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孙云月:苏州昆山被强拆的血泪举报
请看博讯热点:强行拆迁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2月25日 来稿)
     我叫孙云月,住江苏省苏州昆山市。1980年参加工作,1994年调到客运公司(公共交通有限公司)。1994年我离婚后,单位分了一套房子给我,玉山镇朝阳西村3号楼203室,我带着女儿在此生活。在2000年我把这套房子买了下来,有了《土地证》、有了《房产证》,其中在《土地证》上写着“终止日期:2070年3月”。(我想我的这套房子应当受宪法保护了)。
    
     2003年后开始老城区改造,江苏省中创置业公司负责我们这片地区的拆迁、开发。因为我是单身女人,又带着一个女儿,无依无靠;动迁办副主任蔡风标对我说:“你不能和邻里一样安置”(邻里都是原地安置)。就因为我是单身女人就要受到这样的欺负吗?我感到很不理解,我坚决要求得到同邻里一样的安置(在原地安置)。

    
    我认为我的要求很正当、合理,仅仅是按动迁合法要求原地90平方米。
    
    为此,我找到了动迁办主任(正主任)张晓明,他也是说:“你不能和邻里一样安置”,并说:“人民路上一个疯子,以后就两个了”,来威胁我,也就是说,就是我为拆迁的事情急疯了,也不会给我公正的安置,不会像邻里那样地来安置我。
    
    果不其然,在2010年1月5日,昆山市建设局在我家大院门口外的公告栏里贴了一个布告,说要在1月12日强拆我的房子。我认为这很可笑,如果开发商(包括拆迁办、建设局)真要强拆我的房子,应当到法院起诉我呀,最后由法院贴出布告,来强拆我家房子呀,这才合法呀。
    
    我没有把这布告当回事,我坚持要求像邻里那样的来安置我。为此,那几天,我多次找到动迁办主任、副主任、其他工作人员,以及建设(副)局长张建元,可是他们都不接待我。
    
    2010年1月11日晚上6点,他们打电话给我,让我到动迁办张主任办公室。我去了,他们与我谈到(12日)凌晨2点。当我回到家时,我发现我的房子已经被强拆了(半夜强拆捣毁了),我无法在此居住了,家里所有东西都没有了,也不知道都被他们拉到那里去了(至今也不知道去向)。
    
    在没有给我安置任何一处居所的情况下,我的家被强拆了,我没有家了。从我那一天开始,我一个单身女人带着一个女孩子,开始了无家可归的生活,我们曾露宿街头,我们曾寄人篱下,这些年来我经历了很多常人难以想象的痛苦。
    
    我仅仅要求和邻里一样的安置,怎么就不可以呢,就因为我是单身女人,就欺负我吗。为此我开始了上访生活,我到过苏州(市)的有关部门,到过江苏省的有关部门,还到过北京的有关部门。
    
    可是这些年来,我的问题一直没有得到解决,房子不安置我,我家的东西也不还给我。我绝望了,难道我的问题就得不到解决了,难道就没有说理的地方了。
    
    在此,我想对有关领导问一句:你们如何能让我这个单身女人别再过这种无家可归、颠沛流离的生活了?
    
    孙云月 2016年2月25日(户籍所在地(原住址):江苏省苏州昆山市玉山镇朝阳西村3号203室。电话:18301598606)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18174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江苏苏州昆山访民孙云月血泪申诉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谁发动了美中贸易战?
  • 德国人真的很阴险——竟想以贪污罪把加泰独派领袖送给西班
  • 论皇权或绝对权力——专制独裁使独裁者时刻处于危险之中
  • 德国企图人质刘霞窃取世界领导地位
  • 毛泽东的老婆就是毛泽东的老娘
  • 董瑶琼是当代美国最伟大的“泼妇”!
  • 董瑶琼是当代美国最伟大的“泼妇”!
  • 没有圣父圣子圣灵就没有长进
  • 读“明史”的感概
  • 没有圣父圣子圣灵就没有长进
  • 光荣的荆棘路——第二届中国人权律师节开幕短片(Openning
  • 小平被起底,近平却挨讽
  • 美国不是反华而是反共——世界日报故意混淆二者
  • 狗官相护与狗棺相护
  • Forceddisappearances
  • 哈佛大学的垂死挣扎
  • 博客最新文章:
  • 东海一枭今日微言(大变在即,即在眼前一两年)
  • 张成觉高華談林彪(之三)
  • 东海一枭仁心经
  • 廖祖笙廖祖笙:国殇——漫山遍野的衰世苟且
  • 曾节明多个异象显示:中南海已出事
  • 谢选骏秦永敏死到临头了
  • 蔡楚蔡楚:两张2005年,劉曉波的见证照片
  • 谢选骏社会信用系统可以整合全球
  • 吕洪来-自由谈为秦永敏争取诺贝尔和平奖!
  • 天路灵语活水周报(第186期)
  • 谢选骏彭博通讯社不懂邓小平式的逃跑主义
  • 金光鸿做一个内心强大的人--兼论中国人为什么好内斗
  • 吹綿集讀書扎記
  • 三鞠请安习近平造神运动的主要推手
  • 新文明论坛牟传珩:聚焦中国特色的社保制度——被侵权剥利的全国民众
  • 悠悠南山下中國大分裂研究:雲南篇
  • 藏人主张為何胡春華一直官運亨通,2023年將接任總理
    论坛最新文章:
  • 菲律宾击毙效忠伊斯兰国的恐怖分子
  • 周日夜法国无眠
  •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二
  • 周克希翻译的普鲁斯特《追寻逝去的时光》
  • 哈梅内伊:与美之外世界各国建立更多联系
  • 日本媒体热烈报道法国夺得世界杯冠军
  • 世界杯港酒吧餐饮商场丁财两旺收入近百亿
  • 《香港六七暴动始末》出版 免历史被歪曲
  • 小米遭中证监封杀未获纳入港股通 开市跌
  • 北京为何谣言满天飞 专家认为局势严峻
  • 德媒:德国没有和中国联手抗美的意愿
  • 普京:为俄成功举办本届世界杯“感到骄傲”
  • 特朗普抵达赫尔辛基将与普京举行峰会
  • 马克龙与法国蓝球员换衣间共庆胜利
  • 法国蓝再次得胜 巴黎又是一场“流动的盛宴”
  • 时隔20年法国再夺世界杯冠军 全法狂欢
  • 中国疑派军舰窥探“环太平洋军演”?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