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野狐一禅:专制暴力玩宪变法60年的丑剧
(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3月21日 转载)
     历史告诉人们,中国用“无限头颅无限血,可怜換来假共和”的悲剧,如一死结,至今,共和是假,专制是真。
    
     这百年,由枪杆子说话,人民禁声,枪杆子指挥投票,人民无选票,用脚投票离境,也受控制,用党主取代民主,专制剝夺自由,谎称这是新民主、人民民主,以致中国说真话也要付出头颅的代价,专制玩假民主戏法,越玩越精、越诡,还阴谋扩张到香港、台湾,且称此暴政为中国特色与模式,要推广统领世界潮流哩。

    
    今年,是戍戌年,两甲子前,康梁的戍戌变法,公车上书,实行君王立宪,就付出谭嗣同、刘光烈等6君子头颅。鲁迅曾讽刺说:在中国就是搬动一张桌子,也是要流血的,这搬动专制者位子,还不血流成河吗?不过,慈禧只杀了6人,共朝,垂帘听政的邓慈禧,他们就扬言杀多少万稳定多少年了,89,64,杀天安门也如公车上书反官倒与政攺的学生,据BBC公布英国调查揭密数字,却是19000多民主精英,共朝远超异族王朝的血腥恐怖了。
    
    那次戍戌变法失败后,辛亥革命复起,牺牲圣女秋瑾、志士徐锡麟头颅,及陈英士、彭家珍、俞培伦等72黄花岗烈士鲜血,換来的共和,再被袁世凱篡去复辟为洪宪皇帝,他那文化基因里仍有皇帝梦作怪,也认为做总统有任期制,改终身制做皇帝,才是袁氏永久的富贵。谁知,他坐洪宪皇帝龙椅,只坐了83天,就被蔡锷发起全国讨伐垮台。他开历史倒车,去撞那澎湃的民主潮流,能不身败名裂吗?
    
    袁世凱垮台,之前任过临时大总统的孙中山复出,只因名高力拙,他要联合平等待我之民族,却联合了侵略吾土百年旧邦新专制的苏俄,他仿欧美民治民有民享倡导的三民主义,人家却主张党治党有党享的一党独裁,被他的容共,容成入狼入室,诋毁孙中山民主,是旧的,说他们以枪杆操控的无产阶级民主,才是新的。孙想借苏俄强邻办黄埔新军,成全他大一统之梦,却制造了分裂,形成历史上的:上绝北方军阀还残余的宪政,下启国共两党的党争,再经军阀内战与北伐,以无限头颅无限血,包括推行立宪民主的宋教仁,和黄埔军校拉入赤党的年轻生命,换来的,仍是国民党的独裁,却说要经军政、训政,才可改独裁为宪政的共和。
    
    不幸的是,內战还未统一,外战的抗日再起,又以无限头颅无限血,熬到二战胜利,耗尽人的物的资源,获得中国历史最好机遇来重启宪政,却被借抗日坐陕北观虎斗坐大的共党,把残军两三万扩大到百万,要与8年抗日疲憋的国军,再中原逐鹿决一胜负,白费了协调国共矛盾的美国赫尔利、马歇尔的撮合,破灭了他们多党联合执政的设想。1946年,各党派巳签署由法学家张君劢费尽心思写的一部宪法,也遭撕毁,内战再启,3年内战,再付出数百万牺牲的头颅,換来的,叫中华人民共和国,却是亘古未有的专制独霸王朝。
    
    而且,宣称他那人民民主专政,只专敌人,给人民予民主。这民主,却是暴力剝夺有产者,以野蛮暴虐文化人与文明人,将良民改造为暴民,再用人民公社,剝夺劳农的土地、生产资料及自主炊亊权,变成农奴,再变成饥民与近4千万饿殍。专制从制度就废弃了民主制的纠错机制,毛专制独裁就可将大跃进错误,再扩大为文革灾难,毛就既推卸责任于国家主席刘少奇,还发动文革暴民红卫兵打倒要改正毛错误的叫走资派,到此,专制造敌机制,从国内以土改、私改、知识份子改造,到文革造出敌人21种,包括国家主席刘少奇与元帅彭德怀林彪等。国际上敌人,斗出美帝苏修及一切反动派,称打倒帝修反,毛泽东孤立到绝境时,也曾用钱撒他认为的苐三世界,去收买穷朋友,别说那些打假马列旗来骗钱的政治混混,就是付出巨大资源与金钱护持的朝鲜、越南,也变成敌人,毛榨民脂膏去点他欧洲社会主义明灯阿尔巴尼亚,却被霍查等回报予修正主义的讨伐。毛专制就专到如此穷途末路,孤家寡人,是叫秘书念着庾信《枯树赋》自哀自悲去见马克思的。岂非给新的专权独裁者的殷鉴吗?
    
    当年,国穷,穷到经济崩溃,邦危,危到美国忍下四次对毛核打击,还劝阻勃列日湼夫不对毛进行外科手术式核打击,吓得毛叫“深挖洞、广积粮”让中国人学老鼠打地洞。最后,丕极泰来,物极必反,若文革是一场政变,结朿文革仍以打倒四人帮的政变结束。
    
    回顾毛时代,他在位近30年,掀起过夺产斗人杀人的55次运动,继承传统文化包括儒家温良恭俭让的地主士绅,以土改灭绝。继承五四文化的现代知识人,以反右运动,抽掉他们的脊梁骨,赋予奴才基因,再从党内以党性变异人性。被毛毁灭的生命,世界史学家从战争与他推行的运动总计是8000万,远超希特勒灭犹600万,与斯大林杀同志的几百万,毛被列为20世纪3大魔之首,今天,给他涂粉贴金徒劳,说毛前30年不应否定,是废话。即便去肯定毛,再说毛话、装毛样,走毛路,也是死路,毛时代背后还有社会主义阵营,今天,只剩做马前卒、挡箭牌的北朝鲜马仔,不也卖主求荣投靠川普去了吗?
    
    再看毛后30年,被三次打倒复出的邓小平,他叫不许否定毛,但现在却在不断地否定他:他鉴于毛的终身制专权集权,造成经济崩溃天下大乱。邓小平改任期制,眼前,习近平操纵人大修宪,再改成终身制,废邓任期制,岂不重返毛之覆辙吗?邓小平用韬光养晦确定的不出头不当头的对外路线,习近平不也敢改为四面出击,八方树敌,还急于要取代美国,做世界NO1,岂不又回到老毛的被孤立于世界的旧辙吗?
    
    应该说,邓小平这30年,改毛的整人杀人为整钱贪钱,把人精神灵魂汚了,还是捞到许多物质财富。若弃邓拥毛,不仅去重复毛的罪孽,恐怕更精神物质两空,何况,小习决无老毛的资力能力与政治资本,而且时代变了,条件变了,开放已难再回封闭,智力的网络时代,也难回到都跳早请示跳忠字舞的毛时代了。习近平想变他公务员干部为忠臣,两会后命令宣誓效忠宪法,就是效忠习近平嘛?你看见过文革中那么多写效忠信给江青的,江青与她死党垮台,有一个站出救她的没有,还不是树倒胡狲散吗?
    
    眼前,习近平玩修宪的终身专权变戏法。毛邓都不要宪法来确认他们的终身专权,抛开宪法,两人都实际专权到死,习近平玩修宪还涉反邓小平去延续他专权,说明习的虚弱,那宪法能保证习终身执政吗?请看1954年苐一部党国宪法讨论时毛泽东的讲话,他说:
    
    “我们不少同志,就是迷信宪法,以为宪法就是治国安邦的灵丹妙药,企图把党置于宪法约束之下。我从来不相信法律,更不相信宪法,我就是要破除这种宪法迷信。国民党有宪法,也挺当回亊,不是被我们赶到了台湾?我们党没有宪法,无法无天,结果,不是胜利了吗?······”
    
    以后,在另一会上他又说:“我是历来不主张制定宪法的,可是,建国后,考虑到洋人国家大都制定了宪法,以及中国知识份子还没有完全成为党的驯服工具的情况,为了改造教育人民群众,巩固党的领导,还是要制定宪法的嘛!制定宪法,本质上就是否定党的领导,在政治上,是极其有害的。当然啦,宪法制定,是制定了,执行不执行,执行到什么程度,还要以党的指示为准,只有儍瓜和反党分子,才会脱离党的领导,执行宪法。”
    
    毛泽东这一套否定行宪和依法治国的谬论,以实践检验,害国害民害他的党也害了他毛家:他不迷信宪法,可是,迷信枪杆子呀,陆贾劝刘邦的:马上得天下,岂能马上治之?刘邦这流氓出身皇帝也能醒。老毛却用枪杆子得天下,还用枪杆子这种暴力治之。他熟读帝王术《资治通鉴》的新皇帝,岂非不如老帝王?就因他开了这坏的头,无法无天的阴魂不散,邓小平也抓住军委主席的抢杆子垂帘听政治国,治出一64血腥惨案,江泽民原本技术官僚,也萧规曹随,他也抓住军委主席的枪杆子和封他核心名义,继续专权,但权可无限,人有大限呀!当权力与枪杆落到习近平,他想再如操控胡锦涛那么终身控权,已不可能,有碍新主野心的施展,仍步入老毛那凄沦的晚景了。
    
    共党坚持人治,轻视法治,扩张党权,压缩民权,迷信枪杆,轻贱宪法、法律,让毛泽东那无法无天、老子天下苐一的野蛮与霸横,糟践、蹂躏、愚弄与毁灭几代人及百年现代人格及几千年良知良能良性,现代社会,尽以人才为用人标准,专制党囯,却仍以奴才为升官条件。而且这连续专制丧失纠错能力,使错误堆垒形成的鬼打墙,迷住后继之专权者,难以自拔,层叠堆累如山的罪错,吓得新专权已缺乏直面的勇气,只能用谎言的泡沫去掩蔽,有效吗?民众去日本旅游一次,不但把抗日电视神剧笑为洗脑拙剧,网上见奥巴马请梅德韦杰夫吃大排档,也看到民主制比党主专制优越多了。
    
    毛泽东以他把国民党赶到台湾来证明国民党宪法无用,他无法无天取得胜利,却胜利一失,失败不断。那1947年民国宪法,台湾国民党在1987年放弃专制与戒严,恢复宪政,不用枪杆霸权,用选票与政绩竞争执政,获得的政治文化与伦理的成就,瞬即进入东亚四小龙跃起,并进入世界先进国家行列,不妨以两岸作一对比:
    
    台湾有现代的权力转移制度,政党和平轮换,竞争上位,已进行3次轮换,两党竞赛,民众受福。而大陆从建政到今,一党专政,权力转换无制度无程序,不公开,黑箱操作,用诡计阴谋来夺权篡权,实是必须由政变或准政变,来夺取窃取权力。仅看习近平上台,以反腐除异立威,官民齐受灾。而邓小平用任期制与隔代接班制,来缓解专制绩弊,习近平以修宪废止为终身制,回到不准政改,必然陷入政变的旧道。
    
    台湾是福利社会,大陆是毛建的互斗互害社会未除,再添互骗互欺互抢社会。因此,台湾民众有充分免费医疗,有人道的医疗系统,农民退休享公务员同样退休金。而大陆80%福利,被特权官僚占用。医院无人道只有钱道,人大周孝正教授形容大陆人要被几种蛇咬,吃学生补课钱的是眼镜蛇教师,吃病人伤病钱的是称白衣天使的白蛇医生了。
    
    台湾人均工薪收入,是大陆的15倍,免费教育从小学到高中,免费午餐普及中小学,大学毕业享受30年偿还的无息贷款购房,大陆大学生毕业结婚,却要做房奴、业奴,被捆绑压榨得油干灯净,这民主比专制谁优?
    
    台湾没有党禁、报禁,凡登记的政党,都具合法性,登记的报刋,皆可巿场发行,那里是媒体说假话,就自寻绝路,大陆媒体是一说真话,就被专制打击关闭。思想禁锢得大陆知识界只出会抄袭与迎合圣意的犬儒,丧失想象力与创造力,可是在台湾思想自由,1986年就出获诺贝尔化学奖的李远哲,海外获诺奖的丁肇中、李敦道、杨振宁、朱棣文等,皆从民国独立意志、自由思想教育体系出道。中共教育课堂上就用学生做特务监视老师言论,录像头记录教授出轨话语,有获诺奖的天才,也被打造成卑劣的奴才了。
    
    台湾没有维稳费开支,其政权与社会皆稳固,台湾城巿,很难遇警察,更别说称协警的城管了。行政成本就远低于大陆,更别说养大陆支付国库的党官系统及几大班子系统官僚,也没有大陆教育经费占国家收入2.7%,世界排名不如非洲乌干达等穷国。而美国等先进国教育经费,尽在8%以上。因此,今天大陆一个军队行伍里的士官,月薪也超过教授,此非专制王朝抓枪杆子用钱收买军人,来保独裁者安危,造成的畸怪吗?
    
    仅就上述5点,足以批判毛泽东否定宪法与宪政的愚蠢,习近平回归毛专制与个人独裁,自寻死路,岂非注定吗?
    
    来源:议报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91113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野狐一禅:逼人说假话与唱赞歌的政治制度必定是坏制度
·野狐一禅:习近平的“鞋论”与邓小平的“猫论” (图)
·野狐一禅:习近平的“能上能下”策略透析 (图)
·野狐一禅:2015北京大阅兵——中共窃取抗战胜利果实的新丑剧 (图)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插曲《我们是你的队伍》大错特错或大罪特罪!
  • 和氏璧为何成为帝国的传国玉玺
  • 请公开2月5日青岛中级法院行政庭庭审录像——致青岛中级法
  • 广告也是中特社的文化战争的一条战线
  • 电影公司其实就是电淫公司
  • 毛泽东是改革开放的急先锋
  • 堡垒都是从内部和高层攻破的
  • 中国人太不了解美国了
  • 政教分离与政教合一的历史循环
  • 沃伦参议员终于认识到了人权的经济学价值
  • 文化战的前哨抵达欧洲
  • 言论自由的限度
  • 中国人是高智商还是低智商
  • 伪民族主义唯恐天下不乱
  • 文革杀死了八亿人
  • 公权任性到底为什么?
  • 博客最新文章:
  • 东海一枭相国和相企(微论)
  • 高洪明中兴人要挺住!没有美国鸡蛋中国照样做蛋糕!
  • 陈泱潮十五、亲历者指证:侵华日军的暴行,多是其中的朝鲜人所为
  • 曾节明网特螺杆故意遗漏关于我的一份原始证据
  • 曾宁鸿茅酒厂何以能驱使得了公权力
  • 谢选骏中国大陆已经分裂为几大块了
  • 谢燕益我的个人简介
  • 陈泱潮十四、看了《金正恩访华》纪录片,穷凶极恶的朝鲜人会摩拳
  • 谢选骏鬼魔崇拜害人不浅
  • 生命禅院随天性而行
  • 陈泱潮十三、文在寅等力图朝韩统一拥核雪耻,以报复千年宿敌
  • 陆文陆文:肾盂肾炎2
  • 高洪明质问中宣部等:我们中国军队到底是谁的队伍?
  • 谢选骏中国还不是西方的对手
  • 徐永海质量与体积的统一
  • 谢选骏官府怕洋人的传统美德
  • 藏人主张「棋手說」、「棋子說」、「籌碼說」,美、中大國交易「牌
    论坛最新文章:
  • 中兴通讯声明:美国拒绝令危及中兴生存也伤害美企业
  • 冒中领馆电话诈骗 美联邦贸易委员会提醒华人勿上当
  • 胡锡进用iPhone发微博挺中兴辩称是避免误会他抵制洋货
  • 中国不再厉害了?“厉害了,我的国”被下令停播
  • 古巴告别卡斯特罗 继承人前路狭窄
  • 习近平与英土领导人通电话 讨论叙利亚局势
  • 文在寅表示朝鲜表明完全弃核意志
  • 叙利亚交还法国颁给阿萨德的荣誉军团勋章
  • 法国铁路罢工持续 全法12万民众上街抗议
  • 中兴断芯效应疑发作 ”厉害了我的国“躺枪
  • 中国首艘自制航母002出来了
  • 拉加德呼吁中美避免贸易战
  • 中共党支部建到外国大学去
  • 福布斯预言中兴弹尽粮绝疑很快申请破产
  • 国际货币基金为全球巨大债务规模拉响警钟
  • 鸿茅药酒案又引爆网络
  • 金正恩座机老旧无法飞远特金会选地费神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