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谢选骏:《芳华》是中国的军妓电影——冯小刚慰安妇卖肉记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12月26日 来稿)
    更多文章请看专栏
    谢选骏更多文章请看谢选骏专栏
    

    根据中国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直属媒体“1905电影网”,《芳华》2017年12月15日上映,截至23日票房累计人民币7.18亿元(新台币32.31亿元),创下了冯小刚历来导演作品的票房纪录。
    
    这一成绩是因为什么呢?
    
    这是因为,冯小刚在卖肉呢——《芳华》是中国的军妓电影,当然给饥渴的人群提供了一个想象的出口。
    
    众所周知,文工团就是共产党中国的慰安妇组织——供应毛泽东等高干低干淫乐之用的特供肉鸡。因此当年可望而不可即的群众,现在蜂拥到电影院里去怀旧“毛主席的最爱”。
    
    1950年代文工团成立之初,有志愿军从朝鲜战场浴血归来,对毛泽东组建这一卖肉集团有所不满,旋即被打为“右倾分子”下放劳动,因为这戳到了毛泽东的又痛又痒之处。这揭穿了文工团到底是干什么的。
    
    冯小刚的“卖肉记”大肆行销,和当今的“红歌现象”不谋而和,难怪畅销。
    
    大陆社群平台上出现许多有关《芳华》的评论,有些人认为这是一部怀旧片,呈现冯小刚和编剧严歌苓记忆中1970年代中共解放军的文工团生活,但是电影少了原著中对时代的批判和人性的反思,而更多以展现文工团女兵的青春肉体来吸引观众。
    
    在此之前,《芳华》还因为提及了1979年的中越战争而被视为触及敏感题材。电影中热心助人的男主角后来在战争中伤残,大陆经济起飞后沦落社会底层,还被警察欺负。片中常受排挤的女主角,则因在战争中看到大量重伤者而患有精神疾病。
    
    查《芳华》(英语:Youth),是于2017年12月15日上映的一部中国大陆电影。本剧根据严歌苓同名小说改编,讲述了上世纪七十到八十年代军队文工团一群正值青春的少女的故事。冯小刚导演,黄轩、苗苗、锺楚曦、杨采钰领衔主演。电影2017年9月入选多伦多影展特别展映单元。
    
    剧情讲述在1970年代到1980年代,一群文工团里年轻人的故事。
    时代背景跨越文化大革命、1979年中越战争以及改革开放。
    
    再查冯小刚,年轻时在军队文工团度过了青春岁月,成为他一辈子最难忘的记忆。2002年他在写《我把青春献给你》时就有想拍一部关于军队文工团的电影的想法。后来,冯小刚找到同样是军队文工团出身的严歌苓合作。严歌苓先把《芳华》的故事写成了小说,后又担任本片的编剧。
    
    投资成本为1.3亿,其中海口场景造价花费3500万,2017年1月5日在海口开机。主演阵容中,除了黄轩,其他演员都是新人,且女演员居多。问到选黄轩担任主角的原因,冯小刚表示:“我们电影的男主角是一个非常非常好的人,深受整个文工团的喜欢,而且对别人也非常友善。黄轩给我的印象就是一个特别友善的人,从他的眼神里面能看到值得信赖的东西。”经过3个月的拍摄后,4月7日正式杀青。
    
    2017年5月3日,影片“青春”版预告片发布。电影计划于2017年9月29日上映,瞄准国庆节档期;但是在9月24日时电影官方宣布《芳华》将不会按原定日期上映,具体上映时间未定,冯小刚为此发文致歉。有海外媒体认为这是由于遭到审查阻碍。
    
    2017年11月20日,据“冯小刚电影官方微博”消息,电影《芳华》定档12月15日,中国及北美地区同步上映。电影上映期间,据报某地派出所发出《关于〈芳华〉公映期间工作要求》,要求每个场次至少要安排5名民警到场掌握情况,尤其要上报涉敏感群体观影反应,若发现煽动、串联、聚集造势的动向,及时报告。根据片方此前大力宣扬的战争场面和中越战争退伍军人观影后的深受触动推测,敏感群体应为退伍老兵。而消息人士透露,目前上海、重庆、贵州、山东、安徽等地部分电影院接到公安部门电话,要求报备本片未来一段时间的具体放映场次。
    
    上映三天即获 2.94 亿人民币的票房,成为中国大陆2017年第51周上映电影的票房冠军。因为,《芳华》是中国的军妓电影——而且是两个亲身经历的人合作的!
    
    不过,如果从这一角度去反思透视这部电影,就知道它多么“隐恶扬善”了。因为,这冯小刚严歌苓男女两个作者,总不能把自己所经历的文工团生活,说的“过于不堪”吧。这样的笔法之下,与其说《芳华》在揭示生活,不如说《芳华》在粉饰生活——它比起四十年前《将军,你不能这样做》等“伤痕文学”都是一大退步!
    
    将军,你不能这样做(作者:叶文福)
    
    身经百战的陈再道上将,文化大革命因犯错误和腐败被打倒,文化大革命后,官复原职,重新走上领导岗位,利用自己手中的职权竟下令拆掉当地的一家幼儿园,为自己建造别墅,耗用了国家几十万元外汇。诗人叶文福写诗痛斥将军的这种腐败行为。当年叶文福以〈将军,你不能这样做〉感动中国。
    
    邓小平看后,在诗人叶文福的诗作《将军,你不能这样做》后面批写了一句话:“诗人,你不能这样写”。叶文福被邓小平亲自点名批评,也因此丢了军籍,但叶文福绝不认错,至今!
    我······
    
      我说什么?
      我怎么说?······
      你——
      是受人尊敬的前辈,       
      我是后之来者。  
      你我之间    
      隔着硝烟弥漫的      
      三十年代、        
      四十年代,  
      批评你——
      我从来,      
      没有想过。  
    
      因为    
      也许正是你      
      用抱着机关枪
      向旧世界猛烈扫射的手。  
      把抽在我脊梁上的皮鞭    
      一把夺过——
      你把我搂在    
      满是血污      
      和热汗的胸前,  
      大滴的    
      泪水      
      砰然而落!
      你抽泣着    
      摸着我      
      浑身的伤疤,  
      厚厚的嘴唇,      
      哆嗦着,        
      你说:  
     “孩子,    
      我们      
      解——
      放——
      了——”
    
      于是,    
      我赤着脚,  
      小小的脚丫     
      踩着你      
      又深又大的脚窝       
      走进了         
      新中国······
    
      不! 将军——,    
      即使是这样,  
      我也要说,    
      我更应该说!
      记得么?
      那年      
      抢渡泸家桥——
      身后:追兵!
      对岸:烈火!
      一河如虎的浪山呵,    
      几根沉沉铁索······
      革命    
      在危崖上        
      焦灼——
    
      难道井冈山的火种    
      要被这大渡河水         
      无情吞没?
      你大瞪着     
      布满血丝的眼睛,  
      驳壳枪    
      往腰间      
      猛地一掖,  
      一声呼啸,    
      似万钧雷霆,  
      挟带着雄风,    
      冲进了      
      中国革命        
      英雄的史册!
    
      那时候    
      将军,      
      你想的是什么?
      我敢说,    
      你想的是:  
     “为子孙后代    
      都过上      
      幸福的生活!”
    
      你说的是:     
     “最艰巨的任务      
      给我!
      给我!······”
    
      多么不幸!
      我的浑身弹痕的将军呵,  
      四十多年后,    
      你英雄的身躯,      
      竟会让功劳        
      压得          
      步履蹒跚,  
      你雷霆般的声音    
      被时光的流水      
      侵蚀得        
      多么孱弱:  
     “给我······”
     “给我······
      给你月亮    
      你嫌太冷,  
      给你太阳    
      你嫌太热!
      你想把地球    
      搂在怀里,  
      一切,   
      都供你欣赏,      
      任你选择······
      什么都要,    
      你什么都要!
      为什么    
      就是不要      
      你入党时的誓言?
      为什么    
      就是不要      
      无产阶级的本色?
      难道大渡河水都无法吞没的    
      井冈山火种,  
      竟要熄灭在    
      你的      
      茅台酒杯之中?
      难道能让南湖风雨中    
      驰来的红船,  
      在你的安乐椅上    
      搁浅、      
      停泊?
    
      难道一个共产党人    
      竟要去写      
      牛金星们        
      可悲的历史?
      难道一代一代     
      揭竿而起       
      殊死抗争,  
      竟只是为了    
      你一家人      
      无止无休地享乐?
    
      如果真的是这样,    
      将军,  
      你怎么对得起    
      牺牲在你怀里的战友      
      最后的嘱托?
      怎么对得起
      那白发苍苍的      
      《共产党宣言》的作者?
    
      去呵,将军,    
      穿上当年的      
      红缨草鞋,  
      去吻吻你曾为之流血的土地吧——
      那一寸一寸    
      从敌人手中      
      夺过来的土地呵,  
      那一寸一寸    
      从苦难深渊中      
      捞起来的土地呵,  
      那一寸一寸    
      打着革命印记的土地呵,  
      那一寸一寸    
      养育过经军、       
      八路军、         
      新四军、           
      解放军的土地呵,  
      喂过你小米汤的,    
      那太行母亲      
      手中的木勺,        
      还在碗里          
      搅拌着野菜;  
      当年为你包扎伤口的    
      洛阳大嫂      
      一家三代。  
      堆在一间六平方米的    
      小屋子里:       
      床上架锅······
      我的官高权重的将军呵,    
      你戎马征战几十年,  
      到底为的什么?
    
      置人民疾苦于不顾,    
      你!
      一个共产党员的良心        
      难道就不受          
      真理的谴责?
      莫非你真的坚信    
      法律      
      永远是你手中的纸牌,        
      或者至多是
      夏夜柔和的晚风?
      难道你    
      浑身的毛孔      
      现在竟渗不进一丁点        
      周总理的          
      美德?
    
      为了你的“现代化”,    
      幼儿园都拆掉了,      
      后人都不管了!
      满头飞雪呵,  
      你还能舒适几年?
    
      明天是孩子们的    
      是孩子们的呵!
      孩子们都不要了,    
      谁来捧你的骨灰盒?
      也许    
      你骄傲地说:      
      我有儿子······”
    
      是的,你有儿子——
      你的儿子      
      如果是        
      革命者,
      他就会    
      愤而离开      
      你的高楼;  
      如果他是    
      不肖后代,  
      他那白皙的手    
      将永远捧着      
      人民对你的指责!
    
      我有一位    
      当收购员的朋友,  
      要是知道了    
      你的慷概之举,      
      心里该有        
      多么难过——
      当他得知    
      牛耳朵里      
      有几根茸毛        
      能换取外汇,  
      几年来    
      他辛勤地      
      剪呵,        
      剪呵,  
      一根    
      一根      
      竟剪了十斤多······
    
      人民    
      像春蚕抽丝那般       
      为祖国积累财富,  
      你有什么权利,    
      把先烈的热血,      
      把人民对党的信赖,        
      把劳动者辛勤的汗水          
      肆无忌惮地            
      挥霍?!
      难道周总理    
      庄严宣告的      
      四个现代化,  
      难道党和人民    
      忍住十年伤痛      
      在炉前        
      在田野          
      为之挥汗流血的            
      四个现代化,  
      竟是你    
      打着饱嗝,      
      信手弹给我们的        
      油星          
      和            
      唾沫?
    
      真不幸——
      我的将军!
      第一次长征    
      你征服了大渡河,  
      而今天    
      新的长征,     
      你想过了没有——
      你再后退一步       
      就会变成了        
      大——
      渡——
      河——
      不!
      牛金星的悲剧      
      决不会重演——
      因为人民    
      决不会      
      沉默!
      但愿我的诗句    
      也化作万钧雷霆,  
      挟带着雄风    
      冲进你的耳朵,      
      冲进你的心窝,  
      在这新长征的路上    
      且听前进的后人     
      和前进的法律一道      
      大喝一声:        
     “将军,          
      不能            
      这样做!”
    
    1979,6,14,三稿于北京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8104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谢选骏:再论匈牙利人是伪欧洲人
·谢选骏:七一和十一算不算洋节
·谢选骏:网络主权并非主权网络——中国退出互联网世界
·谢选骏:美国摒弃上帝,中国阅读圣经
·谢选骏:习近平新时代迁都雄安为了告别六四血腥
·谢选骏:中国角斗士运动早于罗马
·谢选骏:略论齐白石的棺材艺术
·谢选骏:略论人民币入侵美国
·谢选骏:联合国专员为何侵犯缅甸昂山素季
·谢选骏:齐白石的棺材艺术9亿天价写照中国
·谢选骏:国家主权扼杀网络主权
·谢选骏:联合国不希望美国变成帝国
·谢选骏:民主制度是一个泡沫吗
·谢选骏:要突厥斯坦还是要伊斯兰
·谢选骏:从重庆大轰炸到李梅获日勋
·谢选骏:从南京大屠杀到日本大轰炸
·施教:介绍谢选骏《百年马拉松势必与共产主义决裂》
·谢选骏:胡鞍钢又在反对习近平
·谢选骏:汉藏之间缺乏互信
·谢选骏:中共领导人都是间谍吗
·谢选骏:《上帝之城》批注第1——10篇
·谢选骏:莫言-张艺谋《红高粱》秘辛
·谢选骏:袁世凯登基100周年纪
·谢选骏:吴稼祥误解了习近平
·谢选骏:1913年“兴兵争总统”的闹剧
·谢选骏:项羽为何不肯回家?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9)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8)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7)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6)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5)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4)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3)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2)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1)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0)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9)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8)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7)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6)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5)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4)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