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不平则鸣]
   

因为我上访,我的孩子面临辍学的困扰!/上海访民尹慧敏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4月19日 来稿)
     尊敬的先生:
    您好!
     世博会的脚步临近,我却愈来愈感觉缺乏安全感。上海市长宁区法院年后有法官亲自找我,有过几次谈话,每次都说想尽快化解我一直没有解决的问题,但每一次都使我很失望,因为法院想将他们的过失和损害后果降到极致,故软硬兼施拼命地要我做出让步,想以20万元经济赔偿作结(他们面上不肯承认赔偿,要以经济帮困救助方式解决),最近,他们又以我孩子的前途相要挟,要我认同他们的化解方案,但最终没有达成协议。 (博讯 boxun.com)
    长宁区华阳街道继续介入以经济制裁方式欲逼迫我息诉息访,竟然以孩子考入民办高校为由,不让我的孩子享受助学帮困救助,实际上是另类的经济制裁手段的延续,上访维权和我们母女生活困难是两个不同的概念,而且我和孩子长久以来陷入生活困境,是法院枉法裁判、枉法执法所造成的!法院勾结地方以经济制裁打压。这不是化解矛盾,而是在制造不和谐。
    因为我上访,我的孩子陪着我挨整;因为我上访,我的孩子面临辍学的困扰。因为我没有同意长宁区法院提出的化解方案,故我一家老少的性命堪忧,天知道长宁区法院为了自己的颜面,会做出什么不堪的举措。法院想借世博之名,进一步实施他们的打击报复计划这是肯定的了,我不知道我孤寡老少四口人今后会遭遇到什么!目前我唯一的心愿是希望孩子能够顺利完成学业。(我有一些录音资料,不知道该如何传送,上一次上传的录音资料被退回)请求先生继续给予为支持和关注。详情请阅读下文。
    致敬
    上海访民:尹慧敏
    2010年4月19日于上海
    
因为我上访,我的孩子面临辍学困扰!

    
    我是上海访民尹慧敏,住上海市长宁区昭化路90号101室,身份证号:13010419640416242X,邮编:200050,联系电话:13072178299。
    因为我上访,我的孩子面临辍学困扰,上海市长宁区华阳街道包庇长宁区法院违法,有故意剥夺孩子助学帮困之嫌疑。街道称:你的女儿考取的是民办大学,上面有规定,民办高校不能享受助学帮困救助!长宁区法院所谓的解决问题实质是走过场,目的是为了对上头有交代,即他们已经做了大量工作了,只不过我这个被化解的对象是:狮子大开口漫天要价。请广大的公众评判一下,我和家人所经历的诸多问题,是否赔偿区区20万元就能够了结的!
    一.上海长宁区法院解决问题是有条件的!要解决问题必须放弃对责任人的追究,还要我彻底承诺息诉息访。刚考入民办高校的孩子成为法院逼我息诉息访的筹码。
    我孩子的命运未卜,上海市长宁区法院要我做选择题:要补偿还是要孩子的前途!法院将我刚刚考入高等院校的女儿作筹码,欲逼我息诉息访。其借世博之名,施我以重压,以最小的补偿解决诸多问题,法院试图将他们的过失和损害减小到极致。
    上海长宁区法院法官枉法裁判,徇私舞弊,枉法执法和违法违纪渎职侵权,导致我进京上访。为阻止我依法上访控告和申诉维权,法院勾结区公安局采取高压和暴力手段非法打击报复我,连续三次非法拘禁我达30天(软禁不计其数),使我79岁高龄父母受精神刺激被残害,精神一级重残住院,法院再勾结上海市精神病院医护人员残忍地殴打虐待两位精神病老人,并把两位未愈老人强制赶出市精神病院,意图毁灭老人是精神病人住精神病院的事实证据和企图用两位重病老人捆绑我手脚,阻碍我依法上访维权。长宁区法院唆使长宁区拘留所滥用职权和滥用刑罚,恶意动用重刑,狱警为补办手续,逼我“尿检和血检等”不成,将我手铐脚镣吊起正身关禁闭以致得重病住院,甚至剥夺我的睡眠,半夜里把我一个高血压心脏病人叫起来值夜,有两夜时长达4小时。
    因为我上访,我的高龄父母被残害;因为我上访,我的孩子跟着我挨整。刚刚考取民办高校的孩子现成了长宁区法院和华阳街道的众矢之的!孩子的前途渺茫。街道明确表态:如果你再上访,孩子不能享受助学帮困救助,如果你承诺不再上访,街道可以出面解决孩子的助学问题。都是上访惹的祸!我一家老少三代四人被残害已经病的病,残的残,父母皆是精神病人,我患高血压和心脏疾病,孩子因为心理压力,在我多次被关押的情况下,精神受重压得了内分泌疾病,孩子有病久没钱医治,父母患精神病重症没地方送,市精神病院把精神病老人拒之门外。孤寡母女老少四人精神肉体和身心健康受到重大伤害,一家人的生活每况愈下!苦苦生活挣扎在社会最底层。
    2010年3月31日,上海长宁区法院给我出了一道选择题:是接受20万元经济帮困救助款(法院逃避责任,不肯承认经济补偿,找个托词即为“帮困救助”)还是毁掉你女儿的前途?起因是我被逼迫上访,法院使我多年来无法正常工作,生活穷困潦倒,为了给刚考进大专院校的女儿,筹集壹万叁仟捌佰余元的入学费用。法官拿我的孩子做令箭,软硬兼施对我说:世博会就要开始了,我们(法院)会有措施的,该关的关,该拘的拘,该怎样的怎样,你去上访好了!我们不怕的。你的女儿如果废掉了,你争取再多的钱又有何用!你如果同意我们今天的化解方案,你的前面将是金光大道,如果不配合的话,你自己考虑后果,你要求追回40万元已经被转移掉的财产,想也不要想!公安局拘留你的事与我们法院无关(我问法官:既然公安局非法拘禁我与法院无关,为何你们久不依法行政诉讼立案一年余?她不答。)法院想给你20万元帮困救助把你的问题化解掉,愿意解决的话,必须放弃对责任人的追究,公安局多次拘留你的问题也要一揽子解决掉,你先写下息诉息访承诺书表明自己的态度,然后我们会去分批落实款项,并且分批支付给你。但区区20万元不足以支付两位生活已经完全不能自理的精神病老人住院医疗费、陪护费和日常护理费用等开支,故我没有答应。
    法官的意思,识相点拿上一点小钱,意思意思把所有问题解决掉!否则毁掉你孩子的前途可要后悔一辈子!这就是长宁法院给我的最佳答案。因为法官说了:你继续上访对孩子没有好处!即使你女儿大学学成毕业了,也不可能给她一份工作的,因为你是上访的对象!法官无意解决问题,把孩子顶在港头上,像是集市买卖大杀价。
    
    二.法院试图以小额的经济补偿,将诸多问题大事化小甚至化无。
    【长宁区法院使有罪的人(重婚罪重大嫌疑人和非法转移财产的过错方)逍遥法外,使无罪的人(重婚案的受害人和离婚案的权利人)多次受惩罚坐牢】。法院试图以最少的经济补偿化解因他们的不法行为导致对我一家老少三代四口人的重大精神伤害和身心摧残;化解由于法官徇私枉法故意包庇过错方脱逃重婚罪和遗弃罪,使庭审中法官张振东、吴佳琪徇私舞弊帮助过错方陈荣非法转移掉的40余万元巨额财产无从追诉;化解区公安局滥用职权滥用刑罚非法拘禁我,我两次挨打和拘留所里两次惨遭恶整(手铐脚镣吊起正身关禁闭、我一个心脏病高血压病人被蓄意阻止狱外就医,半夜被叫起值夜达4小时,被严重剥夺睡眠等惨痛往事)就这样不了了之一笔勾销;化解法院勾结区公安局违法整人、勾结市精神病院医护人员殴打虐待老人并把老人赶出精神病院的一系列违法违纪事实不被追诉(法院明确告知我:想解决问题,就必须放弃追究责任人,否则问题永远解决不了;必须先写下书面承诺书再行补偿),化解执行法官帮助被执行人逃避债务,司法拘留手续齐全的被执行人陈荣拘留所里“查无此人”的违法违纪事实不再被追究。
    
    三.长宁区法院枉法裁判和执法,堵塞信访通道,勾结区公安局实施打击报复行为,捏造“扰乱”事实非法拘禁我,造成我高龄父母被残害精神一级重残的损害后果。
    由于长宁区法官枉法裁判执法不公和有诸多违法违纪事实,导致我2006年起进京控告和申诉,法院为了阻止我上访,买通国办和公安部信访接待处官员不接待、不登记,堵塞我的信访渠道;勾结区公安局(虹桥路派出所和华阳路派出所)干警,违反法定程序、无案号、无拘留释放证、伪造法律文书、伪造证人(华阳街道政法委书记冒充证人和报案人不署名)等捏造“扰乱”罪名,三次非法拘禁我(导致我高龄父母受惊吓精神一级重残);长宁区法院法官枉法裁判,在分割一套使用权住房(在离婚案里没有判决)中,单方委托估价公司估价,以产权房高价位定性和剥夺我孩子的住房份额枉法裁判,『(2007)长民三民初字第472号』民事判决书裁定:孩子的住房份额是父母派生的,孩子有居住权无份额。4人户口以3人分割把孩子撇在一边,使过错方陈荣以2/3的优势多得益,法院违背了婚姻法四十六条规定的:过错方在离婚财产分割时应遵循少分或不分的原则。
    2007年9月,长宁区法院将应执行给我的前离婚案判决:包括孩子抚养费、财产分割款(另有40余万元庭审中被非法转移没有追回)和精神损害赔偿款计20余万元,外加孩子至高中毕业时所有的抚养费作为房屋补贴款全部充抵给过错方陈荣后,使我尚欠陈荣房屋补贴款5万元(即使我负债5万元),如果我孩子的住房份额考虑在内,不是我欠陈荣5万元,而是陈荣应支付给我法院判决的20余万元和孩子的全部抚养费。事后怕我不服申诉,故长宁区法院许诺给我10万元作为缓解我们母女因判决不公导致身无分文而陷入严重生活困境的经济补偿(这10万元至今没有兑现)
    
    
    四.孩子学习成绩受到严重影响,长宁区法院难脱其咎。
    已有多位法官多次警告我“不要因为你上访,把你女儿的前途给毁了!”
    2007年9月,长宁法院第一次以我中考落榜的女儿为筹码要挟我彻底息诉息访。这导致了“听写承诺书”(法官口述我听写的书面承诺)一份不平等条约的诞生。孩子考分远上中考录取分数线,却由于填报志愿失误下落到职校里(法院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当时,正是孩子填报志愿和中考复习考试的关键时刻,我却被非法拘禁在长宁区拘留所里,10多岁的孩子由于我被关押,没有饭吃没有水喝,只能以方便面和着生水充饥,还自己出席了本应该是成年人出席的家长会。孩子少吃缺喝精神受到重压,以致内分泌失调症一直无法调理正常。考试时孩子没有人照顾大脑缺乏营养,考试成绩会理想吗!好在孩子还算争气,中考考分远上录取起分线。为了平息我进京控告法官违法违纪,枉法裁判枉法执法和诸多违法违纪事实,法院逼迫我按照他们的意旨“听写承诺书”(由长宁区法院法官口述我听写的书面承诺)息诉息访,然后将孩子安排到中学上课,此时孩子在家停学已经一个月。这造成了无法弥补的后果,孩子此后的学习成绩一落千丈!
    
    五.长宁区法院枉法裁判枉法执法,导致我们母女长期陷入严重的生活困境,法院和区公安局包括长宁区华阳街道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孩子高考上榜,法院再次借机相要挟。
    整整两年,法院将我深受精神伤害和身心摧残的一家老少四口人置之一旁不理不睬。还唆使地方采取经济制裁手段,使老少四口的生活更加艰难。
    2007年4月,2008年8月,2009年3月,我连续三次被非法拘禁在长宁区拘留所里(无数次软禁未计)最长时间达两个月。我的女儿,在长宁区法院和区公安局多次非法拘禁我的情况下,没有人照顾、以方便面和生水充饥。2009年3月7日,我中纪委依法信访回上海被非法拘留10天,因为孩子没有人照顾挨饿,当地居委会给孩子送上12桶方便面、8袋牛奶和3卷饼干,作为孩子10天的饭食。不幸中之万幸,经管我多次被拘禁关押,孩子缺吃少喝,学习成绩受到极大的负面影响,但是,我的孩子最终还是凭着自己的实力考取了一所普通高校。
    没有想到的是:2010年3月29日,在我拿到高校录取通知书的那一刻起,壹万叁仟捌佰余元的学费成了我无法面对的难题!由于法院枉法裁判和执法不公,导致我们母女身无分文,长期以来一贫如洗生活在社会的最底层,长期精神受重压使孩子患上内分泌疾病久无钱医治,高昂的学费又哪里承受得起!走投无路之下,我不得不硬着头皮找长宁区法院协商,要求法院帮助解决我所面临的生活困难,请法院考虑将2007年9月,承诺给我们母女缓解生活困难一直没有兑现的10万元借出一部分,以解我的燃眉之急。然而没有想到的是,法院却再次以我的孩子升学为挈机,要我承诺从此彻底息诉息访,否则一分钱都别想拿到!
    2010年3月,春节和全国“两会”期间,法院主动提出给我叁仟余元维稳费帮助我孤寡老少一家四口缓解一部分生活困难,其目的是不希望我到北京去丢人现眼,影响他们的政绩分。而眼下,在我真正面临严重生活困难之时,他们却袖手旁观(除非我彻底承诺息诉息访才肯网开一面)。“两会”前与后,长宁法院对我的态度判若俩人!当初法院为了自己的政绩不受影响,尚肯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施舍出一点点维稳费以帮助我缓解生活困难和维护稳定,而面对我的真正困难来临,又开始面露狰狞熟视无睹。甚至以孩子的前途相要挟……
    自2008年初直至2009年底,我因为父母双双被害,精神病发作住院而无力承受住院费等再度上访控告,法院搞定了方方面面,唆使长宁区华阳街道、我父母所在社区和单位,不要经济资助和帮助已经陷入严重生活困境的孤寡母女和两位精神重残老人,最终导致我的精神重残父母欠下2万余元医疗陪护等费用,市精神病院在无出院手续、无监护人签字的情况下,将两位大病未愈老人残忍地赶出医院至今!如今地方对我经济制裁的措施仍在继续,原因是我没有答应法院以最少的经济补偿化解一大堆问题。因为我从长宁区华阳街道到长宁区区政府再到华阳街道来回折腾着信访孩子的帮困助学,至今孩子的学费没有着落。
    2010年春节前后,我母亲的单位有好心的知情人告诉我,长宁区法院一直和他们单位保持着友好的联系和沟通,你找单位为你母亲申请帮困救助,不是我们不帮你,因为你上访,我们没有办法给你提供帮助。我方恍然大悟:我孤寡老少生活困难,曾经多次请求长宁区华阳街道和我父母的单位帮困救助却屡遭冷遇,原来是法院在背后捣鬼。2009年5月1日节假日,华阳社区将我的节日帮困求助申请置之一边不予理睬,2010年春节,我父母单位又将我的节日帮困求助申请再次置之一旁不予理会,所有的一切,长宁区法院是幕后的操纵者。他试图以经济制裁的手段逼迫我穷困潦倒,然后彻底息诉息访!法院还四处扬言要拘留、劳教和整死我。法院权大于法!如此不择手段已到了穷凶极恶的地步,哪里还有良知良心,人性理念!其损害的不仅仅是法律的尊严!还有政府的威望和党的形象!
    
    六.长宁区华阳街道有某些官员助纣为虐,帮助长宁区法院和区公安分局恶意整人,伪造证人,采取经济制裁手段逼迫我息诉息访。长宁区华阳街道欲斩断孩子的助学帮困路。
    长宁区华阳街道政法委书记(蒋新平)原就职于长宁区法院,2004年前后,他从长宁区法院调任到华阳街道担任政法委书记至今,2008年8月,为达到将我送进拘留所的目的,蒋书记配合华阳路派出所做“现场目击证人”(冒充证人和报案人不署名),他人在上海却证明我在北京 “扰乱公共秩序”违法,被华阳派出所违反法定程序,无手续,无案号、无拘留释放证行政处罚10天,事后在他的进一步操作下,街道断然停止了对我特困单亲家庭的临时帮困救助。
    因为我上访,我的孩子面临辍学的困扰。2010年4月,华阳街道有官员对我称:你的女儿考取的是民办大学,根据有关规定,她不能享受政府低保帮困助学(你如果息访除外),只要你承诺不再上访了,我们街道可以出面帮你到学校去说说申请减免的事。其实,孩子不能享受政府低保帮困助学的唯一原因是因为我上访,因为我上访使某些人不高兴了。
    最近在外,我偶遇一市政府官员提醒我说:你就见好就收吧,能够给你一点已经不错了,不要不识相,让人感到不爽,被人弄掉了没你一点好处(被弄掉的人中有被拘留、刑拘、劳教和非正常死亡。)该官员说:已经被弄掉多少人你又不是不知道!我问:是考虑将我再拘起来吗?该官员说“岂止是拘起来这么简单!话外音,如果我继续执迷不悟,有人还想要我的小命呢!我想,这个想要索我命的人除了长宁区法院还会有谁?!怪不得有人扬言“想整死我”。……
    我意识到我不息诉息访的后果。长宁区法院定会进一步实施他们的打击报复行为,会以上海世博会为挈机,借世博之名进一步采取高压暴力手段,非法打击报复我维权上访!进一步从精神、身心和肉体上迫害我这个既无后台又无权势的弱女子一家(实为恃强凌弱欺负老弱孤寡母女,以借此杀鸡儆猴)。因为凡经他们打压过的,大多是内定的,没有后台,没有海外关系和社会背景的势单力薄的弱势者。
    
    最后我想说,因为我上访,孩子跟着我受过!把孩子的前途毁掉,这种丑事也只有腐朽的、黑暗的上海市长宁区法院说的出来做得到!……
    
    
    
    上海访民:尹慧敏
    2010年4月18日于上海
    
  录音01-曲目-1“查无此人”文字同步实录
01-曲目-1实录之一
“查无此人”,我在上海市长宁区拘留所与(警官一)对话录音内容摘要

长宁区法院(俞鸣琪)法官枉法执行,帮助被执行人(陈荣)逃避债务,中止执行孩子抚养费等前离婚案诸判决事项,恢复执行后久拖不决,我申请强制执行孩子抚养费4个多月,2006年10月18日,俞对我称:2006年10月17日晚上,陈荣已被法院强制执行,司法拘留在上海市长宁区看守所里。2006年10月26日上午,执行案权利人(我)来到长宁区看守所核实了解(陈荣)被羁押情况,看守所两位警官证实,陈荣不在看守所里。

片段1:司法拘留手续齐全的被执行人(陈荣)在长宁区拘留所监房内“查无此
人”。

1) 尹慧敏在看守所与监房外警官的对话。(警官一在监房外接待处、警官二在监房内)
警官一:喂,钟伟(警官二姓名,译音)17日进来的陈荣有吗?
警官二:没有;
警官一:18日看看;
尹: (补充)司法拘留,17日晚上进来的;
警官二:没有;
警官一:15日到20日,帮她查一查;
警官二:都没有。
尹: 长宁区法院通知我们家属17日晚上送进来的;
警官一:没有这个人,所有进来的人都要打进电脑的。
尹: 好的,谢谢。

2) 尹慧敏和看守所门卫的对话。
尹: 警官说没有这个人,人不在这里边。
门卫:不在这里? 那,会在什么地方!长宁两所并一所,就只有在这里。他是
哪个区的?
尹: 按照身份证地址他在长宁区,
门卫:长宁区的人应该就关在这里面,进来的人都要电脑登记的,没有这个人,
你问他(警官)有啥用呢!

3) 尹慧敏想通过查询(陈荣)的家庭住址再核实一遍陈荣是否在看守所,
故又再一次返回拘留所找(警察一)询问。
尹: 不好意思打扰,警官,(陈荣)是长宁区人,查一下家庭住址是否查到此人,
警官一:没有这个人,叫我怎么查呢?一直帮你查到20号了!
尹: 肯定没这个人?
警官一:肯定没有。
尹: 谢谢。

01- 曲目-1实录之二,
片段2:尹慧敏要长宁区法院执行法官(俞鸣琪)找领导一起到拘留所核实陈荣
在押情况,(俞鸣琪)逃之夭夭。
2006年10月26日上午,我从长宁区看守所证实陈荣不在拘留所里出来,径直来到长宁区法院找枉法执行、帮助陈荣逃避债务谎称陈荣被强制执行司法拘留的执行法官(俞鸣琪)当面对质陈荣不在长宁区看守所里。

尹:俞法官,我今天特地来问一下情况,陈荣关在哪里?
俞:你要知道干什么?
尹:我看见陈荣在外面跑!
俞:陈荣在长宁区拘留所。
尹:你说的话确切吗?你要负法律责任的!陈荣(如果)在拘留所里,你今天
白纸黑字写下来,从今以后我不来找你!
尹:你枉法执行,我要求强制执行4个多月了,你不执行还合伙欺骗我,叫你
的领导一起到长宁区拘留所看看陈荣在不在,你自己去看拘留所里有人吗
俞:看到陈荣怎么办?
尹:看到陈荣我心服口服,我是有根据才来找你的,看守所讲的:没有陈荣这
个人。
俞:要是陈荣在,你要保证写下来……你今后一切要听法院的……

……(尹要俞找领导一起到拘留所核实陈荣在不在,俞拼命转移话题,先要写保证等等)

尹:(再一次追问俞)人在哪里?
俞:肯定在看守所,你要写保证下来,是你搞错了。……
尹:了解下来,看守所没这个人,叫你的领导下来,一起到看守所里去看人在
不在。
俞:你不要跑,我去找领导。

答应去叫领导来的俞鸣琪再也没有露面,我从上午一直等到下午,保安对我说,看见俞鸣琪外出了,他可能今天不会回法院了。直到一个月后,俞鸣琪法官主动找我,要我和他一起到看守所核实陈荣06年10月17日被关押的情况,被我言辞拒绝了,我对俞说:人在拘留所里时叫你去看你不去看,你当时人跑得无影无踪,现在已不在羁押期去看什么人,是不是去看你俞法官做好的手脚!他被我质问得张口结舌。
(上述文字由我本人按照01-曲目-1录音内容同步翻录,与现场情节完全一致,基本属实,若有不实,我愿承担一切法律后果)


摘录人:尹慧敏
2009年12月
[博讯来稿] (Modified on 2010/4/20)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因为我上访,79岁高龄母亲被残害/上海访民尹慧敏
  • 因为我上访,79岁高龄母亲遭残害/上海访民尹慧敏(图)
  • 两会人权观察:上海尹慧敏四十余访民被截回等三则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