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黑龙江女监狱警疯狂毒打犯人致残 黑龙江省三级检察机关参与犯罪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2月22日 转载)
    
     我怀着极其愤怒的心情披露一个在监狱中无故毒打犯人,而受害家属告状无门冤案的真相。被打人是黑龙江省女子监狱服刑人员梁英,2004年3月16日,梁英因值班时帮助邻舍值班人员制止另一犯人扰乱监规,而被狱警毒打致残。我姐姐梁英是12年前因其丈夫婚外情,不抚养儿女,故将丈夫的情人刺成重伤,被判15年有期徒行。
     (博讯 boxun.com)

      一、狱中10年的非人折磨
      2006年6月11日,我去探望姐姐梁英,然而见到姐姐时她却躺在医院的病床上,面目全非,双耳流血、不能站立,生活不能自理。监狱派护理人员在医院护理她,经打听才知道,2006年5月30日凌晨1点左右,姐姐睡在没有护栏的二层床上,一翻身从二层床跌到了水泥地上,顿时不能动弹昏死过去。监狱将梁英送到省医大二院诊断为脑颅底骨折、左第二条肋骨骨折、肩夹骨骨折,脑外伤、双耳流血、血糖升高。看到姐姐摔成这个样子,作为妹妹的心情可想而知,姐姐看到我后泪如雨下。她入狱九年来,只有这一次面对面地谈话,也就是在这次谈话中姐姐把9年来在狱中遭受的非人折磨,用她的血和泪向我倾诉。当我问起她的左眼睛为什么看不见、左耳朵听不见时,她给我讲起了两年前被四名狱警殴打的经过。
      
      1、制止犯人扰乱监规
      2004年3月16日梁英值夜班时,一名邻监舍的犯人扰乱监规,值班犯人黄桂芝让梁英帮助制止。于是梁英与黄桂芝一起去制止,谁知不但无功却惹祸上身。3月17日9时许,狱警蔡丽萍把梁英叫到办公室。满脸怒气的指问梁英,“你昨晚干什么去了?”梁英说明了事情的经过。蔡听完非但没有表扬、反而训斥她:“显着你了吗?把你的工作干好就行了,别人屋里的事不用你管。”蔡训斥完梁英,梁英以为这件事就此结束了,谁知18日9时,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梁英又一次被叫到办公室,办公室里有狱警:蔡丽萍、陈东月、刘华婷、田闯,另外还有犯人黄桂芝。蔡丽萍满脸怒气质问梁英:“你昨天说的是实话吗?全是谎话,我问黄桂芝了,她说不是她叫你的,是你自己去的”。梁英申辩道:“我没说谎。”黄当时就在场,看看梁英、又看看蔡丽萍 ,低下了头没有吱声,蔡也没让黄作证就让黄走了。
      
      黄走后狱警们就开始兽性大发,对梁英大打出手。首先是陈东月说道:“我让你犟嘴”,说着将梁英推到门口,挽起袖子两只手左右开弓往梁英脸上打。梁英边哭边本能地去捂脸。陈东月说:“你把手放下,我打的就是你的脸,看你还敢犟嘴。打了半个多小时说:“我累了。”便回到座椅上休息。这时刘华亭站起来说:“你累了我打”。刘华婷走过来接着打,也是用双手打脸,手打疼了就用脚踢,边打边说:“让你犟嘴,犟嘴就打,打你就是为了玩儿”。打了约有半个多小时,回座休息去了。田闯站起来说:“你俩真傻,用手打手疼,用这个打”。说着拿起一本新的厚书,用书的角打梁英的头和脸。第一下就重重的打在了梁英的左额头上,打得她两眼直冒金花,无法忍受(至今伤疤还在)。梁英哭喊说:“我要找狱长。”田闯打了也有半个多小时。
      
      正在这时,监狱医院潘院长走进屋来。她说:“你们干什么”?她们见院长进屋就住了手。潘院长在屋里停了两分钟就走了,这三个人又开始对梁英进行了第二轮毒打,三人一起打,边打脸边拳打脚踢,足足打了半个多小时。蔡丽萍在一边煽风点火说:“我看还是打得轻,你不承认就打”。梁英说:“我都快被你们打死了,你们还说打得轻”!梁英这时实在忍无可忍,心想如果继续打下去,今天就要被打死在这里了,于是夺门而逃,刚跑到楼梯没几步,狱警喊了一声:“把梁英抓回来:”于是来了一帮犯人把梁英抓回到办公室。在抓的过程中,其中有个犯人叫柳阳春的对梁英说:“梁姐你怎么了?让她们打成这样?”梁英当时浑身一点劲都没有了,她本身就是一个57岁糖尿病患者,哪能经得起三个年轻力壮的狱警长达二个多小时的毒打?梁英只得哀求柳阳春说:“请你帮帮我,快去找狱长吧”
      
      这时她们正准备开始第三轮殴打时,田闯走到梁英身边,看到瘫倒在地的梁英,两眼已充血,脸已经全部肿起来了,额头及头部多处鼓起大包(有的比鸡蛋还大),田闯向旁边的人挥了挥手(意思是别打了)。她看到梁英被打坏了说:“梁英你回去吧”。梁英走在前边,田闯跟在后面边走边说:“回去后该打针打针、该吃药吃药”。梁英回到自己的监舍歇了一会,浑身疼痛难忍,两眼已睁不开了,于是拿出止疼药准备吃,由于眼睛看不见两手直哆嗦,刚把药倒在手里,还没来得及查查几片时,一个犯人喊道;“梁英服毒了!”于是,狱警和犯人们不由分说把梁英架到了医院,给梁英用洗胃机洗胃,尽管梁英喊自己还没来得及吃药,可是谁又能把她当人看待呢?一顿洗胃,结果什么也没洗出来。
      
      2、洗胃蹲小号雪上加霜
      洗完胃已经是下午2点多钟了,把遍体鳞伤的梁英毫无理由的关进了小号。小号里没有行李没有枕头,连坐的力气都没有的梁英只得把自己的鞋当作枕头,躺在了冰凉的地铺上。三月份的哈尔滨仍是寒气逼人,冻得梁英瑟瑟发抖,因伤势过重梁英昏死过去不省人事。醒来后只见医院的潘院长、医生、护士在抢救她。这时听到小号里的其他犯人给医生介绍,梁英昨晚一直昏迷抽了好多次,是小号里的犯人告诉了管教找来了医生,才把抽搐昏迷不醒的梁英救了过来了。这时约已是午夜2、3点钟了。
      
      3、狱警恶行欲盖弥彰
      第二天田闯来找梁英说:“你承认错误就放你出去”,梁英说:“是我错了,我全错了。”田闯把梁英带到监狱医院赵英玲院长办公室。赵院长见到梁英被打成这样便问原因,梁英向赵如实汇报了被打的经过。赵听后欺骗说:“梁英给我个面子把这个事情压下吧。”并答应把扣的分年末给补上(实际没补)。梁英答应了赵院长的请求后回到了监舍,这时她两眼已肿成了大死疙瘩。田闯意识到出事了,找到犯人王桂芳问:“用什么办法给梁英的眼睛消消肿。”王说:“用白菜叶敷到眼睛上可以好一点。”于是田闯安排王桂芳给梁英敷眼睛,安排邢桂芝看护梁英怕她死了。梁英被打后长达五个月之久没有睁开眼睛,眼底一直在出血,多次要求治疗监狱不给治疗,致使她每天在病痛中煎熬。
      
      在梁英刚被打一个多月后家属来探视,狱警蔡丽萍不让见,她支支吾吾说了一句蹲小号了不让见,以后再跟你说。蔡回去后对梁英谎称说:“你家人不愿见你,给你扔了一千元钱。”事隔一个月弟弟来探视,蔡还是不让见,理由是你姐心情不好。三个月以后,我不放心又来探视,看到的情景是她两眼紧闭由两个犯人把她架出来的,蔡跟在后面。我拿起电话就问:“你这是怎么了?”她刚要说,我看见蔡拽了她一下,说了句什么话我没有听到。随后梁英说:“你就别问了。”接见时间只有20多分钟,姐姐只看了我一眼,我看她两眼充满了血,眼底快要烂了。接见完后,我找赵英玲院长提出到医大二院看病,监狱同意了。医院确诊为左眼失明、眼底出血、左耳耳膜穿孔、左额头外伤。我们当时曾怀疑过姐姐失明什么原因,因我们无法与其面对面的交谈,直到两年后这次摔伤,才弄清了事情的真相。
      
      4、举报如打水漂投诉无门
      姐姐被打致残、又摔伤致残,家属十分气愤,就此问题向监狱发出了4封举报信,要求对毒打犯人的狱警给以严肃处理,要求给治病。20天后我们询问监狱调查情况,监狱说没收到材料。我们拿出邮局的查询证据,他们说材料收到了但弄丢了。我们又专程从牡丹江赶到哈尔滨亲自向他们递交了控告材料,直到2006年12月11日监狱才轻描淡写地给了一个口头答复:梁英被打一事不存在,摔伤已救治,肢体瘫痪是自身疾病所至。我们问“没摔之前一直在劳动,为什么摔伤后肢体瘫痪是自身疾病所至。要求狱方提供监控录像”我们要求以书面答复,纪检委书记回答说:“不好写”。我们看到监狱领导这么不负责任,于是将梁英殴打致残一事向哈尔滨市滨江检察院举报。
      
      我们向哈尔滨市滨江检察院举报狱警的违法事实后,狱方仍百般包庇袒护违法干警,监狱继续安排打人狱警监管梁英,给她们创造有利条件对梁英进行非人折磨。狱警田闯安排了两名犯人折磨梁英,让一名犯人住在梁英上床,每天又蹦又跳,不让她睡觉。让另一名姓倪的女犯故意骂梁英,并扬言要打死她。梁英问她,咱俩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这样对我?倪说是田闯安排的,说把你折磨成精神病,检察院来调查你就说疯话,不能作证据使用。这样的摧残,使脑颅骨折的梁英病情加剧生命垂危。梁英摔伤后半身肢体瘫痪,无法起身打饭菜,让人难以置信的是,竟无人管无人问。最严重时有半个月没有吃过菜,48小时不给喝水,他们还有一点人性吗?
      
      可怜的是遭受如此毒打致残的姐姐,在我又一次去探监时对我说:“别告了,我快被她们折磨死了,我死后你知道我是怎么死的就行了,要为我伸冤啊!”我及时向滨江检察院反映情况,狱方将梁英安排到狱内医院,她们却不给打针不给吃药还强迫她劳动。一次梁英自费打针补钙,监狱安排了没有资质的医护人员把肌肉注射的维生素D3加到点滴瓶内。梁英发现后及时通知所谓的护士药对错了,让她们检查一下,她们不查,梁英便自己勉强下地在垃圾桶里找到了肌注的药瓶,并通知了护士,告诉她事情的严重性,谁知她的回答是:“药瓶一摔我让你没证据,”她们企图杀人灭口。
      
      二、司法腐败女监黑幕
      1、减刑、保外得交钱。
      梁英被判刑十五年,服刑至保外就医前已达十年,十年中只减刑一年,就是这一年也是监狱要求家属交了2000元的赞助费才减的。按法律规定,服刑人员在服刑期间视其表现,都应该得分,适当减刑,既使躺在床上的病人都可减刑,然而梁英九年中一直在劳动,(带病坚持劳动)狱警蔡丽平、夏风英多次明示梁英:“不给我拿钱就别想减刑。”狱警夏风英还曾找到梁英说;“你交五万元钱,我就叫赵英玲院长给你保外就医。同样是犯人,干同样的活,有人给减刑,有人不给减刑,给钱的与不给钱的,有权与无权的,在狱中受到不同等待遇。梁英有时干两、三个人的活,而且从未有过不服法改造、不遵守狱规的警告。为什么十年中只减一年刑还惨遭毒打,就是因为我们没送钱。
      
      家属举报后,检察院在调查期间,女子监狱纪检委书记、副书记及医院院长赵英玲在狱中私设公堂,密密提审梁英,把监狱事先编好的理由让梁英写在纸上,让她承认眼睛失明是自身眼病所至,检察院来调查时不准说是狱警打的,并强迫她签字按手印。随后强迫梁英给妹妹打电话,告诉妹妹说眼睛失明是自身眼病所至,不要再告状了。
      
      2、外出看病家属交一万四千元钱、吃狱中高价药及高价饭从不开收据。
      梁英入狱十年来从未享受到国家财政部门拨付的被监管人员医疗专项费用,她患有严重的糖尿病,特别是被狱警打残和摔伤后,所需药品都是由监狱出售的高价药品,(价格高出市场价2—5倍),为了及时了解姐姐摔伤的病情,想见到姐姐的唯一办法就是吃监狱的高价饭,还强迫照像。不出具收据及发票。更令人气愤地是,几年来梁英外出看病,家属交纳了14000元的费用,狱方从未提供收据。剩余款一分不退,家属多次上访后狱方的答复是剩余的钱狱警花了,直至2009年再多部门的干预下狱方才予退还。一次,监狱派多名狱警带梁英去鉴定,家属花了近万元的鉴定费、检查费和租车费后已所剩无几,鉴定完后几名狱警逼迫梁英向家属要100元下班回家的打车费,弄得家人回家的票钱还是在哈尔滨找朋友借的。
      
      3、狱警揽私活不让女犯人睡觉连夜干。
      几年来,狱警蔡丽萍在外承揽编织毛衣的活儿,勒令梁英利用休息的时间为她赚钱,过年也不让休息,每天织到深夜两三点钟,大约织了五麻袋之多。还谎称是给监狱领导织的。
      
      2006年7月28日我们在与女子监狱协调未果情况下,将女子监狱的四名狱警举报到哈尔滨市滨江检察院,滨江检察院经过半年调查核实,认定四名狱警打人事实成立。既然事实成立,我们要求立案严惩执法犯法的狱警,维护法律权威。女子监狱医院院长赵英玲在狱警买通下,找梁英谈话。明确告诉梁英:“告诉你妹妹不要告了。你们家想告狱警是告不赢的,因为我爱人刘嘉林在省委给王东华副省长当秘书。”此前,我相信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法大于权,民命系于天,我对赵英玲的恐吓没有理睬继续上告!
      
      三、三年四次法医鉴定成儿戏,司法鉴定公正何在?
      姐姐颅底骨折、肋骨骨折、左耳耳聋、左眼部挫伤、左眼瞳孔缘撕裂伤三处、外伤性白内障、外伤性瞳孔散大、虹膜粘连直至失明,到底是因糖尿病还是因外伤所致的法医临床学鉴定结论,就成为案件立案和处理的关键,所以几年来我的告状艰辛路大部耗在求得一份公正的司法鉴定上。然而,对梁英已造成明显伤残这样一个铁的事实面前,让我们万分遗憾的是有关鉴定机构颠倒黑白或者出尔反尔,三年多的时间过去了,梁英司法鉴定先后做了四次,却至今未拿出一份合理的、客观的、科学的鉴定结论。
      
      1、法医肖非接受宴请颠倒黑白枉法鉴定
      第一份司法鉴定是在黑龙江省医院司法鉴定中心做的,鉴定结论为:外伤性白内障、左眼外伤性瞳孔散大、左眼瞳孔缘撕裂伤、虹膜严重粘连直至失明由糖尿病所致,颅底骨折,左耳耳聋都是高处坠落所致。对这份鉴定家属提出质疑:
      (1)鉴定程序严重违法,委托鉴定时间是2006年7月3日,查体时间是2006年7月5日,而鉴定书的落款时间是2006年6月10日,这等于家属还没要求委托鉴定时,结论就已经出来了,实在是滑天下之大稽。
      (2)鉴定人法医肖非在给梁英做鉴定时,私下接受狱方的宴请。(肖飞法医承认宴请)有否别的猫腻,只有天知道了。
      (3)梁英在查体期间脸部无伤,肖非竟写成有伤。问他为什么这么写,他说是监狱告诉他这样写的,其目的就是想把梁英眼睛失明归到摔伤所致。肖非丧失职业操守竟公然出具了梁英左眼挫伤、外伤性白内障、左眼外伤性瞳孔散大、左眼瞳孔缘撕裂伤直至失明是糖尿病导致与外伤无关的荒谬结论。(上述外伤有省级三家医院及北京瞳仁医院北京军区总医院诊断)
      
      2、唯一的一份正确鉴定却被省司法厅司法鉴定管理处荒唐撤消
      家属对第一份鉴定提出疑议后,狱方委托哈尔滨医科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做了第二次司法鉴定。鉴定结论是梁英的左眼部挫伤、左眼瞳孔缘撕裂,外伤性瞳孔散大,是外力直接作用与眼球所致与高空坠地无关。两份鉴定结论完全不同,双方对第二份鉴定结论没有提出质疑,而就是这份科学公正的司法鉴定,被黑龙江省司法厅司法鉴定管理处姜文臣处长以鉴定格式不符合要求为由宣布撤消,又没有任何书面手续。姜文臣处长之所以这样以权干涉司法鉴定,无理撤消正确的鉴定结论,就是因这份鉴定对狱方不利。哈医大司法鉴定中心给梁英做的鉴定编号是(2006)第22号,如果是因鉴定格式不标准予以撤消,那么为什么在这之前的21份同样格式的鉴定不撤消,单单撤消了这第22号鉴定呢?(我们提出质疑至今不答复)鉴定的灵魂或核心是鉴定结论,格式仅仅是形式。司法鉴定管理处的职责是对司法鉴定行政方面进行管理,根本无权撤消做为独立法人的鉴定机构的司法鉴定,这显然是违法的,是视法律为儿戏,拿司法鉴定当玩偶。
      
      3、第三次法医鉴定使用伪证出具假结论
      第三次鉴定时间是2007年1月16日,由黑龙江省检察院、省公安厅、省高级法院专家联合做出的一份司法鉴定,结论是“轻微伤”。我们对鉴定结论提出质疑,鉴定机构答说:我们的鉴定是依据监狱提供的证据做出的。家属二次举报女子监狱伪造证据,经滨江检察院调查核实,女子监狱伪造哈医大二院眼科专家谷静芝的诊断事实成立。法医进行临床学检验时,首先应当审查文证材料,辨识真伪。我实在不明白,这样几位黑龙江省级的法医专家竟然连文证资料的真伪都不管,拿不是当理说。滨江检察院找到哈医大二院眼科专家谷静芝时,谷一眼就看出这个病志本标称时间是2001年11月25日,但一:2001年医大二院用的不是这种病志本;二是伪证病志本背面有医院(李强)院长致广大患者的一封信,而这位院长2001年还没调入本院;三是这个伪证病志本的封面有伽马刀的广告,但这个设备是2002年引进的。也正是这个伪证病志,他们第一次向黑龙江省医院司法鉴定中心送检时病志的时间是2004年8月17日,第二次向哈尔滨医科大学司法鉴定中心送检时变成了2005年8月17日,第三次向省检察院技术处送检时变成了2001年11月25日。可见,黑龙江省女子监狱伪造证据到了何等荒唐的地步。
      
      滨江检察院依据第三次鉴定对案件作出了不立案决定,举报人提出复议并要求鉴定人解释鉴定,滨江检察院经“所谓的复议”后维持不立案决定,谎称省检察院的鉴定人不愿意解释鉴定,无奈之下举报人多次找省检察院技术处申辩,省检察院技术处不得不向滨江检察院做出了此鉴定结论不做证据使用的通知,但滨江检察院仍不撤消没有法律依据的不立案决定。我们向滨江检察院提出三项请求:
      (1) 撤消没有法律依据的“不予立案”决定。
      (2) 要求重新为梁英做出一份公正的司法鉴定。
      (3) 追纠女子监狱伪造证据,已够成徇私枉法罪,滨江检察院对上述请求请示了黑龙江省检察院,省检察院口头答复:不支持。
      
      4、第四次法医鉴定监狱方百般干扰,鉴定方离谱的天价鉴定费欺软怕硬不敢为民做主。
      在区、市、省三级检察院无视当事人合理要求,我们万般无奈上访到北京最高人民检察院、司法部、国家信访局、中纪委,经过北京信访联办及黑龙江省委省政府督办下,重新做了第四次司法鉴定。第四次鉴定时间2008年12月27日,由哈市滨江检察院委托中国法医学会司法鉴定中心对梁英的伤情做司法鉴定。
      
      中国法医学会鉴定中心受理鉴定时,天价鉴定费是40—50万元,并对双方当事人承诺:我们的部分专家在国内很有知名度,我们就不怕病情难、不怕病情复杂、不受外来因素干扰,保证科学、公平、公正。牛吹的北京的树都能歪了,我们还是满怀着对鉴定中心的信任,满怀着对我国最高法医权威组织的敬仰之心,期盼着这次顶尖级的法医鉴定能给我们一个公正的结论,能还我那已经奄奄一息可怜的姐姐一个公道。可是,令我们做梦也没想到的是,这个鉴定机构的一系列表现让我们大跌眼镜。5月12日鉴定机构打电话说:让我们更改鉴定委托时间、撤消两项委托。一是让我们把委托日期改为2009年5月12日,二是让我们撤消梁英左眼虹膜粘连、右眼视力下降的鉴定委托。我们问撤消理由,回答说:“这两项鉴定太难”。还欺骗我们说,撤消鉴定对你们有利。事实是梁英左眼虹膜粘连、晶状体混浊是导致她左眼失明的根本原因,鉴定中心让撤消此项鉴定的用意不言而喻。
      
      2009年5月31日我们打电话问鉴定是否做完,鉴定机构说鉴定文书5月25日以寄到哈尔滨市滨江检察院。6月 3日我打电话问滨江检察院是否收到鉴定书,他们的回答是没收到。我又打电话问鉴定机构,鉴定机构说:鉴定书已追回,理由是鉴定书日期有误。当事人问结论有变化吗?机构说结论没变。10天后鉴定机构又通知我们说鉴定结论有变化,原因是黑龙江省检察院后给鉴定中心发了一个函,告知鉴定机构以前委托鉴定某份材料中上半部分不能用下半部分可以用。
      
      鉴定机构对我们说,依据省检察院发的函认定梁英什么伤也不够,这样结论对你们不利,你们是否撤消鉴定请求?我们不同意,坚持让鉴定中心把更改日期后的鉴定结论发出来。可是鉴定中心却做出了“不受理鉴定”的决定。滨江检察院按照省检察院的决定告知我们今后不再接受举报不再为此案鉴定。对这个享有较高信誉的鉴定中心做出的决定,我的心都快碎了,眼损伤的伤病关系鉴定,这是法医十分常见的检验内容,一个国家级的法医鉴定部门竟推出门外,难道让我们到联合国去鉴定不成!中国法医学会鉴定中心在此次鉴定中,第一严重超时限鉴定,司法鉴定管理条例中明确规定鉴定时限为15—30日最多不超过60日;而他们做了180天,第二鉴定机构40—50万元的天价鉴定费令人惊诧;第三鉴定机构丧失职业操守,使用检察院背后提供的伪证来更改自己的鉴定结论,明明发出了鉴定又声称追回撤消。这种幕后交易让贫民百姓到何处去寻求公正期待公平呢?
      
      三年多的上访辛酸路,我一个无权无钱的弱女子还有身患重病的弟弟,我们仅省城哈尔滨三年就去过60多次,数十次到黑龙江省人大、省政法委、省纪委、省三级检察院、省信访办、省司法厅、省女子监狱、监狱局、等部门上访,八次进京告御状,我还栏过省检察院检察长的车。三年来,饱受无数的白眼和斥责,我们已经身心疲惫欲哭无泪呼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我曾被拒之哈尔滨市滨江检察院大门外近一天无人接访,又累又饿该院检察长竟然指着我说:见到你家人我就闹心,你家的举报有完没有?省检察院的接待人员的答复更令人气愤,告知我们对检察院的不立案决定不服去找公安局和监狱解决,在接访大厅还对我破口大骂。
      
      滨江检察院无视我们的控告,无视高检院等部门对案件的指令,至今不立案追究哈尔滨女子监狱违法干警的犯罪行为,使他们逍遥法外。此案在黑龙江省已是铁板一块,我们进京上访,省检察院等部门派人采取围追堵截,他们在最高检察院信访处截访,使我们无法见到高检院的接访人,致使我那可怜的姐姐梁英被打残、摔伤后,左眼已失明,右眼残存视力极低,左耳失聪,腰僵直疼痛不能下蹲,腿肿的像棍子,大小便不能自理,终日以泪洗面奄奄一息已,饱受伤病的折磨。我们鉴定不成、治病无钱、告状无门,天理何在?青天何在?
      
      我们上告的步履如此艰难的原因何在?我们为什么总感觉到这背后有一股强大的“权力势力”在控制此案?难道女子监狱的4名狱警真是神通广大,把省里司法机关及检察机关都能买通,都能控制吗?他们背后大人物到底是谁呢?在人们的心目中,头上高悬着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微的检察官,应该是公正办案铁面无私的,是法律的守护神。然而,我们三年来曲折的上访和鉴定的辛酸路,让我们对上述法律监督机关及司法鉴定机构的尊敬、信任变成了遗憾、气愤。他们昧着良心营私舞弊,在权与法的天平上倾向了权力。让我们这些平民百姓有冤无处伸,有苦无处诉,而让那些真正亵凟法律违法犯罪的人逍遥法外。惩治腐败、公正司法、强烈要求还我们一个公道。
      
      
      邮箱:[email protected]
      
      2010年3月29日
      
      下面的三张照片是伪造的证据图片,因为当时梁英被打时,监狱5个月没有让家属见,所以当时根本没有办法给梁英照相取证,后来我们向监狱要监控录像,监狱说已经删掉了不给我们,事实大家是可想而知的
      
      这张诊断是黑龙江省女子监狱伪造哈医大二院眼科专家的诊断(哈尔滨市滨江检察院已调查核实),伪造依据如下:
      1.病本日期为2001年11月25日,诊断结果双眼白内障,该张诊断伪造的笔体为三个人的笔体、笔画粗细不一致,颜色的深浅不一致,诊断内容是复印的,日期是后填写的
      2.伪造病本内容说梁英2001年11月25日诊断双眼白内障,而2004年8月17日及2004年9月27日哈医大二院专家诊断梁英双眼没有白内障,在这里请教全国的眼科专家:白内障能先有后无吗?不治疗、不手术能自动消失吗?
      3.就是这张伪造的假诊断,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在送给黑龙江省三个鉴定机构时,变成了三个年代,三个日期,不难看出女子监狱伪造证据荒唐到了极点。
      4.家属举报女监伪造鉴定证据已查实,女监已构成徇私枉法罪,打人事实也成立,但哈尔滨市滨江检察院就是不查,也不给书面答复。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4184031020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上海冤民杜阳明控告上海白茅岭监狱
·党法院“做鬼不大”——与西郊监狱打官司系列诉讼之三/吕耿松
·四川宜宾兴文县苗乡村民维权被关亲身经历揭发黑监狱
·复退老兵乞讨被暴打、上访被追杀、外出打工被关黑监狱/山东菏泽郓城宫衍祥
·与杭州西郊监狱打官司/吕耿松
·武汉“黑监狱”受害者回族姑娘马秀云的控诉书
·武汉“黑监狱”受害者回族女子马秀云的控诉书
·向杭州监狱索还被非法扣押财物的私人函/吕耿松
·黑监狱发出求救短信:为儿伸冤,被打、被关/郭学宝
·进京声援王荔蕻遭遇黑监狱记 (图)
·“中国第二个大邱庄”——法制国家、和谐社会、养老院内设黑监狱、牢房、关押上访人员、国法何在?党纪何在?
·维权被政​府私设黑监狱迫害致残/浙江永康高传托
·张家口惊现“安元鼎式黑监狱”:女访民被按床上、、后送精神病院
·非法关押黑监狱,武汉访民李玉琴到北京控告 (图)
·杭州拆迁上访人被关黑监狱
·武汉访民在京被关“黑监狱”每天一顿饭 (图)
·北京警察和唐山市开平区栗元镇镇政府雇佣打手私设“黑监狱”
·拆迁难民王建芬 2010年第二次关进黑监狱经历
·苗秀芳:天津河东区房管局房地产公司关我黑监狱(图)
·武汉余家头“法教班”黑监狱 /视频
·河南访民在被关押的4个黑监狱前留影 (图)
·著名维权律师高智晟被中共当局重新投入监狱 (图)
·湖南省监狱管理局原局长受贿1700万元被判无期
·湖南监狱管理局原局长刘万清受贿被判无期 (图)
·视频:回家——孙林获释在监狱门口和家人见面
·陈云飞等人解救黑监狱关押访民全过程(视频) (图)
·视频:成都访民姜国荣讲述被关黑监狱经历至今未获自由
·上海冤民杜阳明控告白茅岭监狱
·法制宣传日300多名上海访民冲出久敬庄黑监狱大门(附视频) (图)
·四川宜宾兴文县苗乡村民维权被关 亲身经历揭露黑监狱
·吕耿松在西郊监狱遭遇了“执法“,还是遭遇了抢劫?
·千余访民央视上访被投“黑监狱”
·访民疑因举报黑监狱获刑4年半
·北京警方首次通报黑监狱事件:与5省市签协议拦截上访
·男子办黑监狱公然拦外地来京上访者
·监狱科员公交车上酒后撒泼 领导称其心情差
·辞职保安建“黑监狱”截访 与多省市签协议
·五毛遍布各行:云南第三女子监狱举办2010年度通讯员、网络评论员培训班 (图)
· 吉林省吉林监狱长的奇怪表现点击 (图)
·公开的“绑匪”、“黑监狱”谁来治理/马波
·“监狱内贩毒”,症结何在
·7.1人民公仆雇黑社会强抓人,私设监狱、丧尽人性折磨上访妇女12多天
·天涯观察第301期:上访被关进黑监狱也不一定是个坏事 (图)
·世界上最大的监狱——中国网监/李焕明
·我在大监狱和小监狱——廖祖笙
·中国的监狱就是人间地狱/赵振甲
·反对监狱内外各种形式的酷刑/王玲
·网民对北京黑监狱的新看法
·王石川:每关闭一所学校,就可能增加一所监狱
·刘逸明:访民们被关“黑监狱”的噩梦为何挥之不去?
·闵良臣:说北京有“黑监狱”,谁信!
·端掉黑监狱还须查处黑雇主
·毛左们,进监狱吧!监狱就是你们的天堂/刘荻
·鲜为人知的监狱怪事:纹身治大病/高洪明
·中国「黑监狱」再现的背后:权大于法/北方可可
·哈达先生的被软禁和“五星级超大监狱”/巴雅古特
·整个中国是一座大监狱/郭庆海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