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吴建民:回忆天水点点滴滴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11月10日 转载)
     我被捕后,一直关在部队的看守所,除了几个军人待审判的犯人外,整个看守所空空荡荡,基本没有几个犯人。突然有一天,把我从南京军区政治部西善桥看守所转入南京市公安局茶亭看守所。
    
     记得那是夏天的一个傍晚,我被送进市局看守所的五号监室,我进门的时候,一个戴眼镜留着络腮胡子的人出门,和我打了一个照面,他是拎着自己行李被调往另外一个监房的,随着身后哐当一声铁门被关上,房间里面其他的犯人告诉我,出去的这个人名字叫杨同彦(杨天水)。

    
    因为同一个监房不能关押两个反革命集团主犯,所以,我进这个号房,老杨就必须要调走,看守所对我们执行的是分开关押。但那个时候,市局关押的政治犯太多了,根本就做不到政治犯全部分开关押,所以过了几天,天水的同案犯詹跃维就调入我所在的五号监室,他给我看了他们的起诉书,我才了解到他们这个案子的所有案情。
    
    随后是我们各自开庭被宣判,我们都是以组织领导反革命集团罪被定罪,都以主犯被量刑,分别被判处了十年有期徒刑。
    
    再次见面就是一九九一年的冬季了。我被送到江苏龙潭监狱的时候,天水已经在这里服刑了好几个月了。那个时候,江苏省决定,把全省的政治犯的主犯,全部集中关押到这里。所以陆陆续续有全省各地的政治犯被不断的押入。
    
    我到了龙潭监狱下车间的第一天就看到了天水,我们被关押在同一个中队。当时我们只能以目光交汇,因为我是新犯人,是要上紧箍咒的,所以监狱里面看管我的人盯的特别紧。没有机会说话。
    
    随着漫长的刑期开始,我们逐步有了接触的机会。尤其是周末,犯人们大都喜欢去看电视录像,我和天水就会站在我们监房的走廊上,隔着铁栏杆,眺望着蓝天,经常畅谈理想。无聊的时候我们在一起背诵范仲淹的《岳阳楼记》背诵文天祥的《过零丁洋》,我们经常互相鼓励,互相交流着我们在这个恶劣环境中,如何健康的活下去。
    
    监狱的生活是非常残酷的,有一次我实在吃不下去那个馊霉的米饭,倒掉的时候,被犯人揭发了,大会小会批我。记得那天晚上,天水端着一碗烂糊面过来,深情的对我说:建民,为了将来一起战斗,保重身体,好好活下来,是我们现在的任务。他坚持看着我吃完了所有的面条,笑吟吟的把碗拿去洗了,回身时,偷偷的对我做了个V的手势。
    
    这碗面条,我一直回味了几十年!
    
    我比天水提前两年恢复了自由。但是我不被允许留在南京。我记得有一天,我回南京去看父母,南京的朋友告诉我,天水也回来了,我立即要求安排我们见上一面。
    
    第二天,天水来了,在自由的蓝天下,天水的笑容显得是那么的和善和率真,两位饱经煎熬的战友,终于有了一个久别的拥抱。
    
    很快我就知道,天水在继续从事的民主活动中,已经和我一样,经常被盯梢和威胁。
    
    大约在SARS事件爆发后那段时间,我记得当时我们都戴着口罩,我和天水又一次在南京秘密会面。那次天水已经意识到他有可能再次入狱,他意志坚定的告诉我:建民,我已经无牵无挂,老婆孩子都已离去,我随时准备做中国的曼德拉。我听了后心头一沉,我马上劝诫天水:你糊涂啊同彦,不能做无畏的牺牲,不能把我们再次送进牢里,你想做曼德拉,不错,但是中国不缺曼德拉,中国缺的是德克勒克。你以为中共和南非白人政府一样吗?如果没有德克勒克,就没有曼德拉。
    
    其实天水心里都明白,他当然知道中共是什么,中共就是法西斯,就是希特勒和斯大林。中共哪有什么道义底限?在中国,我们没有看到过任何一位民主斗士,因为长期服刑,让中共感到过一丝一毫道义上或者良心上愧疚的,所以我们都知道共产党最不怕的就是民主斗士都去坐他们的大牢。
    
    但是: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
    
    天水还是再次入狱了,这一次是煽颠罪,被判刑十二年。
    
    他的身边已经没有任何亲人。除了他年迈的一个在老家的四姐和狱方有联系外,很长时间,他的服刑情况无人知晓。我知道,我们都经历过那种长期无人关注的一种习惯,我们只是选择默默地服刑,度过那些坚守的日子,只是这一次,对天水来说,太漫长,太漫长。
    
    漫长到眼看只有几个月服刑将满,天水却被中共折磨的奄奄一息了。听说狱方帮助他办理了保外就医,住进了上海的华山医院。我甚为关切,当年的战友们在南京一起送别了天水,希望他此次去上海治病,能度过难关。
    
    非常难过的是,今天听到了他已经逝去的消息。天水他再也不能和我一起战斗了。
    
    短短一年,先后有彭明,刘晓波,杨天水被中共折磨死于狱中。
    
    中共这样一个令人发指的暴政,人民无论多少苦难都不会让他们有一丝的震颤。够了,我们的血流的够多了,除了血债要用血来偿之外,还能有其他的方法吗?
    
    很多人会反问我,什么时候让中共偿还血债?我想问我这个话的人,也问问自己,你打算怎么样去做?我希望找到和我有共同愿望的人和我一起去做,因为说再多愤怒的话都是空话,干掉他们几个才是实话。
    
    吴建民
    2017/11/08
    
    来源:@sifan198964吴建民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57090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吴建民是否死于政治谋杀?/刘东
·春秋戈:本翁代吴建民前大使回答戴旭那句“话”!
·春秋戈:你我他不可怕,吴建民最可怕!
·吴建民:民间外交正在成为一股潮流
·马立明:从胡锡进与吴建民的辩论看中国学术界幼稚病
·吴建民一头雾水/杨松林
·吴建民:台湾人直言“恐惧大陆” 只依靠美国(图)
·前驻法大使吴建民:中国尚不具备领导世界的条件(图)
·无耻到了这个地步:吴建民披露中美撞机处理内幕/漏斗子
·夏业良、盛雪、吴建民、汪珉、草庵、秦晋谈中共垮台
·吴建民之死与中国外交“鹰鸽”之争 (图)
·中国鸽派吴建民为何成“汉奸”?
·春秋戈:吴建民八宝山送别仪式震撼直播遭删除 (图)
·吴建民亲属:吴建民虽坐后排但身上系了安全带 (图)
·吴建民遗体告别仪式在八宝山举行 家属好友到场
·曝吴建民生前最担心中国犯一错误
·吴建民乘车同行者:车祸发生时吴建民已经睡着 (图)
·吴建民逝世,中国外交鸽派折翼?
·他们在国贸集会上空了个位子给吴建民 (图)
·武汉交警称吴建民所遇车祸是“单方肇事” (图)
·外交学院上百师生自发组织悼念吴建民
·中国前驻法大使吴建民今晨在武汉遇车祸身亡 (图)
·美国务卿贝克要人 吴建民揭钱其琛撒谎 (图)
·吴建民和胡锡进干上了 外媒激动
·吴建民与胡锡进有关中国外交政策观点相左
·媒体观察:鹰鸽之争瞎打嘴仗?胡锡进Vs吴建民
·罗援舌战吴建民 当代岳飞斗秦桧
·南京学运领袖吴建民带领学生北上险遭屠杀:再来一次大规模请愿,军队会开枪吗? (图)
论坛最新文章:
  • 罗兴亚人道危机:欧亚多国外长前往孟加拉
  • 法国外长勒德里昂将对中国展开正式访问
  • 传刘霞做手术并受重忧郁症困扰
  • 德黑兰:马克龙无权干涉伊朗导弹计划
  • 宋涛访朝 何时见金正恩依然是谜
  • 人权观察:中国人权状况达六四后最遭
  • 哈里里事件:沙特不满德外长言论撤回大使
  • 特朗普让中国在南海议题上取得进展
  • 黎巴嫩辞职总理哈里里抵法与马克龙会晤
  • 习近平特朗普最佳拍档中美共治全球
  • 猎雷舰弊案录音档曝光震撼台湾政坛
  • 费加罗: 中国以观察员身份在非洲参与过多
  • 宋涛访朝 特朗普对朝战略取得“小胜”
  • 世界报:津巴布韦总统穆加贝和时间赛跑
  • 美国国务院发布圣诞假期赴欧洲旅游警报
  • 港人贫穷八年新高 特首却关注动物权益
  • 港粤今签一地两检合作安排却未经咨询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