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周皓生:论实现共产主义的条件
(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2月10日 转载)
    
    来源:华夏文摘
    

    以圣西门、傅立叶和欧文为代表的空想共产主义,是一种无条件的共产主义。空想共产主义者认为,无论何时何地,只要人民按照他们所说的去做,共产主义就可以实现。马克思主义里的共产主义,即所谓的科学共产主义,是一种有条件的共产主义。马克思主义认为共产主义并不是在任何的历史条件下都可以实现的。根据马克思的历史唯物主义,实现共产主义的条件是一种客观的条件,所以当这种条件一旦得以满足,共产主义就一定会来到。这为共产主义戴上了科学的桂冠。
    
    关于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马克思在《政治经济学批判》中做了简明扼要的论述[1]:“人们在自己生活的社会生产中发生一定的、必然的、不以他们的意志为转移的关系,即同他们的物质生产力的一定发展阶段相适合的生产关系。这些生产关系的总和构成社会的经济结构,即有法律的和政治的上层建筑坚立其上并有一定的社会意识形式与之相适应的现实基础。物质生活的生产方式制约着整个社会生活、政治生活和精神生活的过程。不是人们的意识决定人们的存在,相反,是人们的社会存在决定人们的意识。社会的物质生产力发展到一定阶段,便同它们一直在其中活动的现存生产关系或财产关系(这只是生产关系的法律用语)发生矛盾。于是这些关系便由生产力的发展形式变成生产力的桎梏。那时社会革命的时代就到来了。随着经济基础的变更,全部庞大的上层建筑也或慢或快地发生变革。在考察这些变革时,必须时刻把下面两者区别开来:一种是生产的经济条件方面所发生的物质的、可以用自然科学的精确性指明的变革,一种是人们借以意识到这个冲突并力求把它克服的那些法律的、政治的、宗教的、艺术的或哲学的,简言之,意识形态的形式。我们判断一个人不能以他对自己的看法为根据,同样,我们判断这样一个变革时代也不能以它的意识为根据,相反,这个意识必须从物质生活的矛盾中,从社会生产力和生产关系之间的现存冲突中去解释。无论哪一个社会形态,在它们所能容纳的全部生产力发挥出来以前,是决不会灭亡的;而新的更高的生产关系,在它存在的物质条件在旧社会的胎胞里成熟以前,是决不会出现的。”我们看到,马克思认为生产力是历史发展的唯一的决定性因素或变量。换句话说,仅仅生产力一项,就包含了社会形态变革的充分条件[2],这就像出了枪膛的子弹,从它的初始条件,我们可以计算在任何距离子弹的高度。难道事情就这么简单吗?
    
    一八七七年美国学者摩尔根出版了《古代社会》一书。在考察了美国印地安人的部落后,他把人类的发展史分成蒙昧时代、野蛮时代和文明时代,抛弃了以石器时代、铜器时代和铁器时代等等来划分的传统方式。马克思逝世后,留下了一部关于《古代社会》的摘要。恩格斯根据此手稿写了《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一书。在野蛮时代,氏族部落实行原始共产主义,没有阶级。男人打猎,打鱼,制造生产工具,也打仗。女人做家务,准备食物和做衣服等等。家务一般是几家甚至很多家一起做。所有的财产都是公有:房子、菜园和船等等。这就是氏族部落的生产方式。铜器出现后,氏族部落的生产已有了畜牧、农业和手工。生产力已经发展到可以提供比维持生活更多的产品。另一方面,氏族的成员也越来越忙,需要新的劳力。于是他们就把战俘变为奴隶。这就是第一次社会大分工,产生了主人和奴隶,剥削者和被剥削者。这是一种新的生产方式。这种生产方式的不断扩大发展,开始瓦解氏族部落:畜牧业的牲口渐渐地变为私有,由牲口和奴隶获得的产品成为男人的私有财产。男系氏族产生了。铁器出现后,人可以大面积地开荒和耕种。农业开始种植水果,生产酒和食油。另一方面,金工和手工也在不断发展。这么多的生产活动,已经不可能由单个个体同时完成。这就有了第二次社会分工:手工业从农业中分了出来。财富的积累越来越快,贫富差别越来越大,最终导致了氏族部落的瓦解:公有财产全部被瓜分,土地被分到每个家庭。随着阶级的出现,国家也就出现了。但是,在描述氏族部落的没落时,恩格斯写道:“···如果不是对财富的贪欲把氏族成员分成富人和穷人,如果不是‘同一氏族内部的财产差别把利益的一致变为氏族成员之间的对抗’(马克思语),如果不是奴隶制的盛行已经开始使人认为用劳动获取生存资料是只有奴隶才配做的、比掠夺更可耻的活动,那末这种情况是决不会发生的。”这是《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一书中最值得思考的一段,因为这意味着,即使生产力发展了,如果没有“对财富的贪欲”,社会形态的变革也是不可能的。所以,生产力并不包含社会形态变革的充分条件。充其量,生产力的发展只是社会形态变革的必要条件。现在我们不可能像用距离来计算子弹的高度那样,光用生产力来确定社会形态的变革了。
    
    恩格斯还进一步写道[3]:“以这些制度为基础的文明时代,完成了古代氏族社会完全做不到的事情。但是,它是用激起人们的最卑劣的动机和情欲,并且以损害人们的其他一切秉赋为代价而使之变本加厉的办法来完成这些事情的。卑劣的贪欲是文明时代从它存在的第一日起直至今日的动力;财富,财富,第三还是财富,——不是社会的财富,而是这个微不足道的单个的个人的财富,这就是文明时代唯一的、具有决定意义的目的。如果说在这个社会内部,科学曾经日益发展,艺术高度繁荣的时期一再出现,那也不过是因为在积累财富方面的现代一切成就不这样就不可能获得罢了。”完全正确!现代文明,乃至生产力的发展,全都源于对财富的贪欲。对财富的贪欲瓦解了原始共产主义,那么反过来,要实现共产主义,就要限制或消除对财富的贪欲。人类能够摆脱对财富的贪欲吗?笔者认为不可能。人类就是生活在这样一种矛盾之中:既文明,又贪婪。
    
    马克思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中提到了实现共产主义的另一些条件,他写道[4]:“这种‘异化’(用哲学家易懂的话来说)当然只有在具备了两个实际前提之后才会消灭。要使这种异化成为一种‘不堪忍受的’力量,即成为革命所要反对的力量,就必须让它把人类的大多数变成完全‘没有财产的’人,同时这些人又同现存的有钱有教养的世界相对立,而这两个条件都是以生产力的巨大增长和高度发展为前提的。另一方面,生产力的这种发展(随着这种发展,人们的世界历史性的而不是地域性的存在同时已经是经验的存在了)之所以是绝对必需的实际前提,还因为如果没有这种发展,那就只会有贫穷、极端贫困的普遍化;而在极端贫困的情况下,必须重新开始争取必需品的斗争,全部陈腐污浊的东西又要死灰复燃。其次,生产力的这种发展之所以是绝对必需的实际前提,还因为:只有随着生产力的这种普遍发展,人们的普遍交往才能建立起来;普遍交往,一方面,可以产生一切民族中同时都存在着‘没有财产的’群众这一现象(普遍竞争),使每一民族都依赖于其他民族的变革;最后,地域性的个人为世界历史性的、经验上普遍的个人所代替。不这样,(1)共产主义就只能作为某种地域性的东西而存在;(2)交往的力量本身就不可能发展成为一种普遍的因而是不堪忍受的力量:它们会依然处于地方的、笼罩着迷信气氛的‘状态’;(3)交往的任何扩大都会消灭地域性的共产主义。共产主义只有作为占统治地位的各民族‘一下子’同时发生的行动,在经验上才是可能的,而这是以生产力的普遍发展和与此相联系的世界交往为前提的。”所以,“生产力的巨大增长和高度发展”,只是满足了实现共产主义的一个必要条件。马克思在这里揭示了实现共产主义的第三个必要条件是“把人类的大多数变成完全‘没有财产的’人,同时这些人又同现存的有钱有教养的世界相对立”。我们应该看到,时至今日,这个必要条件已不存在。顺便说说,实际上,资产阶级革命也是由贫苦的人–农民来支持。恩格斯在《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1892年英文版导言中写道:“资产阶级的第二次大起义,发现加尔文教就是现成的战斗理论。这次起义是在英国发生的。发动者是城市中间阶级,完成者是农村地区的自耕农。很奇怪的是:在资产阶级的这三次大起义中,农民提供了战斗大军,可是农民这个阶级在胜利后由于胜利带来的经济后果反而免不了破产。克伦威尔之后100年,英国的自耕农几乎绝迹了。如果没有这些自耕农和城市平民,资产阶级决不会单独把斗争进行到底,决不会把查理一世送上断头台。”
    
    在这里不能不对列宁主义作一些批判。列宁主义完全无视实现共产主义的条件,在贫穷落后的俄国闹革命,浪费了无数无辜的生命,最后以失败告终。在这场残酷的试验中,我们看到了实现共产主义另一个必要条件,那就是要消灭社会分工。恩格斯在《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中写道:“自从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在历史上出现以来,由社会占有全部生产资料,常常作为未来的理想隐隐约约地浮现在个别人物和整个整个派别的头脑中。但是,这种占有只有在实现它的实际条件已经具备的时候,才能成为可能,才能成为历史的必然性。正如其他一切社会进步一样,这种占有之所以能够实现,并不是由于人们认识到阶级的存在同正义、平等等等相矛盾,也不是仅仅由于人们希望废除阶级,而是由于具备了一定的新的经济条件。社会分裂为剥削阶级和被剥削阶级、统治阶级和被压迫阶级,是以前生产不大发展的必然结果。只要社会总劳动所提供的产品除了满足社会全体成员最起码的生活需要以外只有少量剩余,就是说,只要劳动还占去社会大多数成员的全部或几乎全部时间,这个社会就必然划分为阶级。在这被迫专门从事劳动的大多数人之旁,形成了一个脱离直接生产劳动的阶级,它掌管社会的共同事务:劳动管理、国家事务、司法、科学、艺术等等。因此,分工的规律就是阶级划分的基础。但是,这并不妨碍阶级的这种划分曾经通过暴力和掠夺、欺诈和蒙骗来实现,这也不妨碍统治阶级一旦掌握政权就牺牲劳动阶级来巩固自己的统治,并把对社会的领导变成对群众的加紧剥削。”恩格斯虽然没有亲自经历俄国十月革命,但他说得多么地准确啊!十月革命后,俄国人正是由于分工,由于“劳动还占去社会大多数成员的全部或几乎全部时间,”而产生了新的阶级划分:统治阶级、工人阶级和农民。被剥夺者剥夺了剥夺者,就成为剥夺者了,这就是规律。所以,不消灭社会分工,革命也枉然。社会分工能不能被消灭?如果能,社会分工如何被消灭?这些问题超出了本文的范围。
    
    马克思的科学共产主义是有条件的共产主义。但是,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并不是自恰的理论。把马克思和恩格斯所有的不同的论断都集中起来后,我们看到生产力的发展只是社会形态变革的必要条件,从而也只是是实现共产主义的必要条件。对财富的贪欲瓦解了原始共产主义,却使得人类走向文明。反过来说,限制或消除对财富的贪欲是实现共产主义的另一个必要条件。发达的生产力,能提供足够的生活必需品,但却永远不能满足对财富的贪欲。另外,去实现共产主义还要求“把人类的大多数变成完全‘没有财产的’人,同时这些人又同现存的有钱有教养的世界相对立”。这个必要条件至少在发达国家已经消失。最后,如果不消灭社会分工,革命后还会产生新的阶级。
    
    二○一八年一月
    
    [1]《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十三卷。
    [2]充分条件,就是一旦这些条件得到满足,所期望的结果就一定出现。必要条件,就是起码的条件。即使有了这些条件,所期望的结果也不一定能出现。但是没有了这些条件,所期望的结果就一定不会出现。
    [3]制度即私有制。
    [4]“异化”指的是国家机器。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75031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高洪明:我之共产主义面面观
·施教:介绍谢选骏《百年马拉松势必与共产主义决裂》
·黄克文牧师《生活与信仰》第八集:共产主义源于基督教吗?腐败的政府可以反对吗?
·共产主义已经死去:写在十月革命100周年 (图)
·高洪明:共产主义裹挟中国乃强弩之末
·纽约,曾经的美国共产主义之都
·法新社:红色皇帝习近平决意拯救中国共产主义 (图)
·高洪明:共产主义离人类有多远?
·鲍彤:维权与共产主义 (图)
·蔡霞:左转倒退正是歪曲共产主义理想
·何清涟:共产主义幽灵又在世界游荡 (图)
·共享单车——真正的共产主义? (图)
·共产主义启发了美国人 (图)
·共产主义何以吸引百年前的国人?/梅雨亭
·共产主义思潮何以席卷中国?
·随想:语言和共产主义 /吕洞宾
·共产主义和社会主义的演变(魏京生)
·一平:共产主义与欧洲文明传统 (图)
·马萧:人权捍卫者、“共产主义”之批判以及西方世界的“和平”橄榄枝 (图)
·祝贺多力坤•艾沙荣获共产主义受害者纪念基金会奖
·习近平要把北京打造成共产主义新橱窗
·不要对共产主义心存幻想 (图)
·习近平“留学美国”不惜一切救共产主义 (图)
·“共产主义接班人”不得参加教会活动 (图)
·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的新任务 ── 当媒婆
·共产主义如何影响中国游客去哪里
·共产主义风投:梦想小镇-政府驱动的中国创业潮 (图)
·前美官员坎贝尔:习近平是共产主义忠实信徒
·媒体看中国:恩格斯故乡成了“共产主义迪斯尼” (图)
·云南生命禅院的共产主义实验
·云南山沟的共产主义实验 遭政府恐吓破坏 (图)
·前妻:薄熙来是执迷共产主义的理想主义者
·学习时报:对不信仰共产主义的党员喝一声“你危险了”
·党报:对不信仰共产主义的党员喝一声"你危险了"
·河南新乡共产主义大桥附属桥坍塌 2人被埋遇难
·“共产主义”不再
·河南在建大桥坍塌 系当地共产主义大桥附属工程
·胡德华透露:太子党因争论共产主义信仰动手打架 (图)
·神文导读:共产主义乃是宇宙的真理 (图)
·外媒:看看现在的中国,还剩下多少共产主义
·红色高棉兴衰系列(1)西哈努克复辟和共产主义渗透 (图)
·摒弃共产主义 胡耀邦曾解释四个原因 (图)
·重温共产主义天国蓝图:谭震林1958年的报告
·蒋介石为当黄埔军校校长:表态愿为共产主义而死
·共产主义南街村的背后(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