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王藏:生活与刀锋(2017短诗选)
(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3月21日 来稿)
    更多文章请看专栏
    王藏更多文章请看王藏专栏
    

    作者:王藏
    
    血活
    
    他被压
    吐血
    他又把血
    咽回去
    再被压
    吐血
    又咽回去
    只到再也
    压不出
    一滴血
    吐不出
    一滴血
    
    杀生
    
    她杀了她的
    孩子
    他杀了他的
    孩子
    她又杀了她的
    孩子
    他又杀了他的
    孩子
    
    她生病不想连累父母
    自杀了
    他高考不好
    自杀了
    她作业完成不好
    自杀了
    他被同学欺负
    自杀了
    她被老师强奸
    自杀了
    他因爹妈穷困
    自杀了
    
    她,他
    都不想再委屈自己
    自杀了
    
    她和他
    只有一个共同名字——
    屁民
    
    刀锋
    
    他抓起
    一把刀片
    塞进嘴里
    吞进食道
    
    胃肠的搅拌
    使他不再饥饿
    
    甚至不再痛苦!
    就算刀片饥饿地盯准他
    
    血的锋尖
    一只蚊子一直起舞
    
    生活
    
    北京,冬天
    水电暖被掐断
    这可以忍受
    被逼迁九次
    这也可以忍受
    
    两个婴儿和
    一个幼儿
    被制服吓哭
    作为母亲
    她忍受不了
    
    他拿起刀
    却被哭声拉住
    
    终于
    她疯了
    他也疯了
    
    他只好装作没疯
    继续照顾
    疯了的她
    哭喊的孩子
    
    生活残忍如粪
    
    生活远比烛光残忍,残忍到
    把灰烬逼成不是灰烬
    仅是生存,绝不是生活
    
    这不是比喻:昂贵的火葬场构建起廉价的人生
    每一把骨灰都裹挟着血城,流亡和毒霾
    
    「无须多言,禁止放屁」
    一天能有的控诉和隐忍足可用于将词语肺叶
    爆裂,以自焚形态坠地、入土
    
    一个字就是一只屎壳郎
    我玩弄屎壳郎
    屎壳郎玩弄人间粪球
    
    粪球的胃中
    不过是些习以为常的
    罪恶和苦难的碎渣
    
    我再也无力写首诗
    
    烛光确实残忍,以希望的嘴脸一再蒙骗
    比烛光更残忍的,是在身心溃败中将残忍剥皮分行
    
    世界从不缺残忍,也不缺温柔
    可我已无力再写一首诗
    我终于彻底领教了恐惧
    就在今夜,她爬上窗户想当天使
    想彻底告别她幼小的孩子和无能的丈夫
    此前三天,她横穿马路与汽车差点碰撞
    那些煽情泡沫剧的画面
    如今活生生降临在眼前
    
    两次侥幸拽住她后,今夜我终于瘫软在地
    不是在敌人的酷刑中接近摧毁
    而是在爱人的失常中接近摧毁
    
    如今我再也无力写首诗
    如同再也无力转发一条
    关于主动抗暴者和被迫正当防卫者的讯息
    
    冬天到了尽头,又以春天的面具继续
    人间的履带从未生锈
    砧板上肉泥一直新鲜
    
    身旁孩子已哭睡
    我手拿手机,似乎
    又在码一堆关于遗言的玩意儿
    
    2017.3.27 凌晨
    
    悼刘荣生律师
    
    对于这操蛋的鸡国
    这68年最大的感受就是:
    
    好人遭殃,恶人享福
    干坏事容易,做好事艰难
    
    这几年最大的感受依然如此:
    
    好人受尽磨难,要么早逝,要么病重
    恶人恶政变本加厉,依然潇洒
    
    这几天最大的感受呢
    似乎真的对所有不幸
    习以为常,无话可说
    
    可看到您,一位不曾逢面的律师
    又倒在抗争的泥沼
    目前无话可说的我
    又被鬼使神差般
    再次在命运的枪击、碾轧、剥皮、啃噬中
    挤出一点共同墓志铭上的粉尘
    
    2017.4.22 为病妻寻医问药旅程中
    
    出走
    
    她又没有告别
    一人离家出走
    
    啥也不带
    就带一具抑郁的身体
    
    不顾哭喊的孩子
    不顾疲惫的老公
    不顾衰老的父母
    
    一个人,离家,出走
    多么枯燥的剧情
    就这样把他的心脏
    反复
    切开,撒辣椒面,泼硫酸,放盐和味精,丢油锅
    
    炒得很香
    
    跳湖
    
    北方跳楼不成
    终于,在南方悄悄跳成了
    
    沈入水中
    却凑巧被路人救起
    
    她后来和他说:
    窒息真的比呼吸幸福!
    
    跳楼
    
    悄悄的
    她又去到楼顶
    背着孙子做饭的奶奶
    回头不见人影
    
    奶奶背着孩子
    追赶上楼
    在她起飞的一瞬间
    用尽力气
    抓住她的脚
    
    拖回后
    她躺在地上
    面朝苍天
    一言不发
    
    孙子大哭
    奶奶的哭声
    和孙子一个样
    
    假装
    
    他早学会假装
    把深渊假装成平地
    把废墟假装成道路
    
    把水假装成酒
    把酒假装成水
    
    在妻儿睡熟的半夜
    他走出房门
    蹲在无人的街边
    将憋臭的眼泪流出
    并把颗颗烟头
    假装成
    凶猛的子弹
    
    能看到的不过是坟场
    
    一个人要绝望到什么程度
    才能微笑着将城市的混凝土,乡村的瓦片,子宫
    所构建的物体一视同仁:
    别无二致的棺材,或说停尸间
    你抚摸它如同抚摸情人的胴体,都是无感的
    
    众生喧哗不过是众生无声
    无论你翻黑眼还是翻白眼
    所能看到的美景
    真的,不过是坟场
    
    白骨会风化成蛆
    血水能成为佐料
    是香是臭没有区别
    蛆和各种佐料是无色的
    
    每一天的餐桌
    那些无形的动物尸体,粮食尸体,蔬菜尸体
    终会喂饱无味的人生
    
    关于表达者
    
    对于睁着黑眼而又欲说还休者
    面对此地每天的履带和榨汁机
    任何人的屁眼
    都能拉出带刺的黄金
    
    六月在舌尖上
    
    六月绝对是种美味
    人们二十八年来纷纷品尝着
    只不过很多人忘了烹饪成六月的那些食材
    吃进嘴里,滑进胃中,再经过肠道和肛门
    成了一节一节的铁
    还会反光
    
    面对孩子我罪行严重
    
    计划生育绝对是种罪恶
    而我将孩子带来这非人间受罪
    更是一种罪恶
    
    很多夜里总有这样的想法
    想着想着天就亮了
    
    似乎只有天亮了,我的罪恶感才会减轻些
    
    2017
    
    看2012时
    我就希望那年有一个末日
    可过了这么多年
    末日还没有到来
    对于我这种别有用心的罪人
    似乎只有在期待末日的时光中
    或末日来临的那刻
    看到那些负债累累者眼中的恐惧
    才能有些得意的笑
    
    2017年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79123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王藏:也来颂雪(2016短诗一组)
·王藏:致709妻子(近作八首) (图)
·王藏:《戊戌感時》 (图)
·非法逼迁断电断网断暖已8天! 宛芸:王藏的退路 (图)
·高洪明:为遭逼迁的王藏先生叶海燕女士呐喊一声
·王藏:送別賈敬龍(兩首) (图)
·盛思吾:评王藏的诗歌创作 (图)
·王藏:用自由之血光照苦难 (图)
·王藏:批判极权主义的先锋艺术圣徒——高氏兄弟 (图)
·王藏获诗反运动楚魂诗歌奖感言
·王藏:七律•中秋抒怀续 (图)
·王藏:七律•中秋抒懷(外二首) (图)
·王藏:我满嘴血污或焦臭
·王藏:人权艺术宣言:作为反抗的当代艺术运动
·王藏:北京雾霾(组诗之2) (图)
·王藏:北京雾霾(组诗) (图)
·王藏:《四首十四行:小情歌》
·王藏携妻儿全家感恩各界恩公义诸友的公开信 (图)
·吴玉琴:丹心一片为自由——王藏的中国梦 (图)
·郭少坤:诗人王藏的维权与支持香港占中被捕 (图)
·压力大曾患精神病 王藏妻子跳湖获救 (图)
·王藏被逼迁受国际关注 八国外交官齐送暖
·旧账新算?诗人王藏再被中共逼迁 (图)
·国际社会众多国家关注王藏一家处境 (图)
·快讯:北京宋庄异议诗人王藏住处恢复水电供应
·加拿大外交官夜访王藏 广州国保驱赶华春辉夫妇
·陈家坪:用黑夜喊亮天空—见证王藏一家再次被逼迁 (图)
·各界声评王藏一家正被非法逼迁(之一、二) (图)
·诗人王藏在北京宋庄工作室再遭逼迁 (图)
·独立中文笔会自由写作奖得主 诗人王藏的严正声明 (图)
·先锋诗人王藏获独立中文笔会自由写作奖 (图)
·高克在计划外突然在北京会见王藏等民间人士 (图)
·贵州人权研讨会热烈欢迎王藏等友人出狱
·北京诗人王藏、艺术家追魂获释
·王藏、张淼、追魂、朱雁光已走出看守所 (图)
·因声援香港占中而被捕的艺术家追魂与王藏今获释
·关注:王藏妻子王丽被抢劫 (图)
·律师再次会见王藏 王藏现在谦抑淡定
·隋牧青律师:会见王藏通报
·隋牧青:会见诗人王藏通报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