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管见:新戊戌变法——“帝制”阴影降临中国
(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3月05日 转载)
     许多以善良的愿望注视着习近平的人们,一直在期待着,习近平打击党内政敌、集中权力于其一人之手,是他在为他的大作为,即所谓“一盘很大的棋”,做着准备:一旦大权在握,他将实行真正的改革。
    
     中共开过了它的十九大,习近平的“核心”地位得到最权威的确认,“习思想”也如他所愿写入党章,下一步将写入宪法。习某人大权在握,至少在名义上,已经实现。

    
    习近平不负众望,真的在加紧动作。
    
    今年一月,召开了中共十九届二中全会。这次全会不同以往,不是为三月的“两会”做人事安排的准备,而是讨论修改宪法。这看来是摆出更大的架势了。于是有人判断,“两会”之前还会有一次中央全会。果然,到二月末时,中共中央政治局宣布,在“两会”前召开三中全会。
    
    随即,公布了中共中央的修宪建议。该建议的落款,为1月26日,乃二中全会结束一周之后。奇怪的是,当时二中全会公报明确说,“全会审议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修改宪法部分内容的建议》”,那么,对这份文件的文字校正,似乎是花了一周的时间,真正“签署”、“通过”,倒是在全会结束之后,不免令人疑惑。
    
    而在其间,习近平在春节团拜会上,又“发表重要讲话”,引人注目地宣称,要“开新局于伟大的社会革命,强体魄于伟大的自我革命”。
    
    何谓“社会革命”,何谓“自我革命”,现在以中共中央修宪建议,展现于世人面前。
    
    这一建议,最为引人注目之处,在以下四点:
    
    其一,“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入宪。
    
    其二,“中国共产党领导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本质的特征”写入正文第一条,可谓中共一党专政正式入宪。
    
    其三,删除现行宪法对国家主席、副主席连任限制的规定。
    
    其四,对国家监察委员会的安排。
    
    这里的评论,主要针对上述其二、其三。
    
    先前的宪法版本,中共之党领导的表述是在其序言部分。法学界有看法认为,序言并非宪法正式条文,宪法本身的共和色彩基本完整。这一看法,中共看来很是在意,如鲠在喉,必去之而后快,现在的修宪建议,就是具体行动,而修改之后的宪法,其“共和”之伪装就被抛弃。
    
    马克思学说之科学社会主义理论,对社会主义本质的论述,简洁地说,集中体现为《共产党宣言》所述之“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或者《资本论》第四卷所述之“建立在个人全面发展和他们共同的社会生产能力成为他们的社会财富这一基础上的自由个性”,更为简洁的,即所谓“各尽所能”。
    
    “消灭私有制”,是作为生产社会化之经济必然性的本质要求,须在市场经济高度发展中孕育出新社会胎儿“脱胎”的过程展开之中,予以验证,方能实现。若简单地将其作为政治口号,与所谓“造反有理”相联系,在是否孕育出胎儿,或胎儿是否发育成熟尚且模糊不清之际,以暴力手段强行“助产”,则势必造成社会灾难。
    
    显然,所谓“共产党领导”,与社会主义之本质没有什么关系,倒是已经在损害或危害社会主义。
    
    中共喉舌《环球时报》辩称,“中共领导国家早已是中国的现实”,“是历史选择出来的,是中国人民走出来的”。这可以称之为歪曲历史的经典之作。中共拒绝军队国家化,坚持在抗日战争之后即大打内战,以养精蓄锐之师及苏联帮助提供的大量装备,凶狠打击经过抗日战争已疲惫不堪的国军。同时,它以战争为借口,推迟普选到其取得军事胜利之后,致使中国人“选择”的历史性机会完全丧失。中国人在暴力+宣传的蛊惑与胁迫之下,实际未能“站起来”,而是更深重地陷入一党专政的现实压迫之中。
    
    至于所谓“不断有少数力量在境外势力支持、鼓动之下试图挑战”中共一党专政之原则,其实是大为高估了所谓“境外势力”的影响,同时也贬低、低估了中国人向往共和体制的愿望和意志。挑战中共一党专政,亦即制约中共之权力,体现共和体制的基本原则。辛亥革命以来的百年历程中,中国人屡遭挫折,共和体制已到名存实亡的地步,而民间对它的这一原则的意识,则在挫折与教训之中悄悄地复苏。看来,这一现实,迫使中共悍然撕破伪装,以修宪而行抛弃共和之实。
    
    在此背景下来看此次修宪之删除国家主席连任限制,就很清楚:中共取消终身制的努力,以国家主席连任限制的共和条款为标志,然而,这一条款难以影响中共本身,现在反而被中共的专政本性所影响,遭到删除。
    
    习近平的“社会革命”以抛弃共和为开端,其“自我革命”,则体现在为恢复终身制铺平道路的修宪行动之中——这样一来,打倒成百万的贪官,就不能不露出消灭政敌的底色。
    
    恰逢戊戌变法两个甲子,习近平领导中国共产党走出这一步,证明这个党的所谓“初心”早已蜕变。严重的是,两次变法都与“帝制”有关,前一次是争取从帝制走向君主立宪,有进步意义,而这一次则相反,是从“共和”退向根本敌视宪政的终身制。
    
    于是,考验落到了新一届全国人大的头上。
    
    当年袁世凯称帝之际,据说有妓女团体加入到拥戴行列之中,受到人们嘲笑。如今这新一届全国人大,看来将会顺利批准中共为恢复终身制扫清障碍而塞进宪法的货色,那就表明,这所谓“全国人大”根本没有资格嘲笑当年劝进的那些人。
    
    来源:新世纪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46101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管见:“十月革命”的教训 (图)
·徐山皕:陈寅恪写《柳如是别传》的管见
·《零八宪章》挑战专制之“正不压邪”/管见
·新土改:中国特色的土地兼并/管见
·国际金融危机,我之管见/高洪明
·管见:看胡锦涛的互动表现
·管见:怎么这么多“各执一词”
·“华南虎事件”的价值;网络舆论在趋向文明/管见
·管见:防范民主的“党内民主”
·管见:中共十七大"创新理论"大餐
·管见:“一直往前走,不要往两边看”
·管见:"一直往前走,不要往两边看"
·管见:在这盛产错觉、幻觉的时刻-旁观中共十七大
·管见:从中共候补中央委员递补说开去
·管见:十七大的套路和中共的出息
·管见:“要林彪还是要党、要毛主席”?
·管见:官权跋扈 酿成资本跋扈恶果
·管见:"要林彪还是要党、要毛主席"?(图)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招待上级比本职工作更加重要
  • 中国须学美国:少点外交辞令,多点直抒胸臆
  • 美国国会参议院一致通过《西藏旅行对等法》
  • 博士与逃犯
  • 1000万加元的保释属于温水煮青蛙吗
  • 明太祖朱元獐兽面兽心的来历
  • 中国文明缺乏自由基因
  • 为什么加拿大的审判是荒唐的?
  • 为什么加拿大的审判是荒唐的?
  • 小蚂蚁的讨伐檄文
  • 孟晚舟案:戴手铐违反人权?
  • 中国崛起使得反对运动水涨船高
  • 法律人士批中共新法要公民协助提供情报
  • 没有喝醉的普京总桶是什么样子的
  • 新書出版預告──石破天驚!政治上對「郭文貴現象」一劍封
  • 王小东挖坑让习近平跳,对领导何其毒也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电信诈骗政治犯家人真缺德
  • 陈泱潮20.7.從百年來中國、菲律賓和日本的變遷,看亞洲民主化的
  • 藏人主张民進黨如何刮骨療毒與台灣的未來
  • 苦难的中国让我再尝试一次网络言论自由!
  • 谢选骏孟晚舟显然比马云更高等
  • 野火“阳光产业”的阴暗面:怎样的养老?
  • 吕洪来-自由谈从马云推出的无人酒店看,“无人”真能成为未来潮流吗?
  • 谢选骏共产党中国奉承美国是统一世界的秦始皇
  • 中国战略分析杨子立(评述):中俄联手危害民主
  • 生命禅院《修仙篇》前言/雪峰
  • 谢选骏小孩都知道川普是白痴
  • 张杰博闻从贸易战到政治追杀“一碗粥”引发的三国战争
  • 谢选骏使美国伟大的是司法体系而不是个人权力
  • 高洪明乌克兰:畸形的外交,不幸的国家
  • 谢选骏请客吃饭就是中国式行贿受贿
  • 曾铮不動聲色StayUnmoved
  • 谢选骏彼得原理不知自己来自福音书的启示
    论坛最新文章:
  • 华为赞助外国高校 实现“未来种子”计划
  • 法国外交部网站遭黑客入侵公民个资被窃
  • 中国斥美国对等进入西藏法案是粗暴干涉中国内政
  • 教育部拔管再遭监院纠正:违反大学自治斲伤政府信誉
  • 蔡英文批吴宝春的声明是大陆政治压迫所致
  • 访日游客今年将突破3000万人次最高记录
  • 法德纪录片:习近平的世界
  • 华为拟在全球化解各国安全担忧
  • 性 金钱 文化:中国人告诉你改革开放40年
  • 华盛顿今将正式宣布推迟对2000亿美元中国商品加税
  • 中国11月工业生产和零售消费增长放缓
  • 日本拟在5G通信系统中不断剔除中国产品
  • 俄罗斯教科书删除“占领中国领土”北京闷不吭声
  • FBI:中国商业间谍活动俨如癌细胞转移威胁美国安全
  • 法官判一地两检合宪合法“撇除法律争议有利香港利益”
  • 特朗普:从来没有指示科恩违法
  • 法国斯堡恐袭逃犯终被警方击毙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