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王天骕 :我需要更多的红砖,为了砌起那座高墙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9月13日 转载)
“红砖”

    
     “我需要更多的红砖,为了砌起那座高墙。”

    通常,人们习惯于将那些拥有较高学历、财富、地位的人称为“社会精英”。然而近几年,这个光鲜的群体,却在大众的眼中逐渐暗淡。他/她们口中的知识不再令人信服,他/她们手中的财富不再光彩无暇,他/她们脚下的地位愈发的不可侵犯。他/她们似乎不再是大众的引领者,而逐渐的变成大众的对立面。
    “精致的利己主义者”语出自著名学者钱理群的一段演讲:“我们的一些大学,包括北京大学,正在培养一些‘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他们高智商,世俗,老到,善于表演,懂得配合,更善于利用体制达到自己的目的。这种人一旦掌握权力,比一般的贪官污吏危害更大。”
    维基上并没有“精致的利己主义者”的词条。而百度百科的解释中“精致”——“与粗糙相对,指的是对生活有着自己的追求,不是一味的追求物质价值,有自己的的生活品味的一群人”——怕是故意曲解。钱老所说的精致是指“高智商,世俗,老到,善于表演,懂得配合”,这种“精致”是精神行为上的,而非物质追求上的。
    而至于“利己主义”,人们也常有所曲解。譬如将其视为“自私自利”,甚至将其等同于“见利忘义”的小人——这显然是一种过渡引申。在我的理解中,“利己主义者”的核心不在“自利”,而在于“非利他”——他/她们并不一定是自私的,但对于其他人却往往表现出一种漠然。“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们通常会把“分内”的事情与人处理的十分得当,但却不会去关心“分外”的事与人。比如,一个“好学生”可能对考试内容十分熟练,但对于课外知识却知之甚少;他/她可能与老师的关系很好,但与同学间的关系却比较平淡。
    其实,在“丛林法则”的竞争逻辑下,胜出的必然是“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不够“精致”显然无法战胜竞争对手,而“利他”行为则及可能演变为“帮助竞争对手”。两者缺少一个,都可能导致在这套竞争系统中落败。相较其它竞争者他/她们更加善于“适应环境”并从中脱颖而出。但他/她们通常并不会去质疑这种规则本身的合理性。他/她们不会对这种规则及标准作出“道德性”评价,甚至会尽量避免作出这类判断——因为质疑评价规则本身,或最终的“利己”目标,都会产生退出这一评价体系的可能性。“退出”也就相当于在该体系中落败。无论因为何种原因落败,胜利者都不会怜悯失败者的,毕竟大家曾经是“公平”的。这也意味着,“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往往不会承担与之能力相应的社会责任——对于失败弱者的利他行为。
    根据马斯洛的需求理论,能力越强的人需求层次也就越高。比如作为能力较弱的大众会更关心温饱、安全等需求,而能力更强的“社会精英”通常有更高的需求,比如社交、自我实现等。但是相同的竞争规则必定要匹配相同的“获胜奖励”,否则如何证明获胜者比失败者收获更多呢?而被动接受了竞争规则之后的同时,也就必然的接受了相应的“获胜奖励”——所以胜利者的“高层”追求,往往只是更多数量的“低层”追求而已。换句话说,“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们的“利己”其实并没有选择性,可选择的只是不同的评价体系而已——如果存在多种评价体系可供选择的话。而如果社会中缺乏可供选择的评价体系,那么体系中的竞争者们就不得不放弃自己对于价值的选择与评判,而完全屈从于竞争体系本身。
    这让我想起了汉娜·阿伦特的“平庸的恶”。这个概念来源于她对纳粹大屠杀中的技术官僚的观察《艾希曼耶路撒冷大审判纪实:平庸的邪恶》。作为犹太人大屠杀的主要技术官僚之一,“艾希曼既不阴险奸诈,也不凶横,也不像理查三世那样一心想做个恶人;艾希曼格外勤奋努力的原因,就是因为他想晋升,而我们无法认为这种勤奋是犯罪······.他並不愚蠢,只是缺乏思考能力——但这绝不等同于愚蠢,却使他成为那个时代最大罪犯之一。”
    她所说的“平庸”并不是之能力上的,而是价值追求上的——个体本身并不是恶人或主动作恶,而是仅仅服从于命令或价值体系。这种“平庸之恶”也许应该被翻译成“被动之恶”或“工具化之恶”更为妥当些。就像经常被我们反思的金钱、武器、技术的“恶”是相同的。“服从”使他们放弃了“思考”,以致忽略了“善恶”的价值判断,在无道德意识的工具化中,成为了“主动之恶”的执行者甚至放大器。
    孔子曾言:“君子不器”。所谓“不器”就是不能被动的成为工具,因为君子应该是具有“主动性”去追求“道“的,所以不应该成为被动的工具。而中国的最高学府清华大学的校训也与君子有关:“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如果一个人能真正的做到“自强不息,厚德载物”,必然可以成为一个有所作为的人。而可惜的是,清华大学在实际运行中却经常强调“又红又专”——至少和清华的校训“自强不息,厚德载物”同样重视——甚至以此为荣。只可惜“自强不息,厚德载物”与“又红又专”之间存在着根本的矛盾,因为前者隐含着“君子不器”的根本原则,而后者却恰恰凸显出一种“工具化”倾向——不是主动的去追求“道”,而是被动的服从于“红”,并通过“专”服务于红回顾汉娜·阿伦特的“平庸之恶”与孔子的“君子不器”,这种“又红又专”是否值得警醒呢?
    什么是“红”?如果连最优秀的精英都只是服务于“红”,那么这个社会中又该由谁来引导“红”呢?如果连最优秀的精英都只是专注于个人竞争,那么这个社会的责任又该由谁承担呢?
    作为文明的重要准绳之一,“道德”不正是为了人类社会远离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而存在的吗?而如果因为社会价值选择的塌缩——甚至刻意的营造一种“丛林”的竞争法则,那么社会道德陨落大概也是自然而然的了。
    上层对下层极力压榨,毫无怜悯;下层对上层小偷小摸,充满怨恨;同层之间则是相互攻讦,非胜既负。当越来越多的资源被用于并不创造实际价值的恶性竞争,经济增长也会相应放缓,而不再增加的财富则会加剧内部的恶性竞争,导致经济的进一步放缓,如此陷入恶性循环,体系的崩坏也就不可避免了——除非强力打破这种“丛林法则”,但有这种想法的人,大概早就因被这个体系淘汰而失去力量了吧。而胜利者也会用尽一切手段维护自己的利益。
    有人用红砖砌成了高墙,但那堵高墙,只能守卫过去,却无法头往未来。
    王天骕 2017年9月6日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57124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鐗熶紶鐝:璁挎皯涔嬫瓕
  • 牟传珩:访民之歌
  • 巴列维和霍梅尼谁是伊朗民族的叛徒
  • 再论印度为何能够影响中国
  • 印度为何能够影响中国
  • 美国拒绝成为全球性的国家
  • 阿里山日月潭屠龙记与侯德健龙的传人
  • 中国东北被称为“满洲”,纯属以讹传讹
  • 中国光有自由民主不行——通灵追记:与昊天上帝的对谈之十
  • 为什么中国人多灾多难?——通灵追记:与昊天上帝的对谈之
  • 什么是共和国三篇文章
  • 超越种族之爱
  • 愚蠢而自贱的中华“56个民族”说
  • 罗素缺乏思考能力
  • 反诽谤法的法外执法
  • 我的感恩與遺憾(之三)
  • 博客最新文章:
  • 中国民主基金更多的购物优惠
  • 谢选骏台湾外交部多此一举吗
  • 中国民主基金更多的购物优惠
  • 吕千荣的博客崔斌因见义勇为致伤残得不到治疗救助长期上访被维稳迫害又
  • 中国民主基金最优惠餐卷哪里找?
  • 谢选骏亚历山大从印度撤退遑论中国
  • 李芳敏14400046過了三天,才發現他在聖殿裡,坐在教師中間,一面聽,一
  • 中国民主基金更多的购物优惠
  • 谢选骏广告与神话
  • 郑恩宠纪念曹顺利要走向健康方向
  • 老乐一团血肉模糊的爱国祭品-----岳飞
  • 吴倩天主父:这就是为什么只有神迹才能拯救人类。
  • 李芳敏14400043過完了節,他們回去的時候,孩童耶穌仍留在耶路撒冷,他
  • 生命禅院雪峰传道(八)——《传道篇》四十二
  • 郑恩宠中国法官犯罪率远高于律师犯罪率
  • 谢选骏川普为什么搞不过金正恩
  • 寰愭案娴鍥犲叚涓叏浼氳档浣滃獩琚佸師绫嶅紶鍏ㄨ儨琚叧瀹
    论坛最新文章:
  • 教皇方济各访秘鲁灾区做露天弥撒
  • 叙利亚:俄罗斯伊朗土耳其达协议
  • 特朗普上任一周年:“破”而未“立”
  • 余文生律师被捕 辩护律师指罪名“荒谬”
  • 特朗普上台一年招数频频 全美多城游行抗议
  • 两岸未来第三条路 追寻一国良制
  • 背离民主精神蔡英文强推国有化及绿化
  • 联合国制裁朝鲜 中国是守护者?
  • 中东:中国俄罗斯游客越来越多
  • 国际奥委会与韩朝商定平昌冬奥朝鲜参赛安排
  • 短期预算案未获国会参议院通过 美国政府停摆
  • 孙中山香港遗址被陆商收购双十升旗礼恐成绝响
  • 二中全会通过修宪写入习思想 修改任期或延期
  • 美卫星逮到中国6艘船只违反联合国制裁朝鲜令
  • 选择法国:法国对世界大老板展开魅力行动
  • 中俄重新崛起对美国繁荣安全形成“核心挑战”
  • 马克龙在关键时刻再次力挺默克尔连任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