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李延明:十月革命未能实现社会形态的转变
(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2月10日 转载)
    
    来源:网络
    

    十月革命由两个部分组成:一、布尔什维克党暴力夺取政权。二、按照马克思对共产主义社会的设想,用这个政权的力量对经济关系进行改造,使社会由资本主义变成共产主义社会第一阶段,也就是列宁所说的社会主义。只有具备第二部分,十月革命才能称为社会主义革命。
    
    按照马克思的设想,共产主义社会(即社会主义社会)是整个社会成为一个唯一的经济实体,由社会中心对物的生产条件和消费品直接分配(先按劳分配,条件成熟再按需分配),没有阶级,没有政党,没有国家,没有商品和货币。而经过几十年的奋斗,苏联仍然存在着政府所有和劳动者集体所有的众多经济实体;劳动者同物的生产条件结合要通过雇佣的形式;生产要素和产品在不同的经济实体之间流动要经过商品和货币的形式,即便政府通过计划对社会经济进行宏观调控,也要遵循价值规律,而不是按比例把社会劳动直接分配于不同的部门;在政府所有制的经济实体内部,消费品是按能力和资历分配,辅助以局部范围内的多劳多得,而不是不经过商品货币的按劳分配;还存在着阶级和具有镇压职能的即本来意义上的国家。所有这些都表明,布尔什维克党没有实现马克思所说的那种社会主义(其实也没有实现列宁所说的那种社会主义),没有使经济的社会形态转变为第一阶段的共产主义社会。
    
    由此可见,十月革命既有成功的部分,也有不成功的部分。布尔什维克党暴力夺取政权是成功的,而用这个政权改变经济的社会形态是不成功的。
    
    为什么会出现这个结果?
    
    这是因为,布尔什维克党是实体性事物,而经济的社会形态是关系性事物。实体与关系处在不同的维度上,属于两个不同的范畴。布尔什维克革命是这个党为改变自己地位而进行的对原有国家统治集团的革命,是两个实体性事物之间相互地位的改变,需要并且可以通过两个实体之间的搏斗来进行。而经济的社会形态的转变是同一个实体(如俄罗斯民族)自身发展过程中的质变,是它的不同发展阶段之间的转换,是自身形态的演变。显然,就像一个人可以通过搏斗打倒另一个人一样,像两只蝌蚪争夺食物或者地盘一样,作为有生命的实体采取的行动,无产阶级革命是可以人为进行的[1]。然而,就像地球大气层的运动不能决定甚至不能影响地壳内部的运动和变化一样,人这种实体的活动,包括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之间的斗争,也不能决定甚至影响处于另一个维度的经济的社会形态的变化,不能使资本主义的社会形态变成共产主义的社会形态。不但仅是历史合力组成部分之一的无产阶级的活动不能改变社会形态,而且各种社会群体共同活动形成的合力也不能改变社会形态。经济的社会形态从资本主义向共产主义的转变,就像小麦发芽、出苗、分蘖、拔节、抽穗、扬花、灌浆一样,像蝌蚪变青蛙、蛹虫变飞蛾一样,是同一个实体自身发展过程中的质变,是它的不同发展阶段之间的转换,是自身形态的演变。这样的转变是不能通过搏斗或“建设”等行动人为去实现的,它只能以细胞分裂和分化的方式和平演变。不仅十月革命不可能实现这样的转变,而且任何由人群进行的革命都不可能实现同类的转变。如果硬要这样做,只能破坏社会机体原有的生命机制,使之伤残或者病变,无法健康发展甚至无法正常存活。苏联以及追随苏联进行“社会主义革命”的国家出现的情况正是这样。
    
    更简单一些说,就是实体互动与关系演变根本就“不搭界”,实体互动不能解决关系演变问题。这并不是说实体互动、人与人之间的博奕没有意义,而是说实体互动、人与人之间的博奕只能解决人与人之间的相互地位或者态势问题,不能解决人们活动的样式问题,尤其是不能解决整个经济的社会形态改变的问题,不具有改变社会形态的意义。俄国布尔什维克党能够夺取政权,却不能使社会由资本主义转变为共产主义社会第一阶段,已经充分证明了这一点。我们今天纪念十月革命一百周年,必须认清这个基本事实。
    
    苏联不仅没有建成第一阶段的共产主义社会,而且,由于政府不具有对全社会的经济变化做出快速反应的能力,商品流通从而商品生产未能顺利发展,经济效益差,价格体系不合理,商品短缺,引起了民众的强烈不满。苏联存在的这些问题,在追随苏联进行“社会主义革命”的我国同样也是存在的。时间一长,与没有强行改变社会经济关系,而是顺其自然发展的国家或地区相比,这种社会经济样式的劣势就显现了出来[2]。人们在经过长期的实践以后,终于认识到,要想使经济形式适合现阶段生产力和生产方式的状况,就必须按照社会发展原有的轨道,与强行改造前社会经济已经达到的阶段接续上,通过恢复私营经济和个体经济,来恢复多种经济成分并存的格局,在这个基础上由市场机制对社会生产实行调节,由此而循序渐进。而这与十月革命后俄国布尔什维克党努力的方向是相反的,也与我国20世纪五十年代至六十年代努力的方向是相反的。我国在20世纪八十年代开始的改革开放,就是对十月革命后强行改变社会生产关系和交换关系所造成后果的纠正。在进行了这样的改革以后,这些国家的经济普遍获得较大的发展,人民生活水平得到较大的提高。我国成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俄罗斯也成为“金砖国家”之一。
    
    在暴力夺权的场合,因为权力是自己抢来的,不是选民赋予的,所以暴力夺权的胜利者必然实行专政[3],必然不会听命于占人口绝大多数的没有参与夺权的社会其它成员,不会让自己的命运取决于全体公民以投票方式进行的选择。既然其命运不由选民决定,而由自己决定,那么就势必成为特权阶级,高踞于整个社会之上。因此,特权阶级是暴力革命的必然产物。官僚特权阶级同平民阶级的矛盾,很难不成为这样产生的国家内部的社会主要矛盾。
    
    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一个世纪的历史事实证明,用暴力手段改变经济的社会形态不但没有成功,而且还造成了大量反人道的恶果。共产主义和马克思主义的声誉主要就是被这种手段败坏的。
    
    作为把自己的意志强加于人的一种手段,暴力行动只有在人们受到暴力侵害的情况下才应当采取,目的仅仅在于使对方不能把意志强加于我。在民主的条件下暴力行动并不具有正义性和合理性。暴力只能解决政权更替问题,不能解决社会形态更替问题[4]。企图用暴力建立共产主义社会,无异于缘木求鱼。如果历史条件迫使共产主义者采取暴力形式夺取政权,那么一旦成功,就应该立即把国家主权还给全体公民,由全体公民通过普选决定由谁执政。
    
    事实表明,在共产主义者的人为努力之外,“花自飘零水自流”,资本主义国家内生产资料占有方式正在日益社会化。近半个世纪以来,在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里,企业的产权制度变化的主要内容就是企业产权的分散化、多元化和社会化,与此相伴随的则是企业所有者职能的替身化。从19世纪后半叶起,企业制度已经从业主制,中间经过“经理资本主义”,转向“信托资本主义”。现在,企业产权中的资本所有权﹑资本经营权(即企业所有权)、企业经营权三者已经分离。联合起来的私人资本、社会集体的联合资本和法人社会资本,这三种产权形态和经典私人资本一起,形成了現代企业主体多元的产权结构。企业所经历的上述三个发展阶段,清楚地向我們展示了私有产权被不断扬弃,企业在法权意义上日益成为社会化经济组织的过程。正如恩格斯所说的:“从马克思的观点看,迄今为止的整个历史,就重大事件来说,都是不知不觉地完成的,就是说,这些事件及其所引起的后果都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要么历史事件的参与者所希望的完全不是已成之事,要么这已成之事又引起完全不同的未预见到的后果。”[5]通过资本积聚、集中,相互渗透,资本重组,股份公司的N次方越来越大,跨国公司已经在经济上达到与国家相匹敌的程度。因为人类历史上的任何一个经济实体内部都是计划经济[6],所以除了政府对社会生产的宏观调控以外,股份公司的规模发展到多大,计划调节的范围就跟进到多大或者说扩展到多大。在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马克思所预测过的趋势比一个多世纪前不是减少了,而是又增加了很多。在这些国家里,体力劳动同脑力劳动的差别、工业生产同农业生产的差别、城市同乡村的差别越来越小。虽然雇佣劳动制仍然存在,但是雇佣劳动者的状况已经逐渐改善,其公民利权日益得到保障。在政治方面,主权者范围向下层居民的扩展使得政府政策已经在越来越大的程度上受到广大选民的影响,社会福利进一步向全民普及。当代世界不是与马克思的推测背道而驰,而是向与马克思的推测相同的方向演变,这个事实表明马克思的推测具有惊人的科学性,即便没有其它成就,也是很了不起的事情。当代社会发展的已有趋势表明,资本主义向共产主义的转变是不依人的意志为转移的,既不能被人为实现,也不能被人为阻止。我对此具有充分的信心。
    
    (2017年9月29日于北京大学英杰交流中心)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30035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视频:十月革命,如何改变了人类命运?
·梁京:十月革命的遗产及其挑战
·从“十月革命”百年定评,看习近平开万世太平新时代/陈泱潮
·魏京生:什么是十月革命
·高洪明:俄国十月革命之我见
·俄历史学家:“十月革命”应为“十月反革命” 列宁遗产是共产党假恶斗 (图)
·程映虹:十月革命是知识分子的鸡汤,政治家的鸡蛋
·十月革命给中国带来的并不是马克思主义/北木观察
·“十月革命”百年评述/陈泱潮
·丁学良:“十月革命”的百年余威
·周晓辉:“十月革命一声炮响”原来是政变
·张博树谈十月革命对俄罗斯现代文明的影响 (图)
·普京为何低调庆祝十月革命一百周年 (图)
·共产主义已经死去:写在十月革命100周年 (图)
·胡平:写在十月革命100周 (图)
·林保华:十月革命一百周年,习太宗新时代元年 (图)
·管见:“十月革命”的教训 (图)
·十月革命百年:今天的布尔什维克在北京
·专家:中国也深受十月革命之害
·十月革命与朝核危机 (图)
·强调“初心”的习近平为什么回避十月革命一百周年/张博树
·十月革命100年,反思中国告别革命后遗症
·太阳史家:俄国“十月革命”的总结
·列宁靠德皇资助发动“十月革命” 比沙皇残忍 (图)
·十月革命与“共产共妻”
·苏俄「十月革命」究竟是怎么回事?——克伦斯基访谈录
博客最新文章:
  • 张杰博闻关闭人生的手机
  • 谢选骏赤字赤字,最后会把国家赤化——饮鸩止渴的美国赤字
  • 移民秘笈纪先生被ICE抓捕----结婚程序有问题
  • 谢选骏科学起源于神话,炎黄都是怪物大力神
  • 明暗經緯錄好一個愛台灣的民進黨政府
  • 谢选骏毛泽东的鞑子奴性
  • 李芳敏14400021那時,彼得前來問耶穌:「主啊,如果我的弟兄得罪我,我
  • 天路灵语活水周报(第165期)
  • 谢选骏德国已经断了脊梁骨吗
  • 喻智官永远的独一无二——王若望冥诞一百周年祭
  • 藏人主张台灣只要叫中華民國中共就不會打過來?
  • 半空堂開苞今昔談
  • 生命禅院生命禅院里诞生了45尊仙佛/浑沌元初
  • 点滴人生香港日記(116)--狗年戲筆
  • 谢选骏德国应该安于二流地位
  • 藏人主张美海軍太平洋司令:忽視中國成為全球領導者的野心,自己要
  • 牧草地謝松齡:更新的聖節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