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王澶:能浴火重生的民运人士应该找准自己的位置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11月27日 来稿)
    
    就现在民运团队之状况,用《辛亥革命》电视剧中、孙中山先生的一席话,就基本可以概括了最实际的一点:很多同仁都自以为自己是“先知先觉,大智大勇”,所以“遇事各有各的高见,难以统一”。甚至多年来,为了这种“己见”,众位直到今天,依然不能自拔,尽管至今还有些同仁百般地努力,意欲拢合,却依然不彰。
    

    鄙人却认为,只要大家是围绕实现国家全面民主之目标,其它具体的办法都不是没有,更不是不可以解决、综合的。只是条件尚未成熟之前,首先要有一个松散的民主经济势力来逐渐催生出一个富有凝聚力的政党团队。而在实现具有高效的政党条件不成熟之前,就应当形成一个松散的民主经济势力来作为催生出政党时的温床,才能逐步解决我们需要解决的所存在的客观实际问题。
    
    任何时候,一个群体开拓的成败,主要是在于能否万众一心?任何一个都只是自以为是、坚持各自的立场的“明白人”民主阵营,都不是开拓大业的优良团队。而且是,让谁在时机不成熟、就想把政党团队凝聚在一体、达到万众一心、已是不可能的事。
    
    因为,所谓的精英,都有自己的见地,自己的才能,自己的胆略,大家都不会轻易服从谁,也不会无缘故地改变自己的行事观点,更不会愿意屈下头颅、作为谁的跟班,才导致了无法组合的现状不能突破(原本,这样的群体中,绝大多数人就是不能屈下头颅,才无奈走进了这个民运团队的),再加上中共特务的及时捣乱、破坏,所以导致了民运阵营至今不能形成一个具有凝聚力、战斗力的民运团队。
    
    那些被间接利用着的蠢者可悲就可悲在、中共特务机关不用给其发津贴,他也会积极地效力于中共的鞍前马后;还有些人表面上虽然挂着民运这幅招牌,实际是为了津贴(也许他不是直接在中共特务机关领取津贴,或他也不屑到特务机关那里领取津贴),也在做着中共特务需要的破坏工作;再就是还有一些浑身都是刺的民运人士,满世界里都是“敌人”、“特务”、“道不同者”,或者都是“别人错误、自己正确”地不停止呱噪,自以为是地几乎是在帮助中共特务们摇旗呐喊。
    
    在这样的前提下,民主阵营怎么能形成具有凝聚力的政治团队呢?
    
    更可悲的还有,中共特务拿着津贴,都做不了的事,有的同仁都是义工地代替了特务们直接做成了。更明显的,还有不少名人大佬根本就没有什么节操,随时都在盼望中共招安。但他的桀骜不驯的个性,即使在任何阵营,都是“姥姥不喜、舅舅不爱”的人物。不同的,这样的人,偏重于自己的成功,什么事情又都能做的出来。
    
    尽管如此,这又都不是什么大问题,最大的问题,民运团队怎样地团结与壮大起来?或怎样打造出强大的民主阵营?何况,一个政治体系,需要各色各样的人一起共局,而能让各色各样的人走在一起,首先要有利益,还要有给不同认识的人留下一些自己的空间。也是鄙人一项提倡的先有民主经济势力,再催生政治团体也不迟。
    
    原本是,民运团队的门槛很低,什么人都可以进来。如若不存在这样、那样心思的人,反倒奇怪了。关键在于,就是这样的一群人,怎样能使民运团队不会被扼杀,与被中共特务机关所左右,也是很重要的。这就需要认真总结经验教训,及时调整一些具体的做法,方为上策。
    
    同时,还要及时综合更多人的意见,并在中国的民主进程中,不怕尚有一些崎岖不平的道路,或给大家增加了一些难度。因为,越是艰难险阻,反而越会让我们在不断地前进与跌倒中变得更聪明——更能经得起大风大浪的洗礼。并能不断地淘汰坏的、恶的、腐朽的成分,锤炼出真正民运政治团队的骨干力量。
    
    在不能说服对方的今天,已没有必要过多地做这方面的工作。而是自己能先做好自己的老大、干好自己的事务再说也不晚。一旦谁确实拥有了能让他人折服的成就,那么很多做事失败的同仁自然会承认其是“老大”以后,再去影响与说服也不迟。
    
    更况,任何人,一旦孤军奋战碰壁以后,就会自动寻找自己的位置并利用群体的力量来博取自己也需要的成果。只不过,这个时候的成败已经可以决定了自己所处的位置了而已(以往,我们最大的症结就是无法给自己定位,找不到自己的实际位置)。
    
    真正的民运精英,所选择的推动民主事业这条路,不管是出自什么前提,都是为众人谋福利的,也基本上都是因不满中共少数人垄断国家权益,或因不满少数富人继续掠夺,才选择了推动社会民主之变革。这种变革,虽然包含着不拘一切可行的手段,然而,我们绝不可以做那种显然根本行不通的蠢事。并能根据我们、对手、任务、形势来判断我们自己的位置和行事角度,并能灵活机动地与真正的对手相生相克地逐渐演进。
    
    ——目前民主与独裁,在中共国境内,已经形成了共生关系。
    
    我们很清楚,独裁势力,虽然到了强弩之末的境地,但他们的野蛮与无知并没有影响他们扼杀我们走常势时,他们仅仅采用寻常的手段就能把我们玩弄在股肱之间,并仍具有足够的能力控制我们,使我们无法蓬勃发展;让我们继续挣扎在凤凰涅槃的痛苦中走不出来,也失去了一些很好的骨干同志。但我们只要能真正地幡然醒悟了,就能成为有能力推动民主运动的实际人杰。
    
    那么,独裁者的丧钟就会早一日地敲响。
    
    为了民主事业,很需要我们尽快地浴火重生,需要更多的同仁找到实际可行的方法与自己的位置,然后根据客观实际进行必要的调整,方能在未来的角逐中成为强者。而且是,敌人再凶恶,他们也有老残病死的软肋,不仅如此,还有着不得民心、非要强盗似的掠夺民脂民膏才能存活下来的死结,也就自然给与了我们自然坐大的先天条件。只要我们做对了,走得稳健,那么我们这代人即使没有得到巨大成就,也能给我们的后来者创造更多的条件去完成我们尚没有完成的使命。
    
    原本是,一个政治事业的进化,都需要一些人去做牺牲,作为民运精英,我们也不怕牺牲,只要能实现民主社会,牺牲掉我们自己的一切又有什么不可以呢?关键是,我们在做某种牺牲的时候,更应该看到,这种牺牲是否值得?
    
    也是说,我们最多的进化是一代代的努力,哪怕自己依然落魄,看不到成果,也不应该气馁,更不应该无头苍蝇似的乱撞。只要我们走对了路,就很有保障做成给独裁势力抬棺送葬的人。
    
    目前,我们无非、就是暂时在中共国内推动不了民主进程,却不是长久的不能演变。尽管现在的习近平,准备打破中共自己制定的任期常规、欲长期把持独裁统治权,却无形之中,加大了大家推动民主进程的信心。因为,习近平继续耍流氓搞独裁,这都是他一厢情愿的事,我们不会答应,广大的中国民众也不会答应。
    
    还让我们能够看到,不论在什么阶层,处在什么位置,独裁势力,总是代表着极少数人利益,而多数人就不会真心做他们的奴才。
    
    眼下,我们的阵营虽然松散,可是,我们的人气在我们走上正规之后,定然会迅速地增长。因为,再好的策略也过不了帮助我们就是帮助他们自己为最准确、最实际的方略。应该清楚,互惠互利,永远都不会过时。
    
    而作为中国人,虽然有不少同道被迫来到了异国他乡,但这还不够,还会有更多的同道走出国门,到新的地域能逐渐形成我们的实际又民主的社区,并用入股的形式早日建立起来自己的经济体。只有这样,才能陆续让追求民主的人士走在一起,避开中共特务的破坏,形成我们更大的民主势力。
    
    大家都知道,习共这伙食古不化的流氓,任何时候,都不会轻易放弃独裁统治,因为他们怎么会轻易放弃一招手,就能把国库的银子弄到自己的账户的特权?更不会放弃一挥手就能把任何人关进监狱里的权力。在这时刻,作为代表着弱势群体的民运人士,所该做的不只是揭露、批判和大骂,而是如何地形成我们庞大的、稳固的团队。而且,这个团队,会因为在正确的领导下,越来越庞大。
    
    之余,再回顾一下国共两党的历史,让我们看到,他们的革命,基本都是强人造反的模式,因为内忧外患的近代史中,已经具备了强人政治的外在环境。当然,里面也夹杂着政治交易与对垒捭阖。而在今天,我们欲想取缔中共独裁体制,由于不具备晚清时期的那种氛围,强人政治的手段暂时还不适合我们来效法,更况,我们基本就是秀才造反,无有其它。之所以这样,也是历史演进的阶段不成熟,让我们也没有更好的办法铲除独裁。现实就是这样。
    
    最可叹的,在我们内部所存在的争吵,与特务的捣乱,几乎影响了大家做得更正确的思维,反而让不少同仁在无聊的内斗中间接地帮助中共独裁者封杀自己。特别是,尚有一些所谓的名人大佬,并不是出于民主事业思考全局,而是仅凭自己的学识来误导民运群体做那些亲者痛、仇者快的蠢事;使我们不得不有所反思,或如何的拨乱反正,成为真正的民主推动者。
    
    在这里,鄙人依然不赞同暴力革命,原因是,壮士需付出生命代价不说,也不利于国家安定,更会民不聊生。再说,中共特务的手段我们没有能力规避。如果因为这,某些同仁错估计了形势,依然幻想着什么“暴力革命”的话,我们也不反对他去做,因为我们没有义务帮助独裁统治者寿终就寝。说回来,我们不反对别人采用暴力手段,并不是帮助独裁者,而是保护我们自己。
    
    环顾大家,鄙人也可以说,我们民运团队,之所以没有大成,主要是缺少一个现代孙中山似的巨人,所以也就没有了高瞻远瞩的胸怀;更没有文的手段来令中共独裁者逐渐走下水,却一味地苛求自己孤军奋战,不知道如何与同道妥协、互相携手、帮衬;更不清楚,如何以小胜积大胜地徐徐渐进?甚至是,什么都没有,就幻想着堂吉诃德似的进行大战风车,岂能是中共独裁者的对手?
    
    现实是,凭借我们现在的能力,别说与独裁者对垒了,即使自己先如何强大起来,都还找不到北,怎么能对付得了武装到牙齿的独裁者呢?
    
    在这中共如日西天的今天,我们的阵营里,既然还有一些投机分子虽然不得地,但却依然幻想着如何能抱住中共大腿的、没有羞耻的人,大家也不会觉得奇怪。这种人,表面上是打着民运人士的旗号,做着比中共特务还卑鄙的坏事。只不过,他们没有邀功请赏的本钱之前,中共特务最多也就是扔给他一块骨头,岂能让我们高看?
    
    真正推动民主事业的人君,对付那种没有羞耻的人,应该不屑与其直面对垒,在内心里远离就已足够了。是说,在民主运动的低潮时,就不要苛求什么人都会为民主事业而牺牲。并提醒大家,任何时候,投机分子,都是些把个人利益放在前面的庸人,这样的人,并没有什么心智,不可以谋大局。
    
    电视剧《辛亥革命》中的孙中山说过的一个人生感悟语很值得大家回味:“宁管千军,不管一民,宁管千民,不管一个秀才”。
    
    仔细想想,这真是我们当前民运舆论的现实写照啊!原本是,政治这个领域,多数参与者没有什么道德底线,所以,出现一些出格离谱的事,做一些丧失道德的事情也是很常有的,我们不能苛求这种人都遵循操守,做一个比较完美的人。特别是一些所谓的“秀才”,由于会写一点文字,就觉得很是了不起,也就不会甘心人下地极力闹局,这样的人也不能共谋全局。
    
    但在国民革命成功的初期,孙中山先生,连已经沦落到清朝鹰犬的刘恩明这个叛徒都担保放掉,让我们感触到孙中山先生是有多么伟大的胸怀?而我们面对各种心态的人们,为什么就不能互相提携呢?
    
    也让我们看到,当年的同盟会里,与我们现在的民运群体一样,什么样的鸟儿都有,所以孙中山才有了“不管一个秀才”的感叹。而到了蒋介石掌权以后,可以说,蒋介石虽然用恐怖的手段,震慑了不少流氓,但是,也积累了更多的敌人,所以,弄出了个大共产党,自己把自己“赶到”台湾岛上去了。
    
    如果他有孙中山那样的胸怀,不搞独裁,中国历史就会被改写。我们应该学习孙中山先生的与人交往的心智。
    
    眼下,在推动民主进程的时刻,大家就应该学会权衡利弊,接受些更多、更好的建议,才能利于自己的成熟。同时还要多一些朋友,少一些敌人;多一些为人的思想,少一些贪婪。更值得警醒的是:具有为国为民的中心思想,才能看的更高更远。
    
    最后话:政治事业的成败,不仅在于拥有了什么思想,什么身份,而更在于切合实际的决策和能够利用群体的力量和智慧。这是历史中的经验教训已经这样给我们留下了最宝贵的财富。
    
     2017年11月23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65152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王丹谈海外民运如何应对习近平的“新时代” (图)
·巴克:探论推动民运的群体一事无成的弊端
·张坚:十九大就这样了 民运人士如何应对?
·张坚:海外民运应如何变局?
·为什么中共十九大后海外民运将会有大变局?如何变局? (图)
·刘晓东支持张欣萍的《揭露民运骗子唐柏桥真特务假民运的丑恶面目》!
·张英:衷心祝贺民运元老吴国昌区锦新当选连任澳门立法会议员
·张英:感念旅泰中国民运老战士梁山桥先生
·盛雪---海外被抹黑的民运第一人 (图)
·巴克:习共特务已阻挡不了民运坐大
·秦川海:从唐伯桥看民运人的一些猫腻
·喻智官:民运要角们为何反对郭文贵爆料?
·古懿:非民运分子点评郭文贵、郭卫兵、骗捐门和小粉红
·秦川海:民运小卒奢谈一下个别的民运“领袖”
·李方:低潮时期的民运,存在就是胜利 (图)
·我看魏京生和中国民运联席会议/曾节明
·观点:汪珉和钟山谈刘晓波的精神遗产对民运的意义
·圣者殉道升天堂 民运怎奈模仿秀
·郭文贵极其卑鄙无耻指使手下黑客黑掉了民运网站
·阿行:民运团队里还有太多垃圾人
·民运歌曲创作人徐琳看守所首次会见律师
·汪岷详谈王炳章:从博士转行民运、被绑架、狱中进展
·湖南维权人士纪念民运老人佟适冬冥诞 (图)
·专访王军涛博士:习近平的梦与十九大 习王分裂?民运如何应对
·中国人权民运消息中心:中共官员自杀高过文革
·广州民运人士徐琳被证实已遭刑拘 刘四仿下落不明
·付振川专访高智晟律师3:谈海外民运
·人权民运信息中心: 刘晓波家属指刘霞疑似身处云南
·各民运组织与郭文贵划清界线的共同声明
·中国民运组织:刘霞已回到北京 仍失联 (图)
·中国新公民运动倡导者许志永4年刑满今回家 (图)
·刘晓波生命垂危 中共罪责难逃 民运将有大变局
·美民运人士发起“铭记八酒六四”倡议 (图)
·成都找工作安徽民运人士张林遭寻衅滋事扣押并被驱赶
·八九民运向天安门毛像泼墨者在美病逝 (图)
·湖南民运老人佟适冬逝世 曾因组建中国民主党入狱
·民运人士齐聚华盛顿 探讨中国出路 (图)
·海内外民运人士要为2017年中国变局的到来做好准备 (图)
·中产阶级掀起的公民运动 (图)
·留学生陈闯创谈他怎样从中共党员转变为民运人士? (图)
·张树林:王军涛与八九民运(之五)
·张树林:王军涛与八九民运(之四)
·张树林:王军涛与八九民运(之三)
·张树林:王军涛与八九民运(之二)
·张树林:王军涛与八九民运(之一)
·高瑜:陈希同与八九民运的对视 (图)
·25年前4.17﹕首场游行揭民运序幕 (图)
·胡耀邦之死,点燃八九民运之火/视频
·李先念主张强硬路线 指导江泽民镇压民运 (图)
·浙江八九民运政治犯一览表
·湖南农民运动揭开血腥序幕 (3)
·湖南农民运动揭开血腥序幕 (2)
·湖南农民运动揭开血腥序幕 (1)(图)
·江棋生:我所亲历的八九民运片断
·吴茂华:毛泽东论流氓无产者与革命元勋—《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两个版本的考察
·毛泽东M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