农行卡和农合银行卡流入自己腰包,用于贿赂陈福海等人,如果朱德伟交代了钱的去向怎么办?所以陈福海拼死也要保住朱德伟。
    
    另外据传,陈福海涉嫌在新海油脂农副产品虚开增值税,。2011年外购油400吨,虚开多少农副产品收购凭证,。。还有外购一顿油差价200-300.元,4000吨差价百万元,4000吨按40吨一车。100车的油装入新海油脂油罐,邵红旗会不知道吗?没有陈福海的参与连手,朱德伟敢吗?100车邵红旗会视而不见吗?100车要装多少天?据粮库某驾驶员透露,陈福海2011年就在南京买房了,当时凭其工资在南京能买得起房子吗?强烈要求中纪委清查陈福海房产来源。
    
    我没有裸身喊冤的勇气,却存以死相拼的不甘,哪怕行乞北京街头,横尸金水桥下,我也在所不辞。
    
    朱德伟儿子犯流氓罪判刑,朱德伟打点了不少,儿提前释放后在公司负责生产,儿媳是现金会计,离婚卷走一笔钱,从此朱走下坡路。为了爭钱通过吴继轩粮老板找了陈福海的关系,陈得了好处,开避了与朱的合作,并帮助朱完成生产国储油的资格,警察院取的新海职工口证,一方面说出油率不足,同时也暴露了他国油生产资质也是划了钱,据传结果连吴继轩也要介绍费每年十万,眼看利润被蛀虫们吃光了,就非法集资骗了老百姓500人左右1500万左右,破罐子破率又骗了射阳农民500万,当地老百姓的菜籽向他兑油320万元左右是空头支票,朱还不够油还距不支付职工工资等200万,还欠当地农商行500万,还有其它钱,真奇怪4000万元的大案。公检法竟然不查处,偷油注水到门市卖,邵红旗整天驻守,竟然不知!陈福海为什么要用这种无用之人守库,这不是玩忽职守吗!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0164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楚国为什么不能“统一中国”
  • 印度要把中国培养成为统一亚洲的新秦国
  • 姓氏的截然不同,有力地证明了满洲人不是金国女真人的后裔
  • 厕所更能说明问题
  • 《歷歷在目》10.第一餐、也是最後一餐
  • 中共即將掀起中國內部血雨腥風大動盪、大變局
  • 时间就是金钱,就是主观的产物
  • 子虚乌有的莎士比亚
  • 國民黨成為過去式,中國的新歡是郭跟柯?袁紅冰說法一出讓
  • 神准灵媒也无法预言自己的死亡
  • 台北金石堂城中店袁紅冰教授《刀鋒上的台灣》新書發表會
  • 中国光有自由民主不行——通灵追记:与昊天上帝的对谈之十
  • 印度有能力分成二十多个强国吗?
  • 瑞士的佛教化
  • 让国家伟大还是让自己伟大
  • 钱钟书与杨绛是毛派疯狗咬人吗
  • 博客最新文章:
  • 独往独来人民文学出版社社长韦君宜沉痛的回忆
  • 叶国强行政复议、申请书
  • 冯正虎关注隋牧青律师
  • 张杰博闻党刊鼓吹消灭私有制习近平要回归计划经济吗?
  • 生命禅院大脑意识与大千世界
  • 贵州公民论坛欧阳小戎:夫妇携行,奔走卫人权——吴玉琴与廖双元
  • 《推背图》归序全解逆天而为痛悔迟41-2:红朝造伪史,预言见真知2
  • 尾生诗歌尾生诗歌:《得知隋牧青律师被吊销律师执照有感》
  • 匣子说话GT:美国民主党的堕落(一)
  • 生命禅院800ValuesNo.301~400
  • 江中学子(图)江西邹引娇房屋进入强拆倒计时03
  • 张杰博闻一个危险的信号,中共高层管理模式出现重大变化
  • 曾节明犹太人对特疯子的矛盾心理
  • 郑恩宠上海官派律师全面进社区钱从哪里来?
  • 槟郎秦淮河放生
  • 曾铮《靜水流深》再版自序
  • 悠悠南山下越中關係仍然“極為敏感”
    论坛最新文章:
  • 法外贸保险公司将中国列入2018风险国家
  • 联合国军旧部为何在加拿大集结
  • 脸书中国首席代表换人
  • 桂民海在瑞典外交官面前被带走 中国外交部称不知情
  • 家乐福宣布裁员 中国腾讯永辉拟投资
  • 乐观氛围下欧盟与美印争取本届达沃斯的话语权
  • 蒂勒森今访巴黎并出席国际防止化武会议
  • 日中议会在东京举行大规模交流
  • 瑞士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开幕
  • 马克龙希望重新让法国魅力无穷
  • 大陆会攻打台湾?蔡英文:就看陆决策者是否理性
  • 香港连续8年成最难置业城市
  • 美移民局将行动逮捕非法移民 北加州誓言抵制
  • 香港本土派主将梁天琦承认袭警 即时还柙
  • 郑若骅又涉嫌虚假声明 泛民或提不信任动议
  • 美向中国太阳能板课税 业界警告将损失巨额投资
  • 桂民海在瑞典外交官眼皮下再被中国警方带走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