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胥志义:“血汗工厂”能否战胜“福利国家”的哥德巴赫猜想
(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1月03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秦晖先生曾以东德和西德为例,假定东西德没有统一,而东德的昂纳克采用中国式的对外开放政策,建立低收入低人权的“血汗工厂”发展外向经济,东德体制是否能战胜西德进而吞并西德?此命题的讨论,从广义上说,是十八世纪的血汗资本主义能否战胜二十一世纪的文明资本主义的讨论。由于这种情况没有出现,只是一种假设,我把其称为哥德巴赫猜想,核心内容是:非发达国家的低人权低收入(低工资),所带来的商品低价格,在全球化背景下,是否会对有着高工资、高福利,并存在强大工会组织的发达国家形成威胁?从而迫使发达国家降低工资,削减福利,并使西方国家陷入政治动乱?
    
     这种推测并非完全没有道理。那些长期落后的国家,由于封闭,人民收入与发达国家相比,出现了高达十倍甚至几十倍的差距。一旦开放,融入全球化,发达国家的资本技术因其低劳力成本进入,同时,廉价产品冲击发达国家的高价产品。由此既带来落后国家经济的快速发展,也带来发达国家的经济停滞。经济学上把其称为“产业转移”。所谓的“中国崛起”,便是这种产业转移的结果。而美国的“占领华尔街”,也与美国制造业萎缩,失业人员增加有关。所以,“血汗工厂”确实对西方国家形成强大冲击。但“血汗工厂”一定能战胜“福利国家”(发达国家)?

    
    一,生产效率的区别
    
    东西德工人的收入(包括福利)差距并不完全是政治制度带来的,比如有无民主自由呀,有无强大的工会呀,它更取决于两国经济发展水平差距,即生产效率差距。高人权确实可以增加工人对抗资本权力的力量,使资本家难以建立血汗工厂,民主制度则会逼迫政府增加社会福利。但西方国家的高工资高福利从根本上说是建立在它们的高效率基础之上。否则它就不可能长期维持下去。西德工人比东德工人收入高,主要是西德的生产效率更高。高效率可对冲很大一部分高劳力成本。只有当东西德工人收入的差距达到足够大,西德的高生产率无法对冲因高收入带来的高劳力成本时,才会产生产业从西德向东德的转移。
    
    这里有一个国家间的生产边际成本比较。边际成本当然与劳力成本有关,但也与生产效率相关。生产效率是一个综合性因素,它与设备(机器)、技术、管理以及工人素质相关。血汗工厂之所以叫血汗工厂,是把劳工看作是低素质的工具。而一些高技术,高效率的企业,需要的是高素质工人。西德的工人与东德的工人相比,显然素质更高,否则就无法解释西德的先进与东德的落后。所以产业转移只会发生在那些较低技术层次,劳动密集、劳力成本构成企业成本大部分的行业,那些需要高素质工人才能保证企业高生产效率的产业,不会转移。我们看到,所谓的中国制造,要么是一些低技术的劳力密集型产业,要么只是高技术产品的简单加工车间,技术、管理和设计等,仍在西方。只要先进技术、先进管理,和高素质的人才仍在西方,西方就不可能被打败。当然也就是西德不可能被东德打败。除非东德也有高技术,高管理,高素质人才,但那正与政治制度相关。如果东德有了高技术,也不可能成为只是加工生产的血汗工厂,那就不是我们所理解的东德体制打败西德,而是西德体制打败东德。
    
    低技术产业和高技术产品的加工环节向低收入和低人权的东德转移。确实可能给西德带来很大问题,失业工人可能增加,工人的收入可能下降,国家福利也可能被迫下降。但绝不会使西德“崩溃”。除了上面所说的高技术高效率的产业不会转移之外,还在于只要西德工人的收入和福利下降一部分(仍比东德高),就能使东西德两个国家之间的生产边际成本趋同,一旦生产边际成本趋同,产业转移就会停止。通过劳力成本竞争,东德的低收入低人权确实可能拉低西德工人的收入和福利,却绝不会使西德工人收入与东德相同。西德工人总会比东德工人收入更高。他们的差距最终会停留和表现在两国生产效率的差距上。
    
    什么叫“中等收入陷阱”?那些落后国家,由于长期封闭,人民收入与发达国家相比,出现十倍甚至几十倍的差距,一旦开放,外国资本技术因其低劳力成本进入,同时具有竞争力的廉价产品进入世界,由此带来经济快速发展。但这是由低劳力成本而非生产效率的提高带来的。一旦人民收入有提高,达到一定水平,其生产边际成本接近发达国家,国外资本技术就会停止进入,同时产品竞争力下降,经济发展走向停滞。中等收入与发达国家高收入的差距,就是两国生产效率的差距。如果中等收入国家不能提高生产效率,就只能维持中等收入水平,此之谓“陷阱”。十八世纪的血汗资本主义之所以不能战胜二十一世纪的文明资本主义,是因为二十一世纪的资本主义比十八世纪的资本主义效率更高。
    
    二,市场的均衡力量
    
    为了战胜西德,东德必须通过国家暴力长时间压低工人的收入与福利。于是东德的经济会呈现如下特点:A,外向性。由于工人收入被压低,内需只是维持生存需要。生产绝大部分只为出口。B,长期贸易顺差。政府将拥有越来越多外汇。而且这些外汇不能用来提高人民生活水平,否则低劳力成本优势丢失。C,产生一批官员或与权力相勾结的富豪。他们只是通过压榨工人暴富,并不懂经营和技术。也不屑懂经营和技术。D,高度依赖国外的技术,并受制于外国政府的经济政策。
    
    于是,东德经济发展的目的已不是提高人民生活水平,只是为了国家之间的竞争,并打败西德。为此,昂纳克必须采取一系列的手段:A,他必须暴力镇压工人要求增加工资的诉求和行为,站在资本包括国外资本一边。这会使他越来越丧失合法性。B,他在国内不能实行完全自由的市场经济,因为自由的市场经济会逐渐带来劳力收入提高。刘易斯拐点不但存在于农业经济向工业经济转变过程中,也存在于第二产业向第三产业转变过程中。(参见我的《市场经济与贫富差距》)C,只能实现有限的经济一体化,比如,不能实行劳力的自由流动,必须看紧东德人,不让他们因为追求更高工资到西德去。D,必须实行外汇和汇率管制,民间不能拥有外币,货币兑换必须由国家垄断。
    
    血汗工厂战胜福利国家,是通过产品市场竞争来进行,即经济一体化来进行。经济一体化本质上是打破国界的市场化。东德要保证战胜西德,一方面要坚持市场化,另一方面又要限制市场化。这就产生矛盾。或许昂纳克在国内足够冷血,并有足够能力把国内的不满压下去,把东德变成一个行动一致,共同对外的大血汗工厂。但他无法实现国家间的市场均衡。比如一个最难甚至根本无法解决的问题是如何处理那些不断增长的外币。外币一定要化出去,不然就是一堆纸。而外币只能购买国外的商品、技术和服务。你出口多少某类产品到西德,就必须购买西德多少另类产品,西德就有同等规模的另类生产和产业,如何能被打败?
    
    假定昂纳克完全不考虑均衡,不买或少买西德的商品。那会产生什么情况?他要在本国不停印钞,以支付工人工资。但这些货币没有实物作为基础(实物都到西德去了)。同时,西德则可多印钞来购买东德商品,实行不劳而获(不以商品而以货币来交换东德的商品)。经济一体化必然要求货币一体化。货币一体化可以使用统一货币,也可使用不同货币,但必须实行货币自由兑换,以使不同货币的含金量,能大体反映其代表的实物价值。如果昂纳克通过强硬手段,控制货币兑换率(汇率)来支持出口,限制进口,短时间内可起作用,时间一长,被打败一定不是西德,而是东德。所以很难长时间延续。而货币的管制(包括兑换的管制和汇率的管制)一旦松动,血汗工厂即被打破。
    
    中国现在说美欧在“围剿”中国,其中就有货币“围剿”一说,但那不是国家“围剿”,而是市场“围剿”。
    
    三,专制的“动乱”与民主的“动乱”
    
    在东德建立血汗工厂,廉价产品出口到西德,同时会给东德与西德带来动乱。东德工人不堪血汗工厂的压迫,会奋起反抗,这种反抗虽表现为要求提高收入,但其本质却是追求个人权利与自由,是对体制的反抗。西德的反抗则是纯利益的不满,并非对体制的颠覆。这一反抗源于西德经济结构调整过程中的矛盾。
    
    资本主义在发展过程中,经常产生经济结构调整的矛盾。比如,机器先进性的发展,使其可以代替工人,会增加社会的失业。西方国家历史上就曾出现过工人为了就业而砸机器的事。但社会本身就具有自我发展机制,即在工业生产日趋先进化过程中,带来第三产业的发展。使这些因机器日趋先进而失业的工人有重新就业的机会和可能。但第三产业的发展既滞后于机器先进性发展,又很缓慢,就会出现工人失业了,但第三产业又还未发展起来的矛盾,即经济结构调整过程中的矛盾。西方国家福利的产生实际上就是为了对付这一矛盾的措施。它与民主有关,但并非全部是民主的功劳。
    
    西德在血汗工厂冲击下,一部分甚至很大一部分产业将会萎缩,短时间内确实会给社会带来巨大问题。但西德并非无路可走。后工业时代的一个典型特征,是技术研发,设计,管理日趋社会化,它在一定程度上使企业的“软工作”(技术销售等)与“硬工作”(制造加工)相分离。西德完全可以把生产车间放在东德,而把“软工作”放在本国,也一定会放在本国,因为“软工作”只有本国高素质的人才才能很好完成(这正是西德先进的核心)。于是,东西德之间产业的变化,其表现实际上是一种生产分工的变化,西德负责生产的“软工作”,东德负责生产的“硬工作”。所以西德那些丢掉工作的,只是那些负责“硬工作”的人。在一个第三产业比重日趋升高,工业比重日趋下降的后现代社会,这只是较少的一部分人。远不足以使西德“崩溃”。
    
    这部分人可以通过第三产业的进一步发展来消化。而第三产业的进一步发展同样是缓慢的,无法迅速解决这些人的就业。在西德这样的民主国家,政府不能压制民众抗议,所以,即便是少数人,也足以把这个国家闹得天翻地复。但这种“动乱”决不是针对体制,它可能逼迫官员、政府下台(这正是民主的表现),却没有谁要改变这个体制。而政府可能采取的一个政策是对海外资产征税,使那些投资他国,并因低劳力成本获得的高额利润,通过税收返还一部分于国内,以解决在全球生产重新分工过程中,即全球产业地域性结构调整过程中带来的国内矛盾。现在美国正在这么做。
    
    东德的“动乱”则根本不同于西德。昂纳克可能千百次把民众的反抗压下去,但只要有一次没有成功,东德的体制彻底崩溃。
    
    四,唯一的可能
    
    也许昂纳克能力超凡,不但可以压住民众,还可压住贪官,使血汗工厂挣的钱能够全部收归国家,他不把这些钱用于生活,而是用于购买军火,使军事力量空前强大。而西德的民主制度,则会逼迫政府把钱用于民生,军事力量很难强大。东德就可以武力统一西德。但这已经不是体制的竞争,而是武力的竞争,不属于本文讨论的范围。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1123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胥志义:“卖国”是子虚乌有的帽子
·胥志义:“扶贫”与“返贫”
·胥志义:人权进步还是经济进步--改革理念的分水岭
·胥志义:一种“软暴行”——写给新闻界的朋友
·胥志义:一种“软暴行”
·胥志义:“卖国”是子虚乌有的帽子
·胥志义:求助SOS
·胥志义:寻求律师帮助
·胥志义:寻求律师帮助
·胥志义:中南海:艰难的二选一
·胥志义:中南海——艰难的二选一
·胥志义:“中国左派”的“封锁”与“侵略”
·胥志义:中美差距:除了人力,什么都比美国贵
·胥志义:保护私有产权最重要的是保护自由
·胥志义:奥巴马的“不跟你玩”与特朗普的“国家对抗”
·胥志义:特朗普能不能挽救美国的就业岗位?
·胥志义:外汇是中国经济的命脉
·胥志义:地主思维与房地产热
·胥志义:国企与市场经济不相容
·胥志义:李鸿章签割地条约是不是卖国?
论坛最新文章:
  • 中兴:将采取与“美国政府命令相关的行动”
  • 马克龙美国会演讲:伊朗绝不会拥核 气候问题无备用方案
  • 中国游客朝鲜遇车祸后续 死者中包含“乌有之乡”主编等人
  • 脱北者网站:平壤6人出售中国机密电话簿被枪决
  • 北京国际车展序幕媒体造势
  • 伊总统鲁哈尼质疑美法推动新伊核协议合法性
  • 埃及宗教权威谴责法国抵制反犹公告攻击古兰经
  • 新闻自由:挪威第一朝鲜最末 中国倒数第五
  • 廖天琪:2018国际笔会年会聚焦“世界和平”
  • RSF:仇恨记者及独裁政权文宣皆为民主威胁
  • 马克龙提新版伊核协议 对特朗普的妥协?
  • 中国如何用钱打通欧洲?
  • 美国没把日本当做朝鲜问题的真正当事人
  • 马克龙:新伊核协议应包括4个基本点
  • 反犹主义再次引发法国媒体热议
  • 东京要朝韩峰会撤印有日韩争议岛屿的甜点
  • 台独言论与军演意图导致两岸又互呛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