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白俄罗斯为何要求改名“白罗斯” 背后有啥差异?
(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3月21日 转载)
    
    来源:南方都市报
    

    白俄罗斯驻华使馆3月16日发布声明,要求将中文国名“白俄罗斯”改为“白罗斯”。声明指出今天通行的白俄罗斯中文译名是错误的,因为“白俄罗斯”使很多中国人将白俄罗斯误认为是俄罗斯的一部分,按照白俄罗斯宪法规定的正式名称,白俄罗斯的正确中文译名应该为“白罗斯”。
    
    声明引发了热议,有观点认为白俄罗斯改名为白罗斯更符合音译规则。当然,也有观点认为白罗斯和白俄罗斯没有本质区别,突然废止通行多年的翻译名称,采用全新的译名,可能会造成新的不便,更不利于白俄罗斯的国家形象传播。
    
    那么,为什么白俄罗斯会纠结于中文译名中的“俄”字呢?根据白俄驻华使馆的解释,“‘白俄罗斯’这个词中的‘白’就是白色的白;‘俄’是个形容词,‘俄罗斯’是其含义之一;而‘罗斯’是古代巴尔特人、芬兰乌戈人和东斯拉夫人的土地上的国名。”因此,“白罗斯”和“俄罗斯”都是罗斯的现代继承人,那么白俄罗斯这个译名就显得不伦不类了。
    
    不过,从翻译史的角度来说,白俄罗斯的解释并非完全正确,俄罗斯的俄字并非形容词,而是源自蒙古语。古代蒙古人用蒙古语称呼“罗斯”,因为蒙古语特殊的语法,将其称为“斡罗思”。汉语从蒙古语借鉴了这个译名,罗斯因此变成了俄罗斯。归根结底地说,俄罗斯的“俄”字,体现了历史上蒙古人和罗斯的密切交往和互动,以及蒙古语译名对汉语词汇的影响,本身并没有特别含义。即使近代以来,中俄之间有了更为直接和深入的接触和交流,汉语中对罗斯的译法也并未发生改变,仍然沿用俄罗斯。只有一些新传入中国的事物采用了接近罗斯的译法,比如从近代俄国传入中国的甜菜牛肉浓汤就被翻译成了罗宋汤,罗宋就是罗斯的中文音译名。
    
    因此,俄罗斯就是罗斯,白俄罗斯就是白罗斯。从意义准确性的角度来说,把白俄罗斯改名为白罗斯似乎没有必要。而且白俄罗斯的译名已经沿用几十年,白俄罗斯独立二十多年来并没有对这个译名提出异议,现在宣布改变约定俗成的译名,必然会造成一些不便。既然如此,白俄罗斯驻华使馆为什么还要主动修改中文国名呢?笔者认为这主要出自树立国家独立形象的考量。
    
    白俄罗斯曾是苏联加盟共和国,20世纪90年代初成为独立的主权国家。白俄罗斯在独立后,和波罗的海三国急于去俄罗斯化不同,并没有刻意排斥俄罗斯的影响,俄语在白俄罗斯比官方语言白俄罗斯语更加通行。在外交上,白俄罗斯和俄罗斯保持了相当友好的关系,两国在政治经济领域展开非常深入的合作,1997年两国就签订了联盟条约,一体化程度相当深入。笔者于2016年探访俄罗斯第二大城市圣彼得堡通过海关的时候,海关告示就规定白俄罗斯公民可以和俄罗斯公民一样享受免签证的国民待遇。但是,双方关系越是紧密,往来越密切,对于白俄罗斯一方而言,身份焦虑反而越严重。因为白俄罗斯无论是经济、政治还是文化都和俄罗斯不是一个量级的。在国际舞台上,白俄罗斯和俄罗斯保持密切关系,很容易导致自己的独立形象被俄罗斯湮没。
    
    白俄罗斯驻华使馆声明将中文译名改为“白罗斯”,至少从字面上来看,“白罗斯”和“俄罗斯”就变成了两个都源于罗斯的国家,避免了部分不了解两国情况的国人将白俄罗斯视为俄罗斯一部分的望文生义的联想。如此一来,白俄罗斯就能通过改变译名,在中文世界进一步树立白俄罗斯国家独一无二的形象。其实,这也不是白俄罗斯第一次修改国名的外文译名,20世纪90年代,白俄罗斯曾要求将英译名由俄文转写改为白俄文转写,即由belorussia改为Belarus,也是为了让英语世界了解白俄罗斯直接继承的是古代的罗斯(rus),而非今天俄罗斯(russia)的相关部分,和此次白俄驻华使馆声明同出一辙。
    
    白俄罗斯要求改为“白罗斯”说明名称作为观念的映像无所不在地扎根于历史的土壤中,而名称本身并非对事物完全客观的描述,它总是暗含着不同立场的诉求和寓意。在国际交往中,了解不同译名背后的微妙含义,避免望文生义的错误是十分必要的。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14042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普京真想"收复"白俄罗斯吗? (图)
·白俄罗斯等多国将派军人方队参加中国"9·3"阅兵
·外交部长王毅将应邀访问白俄罗斯
·习近平21日会见白俄罗斯总理米亚斯尼科维奇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凌迟记者与伊斯兰教对“叛教者”的虐杀
  • 沙特阿拉伯人就是野蛮生番
  • 第廿三章三顶帽子 
  • 以色列总理如此诅咒中国的辛德勒
  • 台灣早已屬於自由民主的這一邊
  • 意大利果然是欧洲的废垃
  • 中国人权问题多多,症结在选择性依法治国
  • 用极端主义对付极端主义
  • 习近平是当儿皇帝还是当关门皇帝?毕汝谐(作家纽约)
  • 多神论胜似无神论
  • “做人之道”与“治国之道”
  • 捐赠是另类的巧取豪夺
  • 毫无跃进何来跃退
  • 沙特阿拉伯就是野蛮
  • 孟宏伟妻中国职务曝光系“特邀人士”
  • 《史记》不是司马迁写的,而是司马迁编的
  • 博客最新文章:
  • 曾节明“双重标准”酿恶果:卡舒吉惨案重创美国的道义形象
  • 谢选骏经济学人杂志毫无常识
  • 藏人主张中國的教師若不按當局的要求和標準講話,會有什麼結果?
  • 生命禅院HumanityhasMissedaGreatChance
  • 谢选骏人才是环境的产物
  • 高洪明要求中国政府宣布放弃不首先使用核武器原则
  • 滕彪新西兰政治献金丑闻中共渗透引关注
  • 谢选骏中国大陆可能党政分离吗
  • 中国战略分析尤金·罗根:奥斯曼帝国的灭亡与现代中东的形成(转载文章)
  • 走向大自然我为什么讨厌范冰冰?
  • 魏紫丹第廿五章是我害死了他
  • 谢选骏从炮灰到人体地雷探测器
  • 廖祖笙泰宁佛教渐成世界华人纽带
  • 邱国权饶漱石:才能卓越、战功巨大、千古奇冤、结局惨烈!
  • 曾节明卡舒吉惨案对海外中国异议人士的警示
  • 谢选骏中国只是半个大国——新党主席郁慕明犯了叛国罪
  • 独往独来溪谷闲人的博客:退出“中导条约”,只为对付中国
    论坛最新文章:
  • 安倍访华之际日中将敲定恢复军舰互访
  • 中央社指他们今年也坠楼身亡
  • 法国欲加强与中国在人工智能领域的合作
  • 美军两艘军舰今穿台湾海峡
  • 中资印尼水坝威胁珍稀动物生存
  • 党中央高层喊话救市中国股市应声雄起
  • 卡舒吉案让沙特陷入外交被动 前景难测
  • 迎接中国大变局到来,海外民运没有做好准备
  • 欧盟与意大利的预算对峙引发担忧
  • 退出《中导条约》中国呼吁特朗普三思而后行
  • 习近平南巡抵珠海 官员忧郁症坠楼消息引聚焦
  • “血染的风采”加战斗英雄 徐良也上访享规格和谐引唏嘘
  • 数千洪都拉斯移民挑战墨西哥和特朗普 继续北漂之路
  • 秘鲁检方威胁预防性羁押反对党领袖藤森惠子引关注
  • 记者卡舒吉遇害 美法沟通 土耳其将披露“细节”
  • 民企惧怕不散 习近平亲自写信安抚
  • 网络沙皇两面人鲁炜贪腐认罪不上诉未知从宽减刑否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