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阅评论]  [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仇杰:人民领导人民找是天经地义宪法予于权利为何遭在京劳教?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3月29日 来稿)
    
    大连残疾冤民:仇杰在万无奈时,于2008年5月4日7时53分许,冒着生命危险带着自己的材料在东交民巷拦住了温家宝的车,后关押在东交民巷派出所,最后遭劳教至今一年多了。为请国际社会关注!!
     连冤民:仇杰因投资给大连市房产局下属公司买房被骗和被大连公安违法行政致严重伤残等因而上访。事实以下: (博讯 boxun.com)

    
    一、投资给大连市房产局下属公司买房被骗案
    我另外的一个问题是关于我房屋权被严重侵害。我父亲是抗日时期离休干部,母亲是有50多年龄的老同志,本来一个幸福的家庭,却因大连市房地产管理局中山房地产管理处(简称:中山房管处)和大连市房地产管理局材料机具供应处(简称:材料处),及2001年大连市中山区人民法院(简称:中山法院)的无端刁难,以权谋私,串通被告制造伪证,毁灭证据,制造假案,搞的我家破人亡,父母先后含冤死在只有30平方米,没暖气的房子里,我再次向中院提起上诉,但中院自相矛盾,依然不尊重事实、不依法审理,收受贿赂,对我无端刁难,枉法裁判。为此我上高法要求审理此案。高法不受理转给中法,中法仍然还是不受理,转给高法,互推诿请领导在百忙中给予依法立案,直接监督解决此案,还我公正于,
     88年新亚酒家扩建改造与我家置换房,双方签订了搬迁协议,但中山房管处和材料处以产权单位为由废除了我家与新亚酒家的协议,重新与我家签订了搬迁协议,按协议要求,我家该交该做也全完成,可他们却以种种借口据不履行协议,一拖就是十几年。
    一 审中山法院的法官谭红梅,刘平在我不懂法律程序的情况下,串通被告要求鉴定我的证据为由,骗取我的签字和原始证据(毁灭主要原件),串通被告伪造假材料进行鉴定,五个多月后拿出一个有问题的鉴定,我当场提出质疑,并多次要求重新鉴定,但谭、刘利用手中的权力,极力袒护被告,拒绝我的请求,在整个庭审中压制我,不让我讲话,并驳回我质证权
     2002年11月市检察院正式向中山法院抗诉,理由二。
    其一,双方提供材料中的印章,根据公章管理法的规定:(公章注册备案后方可启用),应该以公安机关注册备案的印章为样,而不应该随意采取哪一方的样本,法院认定结论明显依据不足:其二,只鉴定了一份通知显然依据不足,事实邪教组织已经收取了我的代建费,就应当履行协议,中山法院法官张同臻,刘燕青对市检察院的抗诉置若罔闻,根本不理睬,还百般刁难我,串通被告采取各种手段想骗取我在他们写的材料上签字,以达到继续袒护邪教组织的目的,最终还是维持原错误判决。
    为了维权,我向室中级法院提出上诉,但中山法院却极力阻挠,迟迟不交出我的上诉材料,是中院多次催要,才交出我的上诉材料,市中院审理后判决事实不清,用法不当,发回重审,此案发回后,中山法院故意拖着不开庭,在我多次请求下,才开庭审理,遗憾的是,三审法官姜庆涛、牛小琦、曹广群在庭审中,依然对我进行刁难,串通被告伪造88年的专用公章和房证,继续袒护,包庇被告,在被告拿不出认何有效的法律证据的情况下,又做出了维持原判的枉法裁判,更另我痛心的是,一审毁灭了我主要原件,而三审却以无提供原件为由,结束了这场闹剧 。这次中院开庭审理,被告在庭上对我进行诽谤,中院的法官邹岩不允许我进行辩护,声称我再辩护就把我请出去。并在审案过程中,审理法官邹岩、姜世元、华云捷和代理审理员徐红,目无国家法纪,收受被告的宴请,在市政法委和院纪检的监督下,中院的法官邹岩依然串通被告造假做出与自己在(2004)大民再终字第9号民事判决自相矛盾,枉法裁判。
    二、大连公安违法行政致严重伤残
    2007年4月26日,大连上访人仇杰在北京被大连市公安局骗回家,于27日早上9时许被大连市公安局张继先局长、政法委张仲书记派15名干警私闯他的民宅在未出示任何手续下,强行帮架到大连公安安康医院进行残酷折磨,并用医院手术刀将他的动脉血管割断,伪造自杀的迹象,一心想置于他死地!
     2004年3月23日晚因乘车刷卡发生争执,被司机和汽车修理工与4名110、城管、巡警暴打,造成我重伤害、五级伤残丧失劳动力70%。
     3月23日晚上20点40分许,我乘坐303路公交车回家,上车时已刷卡,但车上的修理工和司机叫我再次刷卡,发生争执,两人动手打我,引起我精神病发作,司机拨打了110,四大队4名巡警到场后,不问青红皂白就和司机、修理工对我进行一顿暴打,并强行把我拖下车扔在路边,当我醒时说:“警察打人”,其中一名警察采取法西斯手段对又狠狠地踢我背部一脚,使我当场休克过去。他们遂即架驶110警车扬长而去。经大连第三医院诊断:右7、8、9;左8、9、10肋骨骨折,第八椎体压扁骨折,根据人体重伤鉴定准则已构成重伤害和伤残鉴定办法我伤残为五级伤残,终身丧失劳动能力70%。
     案发后,我家人用担架把我抬到到大连市公安局巡警大队四大队报案,要求依法惩治伤害凶手,并赔偿损失及支付医疗费用,但该四大队不但不接受我的报案,反而采取法西期手段暴力将我赶出门外,并扬言:你要告我们的话,就有你好看之云云,此时才真正认清公安局的黑恶的嘴脸,充分体现了大连市公安局执警为公的执法精神。
     为此,为讨公道,我家人将市巡警四大队滥用职权,造成人身伤害的违法犯罪行为反映到市巡警大队和交通大队,该巡警大队翟山泉等人,徇私舞弊,伪造假口供、隐瞒事实真相,并作虚假鉴定,对我椎体压扁性骨折不予鉴定,枉法将重伤篡改为轻伤,偏袒伤害凶手四名干警,并扬言:“即使证据确凿,我局不会立案侦查,你就是告到联合国也无用,县官不如县管”
     万般无奈,我依《宪法》第41条申诉至大连市公安局,没想到市局董副局长等人同样袒护下属,对这种明显的侵犯人权致人伤害的犯罪行为百般抵赖,并说:“像这样类似的案件太多,打人是公安的权利符合我国国情,我们管不了,你爱哪告哪告去吧,你能耐就去联合国去告吧!”
     为此,我将大连市公安局、政法委等人的渎职违法行为 ,多次向公安部等部门反映,曾得到上面批示督办,大连市公安局以我损害他们的形象形为由伙同大连市政法委“张仲书记”勾结大连市公安局“张继先局长等人”于2006年9月21日,指示该局控告处唐素华处长、吴军副处长、闫开科长等人到北京密秘绑架我,我上访刚从南站下车就被他们帮架到北京侨园饭店306号房间,期间遭到他们多次毒打至休克后,绑回大连致使我心脏病暴发,不但不送我到医院看病,反而不顾我人身权和健康权,非法将我拘禁于大连市公安局康复医院,不通知我家人,在康复医院里面我遭到他们非人的折磨,他们不但不给我治心脏病,还把我四肢用铁链锁在床边,不让我动弹,每天打我休克,吃药数十颗,要致我于死地。后我家人得知我被大连市公安局非法拘禁于市公安局康复医院里,在我家人强烈抗义下及我心脏病危急生命时,该局才将我送到大连中心医院,该局把我仍到中心医院不但不交医疗费用,反而驾车逃之妖妖。我家人四处筹借医疗费用4千多元治疗我心脏病,方才保住性命,但给我留下严重的后遗症,至今未愈。我出院后,还遭到该局非法监控,每天派警察和居民委员会人员跟踪监视,给我生活带来极大不便,一心想找机会谋杀于我,这就是大连市公安局执警为民侵犯人权的表现,天理何在?
    此案在大连市政法委“张仲书记” 和大连市公安局“张继先局长、董副局长等人”以权代法的袒护下,为了帮助四名故意伤害凶手逃脱法律制裁,唆使大连市公安局办案人员翟山泉、刘志军、刘某某在侦查中故意隐瞒实情,伪造假口供,弄虚作假,徇私舞弊以掩盖犯罪事实,致使故意伤害凶手王军等四名干警至今逍遥法外。为此,我依法申斥期间还遭到该政法委“张仲书记”等人和大连市公安局“张继先局长”唆使该局唐素华处长、吴军处长、闫开科长等人在北京将我绑架回大连非法拘禁于大连市公安局康复医院32天,期间遭到非人的折磨,脚链手铐四肢锁在床上。
    
    《宪法》第37条、41条;《公民政治权利和自由权利国际公约》第13条等都明确规定,不得剥夺公民的人身自由和生命,但消灭人权集团却为掩盖其犯罪来剥夺我的生命和自由,人治在此体现!!
    现我向全世界同民主国家,尊重人权人士呼吁强烈谴责中共邪教组织残无人性暴行
    
    
    申诉人:仇杰(残疾证号:辽大G字00368)。
    现今46岁,特困户(特困证号:210211050300006)。
    求助电话:13940893284
    住址:大连市甘井子区泡崖三区玉胜路18号—7—1 2008年3月16日,
    
    
    大连冤民:仇杰
    d1686@163.com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冒死截总理行车喊冤的访民仇杰被劳教一年
  • 拦截温家宝座驾鸣冤的大连仇杰仍被关押
  • 大连仇杰拦截温家宝座驾后:毫无音信
  • 紧急呼吁社会各界关注大连访民仇杰的人身安全
  • 大连仇杰拦截温家宝座驾递交冤情资料的细节
  • 大连上访人仇杰冒着生命危险带着自己和杨振彪的材料在东交民苍拦住了温家的车,为请关注!!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