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文渊:北洋水师之哀
(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2月14日 转载)
    
    来源:华夏文摘
    

    北洋水师是中国清朝后期建立的第一支近代化海军舰队,同时也是清政府建立的三支近代海军中实力和规模最大、投资最巨的一支,大清水师其规模一度为世界第八、亚洲第一。北洋水师1888年12月17日于山东威海卫的刘公岛正式成立。在1894年-1895年的中日甲午战争中全军覆没,没有沉没的军舰全体投降,大部分被日本俘获,后来成了日本海军主力。甲午战争的惨败,北洋水师之哀百年来一直是扎入国人内心深处挥之不去的耻辱和绞痛,关于战败的原因,经百年的反思、总结,大致的结论就是朝廷的腐败、吏治的腐败,官员的昏聩。
    
    北洋水师早已成了历史而被翻过了页,可导致北洋水师覆没的阴魂一百多年并没有散去,仍盘踞在中国的上空,近年来甚至还附体还魂了。唐朝诗人杜牧曰“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我们在哀百年前的甲午之痛时,不得不正视一个更腐败的朝廷、一个更腐败的吏治、一群更昏聩的官员就在眼前,新的甲午惨剧可能将会重演,而让子孙后代“复哀”之。
    
    且说目前军中的反腐大剧一幕接一幕,看得人眼花缭乱、瞠目结舌,刚有上将张阳落马自杀,接着上将房峰辉又被拿下,据传已卸任中共军委副主席的范长龙上将近期被立案审查。关于范副主席的传闻,眼下还属“谣言”,但历史早已证明,这样的谣言只是“遥遥领先的预言”而已,不久即会兑现。据《解放军报》2017年9月20日披露,中共十八大以来,中国军队共立案审查4000多起,给予纪律处分1.3万余人,落马的副军级以上“老虎”就超过五十人。两年前,有人根据官方媒体公开报道的资料统计了18大以来军队贪腐官员落马的人数,发推文称:“有人算了算,抗战八年中共只牺牲了一位将军–左权,但是十八大以来军中已陨落56名将军。”实际上这个数据早已过时,新数据中公开落马的将军已达90位以上,若算上一批因种种原因、以不同方式被庇护而软着陆的贪官腐将,此数恐怕还至少要翻上几番。
    
    同时有一批将星或“自挂东南枝”或“举身赴大地”,他们“被逼自杀”或“被自杀”以保护其后台主子。随手网上一搜,即得:前武警司令王建平上将,海军副政委马发祥中将,原42集团军政委陈杰少将,前济南军区参谋长张鸣少将,军委联合参谋部作战局副局长曲睿少将,南海舰队装备部长姜中华少将,吉林省军区副政委宋玉文少将等。近日又有军人跳楼自杀的照片在网上传播,不难推断,“漏网”者应该更多。
    
    从2006年6月29日新华社发布消息:原海军副司令员中将王守业因“道德败坏”、“利用职权索贿、受贿赃款上亿、包养情妇十余年”,“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涉嫌经济犯罪,已被免去海军副司令员职务起,草根百姓们长了见识,才知军中之虎更肥硕、更凶猛。后经追根溯源、一路上查到时任总后勤部副部长的谷俊山中将,据说前“太子”刘源上将历经种种坎坷、突破层层阻挠,才将这厮于2012年5月缉拿归案。此虎更是了得,事发后在河南濮阳老家豪华“将军府”的庄园里,抄出的现金、黄金及其它赃物拉了四卡车,2015年,谷被判处死缓。
    
    由此为突破口一路向上查,“宽衣帝”开始了清除军内异己、掌控军权的生死搏斗,高举反腐的大旗,接连拿下身为军委副主席的徐才厚和郭伯雄上将两“超级虎”。据说之所以将他们绳之以法是因其蔑视两代圣上、图谋不轨已久,更有牵扯到周永康、令计划、薄熙来在内的政变之说。当然这些是拿不上桌面的,贪污腐败自然就是得心应手的现成罪状了,现今早已是无官不贪,拎出任何一个,屁股没有干净的。既然是超级虎,自然不是浪得虚名,其贪腐水平甚是了得,在他们那儿数亿的现金、成吨的黄金都已不算什么,岂非谷俊山之辈可比的。
    
    前国家副主席李先念女婿、红二代上将刘亚洲透露,徐才厚在弥留之际曾言,大区正职的将领中,没有给我送钱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刘源,一个是刘亚洲。明眼人不难看出,刘上将借批徐给自己贴金毫不客气,其实此二刘也非什么高尚之士,他们的红二代身份自有人会将他们用火箭送到高位,何劳烦他们再去行贿买官,他们只需等着他人上门孝敬,“狗X衙门”只进不出、坐享其成罢了。果不然,据闻过不久这位“浩然正气”的刘亚洲因贪腐被查,2016年上交了1.7亿赃款,以为没事了,随后色胆包天地居然把艳星老情人白灵从美国好莱坞找回来,担纲主演“重走长征路”专题片而被免职。大概靠“红二代”“免死牌”早已软着陆,而没有如一般草根出身的落马腐官被公开求刑处理。
    
    刘上将在揭徐的腐败时还提供了一个及其肮脏的画面,“谷俊山不但给徐才厚献了女歌星、献了女演员、献了女服务员,还居然把自己的女儿献给了徐才厚。更令他感到‘敬佩’的是,徐才厚和谷俊山女儿在里面巫山云雨的时候,谷俊山就在外屋坐着”。
    
    据闻郭伯雄之子郭正钢少将狂言“有人想鼓捣我们家,白日做梦,全军干部一半以上是我家提拔的,都在要位上干着。”
    
    正是循此线索又一路下查,一抓一个准,于是一大堆将星坠地,成了一地鸡毛,一大堆没有上过战场也不会打仗的将军们,前赴后继地阵亡在军纪委的铡刀下。以往的腐败分子都说是中了阶级敌人的“糖衣炮弹”,可这次的炮弹却不是来自任何“资产阶级”,更不是“亡我之心不死的西方反华势力”,他们人在军中,个个却早已是腰缠万贯的千万、亿万富翁。这不就是陈云之子陈元所说的“统治阶级要有统治意识”和他们的“阶级利益”吗,这不就是不受任何约束的绝对权力和专制制度带给他们的好处吗。如是,伟光正党的颜面何在,钢铁长城军队的颜面何在。
    
    上梁不正下梁歪,军中的腐败从上到下,充斥到每一个角落,而且由来已久。在一个腐败已渗透到每个细胞的极权社会的污泥里,军队怎能洁身自好而“不染”。现今的军队从上到下早已烂透了,层层行贿受贿、甚至赤裸裸地索贿,各级官阶明码标价、公然拍卖,出高价者得之。据说,一个军长的官阶价码已涨到数千万,想升军长的师长们年薪不过十数万,他们如不贪、不腐,一百年不吃、不喝也凑不出这笔巨款。那些觊觎军长位置者的眼光自然就瞄上了那些想升旅长、团长的人,黑手也就伸向了辖内的官家银库。上行下效,兵营早已成了一座硕鼠横行、名副其实的卖官鬻爵交易所,军中大概已找不到一个不贪腐的长官。正是这种逆向淘汰的政治生态逼良为娼,培养和造就了千千万万的贪官污吏,也成就了王守业、谷俊山这样的无耻之徒。
    
    其实当下中共军队的高官大概有两类,其一按陈云“还是把权交给自己的孩子放心,起码不会挖祖坟。”的“阶级利益”,空降到高位让他们守“祖坟”的“八旗子弟”,如刘源、刘亚洲之辈。他们口衔红色“通灵宝玉”降生,自小养尊处优,不识稻粱菽,既不懂现代军事,更在军中没有基础,何德何能,何以服众,何以领军。借着免死的红“宝玉”,他们在军中骄纵跋扈、为所欲为,宽衣帝和他们有着共同利益,他们即便是腐败地烂透了,反腐的板子也打不到他们屁股上,大不了像随便吐出1.7亿做个样子的刘将军一样软着陆而平安无事。
    
    另一类则是寒门出身、从基层士兵做起的草民,如徐、郭、谷、王等。他们除有一定的才能外,是很会讨好、巴结、贿赂长官的“巧兵”。他们没有任何靠山荫蔽,在一片“天苍苍、野茫茫”的无奈中,凭借着自己的本事,成了腐败大潮里的弄潮儿,这样一路连滚带爬几十年终于攀上高位、将星闪闪。他们穷过,他们也苦过,面对终于到手的荣华富贵岂能等闲视之,于是疯狂地捞,可劲地“造”,法在他们眼里早已是擦脚布,一旦东窗事发身陷囹圄,也是罪有应得、咎由自取。他们没有红“宝玉”护身,但如能效忠圣上,刚好站对队有人罩着,也许还能法外得恩,免于牢狱之灾。要命的是吃相难看,伸手太长,又倒霉地成了徐、郭党羽,那只有死路一条,近年来公开坠落的将星们,大概都是这后一类。也许他们会不服,比他们贪腐更甚者安然无恙,甚至还在步步高升。那又能怎样,只能怪你当年投错了胎到布衣百姓家,而且一切都要服从“统治阶级的阶级利益”。
    
    想当年,北洋水师虽被贪官腐将掣肘、出卖,败在装备不如己的小鬼子之手,全军覆灭在黄海之中,但尚有如邓世昌一批忠勇之士血战到底,显示了中国军人顶天立地的气节。纵观今日中国军队,虽有几百万的兵员,虽有了核武、导弹、航母、潜艇,其战斗力大概还不如当年的北洋水师。它的统帅们有的已把家产甚至妻儿、N+1奶交到国外成了当然的“人质”,危难时带一把牙刷就可以弃军而走;有的时刻惦记的则是自己的赃款、家产、妻儿家人是否已转移到安全的地方。而那些买了官的将领们,本来就没有上过战场,更不会打仗,又都把心思用在了前期投资的回收上,用到了买更大官位资金的筹措上,哪有精力去琢磨打仗、带兵。而没有贪腐、弄不到钱的“邓世昌”们又怎会被提升到“管带”的关键位置。一旦突发战事,这样的军队还能拉出去为国效力吗?还能舍身保护用血汗来供养他们的黎民百姓吗?这样的军队还是一支能打仗的军队吗?当然,用他们去“维稳”对付手无寸铁、买菜刀都要实名制的百姓,应该还有胜算,尤其用坦克去碾压血肉之躯的生灵更是他们的强项。
    
    在贪官横行、逆向淘汰的兵营里,那些勤勤恳恳、草民出身的大兵们还能有什么前程,面对满眼的黑暗不公,一旦有战事他们会拼死效力吗?大概不在背后打那些平日里欺压、勒索他们的贪官的黑枪已属没有血性。即是复原回家,还有人惦记着他们那一点菲薄的转业金,地方的贪官雁过拔毛,利用手中安置大权,张开血盆大口。在许多地方,国家转退役安置政策形同虚设,贪官污吏变卖安置指标,阻挠甚至动用警力镇压他们的正当维权。据报道河北省民政厅原党组书记、厅长古怀璞在退役士兵工作安置中收受大量财物,收受财物折合人民币1200余万元。这让还在服役的袍泽们情何以堪,他们还能安心站岗放哨吗?
    
    不难设想,一旦有一场类似百十年前的新“甲午海战”,将会遇到比当年更大、更惨的失败,可以预见的是再也不会有誓死血战、撞向敌舰的“邓世昌”们。百年前给炮弹里装上沙子的小打小闹,在现今的贪官腐将眼里简直太小家子气了,他们可丢不起这个份儿,他们瞄准的那都是千万、上亿的大买卖,没有他们做不到的,而只有你想不到的。
    
    就这样一支腐败不堪,不用敌人,自己就把自己打败的军队还整天口出狂言、目中无人。老谋深算、三上三下,阅事无数的“设计师”邓爷,当年亲临坐镇统辖,遣身经百(内)战之将,领几十万骄兵去“教训”南蛮撮尔小国,本以为会以破竹之势直捣黄龙,结果踢到铁板上,僵持数日损兵折将,近万名工农子弟亡命异国他乡(8100阵亡,负伤2.3万人,被俘238人),并没有讨到多少便宜,只好草草收兵。面对手下的贪官腐将,此等枭雄尚且都有自知之明,深感如此无能之旅,也就只能弹压暴民,别无他用,此后再也不言战事,只能“韬光养晦”以求生存和发展。
    
    而那几个自大夜郎,以“鹰派”自居、当年越战前逃回北京的红二代罗援(好像他曾赌咒发誓自辩清白,也有人在为他洗地叫屈,可理由也太牵强,却更显此地无银三百两)和金一南之流,却要不时地叫嚣、煽动战争。今天要“武统”这个,明天又要教训那个,好像没有战争他们心里就痒痒,和隔壁那个“世界牛二”金三胖绝对有一比。
    
    老子曰:“兵者,凶器也,圣人不得已而用之”,《司马法》曰:“国虽大,好战必亡;天下虽安,忘战必危。”他们如能有自知之明,把精力放在整治内部、发展经济上,尽管极权独裁、腐败横行,天怒人怨,凑合着也许尚能苟延残喘一阵。若不知天高地厚、穷兵黩武,贸然燃起狼烟,将国家和民族拖入血光之灾,他们几代力保的极权独裁,力保的枪杆子打下的江山便会顷刻土崩瓦解。
    
    老毛带头送子赴朝上前线,这个被毛粉和“太监”们捧为圭臬的“身先士卒”经典流传了数十年。其实不然,大量史料表明,当年老毛为了历练太子为其贴金,派去盯在彭德怀的司令部监军,目的只是在做接班为毛二世的准备,还美其名曰,“自己有儿子,不派他去抗美援朝,保家卫国,又派谁的儿子去呢?”何其虚伪。不期“聪明反被聪明误”,虽有老彭像祖宗一样供着,有密不透风的警卫护着,在本以为万无一失的司令部里却因一碗蛋炒饭而被夺命,破了老毛世袭皇位的大梦。命也,运也,只能是庆幸天佑中华,免了沦为西朝鲜的厄运。江山失传人,由此和彭大将军又结了一桩难解之怨,倒霉的老彭何其冤哪。牙呲必报的毛终于在此后的庐山会议和文革中,新账老账一起算,使彭生不如死,最终要了性命,也算报了夺子之恨。
    
    今天,如再有战争爆发,那些如罗援、金一南之流的战争狂人们大概连老毛的那点虚伪也没有,不仅他们,就是他们的子弟也不会上前线的,他们比当年的罗援逃得更早、更快。那时,他们早忘了这个“江山”是他们的,而要“匹夫有责”,要他人抛头颅、撒热血。也许他们这些“识时务”的“俊杰”,还会仗着历练数十年的娴熟买卖技艺,及时地卖身投靠,将手中的资源再卖个好价钱。最终家破人亡、承受战争苦难的只能是普天下的芸芸众生,只能是被他们视为“低端人口”的劳苦大众。
    
    “呼喇喇似大厦倾,昏惨惨似灯将尽”,宽衣帝横空出世,为抓大权除异己,祭出反腐的法宝,在朝野上下、军队内外大抓贪官腐吏,意图撑住将倾的大厦。不难预见,这种换汤不换药、选择性的反腐,只能一时有效,就像一个拙劣的裱糊匠,在外墙上贴几张画纸、涂几层耀眼的颜料只能自欺欺人地骗骗眼球,岂能挽救梁歪柱折的大厦倒塌的命运。那些不“露头”的老虎、不“乱飞”的苍蝇,被依各种借口庇护下来,大量的腐败分子仍藏匿军中,永远打不尽、拍不完,就像早已扩散到全身每个细胞的癌一样,无论什么样的手术、化疗、放疗都不能真正遏制。在一个一党专制的极权社会里,没有法制、没有监督、没有公正的环境下,腐败就像韭菜一样,割了一茬又会长出更茂盛的一茬来,真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更会“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可以预见,这支银样镴枪头的腐朽之旅,一旦有战事,惨败和覆灭只能比当年的北洋水师更甚。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67053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黄东:必须为北洋水师平反(下) (图)
·黄东:必须为北洋水师平反(上) (图)
·陈破空:惊人相似的解放军与北洋水师
·从北洋水师结局看当经中国命运/李天翔
·黄海"丹东一号"沉船确认为北洋水师致远舰 (图)
·黄东:必须为北洋水师平反(中)
·台湾前海军军官著书 还原甲午海战 为北洋水师翻案
·北洋水师军舰舰史(图)
·北洋水师是这样覆灭的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一前一后的交通事故与一前一后的慰问电
  • 孙政才的龙袍为何带来灾难
  • 由沙甸事件看胡耀邦“胡乱邦”的一面
  • 马克思民族理论荒谬透顶,简论中国民族问题解决之道
  • 禁止饿鬼罗斯进入大西洋、印度洋
  • 中国何时举行真的封禅大典(文字版)
  • 國台辦劉結一:對國民黨絕望,對民進黨失望,台灣民意的出
  • 崖山之后再无封禅
  • 海峡两岸终于对等了
  • 一個嚴峻的國家危機和前所未有的歷史機遇並存;催生失敗主
  • 习近平要是真搞封禅大典就好了
  • 雪野遇梅
  • 中国整合世界都15年了,欧洲人假装不知道
  • 中国成语PK英国诗剧
  • 良好的资本主义和坏资本主义
  • 一个幽灵正在台湾徘徊
  • 博客最新文章:
  • 生命禅院生命禅院里诞生了45尊仙佛/浑沌元初
  • 点滴人生香港日記(116)--狗年戲筆
  • 谢选骏德国应该安于二流地位
  • 藏人主张美海軍太平洋司令:忽視中國成為全球領導者的野心,自己要
  • 牧草地謝松齡:更新的聖節
  • BURMA-缅甸风云缅甸大部分人极贫困
  • 遇罗锦令人感动的“传奇时代”
  • 吴倩你们的耶稣:我钟爱的追随者,你们就是我的教会。
  • 李芳敏14400019我又告訴你們,你們當中若有兩個人,在地上同心為甚麼事
  • 谢选骏白人殖民主义卷土重来
  • 张杰博闻审判“四人帮”是法律审判还是政治审判
  • 雷声毛贼东年代拍马屁也危险,不小心就拍到了马腿上
  • 藏人主张失去了獨立國格的意志,自由臺灣將失去一切
  • 高山流水論生產過剩
  • 郑恩宠全盘否定官派律师并不可取
  • 藏人主张前所未有有利於台灣的歷史機遇是什麼?
  • 谢选骏历史弄人还是人弄历史
    论坛最新文章:
  • 墨西哥7.2级地震 直升机失控 地面死亡人数升至13人
  • 中资收购芝加哥证券交易所被美国证交会否决
  • 俄罗斯在美国启动诉讼欲收回外交财产
  • 俄干预美国选举调查起诉首批俄罗斯嫌疑人
  • 墨西哥7.2级地震 直升机失控酿地面两人死亡
  • 春运云端突破人工智能纾缓压力
  • 费加罗报:中国将有争议的南海岛礁都军事化了
  • 尼日利亚鱼市自杀恐袭19死70伤
  • 春晚《丝路山水地图》的多元诠释
  • 钢铝材:中国称将对美国制裁做出反击
  • 叙利亚库尔德人武装指控土耳其使用毒气弹
  • 法国监狱人满为患外籍人占22%
  • 台湾猎雷舰弊案侦结庆富遭求处重刑官员全部脱身
  • 土耳其外长:对美国关系恢复正常化
  • 16岁女选手为法国在平昌夺得第七块奖牌
  • 涉干预美选举 美特检起诉13名俄国人
  • 慕尼黑安全会议开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