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白俄罗斯为何要求改名“白罗斯” 背后有啥差异?
(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3月21日 转载)
    
    来源:南方都市报
    

    白俄罗斯驻华使馆3月16日发布声明,要求将中文国名“白俄罗斯”改为“白罗斯”。声明指出今天通行的白俄罗斯中文译名是错误的,因为“白俄罗斯”使很多中国人将白俄罗斯误认为是俄罗斯的一部分,按照白俄罗斯宪法规定的正式名称,白俄罗斯的正确中文译名应该为“白罗斯”。
    
    声明引发了热议,有观点认为白俄罗斯改名为白罗斯更符合音译规则。当然,也有观点认为白罗斯和白俄罗斯没有本质区别,突然废止通行多年的翻译名称,采用全新的译名,可能会造成新的不便,更不利于白俄罗斯的国家形象传播。
    
    那么,为什么白俄罗斯会纠结于中文译名中的“俄”字呢?根据白俄驻华使馆的解释,“‘白俄罗斯’这个词中的‘白’就是白色的白;‘俄’是个形容词,‘俄罗斯’是其含义之一;而‘罗斯’是古代巴尔特人、芬兰乌戈人和东斯拉夫人的土地上的国名。”因此,“白罗斯”和“俄罗斯”都是罗斯的现代继承人,那么白俄罗斯这个译名就显得不伦不类了。
    
    不过,从翻译史的角度来说,白俄罗斯的解释并非完全正确,俄罗斯的俄字并非形容词,而是源自蒙古语。古代蒙古人用蒙古语称呼“罗斯”,因为蒙古语特殊的语法,将其称为“斡罗思”。汉语从蒙古语借鉴了这个译名,罗斯因此变成了俄罗斯。归根结底地说,俄罗斯的“俄”字,体现了历史上蒙古人和罗斯的密切交往和互动,以及蒙古语译名对汉语词汇的影响,本身并没有特别含义。即使近代以来,中俄之间有了更为直接和深入的接触和交流,汉语中对罗斯的译法也并未发生改变,仍然沿用俄罗斯。只有一些新传入中国的事物采用了接近罗斯的译法,比如从近代俄国传入中国的甜菜牛肉浓汤就被翻译成了罗宋汤,罗宋就是罗斯的中文音译名。
    
    因此,俄罗斯就是罗斯,白俄罗斯就是白罗斯。从意义准确性的角度来说,把白俄罗斯改名为白罗斯似乎没有必要。而且白俄罗斯的译名已经沿用几十年,白俄罗斯独立二十多年来并没有对这个译名提出异议,现在宣布改变约定俗成的译名,必然会造成一些不便。既然如此,白俄罗斯驻华使馆为什么还要主动修改中文国名呢?笔者认为这主要出自树立国家独立形象的考量。
    
    白俄罗斯曾是苏联加盟共和国,20世纪90年代初成为独立的主权国家。白俄罗斯在独立后,和波罗的海三国急于去俄罗斯化不同,并没有刻意排斥俄罗斯的影响,俄语在白俄罗斯比官方语言白俄罗斯语更加通行。在外交上,白俄罗斯和俄罗斯保持了相当友好的关系,两国在政治经济领域展开非常深入的合作,1997年两国就签订了联盟条约,一体化程度相当深入。笔者于2016年探访俄罗斯第二大城市圣彼得堡通过海关的时候,海关告示就规定白俄罗斯公民可以和俄罗斯公民一样享受免签证的国民待遇。但是,双方关系越是紧密,往来越密切,对于白俄罗斯一方而言,身份焦虑反而越严重。因为白俄罗斯无论是经济、政治还是文化都和俄罗斯不是一个量级的。在国际舞台上,白俄罗斯和俄罗斯保持密切关系,很容易导致自己的独立形象被俄罗斯湮没。
    
    白俄罗斯驻华使馆声明将中文译名改为“白罗斯”,至少从字面上来看,“白罗斯”和“俄罗斯”就变成了两个都源于罗斯的国家,避免了部分不了解两国情况的国人将白俄罗斯视为俄罗斯一部分的望文生义的联想。如此一来,白俄罗斯就能通过改变译名,在中文世界进一步树立白俄罗斯国家独一无二的形象。其实,这也不是白俄罗斯第一次修改国名的外文译名,20世纪90年代,白俄罗斯曾要求将英译名由俄文转写改为白俄文转写,即由belorussia改为Belarus,也是为了让英语世界了解白俄罗斯直接继承的是古代的罗斯(rus),而非今天俄罗斯(russia)的相关部分,和此次白俄驻华使馆声明同出一辙。
    
    白俄罗斯要求改为“白罗斯”说明名称作为观念的映像无所不在地扎根于历史的土壤中,而名称本身并非对事物完全客观的描述,它总是暗含着不同立场的诉求和寓意。在国际交往中,了解不同译名背后的微妙含义,避免望文生义的错误是十分必要的。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14042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普京真想"收复"白俄罗斯吗? (图)
·白俄罗斯等多国将派军人方队参加中国"9·3"阅兵
·外交部长王毅将应邀访问白俄罗斯
·习近平21日会见白俄罗斯总理米亚斯尼科维奇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从世界杯看法、德民族归化政策的一成一败
  • 鄙视王丹、李爱喜,你们做什么春梦?!
  • 记班主任张老师
  • 中国没有社会何来独立声音
  • 马列化与土著化都在“去中国化”
  • 从世界杯看法、德民族归化政策的一成一败
  • 袁紅冰在2015年出版的《決戰2016─創建台灣共和國》預言今
  • 2018世界杯测球大战感悟
  • 「709大抓捕」並非偶然…
  • 共产党没有能力开放市场
  • 美国的财团中国的党
  • 诺贝尔和平奖就是诺贝尔死亡奖——达赖喇嘛千万不能回家!
  • 有感于参加“达赖喇嘛尊者八十三岁寿诞”的庆祝活动
  • 高華談林彪(之三)
  • 中共为何把刘霞放到德国?
  • 多个异象显示:中南海已出事
  • 博客最新文章:
  • 福建福安土地抢劫案力争千人联署反对给予外国留学生“普惠式”财政补贴。
  • 明暗經緯錄致中國國務院有關一統江山
  • 谢选骏市场经济、官场经济、战场经济,不能混为一谈
  • 三鞠请安讚泼墨女孩
  • 谢选骏从唐爽自述看唐爽犯下的致命错误
  • 藏人主张川普:已準備好對所有中國商品課稅
  • 曾节明西方红,太阳升,美国出了个川太阳
  • 谢选骏日本天皇比苏联匪帮还要缺德操蛋
  • 东海一枭最好和唯一,不是一回事---儒家的一元化和多元化之一
  • 张杰博闻贸易战疯狂升级房产税成救命稻草经济危机一触即发
  • 金光鸿全民抛弃共匪,迎接一个没有共匪的中国和世界
  • 谢选骏西班牙法院类似中国法院都是政府黑帮的走狗
  • 吴倩你们的耶稣:我揭示“反基督”到来的预言,很快就会应验。
  • 滕彪AnEditorSpeaksOut:TengBiao,DarknessBeforeDawn,andABA
  • 点滴人生香港日記(122)--昏昏然
  • 金光鸿当今中国,谁不改变,谁滚蛋!
  • 谢选骏中国知识分子都是留声机吗
    论坛最新文章:
  • 中美贸易战威胁 北京加大进口俄天然气
  • 隐形战机歼20疑有油限难成全天候绕台震慑
  • 费加罗报:人民币汇率下降有利中国出口商
  • 配合新造神运动 网民推出梁家河朝圣路线图
  • 亚洲周刊:香港抢救中国历史毋忘中国人认同
  • 重庆“不雅视频”雷政富狱中多受表扬传再诉减刑
  • 蓬佩奥向日韩及安理会强调不放松制裁朝鲜
  • 美国强调要维持对朝鲜的制裁
  • 中正纪念堂被独派泼漆 蒋介石铜像染红
  • FBI局长说美国50州每州都有中国间谍活动
  • 现才开除打人安保太晚 舆论怒火上烧马克龙
  • 战火又令数千人从叙利亚南部转移到北部
  • 古巴修宪将确立共产党绝对领导 也提市场经济
  • 万家杠杆案未了 赵薇遭集结索债疑成被告
  • 王全璋狱中未受“硬暴力” 李文足反觉“更恐怖”
  • 美参议院决定不制裁中兴 民主党叹习近平又赢了
  • 人民币跌破6.8底线意味货币战争已经来临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