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集体疯狂:华为的危机 /红小兵
(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3月21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作者:红小兵
    

    华为作为一个全球通讯行业几乎无人不知的中国企业,创始人任正非先生以凑来的2万元人民币创业,在不到30年的时间里, 在这个高度垄断的通讯技术行业里,活生生杀开一天血路,成为行业老大;当年如雷贯耳的西方公司,如诺基亚,阿尔卡特,爱立信,西门子等行业内几大玩家,它们的业绩都被华为迅速超越,华为成为全球各个国家的通讯运营商重要的技术设备供应和合作伙伴之一。华为的迅速崛起,成为中国企业的骄傲,经常被很多中国企业追捧,它的诱人的员工奖金和薪资待遇也常成为人们羡慕谈论的话题;同时华为的高强度工作和严密的控制体系又让大家觉得这是个“怪兽”。关于华为的成功经验骄人业绩各种报道,连篇累牍,这里不必多说,华为其实最重要的人也是华为的教父任正非先生,才是华为不断进取的根本,任正非先生不管在任何时候都很低调,总是在适当时候给企业的管理层浇点冷水,告诉他们不要头脑发热,我们其实没什么了不起的, 我们只不过在老老实实的谦虚的向西方学习,路其实还很长;任正非理性告诉大家“我们虽然在管理上已取得了巨大的进步,创造了较高的企业效率,但是还没真正认识到这两百多年来西方工业革命的真谛”;任正非先生的管理哲学被概括为“理性”“平实”,任正非先生自始至终的“冷静”和“谦逊”真的让人非常敬佩,我认为这才是华为最宝贵的精神财富 。除了任正非先生,我不知道华为从最高管理层到各个代表处,或者各个基层员工是不是现在还能继续保持冷静,还能继续具有这种“理性”“平实”的优秀品质。而我现在看到的却恰恰是这种“理性”“平实”的反面,那就是“浮躁”和“疯狂”,这让我常常对华为的内部管理和运营模式产生疑虑,华为到底还能走多远?10年?20年?也让我经常想到一句话“上帝欲使人灭亡,必须先使人疯狂”,而华为这个我眼中的怪兽恰恰在持续疯狂,完全看不到任正非先生的宝贵精神“理性”和“平实”,华为会不会有一天注定要面临危机甚至垮掉?
    
    1.华为的成功实际上只是一个屌丝逆袭的另一个案例。中国企业对华为的追捧,恰恰是个中国企业的幼稚病,全社会的浮躁的体现,每一个企业都渴望在短时间内攫取巨大财富,称王称霸,为了这个目标可以不择手段,有钱就是王道。成王败寇的思维应该是很多中国企业欣赏华为的真正原因,可他们真正需要学习的却是任正非先生的冷静和务实,以及不惜花大价钱谦逊的向西方公司学习管理经验精神。中国企业沉迷于各种华丽的管理理念,概念,动不动就要“超越”“颠覆”。冷静的讲,华为的成功实在是赶上了一个机遇,有人称20世纪90年代是无线通信技术“爆炸性”发展的年代,华为正是在这个时候起步,在这个近20多年的全球整个通讯行业的技术变革中,华为抓住了这个机遇,而对于华为中兴这样的中国企业,这个机遇的最根本的基础是中国市场的崛起。尽管华为的首家海外公司是俄罗斯,但是华为真正的国际化是选择非洲作为拓展海外业务规模之后,非洲的落后让华为有了低成本扩张的可能。刚开始,华为其实就是一个通讯行业的包工头,以超低价甚至以对价格毫不计较的方式格获得订单,就像一个亡命小子,只要有口饭吃就干,甚至命都可以不要,在非洲丢掉性命的事例有很多。很多大公司不愿意去的地方,比如疾病,战乱等地方,华为可以去,而华为要去就是这些地方,因为只有这些地方他们才有可能获得订单。命其实不重要,大家只要有工资拿,只要有单子做,就可以去。华为靠着这种不怕死的精神,在大公司空隙处生存下来,逐渐拓展壮大。这也好像是中国共产党的起家路子,从打游击开始,从偏远地方,艰苦的农村地区建立革命根据地,然后逐渐扩大地盘。这完全可以理解,一个需要努力活下来的企业不需要多么高大上的理由,企业面对的是一日三餐有饭吃,员工有工资拿,后来总结华为成功经验的“专家”“顾问”们却有意无意的“拔高”,在我看来他们的“拔高”甚至是“造神”是想要借着别人的经历成就自己,忽悠别人,对此,任正非先生倒是很清醒,用他自己的话讲,“大家一定要注意,把华为的故事当个人的经历来了解,不能把它当成一种模式用到你的企业中去”。
    
    2. 在我看来,华为的成长是对通讯行业内其他同行的持续打劫。华为开始是一个打游击的草莽,草莽是从不讲规矩也从不懂规矩的,不按规矩出牌,只要客户给钱,什么都可以干,没有什么太多底线,这可以理解,因为生存是第一要务。后来华为把这个路子美化,有了口号“以客户为中心”。我认为华为还有个孙子兵法,那就是客户是“爷”,华为是“孙子”,华为的员工应该不会反对我的这个说法,为了单子不停给客户磕头都没有任何问题,价格低到没利润甚至亏本都会干,而且各种在其他西方大公司看来是不切实际的工期承诺,客户的各种要求都可以一口答应。这是因为,在华为看来只要运营商给活干,其他一切都不计较,活下来有口饭吃就可以,这些是西方大公司做不到的,而华为可以要求员工24小时工作,因此西方大公司完不成的很多事情,华为都可以完成;本来这个行业内各个大佬玩家都在想办法挣足运营商的钱,结果来个连命都可以不要的穷小子,只要求客户给个铜钱买个面包填饱肚子,就可以基本把这些大佬们本来要求客户给高价钱才干的事情都干了,这其实是一个“逆淘汰”过程,就是我一个食不果腹的穷小子上来就和你这些西装革履的绅士玩命,活生生把你拉到温饱线上厮杀。大佬们建立起来的绅士规则,包括对行业规矩的自觉维护,对企业社会责任的重视,企业作为社会公民需要承担起对社会和这个世界的许多责任,其中最要的是对企业员工价值的尊重和关爱,这些东西都需要企业有部分的利润去支撑的,这也是每一个商业生态能够持续发展的良性循环,而最初的华为只要求自己能有个面包钱,能不能活下来都不知道,是不可能关心这些看起来没有用的东西的,对不起我华为来了,大家一起回到最初温饱线上拼命吧,看谁可以活下来;本来大家都早已解决温饱问题过上了有尊严有自由的小康生活,而且都在努力朝着共产主义迈进,结果又来了个闹革命的,不要命的一顿“打砸抢”,逼得大家要回到解放前,而且你还没什么办法,因为运营商突然看到了一个随便给点钱就可以什么都干的家伙。但是你的这种“打砸抢”是一种巨大破坏,而且你会发现这种破坏后的结果,是大家都没好日子过,让所有人一起“苦逼”,而最“苦逼”的是企业的员工,他们是这种“打砸抢”的实施者却又是最终的“受害者”,号召大家“打砸抢”的老板企业主们活下来了,他们开始数钱呢。华为让许多员工签“奋斗者协议”,在我看来,这是要把这种“打劫”作风继续下去,奋斗者最终要为这一种破坏性的竞争付出自己的一切,而金钱的回报有会让你有了继续的动力,持续上瘾为这种“打劫”东奔西走,直到有一天发现行业内大家都开始不穿裤子了,大家都玩完。很多老华为的员工经常连续在办公室吃饭睡觉多少天不回家,西方公司有谁可做到?华为的这种可以为目标随时牺牲员工的文化,西方公司有谁可做到?
    
    3. 在华为,我经常感觉处在 “大跃进” 时代,或者 “革命时期” ,华为从管理层到项目组,还有普通员工,经常是 “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 式的“大跃进”,比如,客户本来从没有指望华为可以在一年内完成300个基站的建站目标,客户之前一直都是按照自己的计划和节奏安排工作和预算,结果华为直接告知客户,目标可以翻翻,可以一年完成600个基站,而且价格比较其他竞争对手便宜一半;苦了华为的员工,为了这个“大跃进”目标,一年四季365天加班;关键是到了项目组这里,这个本来就是大跃进目标变成了1000个,因为华为管理层首先要表现“我很能干,在600个基础还可以多干200个”,因为一旦超额完成就有大把奖金拿,结果目标变成了800个,要求大家挑战自我,完成800个;下面的人一看领导都要挑战800个,那我们“要更快,更高,更强”啊,那项目组就直接挑战1000个吧,号召大家“同志们,为了新中国,冲啊···”,要求大家都变成“董存瑞”“舍身炸碉堡”,长期超负荷运转让华为的员工几乎是100%身体不健康,某代表处有一个不到30岁的小伙子,爬个山,做个运动直接就挂了,这是发生的真实的事情。
    
    4. 华为从开始到现在都是人海战术,靠的全是赤膊上阵拼刺刀,就像篮球比赛,没想到一上来就是 “全场紧逼” “人盯人” ;华为只有 “目标” 没有 “计划” ,所谓” 计划” 只是走个过场没人当真,而目标也是经常变;不同的是 “目标 ” 一直变大,变得不切实际;企业到这个时候已经是集体疯狂了,为了很多自我设定的不切实际的目标,不择手段;只要能“搞定”目标,干什么都行,这已经成为华为所有人的共识;很多时候也不计成本,华为的分包商早就看到这个窍门,分包商以故意拖工期的方式给项目组施加压力,因为他们知道华为为了达成目标,最后他们提的条件华为都可以答应,这时分包商就开始提价,有些价格高的离谱,但分包商以“搞定”目标为诱饵,华为的很多项目都是在这种场景下完成的。我听到很多同事和分包商开会时,大言不惭的说“我不管价格条目的量是多少,只要你们的合同条目有单价,一切都可以”,意思是说只要你按照合同规定的单价报价,工程量多少无所谓,条件是只要你把这个活干了。如果企业疯狂到为了所谓“目标”,已经完全不在乎成本的时候,这难道还不危险吗?
    
    5. 在华为,人是没有尊严的;因为在华为的环境里,考虑人的尊严是多么可笑和幼稚的事情,人的尊严能帮助项目组达成目标吗?华为已经靠着无视一切获得了所谓“成功”,钱代表了一切;我只需你牺牲一切去达成目标,你的时间甚至你的生命都可以为目标服务,而且这些是有回报的,因为我已经给了你工作和工资,一旦目标达成还可以获得大笔奖金,你还有何怨言?我经常听到同事说,如果某个目标不能完成就自杀了,虽然有时是玩笑,但是被逼“跳楼”的华为员工相信大家都见到媒体报道过;华为后来的“SHE”都是国外客户逼得必须做的工作,但是和所有中国企业一样,原来压根就没这个概念。到现在这些都是可有可无的,因为只要达成目标,一切规矩都要放弃,而这些没有什么用的规矩,常常被认为是妨碍“目标达成”和“添乱”。华为的队伍从上到下其实都是“文革”红小兵,华为的各种流程貌似在规范运作,其实到处充满着“文革”式的运动,各种“口号”“标语”,就连卫生间都贴满了各种语录,比如“物流行政谱新篇”等等,“日清月结” “敢于亮剑”,等各种标语五花八门,还有各种什么“战争指挥室”,各种暴力语言威胁语言到处都是,什么目标完不成,直接“干掉”“砸饭碗”等等,让你觉得你就是处在轰轰烈烈的“群众运动”中,随时革命,随时战斗,对员工可以随时随地解雇,随时以“砸饭碗”的方式以死相逼让你必须一切“服出命令听指挥”,你只要谁说一个“No”,就会被认为“需要教训一下”。请问,哪些西方企业可以做到这样?
    
    6. 太多的不切实际的“目标”导致这个组织进入“无序”“无脑”,最终进入“集体自虐”的状态,而这些恰恰是中国文化的基本特征,也是当今中国社会的写照。而华为把这些都发挥出来了,请问这样的疯狂还能维持多久,最可怕的是这种“集体自虐”,每个人要当英雄,每个人要争先恐后牺牲,每个人为了“表忠心”都表示为了组织,为了项目组的“目标”可以随时随地牺牲自己的一切,尽管并不是每个人发自内心表态,华为经常表扬那些为了项目组目标连自己的亲人去世都不管,为了“目标”孩子生病都不照顾的员工,号召大家要他们学习;华为的员工由于长期加班导致夫妻关系紧张,领导竟然鼓励说如果对方不能理解华为的牺牲精神,那么直接离婚。问题是每个人的能力,精力和时间都是有限的,即使牺牲自己的一切,还是无法完成各种各样的指标,结果就是能敷衍就敷衍能拖的就拖,因为大家实在太累了,只能疲于奔命,让“目标”看起来完成了就万事大吉,这样就可以升官拿钱,至于这个数字下面的质量和问题有多少,只要客户不发现就没问题;很多项目组做的决策都是随便拍脑袋,非常随意,上午刚说的规矩下午碰到问题立刻就不执行了,这是因为大家都被推着往前跑,根本没有时间和精力去做一个比较冷静完备的方案或者计划,都是能跑一步是一步;因为每个人都知道自己会随时像士兵一样被调到另外一个战壕,或者编入另外一支队伍,或者突然执行另外一项任务,只要在这个1-2年的“革命时期”活下来了,目标达成了,那级别就升了,奖金就拿了;华为会说,出了问题还有内部追责,可是人已经走了,或者早就离开这个岗位了,还能有多少效果;而且华为的规矩是不管谁接了前任的活,不管有多烂,有多乱,接班人是一定要把这些问题解决掉的,不然也要对你问责,同时周围沾边的同事领导都跟着被处分,这就是“连坐”;在此情况下,大部分人在“连坐”问责的威胁下很多问题就被提前清除了,剩下还能有多少可以问责前任呢?所有华为项目负责人,也慢慢摸清楚这个套路,只要他在这个岗位期间尽量糊弄没什么问题,同时在领导面前表现出最大的“革命热情”和“牺牲精神”,基本都可以光荣进步,前提是如果还没有“光荣牺牲”掉的话。
    
    7. 华为通过五花八门的流程控制,把很多“文革”式的对人的煽动和控制手段以计算机系统固化下来,让组织成长为一个可以完全无视外面世界,无视一切规则,无视人的基本价值和尊严的一个怪兽机器,而每个员工都是红小兵,在“群众运动”中,自觉不自觉的成为“无序”“无脑”“集体自虐”的这个怪兽机器上的疯狂机械手,同时又反过来进一步以更“激进“”冒进”的方式推动这个怪兽机器更加疯狂;可怕的是这个怪兽的无穷无尽的对各种目标的疯狂追求,最终导致对组织中的每一个成员人性的摧残和“集体洗脑”,这种互相作用的恶性循环会持续强化这个反人性的体制;加上各个国家运营商为了节约成本效率最大化,华为成为他们最合适的选项,运营商可以利用这个怪兽压制对手,又能压制行业其他通讯技术供应商的价格,最大化自己的利润;但是运营商也绝不会放弃其他供应商的,目的就是要让这个怪兽在这个圈子横冲直撞,最后得益的是各个供应商的共同客户运营商,他们是“渔翁得利”;这样的格局中,西方国家的很多供应商注定要被这头怪兽打垮,他们被逐渐逼到“温饱线”上,为了生存必须去迎战这个疯狂怪兽,这个竞争的过程如上文提到的,就是一个“逆向淘汰”的过程,很多西方企业多年建立起来的运作模式和优秀的价值观,都要被迫放弃;这样的血腥厮杀结果只能是两败俱伤,大家被迫赤膊上阵拼刺刀,有一天大家集体玩完,试问,这样的结局能对谁有好处?在这场血淋淋的厮杀中华为的员工,却像吸毒一样上瘾,因为通过战争一样的疯狂行为获得了“金钱”“荣耀”“地位”,被英雄一样崇拜,华为赤裸裸的“丛林法则”竟然被认为是中国企业的骄傲,被很多中国人称赞和羡慕,很多人要学习华为成为“狼”,偏要向动物靠拢成为“动物”,人性光辉的一面被可怕的制度践踏和湮灭后,留下来的只能是动物性,这难道不是人性的倒退吗?华为这个组织就像一个战争狂人,嗜血成性,标榜“狼”性的集体最后把大家从人逼回到茹毛饮血的原始社会。
    
    8. 在华为,另外一个有趣的现象是从上到下每一个层级的领导“Team Leader”都希望自己看起来像“爷”,希望自己可以号令一方,而不管自己有没有经验和资格,只要在这个级别上,而他们在比他级别高的领导面前又立刻成为“孙子”,这也是中国具有悠久历史的“爷孙”文化,要么当“孙子”要么当“爷”,从来没当过“自己”。而且只要为我是“领导”,中国人的观念里“领导”慢慢就变成了“爷”,就有了“尊”“卑”,华为的各种各样的领导的意志是不容挑战的,他们也从未打算听下属解释和建议;很多华为的所谓的“领导”“项目经理”的都是从学校刚毕业,在机关培训后就直接分配到海外项目组的项目经理岗位,开始领导团队,幼稚可笑之处就不多说了;而且很多人身上有一种匪气,甚至是流氓气,因为他们认为这样才能表现出“霸气”,才能领导队伍,“震”的住大家,把国内很多“习气”都带到了国外,在对员工的态度上表现非常蛮横,至于说基本的礼仪尊重根本没有,这些在中国本来就是顺理成章,不能讲人性,在狼群里讲人性,最后会被狼吃掉。华为员工明知道这个怪兽要把每个人的身上的“人性”去掉成为“狼”,却无法自拔,要么成为狼,成不了狼就要被这个怪兽清理掉;难怪华为很多员工都说,华为留下来都是没有人性的“狼”,这是华为员工的原话。
    
    9. 需要特别说明的是,这个疯狂的组织中的绝对主体是中国员工,他们是这个组织中的“红卫兵”和“革命的力量”;就像很多外国人不能理解中国的“文化大革命”一样,海外的很多本地员工无法向中国人一样进入“疯狂”的状态,也就自然被这个疯狂的组织“边缘化”,无法成为华为的“文革”,“大跃进”“群众运动”中的积极分子,而且这些恰恰是中国人的“长项”,这是长期生活在一个法治社会一切都按照明确规矩运行的环境中的理性的“外国人”是无法理解的,中方员工也因此经常成为他们耻笑的对象;也有些投机的本地员工逐渐看到一个现实,就是只有表现出疯狂的症状,才能被这个疯狂的怪兽认可,然后就有了金钱和酬劳,其实他们的这种症状只是虚假的权宜之计,内心是无法认可这种反人性的企业文化,也最终都会离开华为,留下来的也都慢慢学会在夹缝中战战兢兢的活着,就像“文革”运动中时常要面临被抓,逼着表忠心一样,要么装疯卖傻,要么被迫做虚假陈述。一个易学有效的假装“疯狂”的形式就是加班熬夜,比如在华为,本地员工按时下班会被认为“不上进”“懒惰”,只有经常加班到半夜才能被认为正常,我们一个也门的项目实施经理在夜里工作到11点多,要回家休息结果被“中方”问,“为什么这么早”下班,看来你是不把项目当回事。华为没有办法也让本地员工一起疯狂去实现“疯狂”的“目标”,基于这种“中外”差距,所有海外华为的项目组基本都是“一个项目,两支队伍”,即一支是疯狂的中方员工团队,还有一支是“打杂”的外方本地员工队伍。这相当于一个项目要支付双倍的人工成本,这仿佛是华为的“死结”,没有了疯狂的中国人,疯狂的目标完成不了,可各个国家的很多工作疯狂的中国人干不了,只能依靠“老外”干;又因为只有中国人才会以“无序”“无脑”“集体自虐”的状态,去达成疯狂的目标,本来一个普通本地员工都可以做的事情,为了“目标”又只能让疯狂的中国人去做,只有这样才可能完成疯狂的目标,我多少年前就说过华为是无法真正“本土化”的,华为靠的就是非“本土化”。如果电信行业一直火箭式高速增长,这样的成本华为还可以承受,问题是一个行业不可能永远一直维持暴利并高速增长,各个运营商也不可能一直维持高投入,那么华为的这种“一个项目,两支队伍”模式还能维持多久?华为目前掌握的这些通讯技术到底还能让华为维持多久?这也许是任正非一直加大研发的原因吧,如果不在疯狂时期建立“技术优势”,一旦电信业的冬天到来,华为很快就会垮掉,人是不可能永远疯狂下去的。现实的行业状态是,运营商也不可能只靠华为,运营商也有“养狼计划”。一个进入疯狂状态的组织需要在体制崩溃之前以绝对领先的技术延缓灭亡,也只有技术优势才能帮助维护这头怪兽存在的合理性,而疯狂是不可持续的,这应该是华为最大的危机。
    
    10. 在这个信息时代,任何一个企业,组织和国家是没有办法永远把人关起来“洗脑”的,在被逐渐“洗脑”后,华为员工也有人认识到这个体制的不正常,但为了生计为了还“房贷”,他们还是要表“忠心”表现出“革命”的一面,以免被“批斗”,尽管知道那不是他们的真实一面;邪恶的体制必让人变成“非人”,让人说违心的话做违心的事情。大家明知道很多东西是假的,但是在这个邪恶的体制内你必须维护这个虚假的东西;就像“皇帝的新装”,明知道皇帝是光屁股满街招摇,可还是要虚假的赞美,人被迫精神分裂;在华为,有很多KPI指标,大家都知道是假的,可是这个指标一旦以一个“高大上”的名义推出,就没有人敢说这个指标是浪费资源,浪费大家时间,否则就认为你是在“抵制”,或者表现“不积极”,理性的声音反倒被认为是“不愿意推动流程落地”,于是各种荒谬的KPI被推出来,而且指标本身的执行也在不停的变。比如,华为有个“work order”指标,就是人大家必须提前一天在ISDP系统上创建下一天的“工单”,在华为每个人每天的工作量是很大的,而且内容繁杂,但是你必须要再花时间去创这个“工单”,于是大家就开始随便挑一个工作内容去创一个;然后项目组必须每天要通报“工单”创建和关闭情况,而且这是个考核各个代表处,各个项目组的非常重要的指标,结果变成大家每天上班开机首先要做的工作,在ISDP系统打开这个这个指标,然后在下班之前关掉,一旦不关闭就会被通报,主管立刻被罚款;至于这个“工单”真假,知否真的已经完成是没法衡量的,但是只要你有“工单”只要你及时点一下鼠标关闭就可以。这个可笑的指标被从上到下虚假的认真执行着,却没有一个人说出来“这是假的”,而华为有很多类似的荒谬的KPI,这些荒谬的指标都有着一堆“高大上”的理由,体现华为华丽的“内控”,每个人都知道荒谬,但是都在小心的维护这些无用的指标,因为这些指标直接考核你的业绩,而它们都在耗费着大家的时间和精力,而且你的指标也关系到我的指标,你的指标完不成,那么我的指标也好不了,就是大家互相挤压去完成指标;这其实就以计算机系统的形式是把人捆绑起来“斗”,这套神经系统,让大家高度紧张,不停互相监督,互相揭发,通报“革命”落后分子。还有个有趣现象,华为的大小领导经常会要求员工就某个纪律表态或者反思,这本无可厚非,但是实际上却颇有些要让员工“灵魂深处闹革命”的味道,比如华为经常强调“令行禁止”,仿佛华为的大小领导特别担心自己的队伍失控,要求各个项目组反思到底是否做到了“令行禁止”,每个晚上要求一个团队述职,这就等于逼着大家表态,自己给自己的“灵魂洗个澡”。我估计是因为大家都清楚这样长期把员工当作士兵看待,持续打鸡血闹革命的模式,难以长久。你长期不断的鼓动大家对某些崇高目标的追求和崇拜,大家终会有疲倦的时候。
    
    11. 足以引起华为的管理层警惕的另外一个危机是华为的衣食父母各个运营商,开始对华为的“疯狂”行为反感,华为的“以客户为中心”的理念,有时候客户感知的却是华为对客户的“紧逼”和“死缠烂打”,这个很好理解,因为整个“疯狂”的团队为了自己不切实际的“目标”,尤其是任务目标和业绩目标,必须通过“紧逼”客户的方式,让客户持续多给活干,不停改变客户年初制定的预算;同时,华为为了达成自己的目标,必须想办法让客户也和华为一起“疯狂”工作,因为没有客户的配合“目标”是无法达成的,必须“死盯”客户在第一时间完成工作,客户不积极的地方也要想方设法让客户配合完成;本来客户有自己的工作节奏和工作习惯,在华为看来这些都是懒惰的行为,必须要去“盯”“逼”,不少项目经理经常说,客户不反馈就要直接去客户办公室坐等,或者要求员工直接在客户的大门外蹲点要求客户就某个需求及时答复,或者抓紧处理,或者直接拿出要接管客户工作的架势,开始分析客户的各个“痛点”希望客户都把这些问题解决,开始“关心”客户业务内容,从华为“目标达成”的角度指出客户阻碍“目标达成”的“不足之处”,这不是为了帮助客户改进,而只是为了让他们都“动起来”以达成华为自己的目标;时间长了,自然让客户开始反感,有些运营商对华为的“贴身服务”受不了,已经公开表示不想让华为靠自己太近,因为你没有理由要求客户也和你一起“疯狂”,还有一些不懂事的华为员工在客户休假或者下班后,不分时间给客户打电话,谈工作要求客户抓紧完成工作,结果变成了华为一直在“紧逼”客户工作。还有一家分包商直接把项目交给了华为的竞争对手做,因为实在受不了华为的“疯狂”紧逼,死缠烂打,因为运营商的员工也是人,他们有自己的工作计划,工作风格,你无法要求他们像华为一样为了目标牺牲一切,甚至不择手段,华为很多员工不具有在工作中慢慢建立起客户对自己的信任的能力,上来就要用“钱”摆平客户,自认为这可以“买通”客户,这让很多运营商的员工反感,很多人从心里看不起华为的员工,甚至在一些场合直接表现出来,比如客户要求华为的员工不准在他们的办公室加班,不准带耳机开电话会议,不准在他们的办公睡觉等等。很多项目宁愿给其他供应商不愿意交给华为做,因为时间长了大家都知道,一旦交给华为做,华为会反过来把自己逼得喘不过气来,这样的“疯狂”的确让他们受不了。
    
    通过这些分析,你就会看出,华为其实是个暴发户,钱挣到了可是并没有改变自己多少,尤其是在客户的眼里,华为就是个“苦力”,真正挣的都是“辛苦钱”,可以呼来喝去的包工头,因为华为的各种行为和习惯不会成为“先进”的东西,甚至不会让客户去真正尊重你,而且连华为自己的员工在内心也是真正的“反感”和“厌恶”华为的“疯狂”,每个企业大概也都逃不过员工内心的“审判”吧,有句玩笑,凡是聚会,只要有两个华为员工在场,那么基本上都是铁定要开始骂华为这个变态企业的;华为虽然有钱了,但是忠告华为,千万冷静!也要问更多的中国企业,你们真的要学习华为吗,真的要赞扬华为吗?!华为简直就是中国的缩影,一个国家的企业终究逃不过他所属的文化圈,这个文化圈决定了企业的高下;恰如文首任正非先生曾提及的“我们虽然在管理上已取得了巨大的进步,创造了较高的企业效率,但是还没真正认识到这两百多年来西方工业革命的真谛” ,正因为这个原因,华为永远无法成为受人尊重的企业,尽管他目前跑的挺快,终究有一天会发现,自己还是那个“穷小子”,除非他来一场脱胎换骨的文化变革,而这场涉及一个民族的文化变革恐怕不是一个华为自身可以发起和达成的“目标”。这大概也能解释,为什么中国有钱了,结果还是发现不被尊重,而中国人在富有起来的国度里更加缺乏尊严和安全感。本来以为有钱了,其他文明都会“万方来朝”,从此中国文化可以站在人类道德制高点,结果还是没有任何号召力,只能继续和那些流氓国家为伍;这是因为整个人类活着,不仅仅为了钱,因为大家都不是动物,大家也都知道什么是值得尊敬和学习的,表面的光鲜和浮华永远代替不了内心的宗教式“拷问”;没有经历过真正思想变革的民族,是无法真正理解这个道理的,如果一个民族认为可以像企业华为的运作一样,通过破坏一切以不择手段的“打劫”的方式获得财富,希望这样的“模式”或者“中国道路”成为全人类羡慕学习模仿的对象,这应该是全人类的一场浩劫。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87043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为什么有人盼望搞文革/红小兵
·红小兵的家庭回忆:从祖母棺材讲到中国变迁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插曲《我们是你的队伍》大错特错或大罪特罪!
  • 和氏璧为何成为帝国的传国玉玺
  • 请公开2月5日青岛中级法院行政庭庭审录像——致青岛中级法
  • 广告也是中特社的文化战争的一条战线
  • 电影公司其实就是电淫公司
  • 毛泽东是改革开放的急先锋
  • 堡垒都是从内部和高层攻破的
  • 中国人太不了解美国了
  • 政教分离与政教合一的历史循环
  • 沃伦参议员终于认识到了人权的经济学价值
  • 文化战的前哨抵达欧洲
  • 言论自由的限度
  • 中国人是高智商还是低智商
  • 伪民族主义唯恐天下不乱
  • 文革杀死了八亿人
  • 公权任性到底为什么?
  • 博客最新文章:
  • 东海一枭相国和相企(微论)
  • 高洪明中兴人要挺住!没有美国鸡蛋中国照样做蛋糕!
  • 陈泱潮十五、亲历者指证:侵华日军的暴行,多是其中的朝鲜人所为
  • 曾节明网特螺杆故意遗漏关于我的一份原始证据
  • 曾宁鸿茅酒厂何以能驱使得了公权力
  • 谢选骏中国大陆已经分裂为几大块了
  • 谢燕益我的个人简介
  • 陈泱潮十四、看了《金正恩访华》纪录片,穷凶极恶的朝鲜人会摩拳
  • 谢选骏鬼魔崇拜害人不浅
  • 生命禅院随天性而行
  • 陈泱潮十三、文在寅等力图朝韩统一拥核雪耻,以报复千年宿敌
  • 陆文陆文:肾盂肾炎2
  • 高洪明质问中宣部等:我们中国军队到底是谁的队伍?
  • 谢选骏中国还不是西方的对手
  • 徐永海质量与体积的统一
  • 谢选骏官府怕洋人的传统美德
  • 藏人主张「棋手說」、「棋子說」、「籌碼說」,美、中大國交易「牌
    论坛最新文章:
  • 中兴通讯声明:美国拒绝令危及中兴生存也伤害美企业
  • 冒中领馆电话诈骗 美联邦贸易委员会提醒华人勿上当
  • 胡锡进用iPhone发微博挺中兴辩称是避免误会他抵制洋货
  • 中国不再厉害了?“厉害了,我的国”被下令停播
  • 古巴告别卡斯特罗 继承人前路狭窄
  • 习近平与英土领导人通电话 讨论叙利亚局势
  • 文在寅表示朝鲜表明完全弃核意志
  • 叙利亚交还法国颁给阿萨德的荣誉军团勋章
  • 法国铁路罢工持续 全法12万民众上街抗议
  • 中兴断芯效应疑发作 ”厉害了我的国“躺枪
  • 中国首艘自制航母002出来了
  • 拉加德呼吁中美避免贸易战
  • 中共党支部建到外国大学去
  • 福布斯预言中兴弹尽粮绝疑很快申请破产
  • 国际货币基金为全球巨大债务规模拉响警钟
  • 鸿茅药酒案又引爆网络
  • 金正恩座机老旧无法飞远特金会选地费神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