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因两会遭软禁者就脑科学致信两会代表委员/徐永海
(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3月07日 来稿)
    
    作者:徐永海(北京,基督徒,因两会自2月26日开始遭软禁)
    
    2018年3月7日
    
    1、我们中国也应当有自己的“脑计划”,为此致信给两会的人大代表、政协委员
    
    当今世界主要国家都在支持对脑科学的研究,如上个世纪美国“脑的十年”、欧盟“EC脑十年计划”、日本“脑科学时代”。再如2013年美国拿出1亿美元、欧盟拿出7200万美元来支持对脑科学的研究。
    
    我们中国是个大国,是人口上的第一超级大国,据说还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我们中国理应在脑科学上作出自己应有的贡献,不论是政府、还是民间都应对这些科学研究给予应有的支持、帮助。
    
    据2年之前的媒体报道:“中国脑计划预计最晚2016年启动”,在2016年的两会上,全国人大代表、复旦大学脑科学研究院院长马兰4日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表示:“鉴于脑科学的重要性以及这一领域激烈的国际竞争形势,我国宜加速制定和实施中国‘脑计划’”。
    
    马兰还说到:“大脑是人体的司令部,我们如何感知世界,怎样控制运动,乃至我们的记忆、意识、思想和智力是怎么产生的,这些都属于脑科学的研究范畴。”
    
    马兰还说到:“对于国家重大科技项目,我们在启动时既要慎之又慎,使我国的脑科学计划更具特色,内涵更加丰富,也需要抓住战略机遇,加快步伐,以只争朝夕的精神,尽早制定和实施中国‘脑计划’,参与国际竞争,抢占战略制高点”。
    
    可是至今还没有“中国的脑计划”。
    
    2、大脑前额叶的功能当今科学知道的很少,认识大脑前额叶的功能将会是重大科学发现
    
    在脑中,关于大脑前额叶的功能,当今科学知道的很少,认识大脑前额叶的功能,将会是重大科学发现。
    
    在大脑皮层中只有前额叶(额叶)是多巴胺系统,而抗精神分裂症药物是一种多巴胺受体阻滞剂,可以说精神分裂症应当是一种大脑前额叶出现异常的疾病。关于精神分裂症的发病机理当今科学知道的也不多。认识精神分裂症的发病机理,也将会是重大科学发现。
    
    我们理应对大脑前额叶的功能和精神分裂症的发病机理进行科学研究。
    
    大脑前额叶的功能应当是来使我们人类具有“崇拜、痛恨仇敌”的天性,精神分裂症的发病机理应当是“崇拜、痛恨仇敌”天性出现异常。为什么这么说:
    
    对我们人类来说,到了青春期后,人们就会具有崇拜心理,如现在不少少男少女狂热地崇拜明星,过去崇拜的多是英雄。通过对英雄的崇拜、效法,人们就会具有英雄那样的痛恨仇敌的心(正义的心)——强烈地恨那些敌对的国家民族阶级及人,出于强烈的恨,可以勇敢杀敌(坏人),甘愿流血牺牲,而具有勇于牺牲的心。
    
    在我们人类几十万年的原始时代,族群(种族、民族、部族、氏族)之间存在着激烈的竞争(战争);只有每个个体都具有这“崇拜、痛恨仇敌”天性的族群才能生存下来、延续下来;那些每个个体不具有这“崇拜、痛恨仇敌”天性的族群很难生存下来、延续下来,应当都被淘汰了。
    
    经过几十万年的人类进化,当今的我们每一个人都应当具有这“崇拜、痛恨仇敌”天性。
    
    当“崇拜、痛恨仇敌”天性出现异常时,应当会出现:“不应当恨的无关人反去恨,同时自然认为那些无关人也恨他,而出现被害妄想”。而,被害妄想是精神分裂症的主要症状,精神分裂症应当是“崇拜、痛恨仇敌”天性出现异常的疾病。
    
    精神分裂症同时还是一种前额叶出现异常的疾病。自然我们可以得出:是大脑前额叶使我们人类具有了“崇拜、痛恨仇敌”的天性;当大脑前额叶出现异常时,就会出现“崇拜、痛恨仇敌”天性的异常,就会患精神分裂症。
    
    在动物进化程中,大脑的前额叶,猫增加了3%,黑猩猩增加了17%,人类则增加了29%,我们人类具有发达的大脑前额叶。在发达的大脑前额叶基础上,我们人类具有了“崇拜、痛恨仇敌”的天性;即到了青春期后,随着大脑前额叶的成熟发育,我们每个个体就会具有“崇拜、痛恨仇敌”等心理活动。当某些个别个体——在大脑前额叶成熟发育过程中——出现异常时,这些个别个体就会出现“崇拜、痛恨仇敌”天性的异常,就会出现被害妄想,就会患精神分裂症这类的精神疾病。
    
    我,1979年考入北京医学院(现北京大学医学部),1984年毕业后我先当了几年内科医生,后一直从事精神科医生工作(目前为失业医生)。作为医生,尤其是作为精神科医生,我一直对大脑前额叶功能和精神分裂症的发病机理进行研究。经过这30多年的研究,我得出了上面的结论。
    
    3、研究脑科学,研究大脑前额叶,可以使我们了解为什么会出现基督教等宗教
    
    我们每个人都具有“崇拜、痛恨仇敌”的天性,到了青春期后我们就会具有崇拜心理。如果一个社会允许人们,甚至鼓励人们,崇拜效法英雄(战斗英雄),人们就会具有英雄那样的痛恨仇敌的心,仇恨那些敌对的国家民族阶级及人,出于强烈的恨,勇敢杀敌,甘愿流血牺牲,而会带来屠杀与战争。
    
    在原始社会,族群之间存在着激烈的竞争(战争),只有那些允许人们、鼓励人们,来崇拜效法英雄(英雄多为各个民族的祖先,并被说成了神灵)的族群,才能生存下来,延续下来,持久下来。
    
    可是,随着人类社会进入到农业时代,出现了多民族、多阶级的国家,如果国家、社会依旧允许人们、鼓励人们,来崇拜效法英雄,因人们的内心中充满了恨,时常出现在国家内部的民族之间、阶级之间的屠杀与战争,这样的国家、社会就很难持久下来。
    
    为此诞生了一些如基督教(天主教、东正教、新教)、伊斯兰教、佛教、儒教、道教等宗教。在这些宗教中,人们不再崇拜效法英雄,而是敬拜上帝(道)。上帝(道)不曾是活生生的人,不曾具有痛恨仇敌的心,不曾勇敢杀敌,甘愿流血牺牲。人们即使崇拜效法了上帝(道),也不会具有痛恨仇敌的心,也不会勇敢杀敌,甘愿流血牺牲,而不会带来屠杀与战争,这样的社会才能持久下来。
    
    并且,在基督教中,高举了道成肉身的耶稣。通过对耶稣的崇拜效法,人们就会具有耶稣那样“痛恨仇敌”的心——只恨撒旦,而拿去恨人的心,具有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如此就会远离屠杀与战争。这样的社会才能持久下来。
    
    4、具有基督信仰,崇拜效法耶稣,可以使人们具有耶稣那样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
    
    1982年,我在北京医学院(现北京大学医学部)上学,那一年学习儿科学,带我们的老师是何鲁丽老师。她是儿科专家,对患儿是非常有爱心,时常充满爱地对患儿说,先让叔叔阿姨(指我们)看看,再让大阿姨(指她自己)看看。她是那一年北医的优秀教师(另一位临床方面的优秀教师是北大医院的神经科主任、教授)。
    
    后来听说,她是个基督徒。之前我从来没有接触过基督徒,那年月在中国基督徒确实很少,仅仅在书中看到过谁谁谁是基督徒,在生活中从来没有接触过,何鲁丽老师应当是我接触到的第一个基督徒。我当年还很不理解,如此有文化的人(何鲁丽老师曾是在解放前考上的北京大学医学院,50年代从北医毕业)为什么会信仰宗教呀,宗教不都是愚昧、无知、反科学的吗。但是从那时开始,我有一个印象,基督徒应当都是非常有爱心的人。
    
    1986年,我在北京图书馆看到了一本书《宇宙的创生》,是纯物理学的书,其中说到了“宇宙大爆炸理论”:在一百多亿年前,整个宇宙是从一个“起始点”中诞生的,谁能从一个“点”中诞生出如何宏大的宇宙,只能是上帝。从那时开始,我从无神论者变成了有神论者。
    
    1989年2月,我走进北京缸瓦市教堂,在这里听到了,“要爱你们的仇敌,为那逼迫你们的祷告”(太5:44-45);“惟有基督在我们还作罪人的时候为我们死”(罗5:8)。耶稣深深地感动了我,我很快接受了耶稣,信主成为了基督徒。
    
    信主后,耶稣的爱进入到了我的心中,使我逐渐拿去了恨人的心,具有了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由于具有了这心灵的改变,也使我的生命发生了改变,我如同换了一个人,心情也变好了,心态也变好了,连脸色都变好了。
    
    在前一年的1988年,我在当了4年内科医生后,转行当了精神科医生。作为精神科医生,我自然需要来解释,为什么人们接受耶稣后,人们就会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就会具有这心灵、生命的改变。为此,我进行了这近30年的研究,现研究终于告一段落,我也完成了论文《宇宙与精神的终极》(十多万字)。其中说到:
    
    我们人类具有发达的大脑前额叶;使得青春期后,人们就会具有崇拜心理;使得人们崇拜效法了“谁”,人们就会具有“谁”那样的心。使得人们崇拜效法了耶稣,人们就会具有耶稣那样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
    
    就是这么简单。
    
    5、我们中国太需要具有耶稣那样大爱的心了,为此我不得不为基督信仰来争辩
    
    我们中国,我们中国人,太需要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了。为此自信主后,我一直坚持为主传福音,坚持带领一些基督徒学习《圣经》。
    
    可是,在我们中国,由于很多人缺乏应有的科学知识,缺乏现代科学知识。这些人是想当然地认为,所有的宗教(包括基督教,包括所有的基督教教会)都是愚昧、无知、反科学的,为此打压基督教,打压基督教教会。为此,我也不得不为我们的基督信仰来争辩,来维护我们的基督信仰权益。
    
    2000年辽宁鞍山,因为聚会学习《圣经》,一些基督徒遭到酷刑、刑讯逼供、暴力取证,是打嘴巴、上小绳、木棍打、竹竿抽、电棍电、烤电炉等,不少肢体被罚款,李宝芝、孙德祥、侯荣山还被劳动教养。
    
    2001年,他们来到北京请求帮助,虽然我们之间并不相识,但是肢体之痛,我们必须帮助。为此我写了《就鞍山市基督徒被警察马毅刑讯逼供一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致信给我的大学儿科学老师、当时社会职务最高的基督徒、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主席、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何鲁丽副委员长(此时何鲁丽老师已经不再当医生了,而是成为了全国人大副委员长)。
    
    2003年,因为我们写文章、写信反映了这鞍山基督徒遭酷刑的事情,为此我们也被抓了,并被判刑。其中我被判有期徒刑2年、剥夺政治权利2年。
    
    2006年1月30日我出狱后,也一直不自由,是一直被监视、时常被软禁,使我无法正常工作、生活,一直失业在家,没有收入、没有低保、没有医保,有病也不能及时做手术。
    
    关押、监视、软禁我的一些警察曾对我说过,警察刑讯逼供的事情为什么非要在网上说。我实在是不理解,难道警察刑讯逼供的事情不能反映吗,不能在网上反映吗,难道反映就有罪吗,难道反映给全国人大就有罪吗,难道反映给自己老师就有罪吗。
    
    警察答不上来,但是这些年来,依旧是一直监视我,时常软禁我。这不因为这两会,我又遭软禁了,从2月26日开始,我不能随意出家门,我出门警察跟着,即使是我出门买菜警察也跟着。
    
    虽然经历这些苦难,但是我没有停止我的科学研究,正是在这苦难中,我完成了我的研究,完成了我的论文。
    
    6、就脑科学致信两会代表委员,希望我国也有自己的脑计划,来为科学做出应有的贡献
    
    当今世界主要国家都在支持对脑科学的研究,我们中国也应该对脑科学研究给予应有的支持、帮助,也应当具有我们中国自己的脑计划。
    
    当今科学,对于大脑前额叶的功能知道的很少,对于精神分裂症的发病机理知道的也不多,我们中国应该大力支持、帮助对大脑前额叶功能和精神分裂症发病机理的科学研究。
    
    脑科学研究将可以帮助人们知道,崇拜效法耶稣,人们就会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而中国最需要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我们国家实在不应当打压、限制基督信仰。
    
    因为反映了警察酷刑基督徒的事情,因为向自己的老师(全国人大副委员长)反映了警察酷刑基督徒的事情,我就遭判刑,出狱后又一直被监视、时常遭软禁,而使我一直无法恢复原有的医生工作。
    
    为此,今天,我致信(公开信)两会,一是向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反映我的事情,二是希望在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们推动下,我们中国也来具有自己的“脑计划”。
    
    附上17年前(2001年)我的《就鞍山市基督徒被警察马毅刑讯逼供一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徐永海
    
    2018年3月7日
    
    徐永海,住北京市西城区德胜门外新风南里10号楼6门501室,邮政编码:100088,电话:86-10-82082198,18600229405,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附:《就鞍山市基督徒被警察马毅刑讯逼供一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就鞍山市基督徒被警察马毅刑讯逼供一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徐永海
    
    2001年11月27日
    
    全国人大常委会何鲁丽副委员长
    
    您好!
    
    在这里,我以一个您学生的身份、一个中国公民的身份、一个基督徒的身份向您反映一件事情。在辽宁省鞍山市,一些基督徒因为在家中聚会,结果三个基督徒被劳动教养,很多基督徒被罚款,罪名是“邪教”。这些主内弟兄姊妹否定自己是“邪教”,他们已通过复议、诉讼、上诉等法律途径为自己申辩,目前正在上诉之中。
    
    说我们弟兄姊妹是邪教,仅仅因为在某个人(可能公安部门认为他是邪教的)的通讯录上有我们一个姊妹的名字和上级公安机关要求协查的通知,并没有任何直接证据证明我们这些弟兄姊妹有邪教活动。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中国的宗教信仰自由状况》中规定:“对基督徒按照宗教习惯,在自己家里举行以亲友为主参加的祷告、读经等宗教活动(中国基督徒习惯称为“家庭聚会”)不要求登记”及其他有关法律规定,基督徒在自己家中聚会是允许的,并应受到保护,可是我们这些弟兄姊妹却被抓被关,并且在审讯过程中受到拷打。
    
    辽宁省鞍山市公安局一处警察马毅,在对基督徒进行传唤、审讯过程中,刑讯逼供,行为令人发指。近一年来,一些当事的主内弟兄姊妹多次带信给我,近来还带来了当事的主内弟兄姊妹在法庭上的证言、证词,使我不能不相信弟兄姊妹们受到的刑讯逼供都是真的。
    
    在鞍山市中级法院法庭的证言。
    
    审判长对一个基督徒说:“你的言辞,要负法律责任。”之后,由律师问话:“请你把被抓当天的情况讲一下?”
    
    答:“我们被抓后,都分别关在公安局八楼宗教科不同的房间内,他们对我们进行拷打,房间里时常传出叫喊声。”
    
    问:“是哭声?是喊声?”
    
    答:“是被打发出的喊叫声?”
    
    问:“继续说。”
    
    答:“我看到马毅(宗教科长)用手抓着女信徒的头发在通道里走,他们还扇我的脸,让我在他们写好的供词上签字。”
    
    问:“你签了吗?”
    
    答:“我不签,他们就打,全是他们逼的。”
    
    再看辽宁钢安律师事务所的律师郝庆华、刘雪芹从基督徒孙德荣那里得到的证言(会见笔录)
    问:我们是律师,作为李宝芝的代理人想向你了解有些情况,希望你能如实介绍情况,如果讲假话,将承担法律责任。
    
    答:我会如实介绍情况,如讲假话,我愿承担法律责任。
    
    问:请介绍一下2000年11月发生的事情?
    
    答:······将我两手分别用手铐拷在两侧暖气管子上,把腿用绳子捆上,用脏布将嘴堵上,然后一个人骑在我身上,另一位蹲在我脚上,用电棍过脚,这种滋味令我难以忍受,后来不得不按公安人员马毅的要求做了虚假的口供。在此之后,公安人员马毅等人曾在第一看守所对我外提,也让我按他的要求完善案情细节,由于是假的事情,我说的与他们的要求不符,也受到马毅的打骂,马毅曾用手打嘴巴子,公安人员这种做法令人难以理解。
    
    律师从基督徒侯荣山得到的证言(会见笔录)
    
    答:······马毅曾让他手下的人将我两手用拷子拷上,然后用绳子强行向上拉,用脚踩我两肩,还有一次,马毅将我两手分别拷在两侧的管子上,两腿捆在一起,马毅坐在我身上,用电棍电我上半身,用电棍在身上走了好几次,记得当时我押在鞍山第一看守所时,马毅两次外提往回送时,看守所那都有记录,马毅为了防止验伤暴露了他的残暴一面,还用脚踢我的下身,······用电炉子烤我的双膝,现在还留下很深的伤痕,记得给我上绳时,我没有按马毅的意思去交待,当时被绳子吊的我两次休克,昏死过去,现在想起来还有后怕,
    
    律师从基督徒钮中芳得到的证言(会见笔录)
    
    答:······用绳子将我反捆,打我嘴巴,用拳头打我腹部,上绳,这样一直持续了几个小时,到了晚上约7、8点钟的时候,当时马毅穿着毛衣、毛裤,由于马毅打累了,热了,将外衣、毛衣、毛裤都脱了,只穿运动服,马毅打人打得大汗淋漓,气喘吁吁,这时我吐了两口血,见此状马毅就停了下来不再打我,到了半夜马毅又给我安排在另一间,用手铐分别拷在两侧的暖气管子上,扒掉袜子,一个高个子的警察坐在我身上,然后马毅用电棍不断地击我,这样的状态持续了两个小时······
    
    再看我们一个基督徒所写的材料,
    
    有一个姊妹叫钮中芳······从11日下午2点开始审讯、毒打、电棍、小绳等各种方法折磨直至午夜2点(长达12个小时),12日下午5时半放人(已超过24小时,钮被放出时,脑袋肿得象个大窝瓜,电棍所致),11日下午,马毅当着百余信徒的面抓着钮的头发来回走,并下令手下买四条绳子捆绑他们(李、孙、侯、钮),钮的嘴巴子被马毅打的无数,直至口吐鲜血为止,“上小绳”是人最受不了的,疼痛难忍,马毅乘人之危,揪着头发打钮的嘴巴子,更残忍的是在双臂后绑的情况下,马毅用拳头击打钮的小肚子,钮疼的死去活来,叫喊时,马毅关上门不许喊叫,至今仍然有隐痛。当天晚上,马毅和刘警官酒后将钮置于床上,双手分别绑在床头的两侧,刘警官坐在钮的大腿上,马毅手拿电棍烫钮的脸、手。甚至将钮的袜子脱下,要电脚心,两人一同折磨着······打人累得大汗淋漓,外衣、毛衣都脱下,午夜2点多钟,马毅、刘某累了,喷着酒气睡着了,可怜小钮在床上有尿也不敢喊,怕再遭毒打,直憋到天亮,真是惨无人道。打倒这种程度,仍然罚款4千元,不给收据。
    
    有一弟兄侯荣山,51岁。遭到更加残酷的刑罚,从11月11日下午2点开始审讯,也就是受刑的开始,马毅等人用一米多长的竹竿,粗细3厘米左右,抽打侯的背部,运用的力度和频率无法计算,两根竹竿都打劈了好几半,人的背部怎能承受的住呢?侯一连半月不能仰卧,打人累了,就让侯蹲在地上,不许坐,四面又无靠,在侯面前放一电烤灯,侯的眼睛烤的受不了,就要挺起脖子仰起脸,马毅等人在电烤灯的后面用竹竿打脑袋,随时纠正姿势,双侧膝盖部位烤起了四、五个大水泡,超过2个厘米左右,(已经留下疤痕),直至休克为止。从11月11日下午2点开始到午夜2点,一直没有停止审问和受刑······上小绳更可怕,将侯的双手用手铐锁在背后,用脚蹬住侯的肩膀,再用绳子绑在双手上,拽绳子向上提······,太残酷了。午夜两点以后,将受了重伤的侯双手背后烤在暖气管子上站到天明······
    
    11月12日马毅他们吃完午饭后,又开始审问。马毅用棒子再次毒打一夜未睡,水米未粘,而且已经被打了12小时之多的侯荣山。有一警官,高个子,姓麻,脚穿皮鞋,狠踢侯的小便,当时侯疼的上不来气······更惨的是动用电棍将侯置于床上,两手分别用手铐锁在床头两侧的铁管子上,双脚用绳子绑在一起,绳子另一端在一警官手里向后拉,将人拉直固定,刘警官坐在侯的小腹上,再有一警官手持电棍,从侯的嘴开始向下行刑,电棍触到气管部位时,人真象断了气一样难受。然后触胸部到腹部,电棍触到肚脐时,人的全身都无法忍受那种难以用语言表达的痛苦。电棍仍然向下作恶,要触到小便时,马毅用人挡了一下;行刑人员算是手下留情了,但并没有停止,从大腿一直电到脚趾、脚心、全身用电棍触一遍,当时被电的浑身战栗,电后的烫伤糊印更是疼痛难忍。
    
    11月28日,再次提审侯荣山,前次被打的伤还没有痊愈,却又经历了比上次更惨的酷刑,马毅用木棒子专打侯大腿的两侧(疼痛敏感区)站立不住就会摔到,马毅又将侯揣到在地,脚踏在侯的胸部,用电棍电侯的嘴和气管,呼吸就更困难,当时在场的杜文学和一名姓金的女警官看到这种场面,都开门出去了。没有一点反抗能力的侯再次被马毅等人绑在床上,又重新体验一次叫人不寒而栗的电棍电全身的经历,姿势、方法和11月12日那次一样,只是狠度有过之无不及。
    
    遍体鳞伤的侯被送回月明山看守所,朱所长和陈管教验伤后,将伤情全部记录下来,当时还有被拘留的20来个犯人都看见了。以后再一次提审“侯”时是马毅将侯送回月明山拘留所,到门口时,马毅威胁说不准验伤,否则扒了你的皮,又凶狠地踹了侯一脚,才回去。
    
    孙德祥弟兄也遭到了摧残,将孙的双手用手铐拷在暖气管上,双脚分别锁在床的两侧,嘴用毛巾堵上,用电棍从上电到下边,痛苦也无法喊出声来。
    
    李宝芝一次提外审时,三天二夜不许休息睡觉,马毅他们轮流审讯,轮流休息,惟独不许李休息,致使精神恍惚在别人的口供上签字画押。
    
    李宝芝姊妹双手上下交叉反拷着,一只手从肩膀上背过去,另一只手从肩胛骨下背过去,可是李宝芝的胳膊短,双手拷不上,他们就用力扣,当时听到骨头拉动的响声,总算拷上了,可是李的体位变了形,他们想取下手铐却取不下来了,又喊了许多人来帮忙取手铐,两个人将李的双肩用力后背才取下,李的双肩怎能不受伤呢?在回答审讯时,若不按马毅的意思回答就劈头盖脸的打嘴巴子、打脑袋。
    
    看到这一切,我真不敢相信这些都是真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警察法》第二十二条,人民警察不得有下列行为:(四)刑讯逼供或者体罚、虐待人犯。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247条:司法工作人员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实行刑讯逼供或者使用暴力逼取证人证言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致人伤残的、死亡的,依照本法第234条、第232条的规定定罪从重处罚。警察马毅的行为不仅侵害了我们的弟兄姊妹,也侵害了国家的法律。我们要求按照有关法律追究警察蚂蚁的违法行为,并按照有关法律予以严惩。
    
    一年来当事的弟兄姊妹多次带信给我,希望我能向有关部门反映这件事情,我还是相信国家法律,希望通过法院来为我们基督徒讨回公道。所以我只是在少数弟兄姊妹中谈过此事,和将有关法律上的决定书、复议书、诉讼书、上诉书和一些证言证词等给过少数几个弟兄姊妹。
    
    可是在2001年10月发生一件事情,我的一个海外弟兄来看我,我将这些法律上的东西给了他一部分,希望他为我们祷告。可是这个弟兄确受到有关部门的审查,这些东西被没收。同时没收到还有我的一些科研材料,这些材料是这个弟兄出国后帮助我联系有关科研工作的。
    
    关于我的科研工作,我这里多说两句,“表象(想象力)”在心理学一直没有受到应有的重视,我通过测查人的表象能力,一是再次证实“人与人之间在表象能力上存在极大差异”,二是发现“精神疾病患者中表象能力差的人较多”,即表象能力差的人容易出现心理问题和精神疾病。
    
    我计划进一步研究,最终使人们能够了解自己的表象能力,了解自己适合那些学业、职业。因为只有视觉表象很好的人才适合从事美术工作,听觉表象很好的人才适合从事音乐工作等。
    
    因为政治和宗教原因我被关过两年,在工作和生活上我受到很多限制,我的职称和住房不能解决。我的科研工作虽然得到领导、同事的关心,但是依靠自己的力量几乎不可能进行,故此只有求助海外的朋友和弟兄。
    
    现在材料被没收,使我时时在不安之中,担心我也会被审查,我的科研工作不能进行,故写信给您反映此事,希望能为我们基督徒主持公道。
    
    发生这些事情,可能是偶然的,是没有联系的。但是从另一个侧面可以看出,目前一些国家政府工作人员,尤其是负责宗教的政府干部、公安人员,他们的思想水平还停留在文革时代,还存在着怕宗教泛滥的顾虑,还存在要消灭宗教的想法。一些个别的负责宗教的政府干部、公安人员,他们受到社会不良风气的影响,贪污腐败、敲诈勒索,把向信徒罚款当成自己发财致富的手段。
    
    就此问题,我多次请教了原北京基督教副总干事长——李克老牧师。李克牧师与我有过长谈,并给我看了他写的《北京基督教的二十年现状》一文。的李克牧师谈到:
    
    信仰自由是一切先进国家的重要标志,宪法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有信仰自由,在“中央十九号文件”规定“公民的正常宗教活动······由各宗教爱国组织认可的教职人员以及信教群众自己来办理,受到国家宪法和法律的保护,不允许外人加以干涉。”另外还规定:“基督徒按照信仰习惯,在自己家里以亲友为上举行家庭聚会祷告、读经等活动,无需在政府登记注册,不受任何限制。(参照《三自爱国政法常识》160负和171页)。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国家制定了一系列宗教政策,20年来的宗教活动,有了明显的改善。但仍有少数干部受极左路线的影响,公民的信仰自由权利,屡屡遭到侵犯。“有相当一部分区县乡统战干部、宗教干部、对广大信徒群众询问有关政策竟然一问三不知,或答非所问,敷衍塞责,搪塞应付,甚至错知错解······,有个别“统战首长”“宗教官员”不懂装懂,指手划脚······,这些干部损害政府的形象,污辱政府的门庭······。”(参看《天风》2000年第四期17页《政策“倒灌”值得重视》)如此宗教干部岂能管好宗教事务?
    
    北京郊区除了通县、南口、大兴之外,其他各县没有一个合法的教堂或聚会点,信徒要求合法的聚会点,当地政府坚决不许,个别的区县宗教干部说:“城里的礼拜堂是给外国人看的,你们心里信可以,但不许传,不许聚会,并威胁说,你们牧师下来也要把他抓起来。”一些郊区县干部违反宗教政策事件时有发生,在石化区有的信徒要求受洗,便被派出所传讯。写材料交待家庭出身,写保证书按手印承认不再受洗入教。警察到信徒家没收圣经、唱诗、马扎、罚款(有收据)。在密云宗教干部多次没收圣经,撕毁宗教书刊、对信徒进行污辱、拘留,罚款(有收据)。97年圣诞节竟非法拘留信徒超过24小时,并强迫信徒写保证书今后不再举行家庭聚会,否则便要逮捕罚款。当时将违反宗教政策的书面材料,反映给各级宗教管理部门。
    
    目前国家还没制定公民宗教信仰自由的保护法。已故宗教界著名人士赵朴初在全国政协九届二次会议上发言:“中华人民共和国实行以法治国,建设社会主义法制国家,充分说明依法治国的重要性,改革开放20年来,全国人大和全国人大常委会制定了340件法律和法律文件······基本做到有法可依。唯独在宗教方面,至今没有一部宗教法列入国家立法计划、把党和政府正确的宗教政策加以法律化、条文化,用法律规范社会和宗教行为,保护合法抵制非法,打击犯罪,匡正人们对宗教“左”的偏见,规范政府宗教部门的行政行为······希望引起高度重视,提上议事日程,列入立法计划、争取早日出台。”
    
    如果没有宗教法,就不能正确处理教会与政府的关系,及三自与教会的关系,就不能保证公民的真正信仰自由。根据国内外形势的发展,国家的宗教立法,势在必行。
    
    以上这些是李克牧师与我交谈的内容,也是他写在《北京基督教的二十年现状》一文中的内容,我们有一个共同的愿望,就要希望国家尽快制定《宗教法》。在此我们向全国人大发出这样的呼声。
    
    附上李宝芝一案的法律材料、李克牧师的《北京基督教的二十年现状》一文、和我的科研材料。
    
    徐永海
    2001年11月27日
    徐永海
    北京西城区平安医院医生
    住:北京市西城区锦什坊街259号
    邮政编码:100032
    电话:86-10-66032530
    BP:1278129329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15235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感谢澳洲孙立勇对国内良心犯的关心帮助/徐永海
·信仰与科学没有冲突我要为信仰竭力争辩/徐永海
·29年前的64死刑犯王连禧骨折手术住院/徐永海 (图)
·新宗教条例实施第二天基督徒聚会学圣经警察来上岗/徐永海
·徐永海:为遭刑拘的基督徒访民叶国柱、叶国强祈祷
·请为患脑瘤病危义士扬天水祈祷/徐永海 (图)
·被关西城看守所2年时我有个外号叫大仙 /徐永海
·信仰耶稣与科学研究无罪我却遭逼迫/徐永海
·一带一路峰会我遭软禁在家 完成一文请拜读 /徐永海
·一带一路峰会我遭软禁感谢大家对我的关心/徐永海 (图)
·高洪明:要求西城警方不要堵住徐永海长老家门口!
·北京一基督徒良心犯失业医生致信全国两会/徐永海
·警察今日来我家说不许我出家门/徐永海
·过年了牵挂难中的胡石根宁惠荣王连禧/徐永海 (图)
·望朋友们一起来帮助六四死刑犯王连禧/徐永海 (图)
·宗教条例意见征求日基督徒学圣经警察上门来/徐永海 (图)
·为了科学与信仰为了具有大爱的心我们无罪/徐永海
·为9月2日被截访回新疆的宁惠荣祈祷/徐永海 (图)
·邀请您参与我们的科学与信仰的研讨/徐永海
·离G20峰会还有2周我就已遭软禁半个月/徐永海
·因19届三中全会和2018年两会我徐永海又遭软禁 (图)
·709曾遭拘一月的宁惠荣现又遭关医院已9个月/徐永海 (图)
·请为失联的上访维权人王金玲姊妹祈祷/徐永海 (图)
·北京基督徒良心犯徐永海从六月一日开始遭软禁
·一带一路峰会要召开派出所上家堵房门/徐永海 (图)
·因看望患难中的倪玉兰姊妹我徐永海遭软禁
·新疆访民宁惠荣已遭软禁2月余/徐永海 (图)
·徐永海:今天不知道为什么不许我出家门而被软禁
·徐永海:2016元旦教会肢体看望民运老人张文和 (图)
·徐永海:今日维权人倪玉兰开庭徐永海等遭软禁
·徐永海:今日维权勇士赵勇开庭我被保安阻止在家 (图)
·徐永海被诉供暖费一案12日下午2点在西城法院开庭
·浙江平阳拟拆光十字架牧师邀围观 徐永海警约谈 (图)
·徐永海:教案蒙难者申请国家赔偿北京法院已下判决 (图)
·望众教会支持我们上法庭去申辩家庭教会无罪/徐永海
·因两会教案蒙难者多人被抓或送原籍或关派出所/徐永海
·因两会我们教会很多教友遭软禁/徐永海 (图)
·2015两会被软禁者徐永海致信两会/徐永海
·杨靖挺住因为你是民运老战士又是老基督徒/徐永海 (图)
·徐永海:民运老前辈杨靖弟兄突发心梗紧急抢救中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