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王玉江:一语双文
(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3月05日 转载)
    
    来源:华夏文摘
    
    一语双文的语是指口语,文是指文字。一语双文,英文是digraphia,意思是一种口语对应两种文字。口语spoken language和文字written language,虽然它们都是language,但是它们的分类是不一样的。文字可以根据使用的符号,字典dictionary和文法grammar分类。口语不行,口语很难按照说话的声音和内容分类,因此口语都是按照说话的人群分类。现在世界上口语种类有几千种,文字只有上百种。
    
    由于很多人一辈子只说一种口语,使用一种文字,因此不少人以为一种口语只对应一种文字,或者一种文字只对应一种口语。实际情况并不完全是这样。使用同一种文字的人,不一定说同一种口语;说同一种口语的人,也不一定使用同一种文字。例如,过去东亚各国都使用汉字,也就是说,汉字曾经对应东亚各国的口语。即使现在,汉字也对应普通话,广东话(粤语),上海话(吴语)等各种不同的口语。再例如,普通话在清朝时就对应满文和汉字两种文字。
    
    中国北方的口语是通用语,叫官话。明朝的统治者是汉人,使用汉字,明朝官话只对应汉字。清朝的统治者是满人,满人在东北的时候说满语,使用满文,那时候满语只对应满文。
    
    满人入主中原后,满语和明朝官话开始混合。第一代的混合语,英文叫pidgin。俗称洋泾浜语,旧中国上海租界曾经流行过洋泾浜英语,语言学认为洋泾浜语是发展还不完全的口语。当pidgin成为第二代人的母语,英文叫creole,中文音译克里奥尔语,语言学认为creole是一种新的口语。
    
    清朝历经十代皇帝,清朝官话历史两百多年。因此,清朝的官话和明朝的官话,从语言学讲,是两种不同的口语。清朝的主流文字是满文,由于汉字并没有完全淘汰,因此清朝官话对应两种文字,满文和汉字,也就是一语双文。
    
    清朝官话,民国时期叫国语,现在叫普通话。现在很多人把普通话叫做汉语,是因为清王朝退位后,民国政府放弃满文,使用汉字,普通话就只对应汉字了。但是普通话在清朝不叫汉语,而叫(清朝)官话,英文是Mandarin,是满语的意思。
    
    一语双文,不是只有中国有,外国也有。例如,印度地区的Hindustani语,由于宗教原因,使用不同的字母。欧洲的塞尔维亚语Serbian,使用西里尔字母Cyrillic和拉丁字母Latin。蒙古语在不同时间和不同的地区使用过不同的字母。这些都是一语双文。
    
    一语双文是文字变化的一个过程。有的最后分裂成为两种language,例如Hindustani。有的过渡到其中一种文字,例如土耳其语1928年用拉丁字母代替了阿拉伯字母。凡是搞过文字改革的国家,都要经过一语双文的过渡,过渡的时间有长有短。例如,日语现在还在一语双文的过渡之中;朝鲜语,越南语已经完成了一语双文的过渡。
    
    很多人不知道普通话曾经是一语双文,而且其中一种还是拼音文字,满文。现在普通话开始从汉字向汉语拼音文字过渡,今后一段时间里,普通话仍然是一语双文,汉字和汉语拼音文字。
    
    参考:
    
    1,一语双文 digraphia https://en.wikipedia.org/wiki/Digraphia
    
    2,实拍溥仪讲话 普通话说的蛮好的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2c_rxl-LyK4
    
    3,末代皇帝溥仪上法庭,你听过清朝人开口说话吗?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YGQK6MDs6nc
    
    4,Hindustani language https://en.wikipedia.org/wiki/Hindustani_language
    
    5,Serbian language https://en.wikipedia.org/wiki/Serbian_language
    
    6,蒙古语文字 https://zh.wikipedia.org/wiki/蒙古語文字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70114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王玉江:白话文和文言文
·王玉江:如何比较中文和英文?
·王玉江:中国落后的根源——知识与文字
·王玉江:因果关系和充要条件
·王玉江:家庭手语的启示
·王玉江:四声轻声和入声
·王玉江:汉字的形音义
·王玉江:中国人的创造力
·王玉江:妄议AI
·王玉江:人类语言会统一吗?
·王玉江:字典和词典
·王玉江:为什么中文没有文法?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毛泽东是最大的“中国人民公敌”!
  • 我将重来与我的博士导师
  • 我将重来与我的博士导师
  • 《天堂夢醒》七、不如賭博
  • “白衣天使”如何变成了“白衣魔鬼”?
  • 是人不能没有压力---被逼出来的书北大荒悲曲
  • 是人不能没有压力---被逼出来的书北大荒悲曲
  • 金融海啸十年再思考————金融扩张有一个『极限点』
  • 苹果日报严家祺谈中国深化金融改革
  • 严家祺:金融扩张有一个『极限点』
  • 严家祺:金融扩张有一个『极限点』
  • 严家祺:金融风暴十年
  • 如何還原歷史真相?如何賦予還原歷史真相後更積極的意義?
  • 习近平不会再有三年
  • 袁紅冰教授的豐富想像力,對中文純熟的運用,如詩似畫的描
  • 中国人建立的第二个哲学体系--认知体系现象学(之三)
  • 博客最新文章:
  • 徐永海耶稣才是唯一真理能使我们得真自由——2018-9-14圣爱团契
  • 严家祺达赖喇嘛全球大联盟与世界联邦制
  • 东海一枭杂时代微论四则
  • 张杰博闻一餐吃掉的四十万元很无耻吗?为什么迪拜王子比习近平高尚
  • 藏人主张美中贸易战:中国“有心无力”的反击与顾虑
  • 中国战略分析丛日云:精英民主、大众民主到民粹化民主——论西方民主的
  • 槟郎宗教市场的吆喝
  • 谢选骏不听党的话使得美国变得伟大
  • 徐永海表象能力十分优秀的孩子不应当被埋没
  • 谢选骏川普为何软了,是吃了还是拿了
  • 苏明张健评论习政权的所为,反而坚定了中国人铲除共匪的信心
  • 谢选骏达赖喇嘛的中国文明整合全球
  • 陈泱潮紫薇聖人乃是全球性而非獨承中國文化之新文明思想家
  • 谢选骏法国的文物古迹是安乐死的最佳点
  • 吴倩救恩之母:这些圣牌*将会归化所有对我圣子耶稣基督之慈悲
  • 谢选骏非洲君子,中国小人
  • 滕彪司法部整顿律师业:统统姓党
    论坛最新文章:
  • 法国葡萄酒销售继续全球领跑
  • 美国将对中国军委装备部及部长制裁 中国强烈愤慨
  • 欧盟警告脸书 改善消费者条款否则恐挨罚
  • 菲律宾国防部长出访美国
  • 特朗普视察飓风佛罗伦斯过后的灾情
  • 美议员讥李克强“光说不练”记者会上与中国记者交锋
  • 香港人在香港高铁“内地口岸”因故死亡遗体要北上处理
  • 申请大陆居住证台人略较港人“热络” 蔡英文政府拟反制
  • 法国极右领袖玛丽-勒庞对法院要她精神鉴定的要求表愤怒
  • 向俄购买军备 美制裁中国军方机构
  • 难民问题:欧盟寻求与埃及和北非国家合作
  • 谈了什么?欧盟萨尔茨堡非正式峰会
  • 百名西方学者联署呼吁为维族人发声
  • 习近平刻意缺席俄罗斯“东方-2018”军演
  • 平壤峰会:文在寅与金正恩给特朗普定下节奏
  • 纳吉布涉转移公共资金 被控32项罪名
  • 金正恩:无核化是朝美间的事 望早日特金二会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