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不平则鸣

李少民:政协委员李秀恒剽窃事件【来稿】

【博讯5月03日消息】 一个人偷了别人的东西,被抓住后说:“是我一时疏 忽,把别人的东西放在我的口袋里了。” 这不是笑话,而是事实。事情不是发生在无法无天的社会,而是发生在香港,盗窃者也不是市井无赖,而是社会贤达兼教授。

事情起源

不久前,我得知我与人合著的一本书被抄袭了。被抄袭的书是我和何小锋、游汉明合著的《中国的改革与工商经营》, 抄袭的书是李秀恒著《21世纪中国市场》。

李秀恒先生知道抄袭被发现,先是说他的书中和我们的“雷同” ,后来又一再讲是“疏忽”, “本人写论文惯用的注释形式在出版书籍时,并非最适当的做法。”李先生是博士并兼任教授, 他应该懂得, 无论写论文还是书籍, 都不可抄袭。如果 “惯用” 抄袭, 更是大错。

是抄袭、还是“雷同” 或“疏忽” ?

对照他的书和我们的书, 其中至少有两章,大段大段和我们的书的内容一样, 连注释, 图表都一样。例如, 我们的书的71页:

“行业的定义至少有两种: 一种是从事生产活动, 如生产的工艺, 产品的物理化学性质出发, 来把类似的企业划归一个行业,如钢铁冶炼业。

李秀恒的书的93页:

“行业的定义至少有两种: 一种是从事生产性活动(如制造的工艺, 产品)的物理化学性质出发, 来把类似的企业划归一个行业 (如钢铁冶炼业) 。

从他刻意改变一些字的做法上看, 抄袭是故意的。连他的出版商也指出他抄袭 “事实是成立的”、是 “明显的侵权。”李秀恒整章、整页的抄袭, 即使列出了所抄袭的书的出处, 仍然是侵权。正如中文大学劉兆佳教授指出:“即使他把這兩本書列在參考書目上,這仍屬抄襲行為,因李先生事先並沒有得到著書作者的授權許可。”

到目前为止, 李秀恒只承认抄袭了我们的《中国的改革与工商经营》和冼日明著《中国市场营销:理念与策略》。后来又查出,李秀恒还抄袭了杨灿英著《外商直接投资: 理论与务实》(南开大学出版社,2000), 储小平著《外商投资企业管理学》(立信会计出版社,1999),和叶孔嘉、唐代彪主编《海南现代化与台湾发展经验》(三联书店, 1995)一书中文贯中的文章。李秀恒究竟抄袭了多少本书, 应该对公众有一个交代。

抄袭者是否应该向公众道歉?

李先生的简历令人目眩:

“李秀恒…博士,…金宝国际集团董事长, 香港经贸商会会长, 全国政协委员; 香港多家上市公司董事;工商局贸易咨询委员会, 城市规划委员会, 大学拨款委员会, 学术评审局青年事务委员会等多个政府的咨询委员会委员…香港十大杰出青年,…港事顾问,..推委会委员, …获特首颁发铜紫荆星章….” 以及多个兼职教授, 专栏作家, 电视主持人。

李秀恒不仅经商,而且从政,现在 又要通过抄袭变成学者。

事出之后,一些人,甚至是被抄袭的受害者,劝我不要公开此事,和他“私了” 。我对李秀恒先生素不相识, 对他也毫无成见或恩怨。对他本人, 我完全可以原谅, 他是个成功的商人. 我在商学院教书, 非常尊敬成功的商人。

但是李先生的做为, 不是私事, 出版书, 叫 “publish”, 是给 “public” 公众看的. 他欺骗了公众, 应该在公众面前纠正。

事有凑巧, 我收到一份中文大学的出版物, 《大学广场》, 第78期中专门报道了 “李秀恒博士讲座” 。李秀恒讲, 香港同学到大陆工作的优势是 “香港人的诚信较受信赖” 。同时 李先生告诫同学 “不少人说话动听, 但言行并不一致, 同学必须小心。”

如果这些同学知道李秀恒剽窃, 他们会怎么想? 更重要的是,李秀恒是公众人物, 担任全国政协委员、大学拨款委员会等许多公职。若我们和李秀恒先生私了, 李先生就会象什么都没有发生那样继续担任这些公职, 到处教导学生, 讲 “诚信” 。这样一来, 我们就是在帮助他骗人,就等于告诉社会, 有剽窃行为无所谓, 这样的人可以继续当香港青年的模范, 可以代表港人在中央政府参政议政、制定政策.。这样做, 对不起香港的公众, 对不起自己的良心, 也对不起自己的学术研究。

香港和大陆对抄袭的态度

大陆最近揭露了北大教授王铭铭抄袭。这类事情在冒假成风的大陆,本应不算什么,但却在大陆学术界乃至整个社会上都掀起了轩然大波 ,王铭铭也因此被停职。而将王铭铭的事情公之于众的王晓生,最近在香港《明报月刊》(2002年3月)发表文章, 讲了他为什么要做这件事的原因。他“曾把王铭铭当偶像” ,发现王铭铭抄袭后,王晓生说:

“我感到非常震惊和愤怒,也感到彻底的失望。不,是绝望! 不仅是对我曾经仰望的王铭铭教授,而且包括所有我崇拜的学者,甚至所有在学术界吃饭的人。”

当时有人反对媒体讨论此事,认为这是学术问题,应在学术圈内解决。王晓生说,判断是否抄袭,可能是学术问题;“但如果可以肯定是抄袭,那么就不是学术问题了,而与道德相关了。道德是大众的事情,你可以要求别人,别人也可以监督你。”

香港的媒体常常批评大陆道德水平低下,但现在看来,至少在这个问题上,大陆的是非善恶是清楚的。

悲观的朋友告诉我, 公开批评抄袭没有用, 人家会骂你。而抄袭者各种“委员”照当不误,结果是你李少民倒霉。果然,我公开批评之后,连另一位被剽窃者都要和我 “ 划清界限”, 他不仅替剽窃者开脱,甚至还说我要向李秀恒 “过百万”的钱, 让李秀恒 “倾家荡 产”。于是给盗窃者打圆场成了美德, 而对盗窃行为进行谴责却成了恶行。难道香港的道德水平就是 这么高,人们心安理得的由剽窃别人作品的人来为我们选择特首、决定大学的发展吗? 如果真 是这样,那就不仅是我倒霉, 而是香港公众倒霉了。

香港学术界的道德水平

更倒霉的恐怕是香港学术界。

学者与商人和政府官员不同的是, 学者不去经商赚钱, 也没有政治权力, 只有做学术研究. 学术成果是学者的心血结晶。剽窃学者的学术成果, 就是对学者最严重的侵犯。

有两位被李秀恒剽窃的香港学者,不仅不谴责剽窃,反而替他开脱,说“他是无心作错,不是故意的”。“无人够胆抄袭这么多的内容, 好明显是李秀恒下属在收集资料时出错”。 “他始终是商人一名, 不是做惯学问的人。” 抄袭只是 “疏忽”。

商人抄袭没有什么,若再多抄些就更好了,因为没有人敢如此抄袭,那更是“疏忽” 了。这是给所有正直的商人摸黑。李秀恒有博士学位,身兼中文大学等至少4所大学教授。他如此“够胆” 的抄袭行为,可以说是向香港的道德挑战,是在玩弄学术界。十年寒窗有什么用?一抄就搞掂。被揭露出来又怎么样?到头来有些被抄袭的学者还不是得为他开脱?

和商业和政界相比,学术界相对是块净土。但现在我们视为神圣的学问可以被人随便剽窃,而有些被剽窃者不但不敢维护自己的权益,反而替剽窃者辩护。我把这讲给一位同事,他毫不奇怪地说:“This is Hong Kong!” 香港的学术界果真如此吗?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
  • 李少民: 中国法院的 “一审” 和香港<明报>的 “二审”
  • 美籍华人学者李少民不满香港城市大学将辞职返美
  • 李少民:北京法院的判决书完全不符合事实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Copyright © 2000-2001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YK Software
    WU WebUnion
    WebUnion Chinese Advertisement Network - Click here to Jo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