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黄杨:闲聊习近平的修宪闹剧
请看博讯热点:习近平观察

(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3月21日 转载)
    
    来源:华夏文摘
    

    中国新华社2月25日突发英文稿,称中共中央委员会提出了修改宪法的一系列建议,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删除国家主席和副主席”连续任职不得超过两届”的规定。不出意外的话,这些建议将在今年两会期间获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通过,因为人大从未反对过党中央的提议。果不其然,这些建议在3月11日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上以压倒性优势获得通过。
    
    一石激起千层浪。这个消息的公布立即引起海内外舆论哗然,成为近日来的重大新闻事件,西方各大媒体亦争相报道并加以评论。
    
    为了引导舆论,中国官方媒体展开了大规模的宣传攻势,力图打消人们对”终身制”的质疑。《环球时报》当天便发表题为”支持中央修宪建议,这是理性也是信仰”的文章,称取消任期限制“这一修改不意味着恢复国家主席职务终身制。”因为“中国已经成功解决并将继续有效解决党和国家领导层依法有序更替的问题。”文章写道:“国家主席的设立和职权范围自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以来几经变化,最近二十几年形成了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军委主席”三位一体”的领导体制,它被实践证明健全、有效。这次修宪取消对国家主席连续两届任期的限制,有助于保持上述”三位一体”,进一步完善党和国家领导体制。”
    
    随后,“广大干部群众坚决拥护中共中央关于修改宪法部分内容的建议”,“全军和武警部队:坚决拥护中央关于修宪的建议”等官样文章便充斥于中国官方媒体,全国各族人民都会争相恐后地公开表态,“忠心”支持中央修宪的英明决定。与此同时,政府也加大了网络监控的力度。为了检验网管的工作效率,我在微信上转了一篇《紀念袁世凱同志逝世一百零一周年》的文章,几分钟后,即遭封杀。不旋踵,修宪、袁世凯、吾皇、万岁、登基、称帝、戊戌变法、终身制、不同意、倒车等等词汇都成了敏感词,反对意见销声匿迹,民间搞笑段子却层出不穷。
    
    关于这次中共中央修宪的建议,我觉得称之为习近平修宪建议较为合适。修宪废除国家领导职务任期限制是件大事,按说应该在上个月召开的中共19届中央委员会的第二次全会发表的公告中公布此事,但这个消息却在紧急召开的三中全会前夕才公布出来,显示出修宪的建议不是按照程序搞出来的,而是习近平个人的猫腻。因此,称之为习近平修宪建议更为恰当。习近平这么做,显然是不合中共的政治规矩的,而他之所以不按规矩出牌,说明他要取消国家主席任期限制的提议在党内遇到了相当大的阻力。
    
    那么,习近平为什么要修宪取消国家主席、副主席连续任职不得超过两届这一规定呢?肯定是由于他不满意中国这部现行宪法,即1982年《宪法》。其实,习近平要修改的这部宪法的条款就是当年以彭真和其父习仲勋为代表的党内“立宪”派不顾党内僵化势力的反对,说服邓小平拍板后形成的。他们都经历过文革的苦难,痛定思痛后得出结论,今后一定要坚持党必须在宪法和法律的范围内活动,为防止个人独裁、个人凌驾于党和国家之上进行有效的法律制约。这部宪法值得称道之处就是体现了“党在法下”的思想,因此,也被视为邓小平最重要的政治遗产之一。
    
    中共掌权后颁布过多部宪法,使宪法在中国显得不那么严肃。1954年的《宪法》规定主席任期为四年,并且行使职权到下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选出的下一任主席就职为止。1975年通过的宪法决定取消“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和“副主席”的职位。1978年通过的《宪法》仍然坚持不设置国家主席。1982年通过的《宪法》重新恢复了国家主席一职。废除领导职务终身制是1982年《宪法》的重要贡献。它规定,国家主席、副主席连续任职不得超过两届,每一届是五年。正是由于这部宪法的规定,江泽民、胡锦涛等人才按时下课,中国才基本实现了在一党专制体制中权力交接的制度化。和一百多年前的清朝相比,这个时期的中国政治体制还是有了进步,取缔了血缘继承和终身制,尽管幅度不大,但毕竟还是进步。
    
    习近平上台之初对1982年《宪法》还是挺尊重的。2012年12月5日,在当选国家主席不到一个月后,习近平在纪念现行宪法公布施行30周年大会上引用了邓小平的语录:必须使民主制度化、法律化,使这种制度和法律不因领导人的改变而改变,不因领导人的看法和注意力的改变而改变。
    
    您可能会问,为什么现如今的习近平却改变态度了呢?这是不是有人高级黑我们的习大大呢?我只能再次提醒您注意那句老话:权力导致腐败,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他态度的变化主要还是因为他尝到了权力的甜头,从而想获取更多的权力。
    
    习近平虽出身太子党,又是党内开明派习仲勋的儿子,但能力比较平庸,如果甘于平庸也就罢了,可他还是个壮志冲天的人。他虽拥有法学博士学位,但文化底子毕竟有限,这从他在G-20会议上把“宽农”念成“宽衣”一事便可见一斑。甭听他到法国就跟人家说他读过巴尔扎克、莫泊桑、卢梭、孟德斯鸠,到德国就说读过歌德、席勒、黑格尔、费尔巴哈,到俄国就说读过契诃夫、普希金、托尔斯泰、高尔基,那都是中学生背书名的把戏,其实他根本不具有国际视野,不了解现代西方文明。前北大教授袁红冰曾经做过习近平的酒友,二人交流较多。据他说,习本质上就是个小毛泽东。这话是否可信呢?我们可以看看习上台后的表现,从发型、服装到做派,处处模仿毛泽东。一路抓权,成立数不清的领导小组,自任组长,以惊人的速度完成了集权独裁的高难度工作,架空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与金正恩PK,看谁在意识形态上更左。
    
    您说,他到底是习仲勋的儿子,还是毛泽东的儿子呢?对于习近平这种具有“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表现,一开始很多人还抱有幻想,认为他学毛泽东搞集权是为了实行政改而不得不采取的手段。然而,习执政五年来,人们不难看到,他的观念非常陈旧,且有浓厚的皇权思想,要做一代明君,建功立业,带领中国进入习近平新时代。为了实现他的宏图,他对普世价值,宪政民主根本没有兴趣。
    
    中共十九大后,习近平已经集中了很大权力,习家军已大部上位,那习近平为什么还要修宪呢?那是因为他缺少自信。当年邓小平提出党政分家,依法治国的政治改革方案时,敢于不要名分,但能掌控全局,凭着一个军委主席就干掉胡耀邦和赵紫阳。而今天的习近平却没有这样的威望和实力。中共党内山头林立,不少关键职位还掌握在不同派系手中。不久前,习家军干将中办主任丁薛祥在最新一期《中直党建》刊文称,十八大后,查处高级干部腐败问题中,“几乎无一例外地查到有政治问题,拉票贿选、拉帮结派,有的甚至想要篡党夺权。”在这种政治环境中,您说他夜里睡觉能踏实吗?
    
    虽然国家主席在中共的权力结构中是个徒有虚名的职位,但对好面子的习近平来说,也不愿轻易让与他人。这次用修宪取消国家主席终身制来个投石问路,看看党内的反应。政治成本不会太高,意义却很深远。在党内没什么太大阻力的话,那他就继续沿着独裁的目标奋勇前进;若有人反对的话,也容易以反腐的名义把异己分子顺势拿下。
    
    有人会问,习近平的任期还有五年,干嘛这么着急修宪呢?站在习角度来看,那当然是越早越好。虽然习现在大权在握,但他内心充满恐惧。这几年,他高举反腐大旗,在党内铁腕消灭异己,在党外无情镇压异见人士,蔡奇等人为了博取他的欢心,上演了驱逐低端人口,煤改气和净化北京天际线的闹剧,搞得民怨沸腾,反腐打黑,闹得官不聊生。执政执到这份上,您还能指望他下台后像马英九一样敢到菜市场买菜,与民同乐?由于制度的原因及他在台上的所做作为,逼得他不得不考虑自己下台后遭到清算的命运。因此,为了自保,他就不能下台,只能一条道走到黑,走向更加独裁,实现终身制。
    
    这当然是制度的悲剧。如果不取消国家领导职务任期限制,按规定到期下台,习近平的权力将很快萎缩,一个跛脚主席在余下的任期内日子是不好过的,更别说习还是个胸怀大志,是个要为人民服务到“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人。取消任期限制,他就可以掌握主动。甭管以后什么时候以什么方式下台,他在台上的时候都将会比较安全。基于此,修宪就成了他刻不容缓的紧急任务。
    
    除了缺少自信和害怕清算,习近平的二杆子的彪悍性格也是他迫不及待要修宪的原因之一。他的榜样毛泽东是个无法无天的人,邓小平设立的政治规矩及毛以后党内生活形成的潜规则,对他这种想要撸起袖子玩命干的人来说就显得束缚手脚。在过去的五年中,他已打破很多邓小平引进的改革,例如集体领导、指定接班人、党政分家等等,并把习家军成功地安插在党、政、军各部门。既然已经打破这么多常规,再多一条又能怎样呢?这就是所谓的“二杆子”风格。网上有人把他称作“袁二”,就有这么一层意思。
    
    这种开历史倒车的事情发生在习近平身上,无疑是令人痛心的。从习上台以来,国内很多人对他寄予很高期望,尽管他在独裁的路上越走越远,人们仍然一厢情愿地认为习独裁是为了政改。习要政改是没错的,只不过他不是朝着民主宪政的方向改,而是向金正恩同志看齐。
    
    期望越高,失望越大。面对高压,国内仍然有人公开反对习近平开历史倒车的行为。原中国青年报记者李大同最近发出公开信指出:“取消国家领导人的任期限制,将被全世界文明国家所耻笑,是开历史倒车,将埋下中国再次陷于动乱的种子,贻害无穷。”他呼吁全国人大代表“从中国人民的最高利益出发,为中国的长治久安,······投出反对票。”
    
    其实,除了取消国家领导人的任期限制外,习近平的修宪建议还把“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加入宪法的序言,与邓小平理论并列,这无疑将带来更多的思想混乱。
    
    这次海内外舆论对习近平修宪之所以反应如此强烈,是值得当政者深思的。“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之则昌,逆之则亡。”开历史倒车,纵然能得逞于一时,但终非长久之策。二十世纪初的袁世凯,在朝纲崩弛的恶劣政治环境中,算得上是个体制内渐进改革的领军人物。他支持地方自治和君主立宪,任内阁总理而统领新政,既得到国内改革派康有为、梁启超、严复、章太炎等人的拥护,也赢得了西方国家的普遍支持。但他逆历史潮流而动,恢复帝制,最终落得身败名裂的下场。他复辟的时候,中华民国才刚刚成立短短几年,民智普遍未开,就连其美国顾问古德诺博士都强调中国人只适合“君主立宪”的政治制度。然而,袁世凯刚一宣布恢复帝制,立即遭到全国各界人士,包括先前向他劝进的人的广泛抵制。那么,在改革开放已经走过四十年的今天,为了自己的中国梦,再想退回到毛时代,难免不重蹈袁世凯的覆辙。
    
    记得有句话是这么说的,不学历史的人必定重蹈历史覆辙,然而学历史的人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不学历史的人重蹈覆辙。这很可能就是中国当下的现实。
    
    在暴力镇压下表面沉默的中国老百姓也没闲着,他们以自己的方式对习近平修宪表达了他们的态度。仅在修宪建议消息发布的当天晚上,百度的移民一词的搜索指数便一度达到2300左右,相比下午3点的69上升了三十多倍。你不让老百姓用手投票,他们只能用自己的双脚表示抗议。
    
    换一个角度来讲,习近平的修宪也并非没有积极意义。如果习近平不折腾的话,他有可能会像勃列日涅夫一样,使沉闷的共产党统治常态化;但他这么能折腾,却有可能将自己打造成为一个共产党的掘墓人,为中共集权统治的彻底崩溃“建功立业”。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67035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法国媒体报道中国修宪 (图)
·中国正面临一前所未有重大危机 不是修宪 (图)
·周景生:惊闻中国拟修宪
·习近平修宪 反而是废太上皇立储的好事 /雪地鸿爪
·高洪明:我看明年中共修宪建议与十三届人大修宪
·日相推动修宪 专家忧人权倒退
·官媒力捧习近平修宪 学者称机构改革实为“换官” (图)
·官媒力捧习近平修宪 学者称其“换官” (图)
·胡锦涛之子胡海峰说大家一致赞成拥护修宪 (图)
·全美学自联:不承认中共政权合法性因此不在乎修宪 (图)
·人大修宪 2票反对 网民关注“他们还好吧?”
·人大表决修宪在即 作家老鬼提出反修宪5点看法 学者蒋洪建议暂缓表决修宪
·视频讽刺修宪 黄静怡耿彩文被行政拘留 (图)
·习近平表态赞同修宪 官方禁议“终身制” (图)
·习近平首度表态 “完全赞同”修宪 (图)
·稳准狠快!奸雄习近平修宪 战术惊人迅猛 (图)
·王晨称全国一致拥护修宪 人大会场两度鼓掌 (图)
·红二代人物质疑修宪 对终身制说不 (图)
·玄机?中共三中全会竟然丝毫未提修宪 (图)
·中共提议修宪 网上批评多忙坏网管
·军方喉舌挺修宪 网管禁搜“不要脸” (图)
·重庆下禁令莫谈修宪 两高扫黑意见成机密 (图)
·中共党中央提修宪 网上批评多网管忙删帖 (图)
·中共拟修宪 习近平料续任 中国大妈急抢“皇帝概念股”
·中共严禁负评修宪 “小熊维尼”“袁世凯”全网遭禁
·查建国寄信人大反对中共修宪 民间恐慌现“海量批评”“站出来”
论坛最新文章:
  • 沙特记者卡舒吉或被活着肢解 毛骨悚然的录音给美国了?
  • 美国欧盟中国同时提请世贸仲裁机构裁决
  • 把中国拉进选战台湾两场「反并吞」大游行明天登场
  • 沙特记者失踪 西方退出其投资峰会 人权组织呼吁调查
  • 美国退出万国邮联与网购消费模式
  • 中国第三季度经济增长 降至9年来最低
  • 特朗普对沙特记者卡舒吉案态度大转变
  • 好快:参与杀卡舒吉的沙特空军中尉利雅得车祸身亡
  • 南京市长访台不晤陈明通 台舆论质疑陆委会双重标准
  • 张晓明:嘱港媒勿成反共基地乃邓小平当年善意提醒
  • 大陆A股跌势不止证券报称北京海淀设百亿基金救市
  • 港证监会罕见发10大“通缉令”含3名上市公司主席
  • 意大利和欧盟再起“预算之争”
  • 印尼在地震及海啸灾区空降消毒剂 防止疾病传播
  • 法德比卢4国领袖把酒言欢 梅被抛在一边
  • 年底前法国望与中国制定投资发展路线图
  • 沙特记者失踪案扑朔迷离 特朗普表态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