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一只狗的真心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12月28日 转载)
    
    作者在去年秋天拍摄的因迪戈。 JENNIFER BOYLAN


    作者在去年秋天拍摄的因迪戈。 JENNIFER BOYLAN
    
    去年我给她照了张相,那是个明媚的秋天,她站在我们那条泥巴路上等着我。地上有一片亮红色枫叶。
    
    今年的秋天,我拿着她的相片却止不住眼泪。伊娃·卡斯蒂(Eva Cassidy)在收音机里唱:“但我最想念你的时候啊,我亲爱的,是秋天的叶子开始落下的时候。”
    
    这是专栏作家们写作一年之中消逝的生命故事的时候,是回忆起所有细小恩惠的时节——这些恩赐恳求不来,只能被给予。下面便是我的故事。
    
    2006年,我的儿子一个12岁,一个10岁,我们一家刚刚经历了比较痛苦的几年。但我们仍然一起熬过了那段时光,我们四个,还有那只黑色的拉布拉多犬兰杰(Ranger)。我们的生活绕着兰杰转,绕着彼此转。但当我们不在家时,我们担心兰杰会觉得自己很可怜。有时,在我们回家时会听到他的哀嚎。太令人心碎了,他的孤独。
    
    后来,有人写信告诉我们有一只叫因迪戈(Indigo)的狗。几个月前她刚生下几只小狗,现在她需要一个家。你们博伊兰家有兴趣吗?
    
    博伊兰家有兴趣。于是因迪戈以兰杰的“僚狗”身份加入了我们。刚刚进家门时,她的腹部最近生产过幼崽的痕迹依然可见。她那透着机灵的脸耷拉着,再加上晃晃悠悠的乳头,样子很不寻常。
    
    她总能嗅到麻烦。有一次,我到家发现她吃掉了一袋五磅重的面粉。她浑身都是白色的粉末,四处都有面粉爪印。可当我问她发生了什么,因迪戈只是望着我,眼神好像在说,“我想不出来你指的是什么。”
    
    时光流逝。男孩们长大了,去上大学了。我不再在缅因州的科尔比学院(Colby College)工作,而是去了纽约巴纳德学院(Barnard College)。我的母亲在94岁时去世。而那面在因迪戈第一次冲进家门时映出了一个年轻母亲的镜子,现在只映出一个走进了中年尾声的女人。我做了白内障手术,听力也开始衰退。我们都长出了银发:我、我的另一半和狗狗们。
    
    今年夏天,我带着因迪戈最后散了一次步。她走得很慢,脚下很不稳。她悲伤地抬起头看着我。“你说要是时候到了,你会好好照料我,”她的眼睛在说。“你答应过。”
    
    她在八月的一个下午去世,身旁是一个网球。
    
    今年秋天,我发现自己会时不时地去找她,好像她正在孩子们的哪间空卧房里睡觉。但她不在。
    
    当你失去了一只狗,你失去的不只是一个曾经的动物朋友,你也失去了与过往的自己的联系。十二年来,因迪戈都一直是把我们聚在一起的胶水的一部分。现在她走了。
    
    然后,有天我接到了一个名叫Willow Run的食宿旅馆打来的电话,那是我们平时外出时托养狗的地方。他们的一位顾客身患癌症即将去世,她的狗克洛依(Chloe)是一只黑色拉布拉多犬,需要一个家。我们翻了个白眼。他们是在开玩笑吧。我们正处在哀悼期,也十分确定我们不想再要一只大狗了,尤其是一只年纪更大的狗,我们是实在太伤心了。我们和他们说了抱歉,无能为力。
    
    后来在一个周末,我在去Willow Run接留宿了一夜的兰杰时见到了克洛依。她有一张柔和的脸庞。我问,是否有可能只把她领回家一天?你也能猜到故事的结尾了。
    
    美国每年有300多万只狗被收入动物收容所。其中很多是走失的狗,归还给了他们的主人,另有160万只狗被收养。但每年仍有60多万狗被施以安乐死,因为他们没有家。想领养宠物的人可以联系从事动物救助工作的众多组织之一,比如,美国防止虐待动物协会(American Society for the Prevention of Cruelty to Animals)、AdoptAPet.com网站和人道协会(Humane Society)。
    
    到我们家后,克洛依很警惕,疑心重重。第一天,她花了几个小时去每一个角落,把所有的东西都闻了个遍。那天傍晚,她在壁炉边坐下,看了我一眼。“如果你愿意的话,”她像是在说,“我会和你在一起。”
    
    兰杰有了一只新“僚狗”。
    
    我本希望能跟克洛依原来的主人进行一次谈话,试图了解她们过去的情况。我想把克洛依带到她家,让她的主人知道,她的狗被一个好人家收养了,她们俩还可以好好告个别。不过,等我最终得到联系方式时,得知克洛依的主人已经在一周前去世了。
    
    那天晚上下雪了,我半夜里醒来,发现房间因为灯光和寂静而变得很神秘。早上,我坐起来,发现克洛依在我们睡着时爬上床和我们睡到了一起。
    
    “可以吗?”她问。我在明亮、安静的房间里抚摸着她柔软的耳朵,觉得她是恩赐给我的礼物。
    
    “如果你愿意的话,”我说,“我也会和你在一起。”
    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29224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AlphaGo,只是Alphabet改变世界的一只狗 (图)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祖先崇拜与人口大国
  • 赵高是推翻秦朝的最大功臣
  • 中国恢复粮票油票布票点心票烟酒票……
  • 牟传珩:戳穿人社部85201号吊诡《告知》谜底
  • 中国战胜美国成为全球霸主
  • 中国离开复兴还有关键一步的差距
  • 严家祺谈中国即将进行的宪法修改
  • 严家祺谈中国即将进行的宪法修改
  • 蔡楚:传闻刘鹤要升官,使我想起见到他父亲刘植岩的惨状(
  • 英国王家是哪里来的野种
  • 《歷歷在目》9.大好人
  • 當代中國的反戊戌運動——2018戊戌年献词
  • 中国有产阶级的颤栗哀鸣
  • 中国有产阶级的颤栗哀鸣
  • 中国有产阶级的颤栗哀鸣
  • 溫家寶為兒子向習近平跪地求情寫悔過書為何無效?
  • 博客最新文章:
  • 郑恩宠中国人申请法律援助难于上青天
  • 吴倩你们心爱的耶稣:当他们知道有个‘死亡不存在’的未来时,
  • 独往独来袁立:我的苏醒与救赎在复旦大学的主题演讲
  • 谢选骏强盗法官、泼妇舞蹈团——“红色时代”终于咽气
  • 《推背图》归序全解逆天而为痛悔迟39-2:1067年五星连珠强国梦,变法逆天悔成
  • 尾生诗歌尾生诗歌两首
  • 中国民主基金食品,饮料哪里买?
  • 生命禅院《传道篇》四十:雪峰传道(六)
  • 中国民主基金更多的购物优惠
  • 谢选骏游击战是胆小鬼的行业吗
  • 郭知熠你为什么不幸福?----郭知熠与众不同的幸福理论(之七)
  • 新文明论坛牟传珩:访民之歌
  • 谢选骏巴列维和霍梅尼谁是伊朗民族的叛徒
  • 中国民主基金食品,饮料哪里买?
  • 谢选骏再论印度为何能够影响中国
  • 中国民主基金更多的购物优惠
  • 谢选骏印度为何能够影响中国
    论坛最新文章:
  • 北京批加拿大联合国军20国会议不合法
  • 港终审庭开审黄之锋、罗冠聪和周永康上诉案
  • 法媒:桑吉号油船沉没 相关海域面临污染危害
  • 朝鲜半岛安全会议 中俄被排除放话表不满
  • 德国电视一台:马克龙是中国的新宠儿
  • 北京怒火下昆达士停指港台为国家
  • 法国2017放宽居留 也驱逐更多非法移民
  • 美议员促美无线运营商与华为完全切割
  • 教皇方济各抵达圣地亚哥 行程繁忙又遇示威
  • 习亲信刘鹤赴达沃斯 港媒传刘将出任副总理
  • 欧盟贸易执委: 退出全球贸易对美国不利
  • 美国到处是中国造摄像头引发安全担忧
  • 谷歌否认地图服务可重返中国的消息
  • 台拟将水利会收归国有 五千人集结立法院抗议
  • 诺奖和平奖获奖组织总监求见安倍遭拒
  • 雷诺全球销量创新高 标致雪铁龙在华大幅下降
  • 朝鲜局势与中美贸易: 习近平与特朗普再通话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