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麻雀行动抗议日记:国内访民的遭遇/马永田
请看博讯热点:“麻雀行动”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1月29日 来稿)
    
    2015年1月28日,晴。由于博讯网站被攻击,前一周抗议日记无法发布,今天只好总结性写一篇日记。
    19日下雪没有抗议。20日、21日、22日、23日到大使馆抗议,每天都有参观者,对中国访民的遭遇都很同情,同时又觉得不可思议,有几个人都问同样的问题“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我只好把中国近些年司法腐败的事实简单的向他们介绍,从中了解中国访民的遭遇。
    26日、27日纽约华盛顿下大雪没有抗议。28日华盛顿晴,阳光明媚,到了下午开始起风降温,身体感觉有些冷。抗议过程中来了一位黑人,到中国大使馆门前开始高声喊叫并站在门外骂了好长时间,我在此期间只好把我的高音喇叭关闭。今天警察又来例行公事问我们抗议对象抗议内容抗议时间然后又问我们抗议条幅上的照片是怎么回事,陈文然一一回答了他的问题并给他讲解了条幅上的照片,同时我开始拍照,大概交谈了半个小时警察离开。我们也结束了今天的3小时的抗议。
    下面再报道一下国内访民的一些遭遇 :
     《在马三家被劳教的日日夜夜》
        我是2008年11月13日被绑架到马三家女子劳教所的。它孤伶的独立在沈北的野地里,感觉天特殊的泠。到了11月'23日把我们新收分配了,我进入一大队二分队大队指导员李明玉,副大队长张春光,周勤。二分队主队长陈秋梅副队长为潘队长和张鹤。我是在10月上旬离开家的,我穿戴并不多。可是被绑架到看守所后民主派出所副所长孙秀范拿走我的风衣和棉皮鞋。他们在11月13日来看守所不但仍扣着我所有的物品(我家所有箱柜及门钥匙)连棉鞋和风衣都不给我拿回,我只穿着小毛衣,穿着从看守所买的托鞋,每天 走在那凛冽寒风中的雪地上。后来队长又把一双别人不要的漏一个脚趾的板鞋给我穿上。我的双脚冻伤了。天冷钻心的痛,天暧钻心的痒。
    !   就在11月24曰走进车间后所有的电动缝纫机启动后形成了巨大的轰鸣声。头就象要被撕裂的剧痛。我双手握着铁栅栏门哀号:放我出去。警察队长们无动于衷。我四肢无力慢慢倒在了铁栅栏门下,吐,失去知觉,陈秋梅竟让学员把我抬到车间里棉衣'堆里任我自消自灭。我的生命又一次顽强的活了下来。我又战胜了噪音杀手关。
            我仍然头剧痛时时发做。他们又用新手段就在11月28日我头痛发作的时侯,张春光借机把我抬到她办公室用电棍对我四肢关节及脖子,头部电击长达一个多小时(为此我落下心衰和记忆力减退身体变成优导电体无意间就有过电刺痛感觉) 就在12月3夜1点多艾滋病学员赵源琳蹲在我床下,我惊醒,她跑掉。她们又来威胁并精神摧残我。
          被劳教人员一年四季的每天都是五点起床,先扛行李,后洗漱,六点准时来开工,晚上九点才停工。我度过了严寒关,又一次死里逃生。十二月份鲜花店陈秀凤大姐和吴连春兄来看我我不再受冻(大姐给我买了羽绒服)后来周桂兰姐要回被民主派出所孙秀范所扣留的全部物品及所有箱子柜子及门钥匙。周姐同她家人开车来看我,给我存钱。还有妹妹陈沈铁,前夫刘兴彦等朋友来看我。我永远感谢他们对我精神和物质的支持及关怀!
        在生产车间我为了躲避那刺耳的轰鸣声,每天都躲到厕所里。
       可陈队长总是让带工名叫王丹的找我回车间。在教养院里我仍然保持着记日记的习惯。而且常常写控告信分别投进检查院和省劳教委设在水房的举报箱里。队长说你有病呵,你法院冤案,公安局抓的你。你不告法院公安,天天告教养院,你有病呀?我回答:本来我是告法院,告一砂,可你们非法关我,我无法告法院,只能告你们(没想到我后来真被关进精神病院)
      在教养院里,我时常被有毒烟雾包围着。由于呼吸被吸入鼻孔,所以鼻子总是流浓不止到女所的卫生所胡医生给我开了三天青霉素滴流。第一次注射相护士偷配制毒药直接输入我的血管里。第二天早上起来我全身肿了起来,血管都变成红色,脸肿的把眼睛挤成一条缝睁不开。全身皮肤稍触碰就疼痛。我又去卫生所见到相护士就骂她缺德,说她是杀人犯,她马上逃离,从那时开始她躲避我,我告知所有人她的恶行,防止她再害她人。也从那天开始我不再敢打点滴,连打针吃药也很担心我又一次躲过了死亡。 
    就在二00九年五月十三号那天早晨教养院的车间里弥漫着一丝恐怖,有十多名男警个个手提电棍一脸的冷漠来到车间。而且车间里开始大收查(收身,收工具箱)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就站到陆秀娟身边。我们靠着窗户。我问路秀娟发生什么事啦?这时陈秋梅有意寻衅滋事大声喊我让我坐到最前边,我没有去。我说那是別人的岗位我不能坐那。这时孙彬(后提升的大队长)大队长也来找茬。后来李明玉等一起强行把我拉到主楼李明玉的办公室,对我围攻。我据理力争。李明玉让她们给我带上手铐。我气愤的头都要爆炸了,疼痛无比。这时李明玉坐到电脑旁说:陈沈群给你凑点材料,气你的方法有的是。我明白了她们胡说八道的目的就是要气死我。所以我一下坐在地上低头不再争辩。在心里默念不生气。我这次又逃离死亡。李明玉看我不再理会她们就把我关在队长的会议室里。我戴着手铐坐在冰冷的水泥地上(由于浑身软棉无力坐不住凳子)。张春光大队长拿来护腕给我套上手腕不再磨了。并给我拿来厚厚的褥垫不在凉了。中午开饭了李明玉给我端来炖白菜和苞米面饼子‘当我刚吃一口菜時舌面烧灼痛,我怒斥她们下毒,李明玉问我你是说我给你下毒了。我当时回答:莱里有毒,但我没肯定是你下的毒从乘菜人运莱人刭你都是嫌疑人。她无语,后来是孙彬跟小刘队长給我泡的方便面吃我又粉碎了一次谋杀。
    从此我在心里常常默默的说不生气不要生气。渐渐的头痛减轻,呕吐现象减少。我这次不但成功的逃离蓄意谋杀而且离开了死亡的时刻威胁。但是我的头痛,视物不清,仍无好转,张春光大队长,张鹤队长带我去马三家医院看完拿药回来,两天效果比较好,等第三天张春光大队长还要我去医院检查,我药沒吃完不同意去,他们强行把我拽上车,又一次灾难来临,我被直接拉去辽宁孤家子精神病院强行做精神病鉴定。在一切反应正常的情况下那个做脑电图的退休医生违'规操作说有异常。回来后董队长就开始看着我。二00九年六月十日 大队长突然全部调换,新班子的指导员王艳平,大队长尤然,张新,孙彬。王艳平的到来给大多学员带来了恐慌气氛。她不让我呆在厕所-.因我怕机器噪音,不愿离开。她威胁说:别说我收拾你。我问你是打手吗?说:啊!我这才明白学员们为何恐慌了。
    每天仍然是六点开工,而王艳平却在七点多手拿着折的花枝进车间就让室访锁了厕所门。然后坐在办公前台开始边磕瓜子边聊天,她们象奴隶主。
       而我要解手王艳平就是不开厕所门。把我憋的小腹痛,头痛也加重。我抗议无用,我气急了。问她你只吃不拉吗?她竟然让就地便。没办法我只有这样。便后就向办公台流去。我开始控诉她侮辱我人格,残害我身体,催残我精神等,这些都是因为她一天都不怎么上侧所。自从这以后我产生了尿急常常有尿就会感觉肚子痛,还时有尿裤子。她们种种的违法行为,使我只能在有外来人或领导视查,检查时来喊冤,反应问题。为此我被他们威胁,围攻,殴打,但我从未放弃过喊冤的机会。就在二00九年六月三十日他们强行以编造我精神分裂为由保外(没有合法鉴定无我亲人知晓)被花店大姐他们把我接回家里。
       被精神病的灾难
    我回到家后又开始写材料,重返维权护法行动中。我不断向各部门反应情况,这时法院就把我接回送到棋盘山,过后我还是这样。在二零一0年六月二十九日,民主派出所把我送到苏家屯八一精神卫生院。医院朱宏雨院长跟我交谈后拒绝接收。隔一天的二0一0年七月一日派出所又强行把我拉到沈阳市和平区精神病院所长对我说:今天无论如何都要把你送进去我都找好人了。所里的钱都拿‘去。到那里一名女的老医师同我交谈后进来了那医科主任对我说:你先别急,然后走了出去,一会所长进来说我们回去吧。我是想让你倾诉一下减压。由于和平医院的职业道德避免了我又一次灾难。可是到了二零一一年一月三十日我正常上访被接回在第二天的一月三十一日终于被无法无天的区法院把我关到了苏家屯区红十字会八一精神卫生中心。我的恶梦般的时日开始了。我被关在这与世隔绝的铁笼里,还时刻遭受那里的精神病患者的折磨。就在我被关进笼子里的当天晚上实习值班护士金丽逼迫我吃精神病药,我明确告知,你知道我不是精神病患者,你凭什么给我吃J药,她回 答凭医嘱,我说医生在哪里?她说下班了。我让她打电话,她说不知道。我说那我不会吃药的,她说:你知道这是精神病院,我们会怎么做的。我明白她并不是吓唬我的。我只好说那好你非得要我吃药,你拿来我吃。我把药放到觜里,然后压在舌头下象征性喝了一口水咽下,然后就把那一片半药吐掉了。金丽说我们四个玩扑克牌,这时我的大脑意思开始莫糊不清了。我立即冲到床边倒下,什么都不知道了。后来有人把我拉起来了我一看是金丽。我质问她你给我吃的是什么药?一天不醒。她说医生马上到,八点医生查房,我刚要问金美丽医生她立即说。以后没有你的药啦。
    我多亏药没咽,我又逃避了死亡。可是受到的折磨无以言表。在精神病院里这些无连贯思维的患者对我的打扰忍无可忍。
      首先是住。由于病人每天吃了镇静药物,不是正常控制神经。所以睡着后年轻轻的呼噜声大作,你无法入睡,而且她们嘴里淌着口水很恶心。心里翻江倒海的难受,更难过的是白天。受到的干扰五花八门。由于我被困兽无食欲把饭菜分给他们(她们每天吃不饱饭,菜是菜帮子,罗卜皮及医护人员吃剩下的饭菜,菜里从来不入放植物油)所以他们一根筋的到我这里在分饭菜。我如想留一口都不行。同室不许我说话,我实在忍受不了了。开始抗议。要求离开铁笼子的精神病院。院长当然不干,只是把我同室病人分走,只我一个人一室。
    由于不能插门,病人把棉衣扔进便池里。护士让她捡起来。她把粪便的衣服藏到我的房间。向谁说?两患者打架被开水深度烫伤,化脓她把脓痂摱的被子都是。向誰说?我去厕所患者威胁我,吓的我回房。有的病人给我唱歌不听不行。对我好的患者竟然到侧所的垃圾桶里抓些果皮送给我,我不要。就放到饭桌上。我每天痛苦的生活在精神高度紧张状态,真的快要发疯了。腐败官员他们犯下的罪恶真是罄竹难书。他们没有关于我的精神病鉴定,区法院执行局长白勇带李玲去做精神病鉴定写我的名字 。妄想以此得到写着我名字的精神病鉴定。想以假充真。
    麻雀行动抗议日记:国内访民的遭遇/马永田
    麻雀行动抗议日记:国内访民的遭遇/马永田


    麻雀行动抗议日记:国内访民的遭遇/马永田


    麻雀行动抗议日记:国内访民的遭遇/马永田


    麻雀行动抗议日记:国内访民的遭遇/马永田


    麻雀行动抗议日记:国内访民的遭遇/马永田


    麻雀行动抗议日记:国内访民的遭遇/马永田


    麻雀行动抗议日记:国内访民的遭遇/马永田


    麻雀行动抗议日记:国内访民的遭遇/马永田


    马永田
    电话:626 283 2175
    陈文然
    电话:678 779 7778
    2015年1月28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32120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举报中国凌驾法律之上违法次数最多的贪官徐源江/马永田
·麻雀行动抗议日记/马永田
·杨宪宏先生来美国/马永田
·中国驻联合国代表团前麻雀行动抗议日记/马永田(7月8日)
·中国驻联合国代表团前麻雀行动抗议日记/马永田
·中国宪法连球都不顶/马永田
·联合国前抗议/马永田6月25日
·麻雀行动请愿示威(6月19日)/马永田
·中国驻联合国代表团麻雀行动请愿示威/马永田
·马永田联合国麻雀行动请愿示威
·联合国麻雀行动请愿示威/马永田
·中国驻美大使馆麻雀行动请愿示威第220天/马永田
·中国驻美使馆麻雀行动请愿示威第87天/马永田
·中国驻美国大使馆麻雀行动请愿示威第69天/马永田
·中国驻美国大使馆麻雀行动请愿示威第64天/马永田
·中国驻美国大使馆麻雀行动请愿示威第63天/马永田
·中国驻美国大使馆麻雀行动请愿示威第58天/马永田
·中国驻美国大使馆麻雀行动请愿示威第51天/马永田
·中国驻美国大使馆麻雀行动请愿示威第53天/马永田
·紧急关注丹东的姜家文/马永田
·吉林省法院出台新骗术/马永田
·这就是法治中国/马永田
·麻雀行动第二轮启动:贾庆林的三级终结/马永田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