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张伦:中共修宪提案的取向违背现代法制精神
(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3月08日 转载)
    张伦:中共修宪提案的取向违背现代法制精神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三月三日出席全国政协会议开幕式。路透社
    
    (要闻解说/法广RFI)自3月5日起召开的中国第13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对此前中共中央提出的修宪提议展开讨论。一周以来,修宪提议中关于取消宪法对国家最高领导人任期限制的内容在海内外舆论中引起广泛关注。这次人大会议因此被看作是一次历史性的会议。但强调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以及权力高度集中在中国政治生活中并不是开始于今日。这些修宪提议对中国未来政治生活究竟有何实质性影响?中国近四十年的改革开放之路何以发生如此大的逆转?中国最高领导人不再有任期限制对中国与国际社会的关系是否也会产生某种影响?法国巴黎塞尔日-蓬杜瓦兹大学教授张伦先生向我们谈了他的看法:
    
    中国未来的政治预期可能会因此变得相当不明朗
    
    法广:首先,您认为这次提交全国人大讨论的修宪草案有哪些特别值得关注的内容?
    
    张伦:正如从一开始就引起各方震惊与议论的一个关键内容,当然是取消国家主席和副主席任期制。这是最最关键的一个问题。第二个问题,可能是把中共领导写入宪法的正式条文,这也是一个非常重大的变化;第三,监察院从国务院系统分离出来、自成一体,这可能对国家具体的行政权力运作、对中国政治生活的影响恐怕也会是很深远的。
    
    法广:的确,一周以来,取消对国家主席和副主席任期限制的规定引发广泛争议,但实际上,强调党的领导、权力高度集中,可以说是中国政治生活的一种常态。这次修宪并没有改变这个体制的本质。那么,这次修宪对中国政治生活有什么实质性的影响?
    
    张伦:暂时看不出有什么实质性的影响,因为事实上,中共的一党专政、领袖独大是一个长期的政治现实。但是,鉴于三十多年来中国政治、社会的发展,尤其是80年的宪法的一些相关设定,以及后来邓小平自我退休等形成的一些中共最高领导人的退休制度,这些对中国的政治稳定、对国家政治迈向现代等还是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如果这些内容发生变化,中国未来的政治预期就会变得相当地不明朗。
    
    我们知道,82年的宪法取消领导人终身制事实上是鉴于苏俄的一些教训,尤其是中国自身在文革、毛时代的一些灾难性的后果而达成的。这些内容一旦取消,我想,中国将来政治的规范化就会出现很大问题。尽管现时这些都可能不会有什么直接的影响,但从长远来说,可能将来也会后患无穷。
    
    这次修宪的取向违背现代法制精神
    
    法广:但是他们也正是在以修宪的方式,把这些内容写入宪法,以一个法律的框架规定下来······
    
    张伦:这个问题就更严重。我们开个玩笑:毛时代是“和尚打伞,无法无天”,由此造成的恶果,大家还记忆犹新。现在这一套东西也许可以说不再是“秃子打伞”,而是有头发的人打伞,是有法有天,但“法”是“我”,是党;“天”就是“主席”、总书记。今后,所有多多的问题都可能以法律的方式来出现,一方面是传统的体制,也就是以党的意志的名义,另一方面,又以法律的名义,双管齐下,来制约整个中共的党员和国家的公民。表面上看,这好像是法治,但事实上,这些东西的本身是违背法制的精神的,因为现代法制是以公民的权利、自由,以社会的相对独立为基本的精神取向的。而这次(修宪)的取向是完全相反的,事实上是违背现代的法制精神的,是以个人意志、以党的意志为转移。这有可能会扼杀民族的活力、生命力,扼杀它的精神,它的自由。这是非常令人担心的一件事。
    
    法广:习近平刚刚走完他的第一个五年任期。而中国的改革开放今年正是40周年。限制最高领导人任期当时也是被看作是政治改革领域的一个非常有象征意义的决定。习近平为何可以在执政五年之后就将三十多年的改革道路逆转过来?
    
    张伦:这是一个非常大的问题,我也在思考,许多人也在观察、探讨。我想,之所以今天能有这样的一种逆转,第一,邓小平还是有很大的责任。就说终身制,80年宪法对其他职务作了任期规定,但却没有对军委主席一职规定任期。尽管后来邓小平在80年代末、特别是在六四镇压之后,他自己用罪己诏的方式提出退休,开了这样一个前例,但事实上他自己确实没有对自己的军委主席职务规定任期。由此开了一个很不好的、为我所用的先例。在这一点上,习近平今天是萧规曹随。
    
    但另一方面,这也与邓当时确定的改革路线造成的问题有关,也包括八九镇压造成的一些问题。这些都使得中国社会在改革开放问题上没有以完整的、协调的方式发展,造成了很多恶果。这些恶果已经逼到一个地步:就是说走到今天这一步,任何领导人都要面对一个问题:是迈向未来,迈向新的改革、完整的改革、全面的改革,包括政治改革,来使中国迈上新台阶,来解决这些问题?还是以另外一种方式,回归就有体制,用旧的方式来应对眼前的问题?我们要肯定邓时代的改革给中国带来的巨大活力和进步,但同时也要认识到它带来的问题。解决这些问题实际上应该是迈向新的台阶,而恰恰是在这一点上,习现在选择的路径基本上是往回走,在用毛的一些方式,来解决这些问题。这是今天最让人感到扼腕、同时也非常令人担忧的取向、趋势。
    
    习走到这一步当然是有邓的路线造成的恶果,另一方面,也是习自身的一些选择,比如保卫所谓共产党的红色江山、比如强化自己的地位,等,这些结合在一起,就造成了五年之后今天这种格局。
    
    当然,也要提一句:这与国际社会的一些变化也有一些关系,这些因素也鼓励他(习近平)朝这个方向走。这些国际因素主要是指目前世界上的一种反民主逆流,各个国家民粹主义的趋势都有所加强,同时,西方也在做一些2008年危机之后的一些重要调整······所以,世界处于一个变动的时代,三十多年改革开放积累起来的一些结果也让红二代为主的领导班子觉得很有底气,不太顾及国内和国际的作为(可能引起的异议)。这种民族主义大潮可能也是(习近平可以逆转形式)一个因素。但在我看来,这并不是最主要的因素。主要的因素还是国内的危机、习自己对这个时代的认识,包括对保护中共红色政权的责任感。
    
    这次修宪对中国与国际社会的关系只会产生负面影响
    
    法广:从长远来看,这次修宪对中国与其他国家的关系是否也会有一定的潜在影响?
    
    张伦:我的观察是还是有不少比较强烈的反应。比如(法国)《世界报》大概在关于修宪的英文消息发出之后的一两个小时就有报道。这是媒体方面的反应。政界的反应呢,当然与我刚才提到的各国现在状况有关,各国都有自顾不暇的问题。但这次修宪对中国和国际社会的关系的影响肯定是深远的。虽然这不会现时表现出来,因为眼下,西方领导人也不方便表示什么,因为这毕竟是中国内政。但是,整个国际社会与中国打交道是希望中国能够有一个稳定的预期。尽管表面上,如果真正改成一种终身制,可能再过十年,他们还是和习总书记打交道,这也许是一种相对的稳定因素,但另一方面,从中国政治整个的发展来说,不确定性会极大地增加。在这一点上,整个西方社会大概不会是乐见其成的。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最近几年,中国这种强化了的体制,这种钳制自由、对外咄咄逼人的趋势已经非常明显。不只是西方社会,也包括一些发展中国家,都在调整对华政策。对中国的警惕、批评的声音可以说急剧升温。从北美,到欧洲,到非洲,甚至亚洲一些国家。在这种情况下,中国改宪,把领导人任期制取消,我想,这肯定只能是恶化整个国际社会对中国的视野。我们可以观察到,许多国家、个人,包括过去为中国模式唱赞歌、说好话的人,在这件事上好像都哑了,不吱声了。因为稍微明智一点的人,如果是发自内心的话,都知道这个问题可能带来的后患,所以,为之辩护就等于是给自己挖坑了。在这个时候,这样的做法只会强化各国、=各方对中国未来的怀疑。最近出现很多检讨的文章,比如英国的《经济学人》杂志就在分析:为什么我们对中国的判断错误。所以,这次修宪对中国与国际社会的关系,从长远来讲,我看不出会有什么好的、正面的影响。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07002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陈破空:中共修宪实为领导人扩张权力铺路 (图)
·高洪明:我看明年中共修宪建议与十三届人大修宪
·李大同看中共修宪:终身制领导人都是灾难
·中共修宪设监察委 强化反腐拘押措施
·中共修宪“公民力量”吁体制内外团结阻历史开倒车 (图)
·别忽视中共修宪中另一焦点:监察委出世 (图)
·中共修宪锁国!13亿人会很难受 (图)
·中共修宪放大招 网上舆论炸了锅 (图)
·中共修宪取消主席任期 习近平要当秦始皇吗?
·查建国寄信人大反对中共修宪 民间恐慌现“海量批评”“站出来”
·不是中国修宪 而是中共修宪 (图)
·林和立:中共修宪计划彰显宪法为党服务 (图)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捍衛台灣從國際宣傳做起
  • 金正恩的核彈無法再響
  • 撒谎要打草稿
  •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中国直面应对贸易战
  • 大自然永远伟大光荣正确,不可抗拒!
  • 心动还是不动--超存在主义对王阳明心学的改进与发展(之六
  • 战争失败就是最大的犯罪
  • 英国为何报复北京、拒不祝贺习近平当选无限期国家主席
  • 英国为何报复北京、拒不祝贺习近平当选无限期国家主席
  • 魔鬼的声音总是动人的
  • 直面最尖銳的
  • 狗尾草的心事
  • 没有牙的老狼反证了谢选骏的英明
  • 称兄道弟是专制国家的专利,与民主的德国不相干!
  • 美国国会成了乡巴佬聚餐
  • 陆文:肾盂肾炎58
  • 博客最新文章:
  • 逸风關於面子文化
  • 邱国权南海争端的实质是什么?
  • 谢选骏盖棺论定才能谈论政治手腕
  • 苏明张健评论再评《反共、反习民主革命大联盟》的必要性
  • 生命禅院在上帝的怀抱中撒娇欢腾
  • 滕彪端传媒滕彪专访:一个曾经的依法维权者,怎么看今日中国?
  • 高洪明向遭受地震灾难的大阪人民表示慰问!
  • 中国战略分析荣剑:朝鲜拥核下的东亚再平衡
  • 高洪明评传承红色基因及妄议党的领导
  • 曾节明后生可畏,又由此论叶利钦和特朗普
  • 吴倩天主圣父:我知道世界各地的堕胎计划受到了某组人的操控。
  • 张杰博闻中国变革风暴袭来,要与人民站在一边
  • 新左翼民主劳工论坛家国如戏的范冰冰阴阳合同事件(民主中国网)
  • 藏人主张人家臺灣什么都有你們何德何能,你們怎麼去保衛台灣?
  • 曾节明特朗普的孤立主义,对朝鲜可能收获欲擒故纵的客观效果
  • 叶国强莫将公民守法厚道视为贪生怕死
  • 槟郎神殿的粽子
    论坛最新文章:
  • 广东台山核电厂组件破裂隐患未除竟悄试机运作
  • 北大教授竟“指示”香港法院拒一地两检司法覆核
  • 解放军报承认航天科技逾半未达国际一流水平
  • 华为参与澳大利亚5G投标面临困难
  • 世界报:希腊有望不久后就不再受苦受难
  • 文在寅本周将出访俄国 顺道观战世界杯
  • 56%法国受访者支持政府未收留难民船决定
  • 世卫组织:游戏上瘾是种病
  • 联合国也反对将非法入境儿童与父母分离政策
  • 英国首相梅的“脱欧”方案再度受阻
  • 一名孕妇在巴黎郊区快线上喜得贵子
  • 特朗普称德国民众因难民问题反对默克尔
  • 移民立场分裂 默克尔的联合政府出现裂痕
  • 台湾反击中国鼓励民众抵制更名的航空公司
  • 国际清算银行对加密货币的脆弱性再发警告
  • 右翼杜克当选哥伦比亚总统将修改和平协议
  • 韩国在独岛军演日本抗议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