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王玉江:一语双文
(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3月05日 转载)
    
    来源:华夏文摘
    
    一语双文的语是指口语,文是指文字。一语双文,英文是digraphia,意思是一种口语对应两种文字。口语spoken language和文字written language,虽然它们都是language,但是它们的分类是不一样的。文字可以根据使用的符号,字典dictionary和文法grammar分类。口语不行,口语很难按照说话的声音和内容分类,因此口语都是按照说话的人群分类。现在世界上口语种类有几千种,文字只有上百种。
    
    由于很多人一辈子只说一种口语,使用一种文字,因此不少人以为一种口语只对应一种文字,或者一种文字只对应一种口语。实际情况并不完全是这样。使用同一种文字的人,不一定说同一种口语;说同一种口语的人,也不一定使用同一种文字。例如,过去东亚各国都使用汉字,也就是说,汉字曾经对应东亚各国的口语。即使现在,汉字也对应普通话,广东话(粤语),上海话(吴语)等各种不同的口语。再例如,普通话在清朝时就对应满文和汉字两种文字。
    
    中国北方的口语是通用语,叫官话。明朝的统治者是汉人,使用汉字,明朝官话只对应汉字。清朝的统治者是满人,满人在东北的时候说满语,使用满文,那时候满语只对应满文。
    
    满人入主中原后,满语和明朝官话开始混合。第一代的混合语,英文叫pidgin。俗称洋泾浜语,旧中国上海租界曾经流行过洋泾浜英语,语言学认为洋泾浜语是发展还不完全的口语。当pidgin成为第二代人的母语,英文叫creole,中文音译克里奥尔语,语言学认为creole是一种新的口语。
    
    清朝历经十代皇帝,清朝官话历史两百多年。因此,清朝的官话和明朝的官话,从语言学讲,是两种不同的口语。清朝的主流文字是满文,由于汉字并没有完全淘汰,因此清朝官话对应两种文字,满文和汉字,也就是一语双文。
    
    清朝官话,民国时期叫国语,现在叫普通话。现在很多人把普通话叫做汉语,是因为清王朝退位后,民国政府放弃满文,使用汉字,普通话就只对应汉字了。但是普通话在清朝不叫汉语,而叫(清朝)官话,英文是Mandarin,是满语的意思。
    
    一语双文,不是只有中国有,外国也有。例如,印度地区的Hindustani语,由于宗教原因,使用不同的字母。欧洲的塞尔维亚语Serbian,使用西里尔字母Cyrillic和拉丁字母Latin。蒙古语在不同时间和不同的地区使用过不同的字母。这些都是一语双文。
    
    一语双文是文字变化的一个过程。有的最后分裂成为两种language,例如Hindustani。有的过渡到其中一种文字,例如土耳其语1928年用拉丁字母代替了阿拉伯字母。凡是搞过文字改革的国家,都要经过一语双文的过渡,过渡的时间有长有短。例如,日语现在还在一语双文的过渡之中;朝鲜语,越南语已经完成了一语双文的过渡。
    
    很多人不知道普通话曾经是一语双文,而且其中一种还是拼音文字,满文。现在普通话开始从汉字向汉语拼音文字过渡,今后一段时间里,普通话仍然是一语双文,汉字和汉语拼音文字。
    
    参考:
    
    1,一语双文 digraphia https://en.wikipedia.org/wiki/Digraphia
    
    2,实拍溥仪讲话 普通话说的蛮好的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2c_rxl-LyK4
    
    3,末代皇帝溥仪上法庭,你听过清朝人开口说话吗?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YGQK6MDs6nc
    
    4,Hindustani language https://en.wikipedia.org/wiki/Hindustani_language
    
    5,Serbian language https://en.wikipedia.org/wiki/Serbian_language
    
    6,蒙古语文字 https://zh.wikipedia.org/wiki/蒙古語文字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70114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王玉江:白话文和文言文
·王玉江:如何比较中文和英文?
·王玉江:中国落后的根源——知识与文字
·王玉江:因果关系和充要条件
·王玉江:家庭手语的启示
·王玉江:四声轻声和入声
·王玉江:汉字的形音义
·王玉江:中国人的创造力
·王玉江:妄议AI
·王玉江:人类语言会统一吗?
·王玉江:字典和词典
·王玉江:为什么中文没有文法?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直面最尖銳的
  • 狗尾草的心事
  • 没有牙的老狼反证了谢选骏的英明
  • 称兄道弟是专制国家的专利,与民主的德国不相干!
  • 美国国会成了乡巴佬聚餐
  • 陆文:肾盂肾炎58
  • 人权高于主权,在难民问题上不那么灵验
  • 鲸鱼搁浅象征现代文明的末日
  • “让美国再次伟大”是个二流口号
  • 關於創建《保衛自由臺灣國際志願軍》的辯析3
  • 谢选骏:肯尼迪或因勾结古巴而死
  • 一直在路上的槟郎
  • 關於創建《保衛自由臺灣國際志願軍》的辯析2
  • 金三胖子弃核,崽卖爷田也心痛!
  • 从布什的破坏市场到川普的大炼钢铁
  • 陆文:肾盂肾炎57
  • 博客最新文章:
  • 藏人主张金正恩能不能在朝鲜复制“新加坡模式”
  • 生命禅院信仰!
  • 东方安澜一个保安员的日常(六)
  • 陈泱潮末世宣言4:中共在哈弥击多邓战役中的位置和角色
  • 高洪明为美国准备起诉中国网络防火墙点赞!
  • 明暗經緯錄民國蘇小妹心得:勿故步自封,莫再教條式共產主義是從,必
  • 中国战略分析滕彪:德性、政治与民主运动——郭粉现象的意蕴
  • 张杰博闻暴风雨Z/中美贸易战:中国掀桌子,老百姓的利益散落一地
  • 李芳敏1440001耶和華啊!求你留心聽我的話,顧念我的歎息。Psalm5
  • 张杰博闻暴风雨Z:一场暴雨曝光了整个中国的良心
  • BURMA-缅甸风云缅甸棕榈树前景
  • 天路灵语活水周报(第182期)
  • 滕彪ExiledintheU.S.,aLawyerWarnsof‘China’sLongArm’
  • 金剑平金家多狠!揭秘朝鲜建国后十八个高官的惊人下场
  • 徐沛愛不寂寞
  • 半空堂戊戌返國記略
  • 高洪明与其向俄罗斯讨水喝,不如遗训后人光复失地
    论坛最新文章:
  • 特金会后安全改观 贸易壁垒加剧
  • 从“拥抱熊猫”走向残酷竞争的中美关系
  • 中官方学者警告特朗普拟放开手脚制裁中国
  • 中国中兴与美国达成协议后准备再出发
  • 柬反对党领袖拉纳里德亲王今遭车撞重伤
  • 巴黎“诗歌之家”举行刘霞诗歌朗诵会
  • 澳中关系蒙阴中资悄悄后退
  • 莫非斯德哥尔摩症候群 台多数人对陆有好感
  • 中纪委打虎罕见深夜擒下造航母的中船重工总经理孙波
  • 英内政部长也曾遭抢决心整治街头摩托抢匪
  • 哥伦比亚反和协议候选人有望当选新总统
  • 美国将中国屏蔽外国网站视为贸易壁垒
  • 法国人酝酿将巴黎塞纳河畔旧书摊申遗
  • 牛津报告:恐惹麻烦 近半数港人论政弃脸书
  • 父亲“洋节日”南都深圳网歌颂习近平孝父母
  • 法家乐福裁人时前总裁跳槽巨额奖金引众怒
  • 米其林广州美食指南“米到羊城”闹出公关灾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