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阿行:高智晟再次被抓真令我们太惭愧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11月07日 来稿)
    
    看到付振川撰写的“对李发旺先生的一次特殊采访”,被动知道了李发旺、邵重国协助高智晟出逃再次被抓的结局以后,心里便感觉我们同仁的肤浅真的很悲哀。如果说李发旺先生做律师,肯定很有水平;在追求民主事业的道路上,无辜被特务侮辱、迫害的次数太多,绝不会背叛,我们也信;而且他们也能依靠熟悉的法律与特务针锋相对,并能多少也会有些胜出。但是,让他与习共特务周旋,捉迷藏,搞点让特务不知道的小动作,恐怕是不行,也肯定不会。说白了,他们(包括邵重国、高智晟)天生的就不是这种材料。
    

    本来,高智晟作为一个习共国合法公民,他到哪里去,做什么,都是他本人的权益。然而,作为没有人性的习共党徒们,不仅践踏自己的法律,还结结实实地给习近平打了几个耳光——习近平一贯主张的依法治国的调调有多欺骗性,让我们看到高智晟出来治牙都不行的习共国,哪里还有基本法律?习共国的法律,是丛林法律,保护独裁势力的法律,老百姓都是被害者,即使有些没有被害,那是暂时的。
    
    高智晟虽然想明白了,逃出魔窟,但逃出的方法太简单,他不知道,应该用什么样的朋友帮助他,才能躲过特务的跟踪。就象有位同仁所说:“与猪一样的队友合作,失败是必然的结局”一样,高智晟在逃离习共国的选择依靠的人选上,的确太过于幼稚,我们的高大律师忘记了,越是有名气的人物,越会被特务高度控制的道理。况且高智晟的周围,恰恰都是名人,或者是,他很有可能不屑用没有名气的同仁陪伴他离开习共国。
    
    原本,逃离习共国这个人间地狱不是太难的事,结果还是没有逃脱,尽管离开了特务的视线已有20多天,这与他本人对付特务的思维肤浅有直接的关系。同时让我们看到,今后高智晟真的离开习共国的确是很难了。在习近平高度集权成功的习共国的今天,高智晟的生死都很难预料,再次帮助他脱逃,或者是自己逃脱,已经是纸上谈兵的事情。因为特务的手段包括让他们十分恐惧与嫉恨的人“自然死亡”已经不是新闻。
    
    当然,对于一个信仰者而言,死亡并不可怕,最可怕的是牺牲的不值,或是没有人生价值。特别是能避免的,不主动避免,或者是缺少避免的智慧,都是十分遗憾的事。
    
    高智晟原本就该相信,越是小人物,越容易离开习共国;越是没有名气,越能很轻松地甩开特务的跟踪。原因就是,一个并没有完全被控制的人,稍动点心思就足够了。甚至是,他若想离开特务的视线,不是不能,而是很容易。因为在习共国里,再控制得严密,也有特务看不到的地方。
    
    就拿李发旺先生坐在出租车的前面来说吧,他就不知道?现在的摄像头都布满了整个习共国这个大魔窟,坐在前面,能不暴露自己的行踪?如果是坐在后面,让一个并没有名气的人坐在前面,可想而知,很难知道他的行踪。也就是因为自己的行踪被摄像头记录下来,才被特务搜索到高智晟的踪迹,一旦这样了,再被抓回还有什么悬念呢?
    
    高智晟的《起来,中国》,很振奋人心,正能量能使习近平惊恐得发抖,但是,却对付不了几个小特务。原因就是自己的名气越来越大,特务的绳索越勒越紧,我们的期望他早日逃出魔窟,能够在海外继续战斗,但是,现在怕是生命都有危险。习共特务们,对付民主人士,一旦打入黑名单,都被全方位监视。
    
    本来,前年就有朋友欲帮助高智晟逃离魔窟,甚至选择好了路线与途中站点,可能就是因为当时对同道的不信任,才放弃了及时逃离的时机,或者也许是,那些同仁的无名不值得他的信任。而且,过早地暴露自己的心思,并在文论上刺激特务们对他痛恨,的确过于鲁莽。这个时候,谋事不密,还想成功出行,未免太天真。
    
    而且,让我们看到,高智晟自己就没有多少同道与其共进退,导致了自己的出行都没有保障,更不要说离开魔窟了。他的心思不在如何改变社会上,而是不少的揭露使其耽误了自己做更重要的事情,同时,他所接触的同仁,思想很低端,不够筹划大作为的智商,并不能令他被保护起来。尽管李发旺是个律师,也有帮助高智晟逃离的决心,可是,在豺狼当道的习共国,还不具备完整的逃离的计划。
    
    要说真的想离开习共国,中共国的国境线,四处都有我们的同仁,不难矣,难就难在开头的十几天的时间能否隐秘下来?而且,等到特务们发觉后,再去寻找,起码要藏在最安全的地方——狡兔三窟,高先生竟连狡兔的水准都不具备,可见他太小瞧了魔鬼犹大的能力了,甚至是特务不屑去的地方。到是直线没能奔向边境,未免太搞笑了。要是高智晟能够在国内潜藏半年以上,再脱离民运圈的所有朋友,自己就可以离开习共国。
    
    前提是,只要知道了具体路线和具体出逃的办法就可以了。在这方面,估计高智晟应该知道的,在这方面,鄙人就提醒过国内同仁具体方案的定制不要太复杂,让高自己先了解路线,具体脱逃的条件,高就是因为牢坐的时间长了,书读的也多了,往成功的规律看得也太理想了,或者对特务的轻蔑过于相信自己的能度了,才再次被控制起来。
    
    这个教训的确所花费的成本太高,让我们同道只能是汗颜。而且,又让我们看到,在习共国境内,我们民运团队的不作为或者是不能组建秘密的地下活动势力,应该是我们最失败的地方了。
    
    常言道:不怕狼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在今天,对付训练有素的习共特务,仅仅凭借我们一般的常势,的确不行了,应该在这方面,也能够有专人动一些心思,并能在国内有我们的同仁在秘密活动。也只有这样,才能在帮助国内同仁的同时,做好一些原本就能做好的事情。
    
    “过了大约十几天,我和朋友商量,又给高律重新找了四五个地方,想让高律转移一下。但是,我朋友转告我,说是高律就想住在这个地方,所以没有转移。因为我身份特殊(指受当地国保监控),所以高律嘱咐我尽量不要前来。我说好,明白。8月底的一天,也就是高律逃出来大约20天的时候,邵重国通过电子渠道给我发了一个信息,说:“国保上门了。”我当即删除了手机上的重要东西”。
    
    要说有20多天的时间,如果高智晟有所警觉,尽量地离开更多的视线的话,就应该换掉手机号码的同时,直接切断与李、邵同仁的联系,从新的陌生的同道那里得到援助,因为网络世界里,找到同仁很容易,再说,策划外逃的时候,就应该有备案,然后再出行。估计,高先生对这种备案的建议不怎么重视。
    
    这不是对李邵同仁的不信任,首先应该知道,二位同仁不会出卖,但他们的行踪很容易被特务定格,然后顺藤摸瓜。如果与二位同仁切断联系,离开了原地,在备案中继续旅行与藏匿,不久就会离开习共国。而且让我们都知道的,走暗道,我们的同道有几个都是从泰国走出去的,本人也是如此。
    
    最基本的逃离知识就是有预备方案,然后在另个历程中离开,这样,特务的触角就不易寻到踪迹。
    
    眼下,不仅失败了,而且还确实令我们遗憾,尽管少一个高智晟君在海外,民运依然可以顺利进行,但是,有了高智晟这面旗帜,很能聚拢一些同仁做更多的事情。高智晟不能自由,对我们的民主事业是有些损失。
    
    当然,没有高智晟君,习共的独裁尾巴,一样不会太长。
    
    阿行 2017年11月7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80033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阿行:习共19大去掉王岐山的看点
·阿行:中共19大依然是为何不用何兵而用申大妈?
·阿行:金正恩的氢弹只能给金正恩送终
·阿行:铲共还需要优雅的过程吗?
·阿行:王健林也想逃跑
·阿行:解决中印土地争端问题并不是很难
·阿行:高智晟失踪是祸还是福?
·阿行:寡头政治与多头政治都是独裁统治
·阿行:洞朗是中共国楔进印度身上的一枚楔子
·阿行:归案
·阿行:郭文贵嘴里任何人都能成为囚徒
·阿行:习共对金正恩开刀有三大好处
·阿行:贯君作为盗国贼变成了卖国贼
·阿行:没有人性的绑架者不仅是害人也会自害
·阿行:栗战书他是习党分子
·阿行:从印度侵略看习共的无耻
·阿行:郭文贵那点能量破不了中共独裁局
·阿行:民运团队里还有太多垃圾人
·阿行:郭文贵的爆料触动了什么人的神经?
·阿行:胡锡进也配说刘晓波?
·阿行:对天安门的自杀式攻击是国内引爆内乱的一个跃升点
论坛最新文章:
  • 逃税千万欧元的俄联邦委员被法国逮捕
  • 中国基金绕过先买权购法国900顷农田惹怨
  • 普京称预料叙利亚冲突将进入新阶段
  • 巴尔干屠夫姆拉迪奇被判无期徒刑
  • 康京和访华为中韩高峰会谈做准备
  • 世界报:中国是否介入津巴布韦政变
  • 华人向日本走私黄金案件骤增
  • 美国加大制裁 平壤面对更大国际压力
  • 脱北士兵逃亡视频曝光 朝方追击者曾越停火线
  • 中国尊重穆加贝辞职称其是好朋友
  • “为国牺牲”华信能源与何志平撇清关系
  • 国航暂停往朝鲜的航班及关闭在朝办事处
  • 公安部称违法苹果应声下架中国Skype软件
  • 洛克希德暂停为台猎雷舰设计作战系统庆富濒临解约
  • 疑遭“当今”打压中青旅停牌改组共青团或失主要财源
  • 华信否认是美司法部起诉的非洲石油贿赂案受益方
  • 穆加贝--从民族独立英雄到暴君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