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何永全:报杨天水先生书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11月14日 转载)
    更多文章请看专栏
    杨天水更多文章请看杨天水专栏
    何永全:报杨天水先生书


    杨天水手术后(网络图片)
    
    悲夫,天水兄,你走了。我在前天(11月6日),我的脑海里突然出现了你,难道就是你告别我们的时候?我们十二年的相别,我总坚信我们有相聚的时候,所以我在两年前就开始计算你出狱的日期,盘算我们见面的事情。
    
    半年多之前,我看到你生脑瘤的消息,你的姐在张罗你保外就医。关于为你要求保外就医事项,已有多次,但都未成功,但这次居然成了。为你喜为你悲,我讲不清楚,但我在考虑怎么样来看你。我从不信你的身体这样软弱,而是相信你一定能渡过一切难关。我记得你曾告诉我,第一次在狱中,患上了糖尿病等症,出狱后就没了。我相信这样的奇迹会发生在你身上。
    
    数月前,得知你到了上海华山医院求诊,我决意前往见面。探望一个病人,乃是人之常情,但就是因为你我有别于他人的情况而在这个国度的当下变得是一件特难的事情。原本就在打算去南京探望你,你现在来到上海,我岂能不来看你?我很快得知你到了上海华山医院北院。依据网上的照片,你是在该院急诊的留观室里,但我找遍,并未有你的身影。我当然不肯罢休,于是问了留观室的护士,她告诉我,上午你确实在那里,在等一位脑外科医生。至于现在何处,她表示不知道。我根据这名护士的对话,又按网上的报道,认为你一定还在这家医院里。能在何处?我判断是在住院部。我查遍了住院部,并没有脑外科病房。正好碰见一位医生,向前请教,他告诉我,根据病情应该在神经外科。于是坐电梯到达八楼,走进了神经外科的病房。我知道,我不能冒失地在护士服务台上询问,只有依靠自己慢慢地到一间一间病房去查询。老天可怜于我,居然在走进第二间病房时,就看到了你。你双眼紧闭,安静地躺在病床上。我需要搞清楚周围的情况,所以我只是看了你一眼,就若无其事地退了出来。在进入神经外科的病房的走道以及电梯口,都站着或坐着数人,我立刻明白他们都是来监视你的便衣警察。为了确证我的判断,我走到电梯旁的窗户,看着窗外。果然其中几个说起话来,讲得都是南京的口音。我站了很久,我发觉他们一共是八人。一个已经不能动弹的病人,居然有八个警察在监视。我知道,他们对我也起了一点疑心,再加上我身上没有带钱,我觉得我还是先离开为好。临走时,看到有两人坐在进入病区的走道头上。我知道,这个位置可以望见每间病房的进出男女。我很快就发现,有两人跟着我,直到我离开医院。
    
    在地铁口,我请求一位朋友借点钱给我,并请他送到我这里。一个多小时后,朋友将钱送来。我考虑到既然有人在病区走道上监视,不妨请我这个朋友与我一起走一遭,在监视者面前,我大声地对着我朋友,报出与你同一个病房,但是另一张病床的床号。但我思考再三,还是放弃了,因为不想让我朋友惹上麻烦。我一人向病房匆匆走去,尽管是夏天,天色已经暗了下来。走上八楼,所有监视者都不见了。我的运气真好!我赶紧奔向你的病房。我停留在你的病榻前,你姐使劲向我摇手,其意是让我赶快离开。此时你醒了,你双眼射出光来,并坐了起来。我赶紧把你按住,尽管你无法用语言表达,但我知道你认出我了。很快,你又陷入昏睡的状态。我与你姐告别,带着哀伤的心情,离开了医院。
    
    数天后,我第二次来看你。根据第一次的情况,我黄昏时刻到了医院,身上携带者李国涛和羊子【注】赠你的近八千元。果然,不出我所料,没有一个监视者。我走进你原先的那间病房,病床空着,不见你的身影。我急忙问邻床病人的家属,她们告诉我,据说是搬到九楼的小间病房,听说这个人是个什么要紧人物。我立忙谢了,直奔九楼。到了九楼,转了一圈,也不知道小间病房在何处。询问护士,觉得不妥,正好看见一位打扫卫生的阿姨,她告诉我,没有小间病房。这样的话,我只能从九楼的第一间病房找起,一直找到最后的一间。虽然没有第一次寻找的好运气,但还算不错,在最后一间找到了你,但此时的你完全在昏睡之中。我站立了一会,不见你醒来。我叹了口气,问你姐还认识我否?她点头,我请她出来,她一面走一面说,我们都是受监视的人。我把李国涛和羊子的捐款交给了她。她说,你们都是好人啊,以后请你们到我家里来玩。
    
    半个小时后,我在地铁里,接到警方的电话,看来我还是漏算了。
    
    我与你在黄昏中告别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十二年前的时候,我们在黄昏中告别,你说到次年的元旦之后,来上海我们再相聚,你却再次被抓,但终有个相见的日子。这次,我们又在黄昏中告别,你已经躺在病床上不省人事,而我满腔悲哀,但也希望你的手术成功,相见有日。
    
    你走了,我无法来送送你,因为警方已经不允许我离开上海,特别是江苏警方,指名我不准前去。好在我们都是重视灵魂的人,一个死亡的躯体实在算不了什么。只是这在任何地方都是人之常情,但在我们这里却遭到了禁止。你在尘世的一生,坎坎坷坷,受尽磨难,但愿你在天国分享安宁,在荣光中受用喜悦。
    
    别了,我的朋友!
    
    何永全2017年11月8日写于上海
    
    【注】李国涛,男,上海异议人士,现在美国纽约。羊子,女,上海异议人士王若望的遗孀。现在美国纽约。
    
    附杨天水生平
    
    原名杨同彦(Yang Tongyan)
    
    1961年4月12日,出生于江苏泗阳。
    
    1978年10月-1982年6月,就读于北京师范大学历史系。
    
    1982年7月-1985年9月,任教于中国石油部第二建设安装公司子弟学校。1985年9月-1986年4月,任职于江苏省地方志办公室(江苏省社会科学院所辖)。
    
    1986年4月-1988年5月,任盐城市大丰县万盈乡乡长助理。
    
    1988年5月-1989年10月,任职于原来的江苏省地方志办公室。
    
    1989年夏,参与南京地区的民主运动。10月20日,辞职。
    
    1990年上半年,与一些同道人士,成立「中华民主联盟」。6月1日,被捕。
    
    1990年6月-2000年5月,被关押于南京市公安局看守所(15个月)、南京龙潭监狱。在狱中,他称自己进行了数次绝食抗争,并患上了糖尿病。
    
    2004年5月28日-6月12日,因「在互联网上发表损害国家荣誉的以及不利于社会安定的文章」,被行政拘留半个月。
    
    2004年12月24日-2005年1月24日,因「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被刑事拘留一个月。
    
    2005年5月9日,遭南京公安人员搜查。
    
    2006年5月16日,江苏省镇江市中级法院在丹徒区法庭,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杨天水有期徒刑12年,剥夺政治权利4年。
    
    2008年4月28日,获得美国笔会颁发的「2008年笔会暨芭芭拉·戈德史密斯自由写作奖」(PEN/Barbara Goldsmith Freedom to Write Award)。
    
    2009年12月5日,魏京生基金会将第六届「中国民主斗士奖」颁给尚在狱中的黄琦和杨天水。
    
    2012年1月18日,家人探监后表示,杨天水狱中写诉状申诉当局非法枉判,目前正在为他打印诉状并递交最高人民法院。
    
    2017年8月12日在查出脑瘤后获保外就医。
    
    2017年11月7日在中共当局严密封锁下传出其已于日前去世消息。
    
    来源:民主中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61113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何永全:该谢幕了——记应承安老先生
·何永全:中国政治改革有多少可能性
·狱中见闻/何永全
·以志吾过,且旌善人—忆任海明/何永全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我将重来与我的博士导师
  • 我将重来与我的博士导师
  • 《天堂夢醒》七、不如賭博
  • “白衣天使”如何变成了“白衣魔鬼”?
  • 是人不能没有压力---被逼出来的书北大荒悲曲
  • 是人不能没有压力---被逼出来的书北大荒悲曲
  • 金融海啸十年再思考————金融扩张有一个『极限点』
  • 苹果日报严家祺谈中国深化金融改革
  • 严家祺:金融扩张有一个『极限点』
  • 严家祺:金融扩张有一个『极限点』
  • 严家祺:金融风暴十年
  • 如何還原歷史真相?如何賦予還原歷史真相後更積極的意義?
  • 习近平不会再有三年
  • 袁紅冰教授的豐富想像力,對中文純熟的運用,如詩似畫的描
  • 中国人建立的第二个哲学体系--认知体系现象学(之三)
  • 《彩色毛泽东》视屏中的两点错误
  • 博客最新文章:
  • 张杰博闻一餐吃掉的四十万元很无耻吗?为什么迪拜王子比习近平高尚
  • 藏人主张美中贸易战:中国“有心无力”的反击与顾虑
  • 中国战略分析丛日云:精英民主、大众民主到民粹化民主——论西方民主的
  • 槟郎宗教市场的吆喝
  • 谢选骏不听党的话使得美国变得伟大
  • 徐永海表象能力十分优秀的孩子不应当被埋没
  • 谢选骏川普为何软了,是吃了还是拿了
  • 苏明张健评论习政权的所为,反而坚定了中国人铲除共匪的信心
  • 谢选骏达赖喇嘛的中国文明整合全球
  • 陈泱潮紫薇聖人乃是全球性而非獨承中國文化之新文明思想家
  • 谢选骏法国的文物古迹是安乐死的最佳点
  • 吴倩救恩之母:这些圣牌*将会归化所有对我圣子耶稣基督之慈悲
  • 谢选骏非洲君子,中国小人
  • 滕彪司法部整顿律师业:统统姓党
  • 李芳敏1440003惡人誇耀心中的慾望,他稱讚貪財的人,卻藐視耶和華(「
  • 东海一枭存在主义微论
  • 谢选骏俄国占领的远东与外蒙古都离不开中国的滋养
    论坛最新文章:
  • 百名西方学者联署呼吁为维族人发声
  • 习近平刻意缺席俄罗斯“东方-2018”军演
  • 平壤峰会:文在寅与金正恩给特朗普定下节奏
  • 纳吉布涉转移公共资金 被控32项罪名
  • 金正恩:无核化是朝美间的事 望早日特金二会
  • 金正恩文在寅首次共攀朝鲜族圣地白头山
  • 马云:鉴于贸易战 阿里巴巴将不再兑现承诺
  • 欧盟:解决英脱欧最好再次公投 投不脱欧
  • 韩朝第三次峰会结束 美国对结果表示欢迎
  • 穆斯林国家为何对维族人受迫害集体沉默?
  • 安倍晋三连续三次当选自民党总裁
  • 美财长:中国报复美国子弹已经用完
  • 港陪审团一致裁定中大学者谋杀妻女罪成
  • 驻港部队自身难保 山竹袭击后求港府协助
  • 报告:中国黑帮以冰毒诱南非帮派非法捕鲍
  • 邓聿文:中共速朽论和习无能论为何是错?
  • 英外相访若开邦会昂山素姬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