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我所理解的邓小平主义/冼岩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12月07日 来稿)
     我认为,邓小平是近代中国最伟大的政治人物,无人能出其右。时至今日,人们对邓小平的政治和思想遗产进行了多种各取所需的解读,在一个高度分化的社会,这很正常。利益、立场不统一,观念和认识也就不可能统一。我自视是一个邓小平主义者,所以,也谈谈自己的看法。
    
     我所理解的邓小平主义,包含四个支点:

    
    一,政治上的新权威主义。它不是一味地强调集中,而是在保证稳定的前提下,有序地放开个人和社会的空间。
    
    二,经济上的市场主义。它不是主张原教旨的市场经济,而是以市场作为经济运行的基本机制,同时支持政府的宏观调控与产业政策。
    
    三,指导方法上的实用主义,也就是“不管白猫黑猫,只要捉到老鼠就是好猫”,不搞意识形态至上。
    
    四,优先目标是“国强民富”。
    
    以上四个是支点,但并不是不能容纳其他。事实上,作为一种面对现实的政治主张,它必然还同时兼容着其他的价值目标。具体做法是遵循木桶原理,什么急缺就补充什么:平等少了补平等,公正少了补公正,自由少了补自由,也就是所谓的“问题导向”。对于某种价值是多了还是少了,应该怎么评判?邓小平主义主张以“国强民富”这一优先目标作为衡量的尺度标准。
    
    那么,按此标准,中国现在最缺的是什么?可能很多人会说是缺自由。确实,这几年的自由比原来少了,但还只能说是不足,不算是急缺,毛时代才是急缺。我认为,此前中国社会最缺的是公正,而经过这几年力度颇大的反腐与官场整顿,情况已有改善,虽然还很不够,但已不再是急缺。现在最缺的应该是平等,上、下的差距太悬殊,触目惊心,这是很多民怨的源头。所以,要大力扶贫,力求限高、抬低。
    
    但是,中国目前最危险和最关键的,其实还是效率,即经济能不能够重振雄风?有效率,其他的价值缺失,都可通过利益的增量得到一定弥补,这是中国近30年在经济高速增长与社会加速分化并存的状况下,能够长期维持稳定的关键;无效率,原来不算急缺的,也会变得急缺。所以,不论对于中国社会还是中国政府来说,现在的经济怎么搞、能否搞上去,都是一场关系治乱兴衰的决定性战役。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64042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冼岩:我的思想变化历程
·冼岩:我所理解的邓小平主义
·冼岩:从观察者效应看气功的作用原理
·冼岩:关闭明星八卦公众号有利于演艺繁荣
·冼岩:特朗普外交战略中的商人套路
·冼岩:《人民的名义》为什么成功?
·冼岩:《人民的名义》的真正匠心所在
·冼岩:雄安新区的关键词是“体制优势”
·冼岩:为什么说习近平不姓“左”?
·冼岩:如何厘清思想文化纷争?
·冼岩:习近平低头服软?
·中国改革的正确方向/冼岩
·冼岩:中国改革的正确方向
·冼岩:下行不止是因为中国经济患上房地产依赖症
·冼岩:理解习近平
·冼岩:比较萧功秦与郑永年
·冼岩:没有思想争论,就没有思想繁荣
·冼岩:“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与“市场决定性作用”的二律背反
·冼岩:从葛剑雄、张国立事件看中国舆论的真实状况
·冼岩:请楼继伟部长不要说“公平”
·冼岩:吁请澄清薄案疑点
论坛最新文章:
  • 特朗普耶城决定迫使盟友以色列陷入内外困境
  • 内塔尼亚胡前往布鲁塞尔 欧盟立场是否一致受考验
  • 世贸部长级大会未开已闻火药味 美中都是头疼话题
  • 「王储」孙政才涉受贿 高检立案侦查
  • 台湾学者料实力主义会取代统战成对台新政策
  • 亚投行贷款建天然气管 冀「北京蓝」再现 低端人口无福消受
  • 沙门氏菌污染:法国宣布扩大召回Lactalis产婴儿奶粉
  • 德国宪法保护局:中国间谍活跃于社交媒体
  • 马克龙呼吁以色列大胆向巴人做出“善意之举”
  • 法国加莱港发生渡轮搁浅事故
  • 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黑莉坚称耶城决定帮助促进和平
  • 郭文贵接受法新社专访称其终极目标是“更换北京政权”
  • 右派共和党选举新主席希冀翻新页
  • 中国大律师莫少平坦言维权艰难但不后悔
  • 专家警告中国3种目标疑受朝鲜核攻击下毒手
  • 中国频发虐童案联合国儿童权力机构说心碎
  • 200亿全国闹厕所革命 环保透明如厕有噱头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