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唐山刘玉红的母亲劳教后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请看博讯热点:访民动态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3月12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唐山访民刘玉红的母亲刘凤芹66岁被劳教,去年传出死讯,但至今仍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刘玉红70多岁的父亲也被劳教,并写下劳教日记。博讯据刘玉红讲,她为她母亲下落的事去公安局、劳教所几十次,但不让进门,劳教所称:人不在我们这里。种种迹象显示,刘玉红的母亲劳教所已经死亡,劳教所要推到什么时候呢?
    
     以下是刘玉红北京上访的经历: (博讯 boxun.com)

愚弄百姓的最高人民检察院举报中心

    2010年3月4日中午,我来到北京天安门东侧的最高人民检察院举报中心,控告《唐山市开平区栗元镇镇政府雇佣打手私设“黑监狱”》,听上访的讲,要到明天才有可能排到号,只发105个,后面的就没有了,每天早7:30发,我第二天早上4点多就出发了,坐车到了前门,那里树上有几万只乌鸦,黑黑的,只身的我我有些害怕,等来到最高人民检察院举报中心,那里已经拍了很多人,他们有的夜间2点就到了,我拍了一会,好冷啊,冻得我哆嗦,不知道先来的是不是还要冷一些,快8点我拿到第67号,等到我在小小的窗口递进控告材料时,只用了半分钟就被对了出来,里面那个男人说:“不接待”,我问:“为什么”,他说:“高检在河北有接待组,去石家庄。”
     我在7日坐火车去了石家庄,铺天盖地的大雪为我诉说着冤屈与辛酸,可是这里却没有我要诉说的地方,这里没有高检接待组,省以下的人民检察院有管不到北京,8日下午,我又坐火车来到了北京,等我到最高人民检察院举报中心时,那里早已经没了工作人员,第二天我很早有来到了这里,等到发号时,我没有能拍到105号以前,没能拿到号,我来到窗口旁,第一和第二号的都是河北访民,又是我同样的遭遇,不接待,我们几个河北在那里好了起来,我跟他们讲,省里没有接访组,这里在骗人,听了这话,里面的工作人不愿意了,他走了出来,问我原因,我把我去石家庄的经过和车票拿了出来,他要我身份证拿进了院里,一会我到别接待了。
    这次被愚弄,虽然只是花了几百元钱,辛苦了几天,但是在我心中却留下了阴影,我在漫天的大雪中寻找救星,那里没有,我在寒冷中排队,却是冷遇。这就是咱们上访人的遭遇。苍天啊公理何在啊!!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还我的孩子/唐山市访民刘玉红
  • 河北唐山刘玉红“二会”前遭截访现被软禁(图)
  • 河北访民刘玉红拘留所中大出血流产(图)
  • 唐山刘玉红从黑监狱释放回家后叙述遭遇(视频)(图)
  • 唐山劳教死亡刘凤芹的女儿刘玉红曝光黑监狱(视频)(图)
  • 河北唐山刘凤芹为揭露腐败在天安门广场下跪35次被非法劳教/刘玉红
  • 刘玉红:我在唐山市“黑监狱”遭受的折磨(图)
  • 人权中国还有多少人权?/刘玉红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